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叫文清舒的漂亮姐姐(书号:17924

【叫文清舒的漂亮姐姐】(1)

作者:huangchaolinger
    29-02-12

    邻居小强说,今天带我去和一个姐姐好好玩儿玩儿,说起这个姐姐,我倒是

    见过几次,漂亮的很,老是和小强他们一起说说笑笑的。

    来到了约定的地点,之间她盈雪白的肌肤在黑色的连衣裙的映衬下泛着诱人

    的光泽,波浪的黑色卷发环绕腰间,尽显妩媚妖娆,迷人的双眸被墨镜遮掩,有

    一种说不出的魅惑。

    「今天有新朋友啊。」

    漂亮姐姐大方一笑,对我友好的说道。

    「姐姐好,我叫程华,你叫我华子就行了。」

    我心扑通扑通的跳,平时学校里尽是些黄毛丫头,哪有这样性感成熟的风韵。

    「华子,今天你要多多照顾姐姐哦。」

    小强嘿嘿一笑,居然伸手摸了下这个姐姐的脸,漂亮姐姐也居然也不气恼,

    只娇嗔的瞪了他一眼,更显风情。

    一路上,我们几个男孩子和漂亮姐姐聊天,我知道了她叫文清舒,名字也特

    别好听。

    小强带着我和胖子、小马一路来到了一个地下室,打开门,里面虽然破旧,

    但还勉强比较干净。

    「带我们来这里干嘛呀,这里有什么好玩儿的?」

    我疑惑的问道,小强他们几个倒是不说话,只是嘿嘿的奸笑,都看着文姐姐。

    文姐姐脸有些微红的说道,「这里是我和小强他们的秘密基地,我们经常在

    这里玩儿。」

    「到这里玩儿什么呀,文奴。」

    胖子关上门,嘿嘿笑着问道。

    「小强、胖子和小马,经常来这里来玩儿我。」

    文姐姐娇羞的说道。

    「哟,今天大华在文奴还在装害羞啊,一个骚货天天找我们玩儿,还害什么

    臊啊。」

    小马走过来,将手里的大背包放在地上,,对我说「这些都是文奴今天带来

    的工具,想要我们怎么玩儿你呀,今天。」

    文姐姐脸更红了「文奴不是害羞,文奴是高兴。今天华子次来,还不太

    明白规则,怕是放不开手脚。文奴建议先暴打凌虐文奴一番,几位主人痛痛快快

    的练拳脚,打的奴儿痛晕过去,走不动路才好。华子看明白了,自然就可以放开

    手脚随意的玩弄奴儿了。」

    「嘿嘿,这样也好,先打的你哭爹喊娘,再好好的玩儿你这贱货。先把衣服

    脱了!」

    小强粗鲁的说道。

    对于文姐姐这番话,我都听的懂,但我根本无法理解呀!接下来的画面更是

    让我大开眼界。

    只见胖子和小马走到文姐姐面前,文姐姐脱下黑色连衣裙,里面居然一丝不

    挂,坚挺浑圆的硕大美乳,不因一握的纤细水蛇腰,修长的玉腿,通体雪白的肌

    肤,看得我惊呆了,老二立马就硬了起来。

    文姐姐魅惑一笑,靠墙站着,「文奴已经准备好了,请主人们开始吧。」

    话音刚落,胖子嘿嘿一笑,对着文姐姐那平坦的小腹就是一拳重击,「哎哟

    ……痛死奴儿了……」

    文姐姐喊道,胖子连续几拳,全部击向她柔软平坦的小腹,打的文姐姐娇媚

    的声音都变了调,哭嚎不止。

    「嗯啊……嗯啊……哎哟……痛死奴儿了……」

    她靠着墙面,小马和小强控制着她,一边一个乳房被两个男孩一拳拳的殴打

    ,腹部被力气最大的胖子拳击,文姐姐精致美丽的脸上布满了泪水,再没有之前

    见到的高不可攀的模样。

    我有些不忍心,这样打,柔弱的女孩子哪里受得了啊。

    我说别打了,谁知小强嘿嘿一笑,用手拉住文姐姐嫣红的乳头用力拉的老长

    ,还用力扭了两圈,文姐姐嗯啊的娇叫一声,「别停啊……嗯啊……胖子主人…

    …痛的文奴好爽啊……啊……啊……」

    胖子大喝一声,「贱货,蹲好了!」

    文姐姐马上意会分开双腿蹲下,暴露出嫣红湿漉漉的阴部,胖子一脚飞踹上

    去,直接命中她的下阴,她翻了白眼,站不稳了被胖子和小马扶住,等了2秒钟

    才哎哟哎哟的痛哭出声「哎哟……痛的奴儿要死咯……呜呜……胖子主人好厉害

    ……嗯啊……」

    胖子得意一笑,使出他的降龙十八脚,脚脚踢向红肿不堪的淫穴,踢的文姐

    姐一边哭爹喊娘,一般喊爽。

    胖子踢的气喘吁吁,休息片刻,让我来试试,说我力气也挺大,好好虐虐这

    骚货。

    我见了这画面,是文姐姐自己乐意的,也不在犹豫,一膝盖顶在了文姐姐柔

    软的小腹上,她被顶的干呕一声,哭喊道「呜呜……华子弟弟的力气也挺大的嘞

    ……顶的我又痛又麻……哎哟……好爽哦……」

    「这骚货,一边哭一边喊,真带劲儿。」

    小马嘿嘿笑着,我们几个拳脚相向,打的文姐姐嚎到承受不住晕死过去才罢

    休,将晕倒的美人随意扔在地上,我们几个也累得一声汗,好好休息片刻。

    等了一会儿,文姐姐……不对,是文奴自己悠悠转醒了,「哎哟……你们这

    几个小冤家……虐的奴儿浑身都痛……坐都坐不起不来了……也不来帮帮奴儿哟

    ……」

    「你爽了,该让我们爽爽了。」

    小强嘿嘿一笑,说「今天华子次来,让华子插这贱货的小穴吧。」

    文奴听了,表示赞成,走到我的身边,将我按到在地:「奴儿这小穴,不是

    自吹,用过的人都说滋味极好的,包华子弟弟满意。」

    说着将我的裤裆拉开,露出我坚挺硕大的老二,文奴露出满意的微笑,用两

    个白皙的巨乳夹住逗弄,然后小嘴含住龟头舔弄起来,媚眼如丝的望着我,骚的

    不行。

    片刻后,将刚刚踢到红肿不堪还有些流血的淫穴对着我的老二坐了下去,她

    痛呼一声,我舒服的叹了口气。

    入了她的小穴,直顶入她的宫颈项之中,宫颈就像一张小嘴吸住我的龟头,

    淫穴夹住我的阳具像海浪一样一波又一波,感到丝滑般的触感,果然是极品。

    文奴甜腻的嗯哼几声,胖子的老二从菊穴中插了进来,文奴的小穴收缩几下

    ,把我夹的舒坦的很。

    小强争夺到文奴的小嘴,将自己的老二在文奴的顺从下塞进她的小嘴抵进她

    的喉管之中,小马只能委屈的将就文奴的小手,我们就这样一点都不浪费的开始

    干了起来,把文奴的娇躯干的颤抖连连,舒舒服服的。

    事后,我们挼搓着文奴青紫交加的乳房,休息片刻,文奴从背包里的翻出个

    道具,说是玩儿点有情趣的,是两根比牙签粗些的钢针,大概十厘米长,顶端镶

    着宝石,她纤细的手指按压一下宝石,钢针周围便伸出许多小刚刺。

    「要是用这个,从主人们的龟头眼中塞进去,那可有情趣的很……」

    文奴调笑道,说的我们几个老二一紧,但这个当然是为她自己准备的,她把

    这两个钢针递给我,说「请主人们为文奴的奶子装扮吧。」

    说完,跪着挺起她的胸脯,将两个挺立的奶子凑到我的面前。

    我捏了捏嫣红的乳头,性感可爱的很。

    我和小马一人拿一个,慢慢从这贱货的乳孔中刺了进去,她皱着眉头,满含

    期待的看着我们慢慢将乳针刺入她的乳腺深处,剧痛让她浑身颤抖,淫穴的淫水

    滴了一地。

    终于安置了进去,宝石一按,她娇叫一声,跌进我们的怀里,我们四个人八

    只手,揉搓着她柔软的乳肉,浑然不管她的痛楚。

    胖子从背包里翻出一个跟还珠格格里面夹手指的刑具,呵呵一笑,小强翻出

    一根细长的铁鞭。

    「这鞭子带劲,挥动起来风声尖锐,可有这骚货苦头吃了。」

    「主人们总是这般疼爱文奴,文奴高兴。」

    她顺从的魅惑一笑,「奴儿建议可以把奴儿用奶子吊起来,方便小强主人鞭

    打奶子,然后将双腿拉开,小穴就彻底暴露出来,可以好好的教训奴儿的淫穴。

    再加上双手垂在身后,更加方便胖子主人用指夹好好欺负奴儿的手指。这样奴儿

    哪里都可以收到主人的调教,就没有轻松的地方啦~」

    我们很快的翻出绳子,将她两个硕大美乳的根部扎紧,以防吊起来不会掉落

    ,绳子通过房梁,胖子轻易的将文奴吊离地面,将绳子的另一头绑在柱子上。

    文奴忍耐的呻吟着,身体的重量全靠乳房吊起来,很快血液都充满了乳房,

    连乳晕都肿大了一倍,整个乳房慢慢变得青紫,摸一下都会痛苦难耐。

    另外拿来两根绳子,将她的双腿拉开,露出红艳艳,湿漉漉的小穴。

    小强一鞭子先开戏,精准的打到小小的阴蒂上,文奴在空中勐地弹跳挣扎一

    下,然后爆哭出声,这铁鞭的威力打在女人最敏感最脆弱的地方,都不知道打坏

    了没有。

    胖子毫不怜香惜玉,将她乱动挣扎的双手合拢,我帮忙拿着指夹准备硬扒手

    指套上去,她却在鞭打中还顺从的将手指张开乖乖的让我轻易的套弄上去,她的

    淫奴体质还真的让我大开眼界。

    我和胖子一人拉着一边,将她的十指狠狠的夹住,十指连心,她柔弱的身躯

    在空中无力的挣扎,凄厉的嚎叫痛哭,这指夹一下去,骨头都保不齐会夹断。

    前面小马和小强用铁鞭将她的淫穴抽的都有了血丝,但为了不影响之后的玩

    弄,没有用全力,不然早就皮开肉绽了,但对她的其他部位可没这么客气,一道

    道血痕布满了她的乳房、下腹、大腿等部位。

    每次抽她的乳房和小穴都被让她情不自禁的抖动,小马兴致一起,拿起背包

    里找出的乳夹,两根铁棍夹住她吊起来全是乌紫充血的乳房,开关一按,文奴的

    乳房被夹的能有多紧就有多紧,文奴性感娇美的身躯像濒死的鱼儿弹跳几下,白

    眼一翻,晕死过去。

    我们欣赏了片刻,才尽兴将她从半空中放了下来,将指夹除去,只见本来像

    青葱一样纤细雪白的手指中间变得青紫红肿不堪,像红萝卜一样。

    等了许久,拿出清水浇到她脸上,她才悠悠转醒。

    此刻眼眶都哭肿了的文奴看着自己的手指和还没有取掉乳夹的乳房,期期艾

    艾的娇声哭道:「这次可把奴家给虐惨了哦,奴家都快受不住了。」

    「哪有你这贱货受不住的,爽翻的滋味好不好受哦。」

    #x2193;#x8BB0;#x4F4F;#x53D1;#x5E03;#x9875;#x2193;

    #xFF48;#xFF54;#xFF54;#xFF50;#xFF53;#xFF1A;#xFF0F;#xFF0F;#xFF14;#xFF57;#xFF14;#xFF57;#xFF14;#xFF57;#xFF0E;#xFF43;#xFF4F;#xFF4D;

    小马嘿嘿一笑,捏住她的乳头,现在她的乳头可碰不得,一碰就跟针扎一样。

    「哎哟,主人们,玩儿玩儿奴家其他的地方吧,奴家的奶子都被玩儿坏了。」

    她撒娇道,小强他们可不管不顾,她越说越是粗暴的捏弄捶打她的奶子,差

    点让她白眼一翻又晕过去才罢手,拿了个吸乳器上在她肿胀2倍的乳头上,翻弄

    虐弄其他部位的工具。

    见我们翻弄半天,几个人也没有个好思绪,毕竟这些东西随意玩弄几下万一

    几下给她的部位弄伤弄废了,可就尽兴不了了。

    「主人们还没怎么玩儿过奴儿的尿道吧,其实女人的尿道啊,比起淫穴更加

    敏感,更能玩儿的奴儿痛不欲生呢。」

    文奴柔媚的说道。

    「尿道也能玩儿,这么小个洞怎么玩儿?」

    众人好奇的问道。

    「其实女人的尿道,也是可以扩张的。」

    文奴张开自己伤痕累累的美腿,将美艳的下体露在我们眼前,用疼痛难忍的

    手指轻轻触碰自己的尿道口,对着我们说,「呐,这就是我们女人的尿道,现在

    虽然看起来小,但文奴的尿道至少可以容纳一根手指呢,然后可以像灌肠一样灌

    满文奴的膀胱,用尿道锁锁住,这样奴儿连尿都撒不出来了呢。」

    「嘿嘿,这个好,让这个骚货几天的没法自己拉尿,只有我们才能给她开锁。」

    胖子哈哈大笑。

    「请主人们先用尿道扩张器扩张一下,尿道可是很脆弱的,粗鲁的玩儿坏了

    ,可就不好玩儿了。」

    文奴温柔的说着,用动一下就钻心的疼的手指从口袋里拿出尿道扩张器,小

    号的灌肠器,尿道锁,然后一盒珠子,一瓶可乐,还拿出了一瓶辣椒油。

    我拿出尿道扩张器,用手指揉搓了下她露出供我们赏玩的尿道口,她哼唧一

    声,看来尿道确实敏感的很。

    我也二话不说,将筷子一样粗细的扩张器慢慢塞进她的尿道中,她的娇躯轻

    轻抖动着,娇媚的呻吟让人勾起施虐的心。

    按住开关,她在胖子怀里难耐的呻吟,冷汗都出来了,只见尿道扩张器以肉

    眼可见的速度将她的尿道撑大,慢慢撑到可以容纳一根手指为止。

    等她适应了一会儿,我取出扩张器,用手指取而代之,将中指深入她的尿道

    当中。

    粗糙的手指摩擦着她的尿道壁,她的表情痛苦又隐忍,格外惹人怜爱。

    我抽动起来,她十指顾不得疼痛的握住胖子的手,以此减轻带来的冲击感。

    我越动越快,小马和小强也开始揉捏她的乳房,刮弄她的阴蒂,各处的刺激

    让她难耐的娇叫不止,身体一阵抽搐达到了高潮,潮喷而出的液体打湿了我的手

    ,我将手伸到她的嘴边,她乖乖的给我舔舐干净了。

    「文奴,你拿这盒珠子是干什么用的?」

    小强把玩着钢珠,问道。

    「恩……这些珠子,是塞到奴家的膀胱中的,这钢珠遇水相互碰撞就会产生

    电流,让奴家的膀胱被电的欲仙欲死呢。」

    她柔媚的说道,精致的小脸有些一丝惧怕,还有一丝期待。

    这些珠子很快就被我们三下五除二的塞进了她的膀胱之中,将她拿出的

    l的可乐和辣椒油混合在一起,倒入灌肠器中。

    「成人平均的膀胱容量为5l,文奴的膀胱不知道是否能容纳完

    l呢」

    她喃喃道,膀胱里还有一个钢珠呢,果然灌肠器灌到8l的时候就再

    也灌不动了,这时候文奴的面色已经苍白无力了,她呻吟着,手抚摸着肚子膀胱

    的位置,希望能减轻膀胱难耐的充盈肿胀感,尿道锁塞进尿道中,卡的一声,文

    奴想排尿可就看我们的心情了。

    「啊……要死了……膀胱里面又辣又涨……嗯啊……产生电流了……呜呜…

    …啊!!」

    她神情恍惚白眼一翻,差点又晕过去,我们连忙掐她人中,适应了十几分钟

    ,面色才慢慢恢复了。

    「起来走几步,文奴。」

    小马嘿嘿笑着将她浮起来,硬是让她走几步给我们瞧瞧,一松开手,她自己

    捂着小腹就跪了下去,胖子拿来钢鞭,狠狠的往她背上一抽,她啊的尖叫一声,

    半强迫的终于站起来慢慢走了几步,没几步又呜咽一声蹲了下去,胖子的铁鞭力

    气可不小,鞭鞭皮开肉绽,疼的她没法,眼泪直流慢慢的往前走。

    直到绕着地下室走了好几圈,我们才放过她。

    将她抱过来,轻声安慰几句。

    「呜呜……文奴没事……请主人们继续玩弄奴儿……奴儿很快活……呜呜…

    …」

    她呜咽着忍耐的说道,我们揉弄她的阴蒂,弄得她破涕为笑,才继续翻弄她

    的背包,翻出一个跟成人手臂一样形状的阳具,一按开关,手臂周围都弹出橡胶

    软刺,看着都吓人。

    「文奴准备的东西,可真是对自己下得了狠手啊。」

    小强惊叹道。

    「文奴只想主人们玩儿的尽兴,你们玩儿奴儿的身子,就是对奴儿的赞美。」

    文奴魅惑的说道,更加引起了我们的施虐心,将这成人手臂一样大的阳具,

    硬是在她的哭嚎挣扎下,拳头部分硬是塞进了她的子宫之中,手臂也完全埋入她

    的淫穴之内,挤压的胀痛的膀胱,将小腹都顶了个凸起的拳头形状,这番滋味可

    让文奴忍不住在我们的怀里打滚,开关一按,软刺都弹了出来,她更是捂着肚子

    哀嚎一声,声音都叫的嘶哑了。

    等她好不容易适应了一些,我们将她的娇躯弄来趴着,露出肛门,拿出肛门

    灌肠器,连接地下室的水管,直接将她的肚子灌来像5,6个月怀孕的孕妇一样

    ,灌都灌不进去了,才关掉开关。

    顶起的子宫,灌满液体的肠道,加上要爆炸了的膀胱,都顶着文奴的胃,让

    她不时都有呕吐感,却呕不出来任何东西。

    「啊……奴儿要死了……嗯啊……」

    她泪水就没有断过,白玉般的脸颊都被泪水泡肿了些了,看起来像生病了似

    得。

    「好了,我们玩儿了那么久,也饿了,走吃饭去吧。」

    胖子说,早上出来,现在玩儿到都快2点了,一说我们都饿了。

    我们把文奴的乳夹取下,她稍稍松了一口气,小强找了根鱼线,给她刺穿阴

    蒂环,将两个乳房的乳腺针和阴蒂环紧紧的拉紧,完全不顾她的痛呼,又将鱼线

    从腰间的布料中穿出来,不易让人发觉,我们拉在手上,可以随时刺激她的乳房

    和最敏感的阴蒂,给她套上来时穿的黑色连衣裙,带上款式时尚的手套,其他倒

    是看不出什么来,就是肚子鼓鼓的,像是孕妇一样。

    因为我身材高大,看着成熟,就把文奴交给我,靠在我的身上,扶着难以自

    己走路的文奴,对外称作是我的老婆。

    「文姐姐,你还好吗。」

    我扶着她,她满面忍耐痛苦之色,冷汗淋淋。

    见我问,微微扯出微笑说:「没什么,身体里的东西渐渐适应了,就是使不

    上力,大华你扶着我就好。对了,给我穿来时的这双鞋做什么,调教期间主人们

    应该给我换那双鞋底布满钢刺的高跟鞋才是。」

    「我们是怕你走不动路,既然文奴要求,那我们就满足你吧。」

    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一双恨天高的高跟鞋,鞋面上看不出什么,鞋里面全是钢

    刺,看着就疼。

    文奴微微笑着穿上这双刚跟鞋,靠在我肩上,小马走在文奴旁边,拉扯着鱼

    线,强迫她跟上我们的步伐,一行人出去找吃的去了。

    来到饭店,我们定了个包间,老板细心的发现文奴面色有着忍耐之色,时不

    时还捂着胸口轻声做呕,又穿着高跟鞋,好心提醒道:「这个姑娘怀孕了吧,你

    就别让你老婆穿这么高的高跟鞋了,需不需要我拿双拖鞋啊。」

    「啊……不用了大叔……女孩子就是爱美的……有老公扶着不会有事的,谢

    谢大叔了。」

    文奴有礼貌的带笑回答着,实际上她几乎全身重量都靠在我身上,脚下的刚

    刺让她越走越痛,身体里的东西全都胀痛不已,宫颈因为长期张开而引起强烈的

    宫缩,肛门的括约肌也疼痛不已,比女人怀孕生孩子时还要痛苦。

    强大的受虐体质和意志力和小马粗暴的对脆弱的阴蒂的拉扯让她撑着自己迈

    出一步又一步,进入包厢后做在椅子上终于松了一口气。

    服务员还没上菜,我们让她对着包厢的门而坐,外面的人可以看到她的上身

    ,却看不到她的腹部被我和小强围着用力的挤压。

    「忍不住了……要死了……嗯啊……放过文奴吧……」

    她轻声的对我们哭喊,双手无助的扶住桌子,小强使坏,一拳捶向文奴的肚

    子,她凄厉的惨叫一声,服务员听见了惊讶的连忙问怎么了。

    「没事,我老婆刚刚胎动了。」

    我轻描澹写的说道,服务员才放心的继续上菜。

    上完菜,我们关上包间的门,我们是真的饿了,风残云卷的将饭吃完,吃完

    了才有兴致的让文奴吃一点。

    文奴这样哪里还吃得下,没吃胃都被顶的干呕,更何况还吃东西呢。

    可是她拗不过我们,只好委屈的拿起一碗白米饭,我们纷纷给她夹菜,她吃

    一点就反胃连忙用垃圾桶接住吐,被我们逼着一边吃一边吐,直到吃完我们给她

    夹的菜和饭,连胆汁都差点吐出来了。

    酒饱饭足,我们又回到地下室,又要开始好好折磨这个美艳顺服的奴儿了。

    不管她一回来就瘫在地上呻吟的痛苦神情,小强给她用麻绳做了个丁字裤,

    将她的阴蒂狠狠的勒在麻绳上,用尽全力扎的紧紧的,「啊……奴儿的屁股要被

    噼成两半了……呜呜……」

    「你还有的哭呢。」

    胖子嘿嘿一笑,将她的双手绑起来,用丁字裤的后端和手一起将她用翘着屁

    股的姿势吊在了半空中。

    这下阴蒂的刺激才是让她欲仙欲死,她悲鸣一声,又险些晕了过去。

    小马更是将她在半空中晃动,荡起秋千来。

    我和小强找到两根木棍,只要她一荡到前面,我就用木棍狠狠的击打她的腹

    部,让她荡到后面,小强就用木棍狠狠的击打她的屁股,她又荡回来。

    这是文奴自己想出的招数,叫淫奴荡秋千。

    现在她肚子就想要炸了一样,我再用木棍狠狠的击打,她终于承受不止,打

    了几下就晕了过去。

    一通暴力的凌虐,我们也累了。

    将她放下来,等她慢慢醒过来。

    今天晕倒了好几次,不断地哀嚎让她声音也哑了些,浑身都痛,连眨眼都有

    些费力了。

    连小马坐在她的腹部上,她都没力气喊叫了,只觉得她嘶哑的呻吟格外动听。

    小强说文奴今天也累了,我们也累了,让她为我们一人做了次深喉,抱着她

    说了会儿话,今天的游戏便结束了。

    我依依不舍的跟她道别,她微微一笑,说她休息好了之后会来找我们,不用

    舍不得。

    今天真是刺激又尽兴的一天。</P>【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