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和同事通奸的日子(书号:17863

和同事通奸的日子(01)

作者:knnl5791
    (一)

    前言,本文是我写来给这段经历的一段总结,最后一次回味意淫所用,毕竟

    以后为了老婆,为了家庭,绝对不会再触碰出轨这个雷区了,纯属自嗨自爽自我

    警示,狼友们看的下就看,看不下也不强求。

    人总是自以为是,将自己摆在特别的位置上,评判着他人,妄断对错,因此

    看不清自身,总以为众人皆醉我独醒。

    我看过很多明星出轨的新闻,评判过许多的对错,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永远

    不会像那些男明星那般愚蠢,明知道自己是公众人物迟早会败露,还傻头傻脑的

    踏上这条不归路。

    然而真的轮到自己的时候,殊不知侥幸心理会无限放大,毕竟明星明知狗仔

    遍地也还是忍不住做错事,是不?总之最终都会自以为是的觉得,一切都在自己

    的掌控之中,只要拿捏得当,就能够左右逢源,坐享齐人之福。

    自以为是。

    自以为是。

    自以为是。

    这是所有出轨的男人,除了好色之外的胆气之源。

    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句话是多少渣男的美好愿景,也是男人侥

    幸心理的完美成像。

    其实怎么可能做得到呢?且不论各色的彩旗,只是一杆单色的小旗,已经让

    我够呛了。

    我的故事,是从一次意外的辞职冲动开始的。

    我作为一个部门的小主管,手底下还是有那么好几个下属的,同时我又是一

    个好讲话的人,不摆架子,所以团队很凝聚,工作上也算顺利。

    只是突然间公司就要改革了,内部要各种调整岗位,很不幸,我是其中一个

    不被领导看好,而即将被降职的人。

    我工作五年,不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但也业绩过得去,受到波及完全就是

    因为小人搬弄是非,所以受不了这个鸟气的我,虎躯一震就提出了辞职。

    当时也没管回複,当天晚上就拉着下属们去喝散伙酒了。

    每月的月底结束工作之后,我们都会有类似的常规聚会,虽然这时距离月底

    还有一星期,但大家都知道这次聚会是为了什么,所以酒桌上大家也没有拘束,

    只当是往时聚会那样,有今天没明日的使劲儿嗨。

    只是没想到,当天晚上有一个人的情绪不太对劲。

    那个人叫做馨馨,二十来岁的小姑娘,长得不算高,眼睛只到我下巴位置,

    但是身材很是匀称,或是有点小肉。她的面容有佘诗曼的影子,但却去除了英气,

    以柔和为主,与之相配,说话的声音略微发嗲却不做作,是一个看上去挺单纯的

    小妹妹。

    对,妹妹,她从进公司开始就是由我一手带到现在的,平日里我还真差不多

    把她当妹妹看,只不过我这个独生子,当哥哥并不怎么称职就是了,总的来说就

    是介于上司和哥哥之间。

    馨馨平日里的形象,可以说是邻家女孩吧,业绩好了会开心,受挫折了会失

    落,高兴了会啦啦啦哼小曲,听到男同事的黄笑话,反应过来了也会羞涩,总之

    性格不算出格。

    可当晚她却出格了。

    她当时就在一个角落闷闷地喝酒,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直到有人逮着她过来

    给我敬酒的时候,她哇的一声哭了,口中一直念着不希望我走。

    场面一时间陷入了尴尬,我只能摆出哥哥的身份,说几句场面话安慰她,就

    把她丢给其他女同事,继续去和男同事喝酒了。

    后来她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要散场了,一堆男人个个喝得歪七扭

    八,我也如此,所以相较之下馨馨竟是比我还清醒了。

    我和馨馨的家是顺路的,可能是刚才的状况没有什么端倪吧?或是因为我有

    家室,同事们都放心,最终由馨馨叫了一辆滴滴送我回家。

    半路上我清醒了一点,大男子主义发作,直呼馨馨送我回家之后再一人回家

    会不安全,她也拗不过我,就让滴滴先去到了她的小区。

    下车之前我感到了面部一阵湿滑,当时醉意盎然,神经大条的没当一回事,

    直到第二天酒醒,我才意识到被亲了。

    说真的,那时候我有很浓重的罪恶感,不是因为行为越轨了,而是因为自己

    的心里,竟然怀揣着期待!

    出轨的期待!

    当时老婆已经怀孕四个月了,长时间回老家修养,导致我已经长时间没有性

    生活,或许就是这个由头,使我的心魔蠢蠢欲动。

    那段时间,我明显和馨馨的交流多了起来,无论是上班聊天还是下班微信,

    我彷佛又回到了当年单身撩妹的时候,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主动过程,不是酒后

    乱性一夜激情,所以我就是渣,这没得洗。

    我也给自己找了很多借口,比如反正快离职了,就算成功撩到手,离职之后

    关系也会慢慢澹的。又比如老婆怀孕了,孩子出生之后,我没空理会她,关系也

    会慢慢变澹的……至于之后她会不会放手,撩到手再给她打预防针好了,她也知

    道我有一个怀孕的老婆,如果能够得手,我就会摆出是“冲动”的态度,而不是

    认真。

    唉,现在重新回忆,真觉得那时候是处心积虑的渣。

    总之在这种攻势之下,一个星期就让馨馨有了微妙的变化,比如聊天感觉更

    加放开了,微信上也会跟我聊一些更加隐私的话题,这让我觉得胜利在望,判定

    我们之间能不能够发生点什么,就只差几瓶似醉非醉的酒了。

    然后就在这种状态下,时间来到了月底。

    这个月的月底发生了两件事,件事是领导面谈。

    之前递上去的辞职信,领导终于有空理会我了,我去意已决,雄赳赳气昂昂

    的就打算给领导一个下马威。谁知谈了一个下午,领导一直在道歉,表示已经看

    清了那个小人搬弄的是非,最终结果是极力挽留我,希望我再给公司一个机会。

    我纠结了。对,本来是应该高兴的事情,却让我纠结了。

    因为第二件事就是月底聚会。

    我之前说过,每个月的月底我们部门都会自行举办聚会,而我原本正打算是

    在这次聚会上,和馨馨探讨一下酒后究竟是不是可以乱性。

    可是不要忘了,我撩馨馨的大前提是——我要辞职了。

    只有辞职,我臆想中的逐渐澹化关系才能够站得住脚,如若不然,以孩子出

    生为借口……我只觉得是个女人就会歇斯底里,除非她是职业小三,或妓。

    悲催的是,那时的我已经刹不住车了,其中侥幸心理占了大头,觉得有可能

    我和她其实并不会发展成那种关系呢?或是未来又会发生什么变故,让我能够全

    身而退呢?或是……

    总之一个渣男想要出轨,自己是肯定拦不住自己的。

    那天晚上,我把自己交给了上天,强自镇定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瞒住了

    我要留下来的消息,和同事们推杯换盏,和馨馨细细聊天,回过神来之后,我发

    现我又和馨馨坐上了滴滴。

    只不过这次不同是,我和馨馨一起在她的小区下了车。有人会问,为什么不

    直接去开房,我只能说在今晚和馨馨聊天的过程中,我感觉时机未到还差临门一

    脚,如果直接提出开房暴露了意图,哪怕她心里愿意,口中也会拒绝,那就只能

    以失败收场了。

    所以我的缓冲方桉是没喝够,半路上提议在她小区附近再喝一点。馨馨答应

    了,其实大家都对最终目标心知肚明,只是窗户纸没戳破之前,谁也不会承认。

    我们随便找了个大排档又开启了第二场,几瓶酒下肚之后我又以消食为由,

    让馨馨带我在她小区附近的河堤转转。

    撩妹的男人只要想聊,就会有聊不完的话题,边转边聊之下,终于我们来到

    了没有路灯和监控的地方,我趴着栏杆吹风,不走了。

    馨馨也停了下来,两人静默不语,她也意识到了什么,顿时气氛变得旖旎起

    来。

    忽然我双臂一张,两手抓住栏杆将馨馨罩在其中,馨馨娇躯微颤,没有反抗,

    只是缩着肩膀看着地面,十足委屈羞涩的小女人。

    然后我双臂逐渐收窄,呈环抱之势,这时馨馨开始扭捏地反抗了,声音低得

    如同蚊吟:“你、你不能这样……”

    “不能怎样?”我靠近她的面庞,故意将鼻息打在她的脸上,随即突然一抱,

    微微使力防止她挣脱。

    果然,馨馨反抗的力度逐渐加大,但大体还是半推半就的态势,我乾脆就探

    向她的耳朵。

    一舔。

    “啊~~~”馨馨爽叫出声,但又意识到失态了,继续弱声道:“你、你真

    的不能这样……”

    我没有理会,舔完耳朵,舌头就滑向了粉颈,顿时馨馨娇喘连连,还同时不

    忘阻止我:“啊~~你、不能这样……不可以的……啊~~~”

    我的双手也没闲着,垂涎了这么久的身体,总要验验货。伴随着娇喘声,我

    的左手在她的香背和细腰游移着,右手则是看准时机,捏上了翘臀。

    啧啧啧,赚了!背部光滑腹部平坦,两侧腰间有点小肉,但没到赘肉的程度,

    屁股却是肉感十足,软软的在我手上变换着形状,拨弄之间似乎还荡漾出一波波

    臀浪。

    “你……真坏!”馨馨气喘吁吁,终于放弃了抵抗,嗔道。

    “我从来都没承认我是好人。”我坏笑道,朝思暮想的肉体终于能够把玩了,

    我也肆无忌惮起来,趁着馨馨没注意,就一嘴亲了上去。

    这下更是让我爽翻了天,馨馨开始回应我的攻势,丁香小舌又湿又软又滑,

    而且灵活得过了分,与我纠缠一番之后就不住地打转,舔弄我舌头的各个部位,

    最后更是连牙齿内侧都被舔了个遍!

    这吻技,扣裙:玖肆伍壹柒陆叁叁伍,我甘拜下风!

    好不容易终于能喘上一口气,我惊讶地看着馨馨,只见她露出小恶魔般的嬉

    笑道:“怎样,怕了吧~~”

    开玩笑,这种事情有男人怕女人的道理?我出于报複的心态,右手放弃了搓

    捏臀肉,转而到前方一把抓住了馨馨的胸部。

    另一种柔软的感触上手,那团肉不算大,大概也就B杯的样子,但出乎我意

    料的是隔着衣服手感竟然挺好的,原来她穿的胸罩是软薄款式的,偏向布质,而

    不是聚拢挺拔很硬的那种。这样一来就显得馨馨很有料了,虽然我不是阅遍花丛,

    但这绝对是我摸过手感最好且最有料的B杯没跑了。

    “嗯~~”馨馨又一声娇喘,媚眼如丝地看着我,竟又不服输地踮脚迎了上

    来,顿时又让我有了一番神仙享受。

    就是那灵活无比的湿滑小舌,学着我之前的轨迹在我的颈部一阵肆虐,让我

    不禁爽叫出声,而更厉害的是,她还知道什么时候该快,什么时候该慢,节奏相

    间之下,我那与颈部相距遥远的根部,竟然已经被勾引得彷佛要顶破裤裆,隐隐

    有攀向顶峰的迹象!

    最后,小巧的香舌终于攻击到了我的耳朵,顿时旋风暴雨,爽度爆表,竟然

    差点让我射了!

    “看你还敢使坏。”馨馨适时停下,娇笑道。

    我心中惊恐,似乎刚才如果再继续下去,我会有喷射的可能!这太不可思议

    了,我可不是什么阳痿早泄男,平时战斗力也是有几十分钟的,可今天面对馨馨,

    似乎不堪一击!

    要是这灵蛇一般的存在,纳入口中,直接攻击根部……

    光是想像,就隐隐有要射的感觉!

    “你看看,都是因为你这小坏蛋。”我抓住馨馨的小手,摸向坚硬滚烫的根

    部。

    接触到的瞬间,馨馨的手像触电似的一缩,喃喃道:“好大……”

    我坏笑着凑到她耳边,吐气道:“不是很大,不过……脉动的瓶口我还真塞

    不进去。”

    “讨厌!不理你了。”馨馨轻啐一声,撒娇似的转过身,原本就是正面被我

    “栏咚”的状态,现在变成泰坦尼克号似的抱法了。

    我可不是什么老实的人,正面有正面的玩法,背面当然也有背面的玩法,转

    过背面,我正好可以继续扫荡刚才漏过的区域。

    比如小嘴、粉颈和耳朵都亲过了,背面就可以进攻耳珠和香背了,舌头不断

    的比划吮吸,又让馨馨娇喘连连。

    “啊~~你、你怎么这么坏……啊~~”

    又比如翘臀和细腰,转过背面可是正好侵入那两团软肉啊!双手从衣摆下方

    钻入,指尖轻顶,胸罩就轻易地被顶到了不碍事的锁骨处,顿时饱满的乳球就轻

    晃起来,我赶紧用双掌稳住,入手滑腻酥柔,还有指缝间那两颗顽皮的小凸起,

    用力微夹,QQ糖般的触感,使我爽到心尖。

    “喔……!亲爱的、坏人……”

    还有最后一个最强健的部位,当然也不能闲着,我轻轻挺动腰部,梆硬的根

    部便在两片臀瓣之间沉缓有力的划动着,最后更是彷佛是要将热狗压入两片面包

    之间,将馨馨整个人顶在了栏杆上。

    “喔……放过我、亲爱的……我们不能在这里……”

    我十分享受这酥麻的爱称,将头埋进馨馨的发丝,闻着香气问道:“那应该

    在哪里呢。”

    “我怎么知道……”馨馨又细若蚊吟。

    见状,我装模作样的拿出手机,说道:“哎呀,我手机没电了,我们去找个

    可以充电的地方吧,充好电我带你吃鸡。”

    这种拙劣的掩饰,当然是用来骗小孩子的,馨馨清楚明白我是在说什么,低

    头不语。

    我只当是默认,牵其她的小手就走,没想到却是没走动——馨馨原地不动,

    扯住了我。

    “我觉得,我们真的不能这样……”馨馨低声道。

    听这话我可急了,如果是在一开始我表露出意思撩你的时候,甚至是刚才还

    没发生实质性动作的时候,你说这话我可能还会收手,可现在我被撩拨得裤子都

    要脱了,你跟我说这个?

    “那你说说,不这样,我这里怎么办。”我不甘心地凑回去,喘着粗气,又

    抓住馨馨的手又摸上根部。

    馨馨看上去心里是在作斗争的样子,但一摸到根部,就没有犹豫了,柔软灵

    动的小手止不住地上下骚弄着,隔着裤子像探测地形似的,给我探了个遍。

    其中过程我当然也是享受的,然后只听到馨馨说:“亲爱的,我们真的不能

    那样,我在这里补偿你一下,然后就算了吧,好么。”

    这时我精虫都快冲上脑门了,哪还会细细分析话中含义,只知道是拒绝的意

    思,顿时红着眼就要做出表示,谁知道下一刻我一个激灵,就啥都不愿意想了。

    因为太爽了。

    馨馨完成了外部的探测之后,不知何时已经解开了我的皮带,将冰凉的小手

    探进了我的裤子里,直接在我根部摸索着,时而搓揉,时而骚挠,时而套弄。

    “给我几分钟,让我好好补偿你,亲爱的。”馨馨吐着香气,在我耳边轻声

    道,传来一阵瘙痒,然后她的身姿就缓缓下移……

    我惊愕了,难道?!这里还是野外,这么大胆的吗?

    果不其然,这个平日里邻家妹妹似的女孩,此刻还身着轻薄淑女裙的女孩,

    就是做出了这么不淑女的大胆事情。

    我梆硬的根部就这样,缓缓地,缓缓地,给馨馨的软唇一寸寸吞没了下去。

    刚才还意淫着呢!现在就成真了!刚才还说去吃鸡呢!现在就真吃鸡了!

    只能说,爽!

    软唇在根茎上磨蹭的触感,湿滑的小口温润吸吮的触感,灵舌在龟头顶端纠

    缠舔弄的触感……无!一!不!爽!

    跑业务时也尝试过大保健,飞机场口爆场什么的也算轻车熟路了,没想到经

    历过最爽的一次口交,竟然是同公司一个小我几岁的女孩给我的!

    这不禁让我感叹世事无常,吃专业饭的技师,竟然被业余的同事给比了下去。

    “你……怎么、这么厉害……!”我爽得直抽冷气,好不容易在间隙之间,

    发出一句完整的感叹。

    馨馨嘻嘻坏笑,像AV女优似的熟练吐出根茎,小手紧接又把握着飞快套弄,

    软唇小舌嘬着龟头,伴随着吸吮声断断续续说道:“啊……亲爱的……啾……来

    啊……快射啊……射我嘴里……啾、我全都、吃下去……”

    我不禁又惊奇了,这小妞竟然还会淫语,看来不是省油的灯啊。

    说起来这项技能严格上说都不算是技能,上到AV女优下到大保健技师,基

    本都会上一两句。

    可那是特殊职业啊,专门为了讨好观众或顾客才说的,平日里私下做这种事,

    能闭嘴专心享受,又有几个人会在这种时候动嘴巴?

    所以这种情况下会说淫语的女人,无一不是淫荡的小骚货!

    可偏偏馨馨一直是淑女的不出格形象,两相比较之下,我心里顿感刺激,根

    茎又硬了几分。

    “喔……肉棒、变硬了……啾……亲爱的……射啊……给我美味的……精液

    ……啾……”

    可能是误会我要射了吧,馨馨更卖力舔弄了,高密度的动作似乎让她有些缺

    氧,所以在昏黑的光线下,隐约显现她的脸蛋变得潮红。

    不过多次大保健的经历早就让我知道了,我其实是一个口交不容易射的人,

    这也算是小小坑到馨馨了,所以从她以为我要射,卖力吞吐开始,又高频率活塞

    地口了将近十分钟,我才爆发。

    馨馨嘟起软唇,甘之若饴的接受了我所有精华,末了还微微抬头,幽怨地看

    着我。

    这眼神我熟悉,不只是馨馨,大保健的时候所有被我坑到的技师都是这个眼

    神,没办法,谁叫我口交不容易射,偏偏还特喜欢口交的感觉呢?

    突然咕嘟一声,我得意的神情凝固了。

    馨馨没有将精液吐出来,而是妩媚地张张嘴,当着我的面将这些白浊液体咕

    嘟吞下。

    说淫语的时候,我还以为她说吃下去,会像大保健技师那样只是说说而已呢!

    射完就会老老实实用卫生纸吐出来,擦乾净……今晚出乎意料的事情真的是太多

    了!

    在邻家妹妹和淑女的外衣下,真实的馨馨竟如此淫荡!

    还真别说,这辈子头一次被吞精,我内心的刺激感竟然让根部射完了还久久

    不软下来,彷佛还能立即射第二次!

    “亲爱的,满足了吗?”馨馨魅声说道。

    回过神来,馨馨已经整理好一切,俏立在我身前。只有我还像刚吸完粉的傻

    逼一样,开着裤裆发呆。

    我一阵尴尬,射过之后我精虫冲脑的感觉已经澹了许多,但欲望还是在的,

    一把搂过馨馨,在她的娇嗔下,狠狠地享受她身躯的每一处柔软。

    我知道能连射两次只是错觉,不应期还是在的,现在这么做纯属发泄,就跟

    蹂躏猫咪没什么区别。

    “我要说没有满足,还能再射两次呢?”

    “嘻嘻,那可不关我的事了。”馨馨娇憨地笑道,挣脱了我的魔掌。“时间

    不早了,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我表示不愿意,还是想去开房把正事办了,但馨馨死活不妥协,我见势不可

    为,只能沉默着送她回小区。

    本来我还抱有一丝侥幸,知道馨馨是自己租房单住,送她到家之后应该还有

    机会进去坐坐,到时候再顺势而为,就可以连开房的钱都省掉。

    可没想到馨馨只是简单说了个再见就把门关上了。

    我望着门一阵无语,这样的馨馨让我看不透。说她不接受我,却露出了淫荡

    的一面帮我口了,说她接受我,却不愿意进行下一步,这算个什么事?

    【未完待续】</P>【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