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只是位旅馆老板(书号:17970

只是位旅馆老板(03)完

作者:kk481865
    【第3章结婚、老闆娘】

    29-02-16

    在旅馆柜台后的小房间内莉莉深深的叹了口气,最后还是站起身来,将制服的裙子脱下

    露出下半身来,然后解开胸前的钮扣让小巧可握的酥胸暴露出来对着亚斯。

    一手握住自己的胸部,手指挤捏着顶端的葡萄乾,另一手则摸向胯下紧闭的阴唇,轻轻

    探进用指尖轻揉着自己的阴蒂,女孩感到一股羞耻感油然而生,自己赤裸着淫荡姿态站在

    一个男人面前,做着这猥亵的事。

    「我莉莉银枫镇的镇民喔喔喔淫荡.而不知羞耻咿啊啊的女人

    从今天起起我愿意捨弃人类的身份成为最敬爱的大大鸡鸡

    主人的胯下母狗」

    淫靡的话从女孩小嘴裡吐出,随着自己说出的每个字,她感觉心裡有某些东西逐渐的被

    割开抛弃,随着抛弃的东西越多,她感觉越发地放鬆起来,手指的动作不知不觉背离了初

    衷,一点点的开始探索起让自身感到最有感觉的位置。

    「啊啊啊我祈求主人恩赐忠诚淫荡的小母狗,在每日清晨的照耀下能用嘴亲

    吻和吞吐他的巨棒,我嗯嗯啊啊渴望在夜晚来临月光照耀中啊啊啊用

    身上的任何地方不知羞耻的嘴淫荡的肉穴母畜的屁眼承受承受啊啊

    啊主人的精液灌溉」

    莉莉逐渐被自身的快感淹没,这种感觉她从来没经历过,过去深夜寂寞时,也只是羞涩

    的摸摸自己的细缝,幻想着与波比结婚后进入自己体内时的样子,而自己现在却在老闆面

    前做着更加激烈的事。

    「我我我淫荡的母狗不知羞耻下贱的母畜,祈求渴望大鸡巴主人

    在我身上耕耘将种子种入母狗那荒芜的土地裡」

    当纸上的话都说完后,莉莉已经因为紧张和兴奋而流了整身的汗,散发出浓浓的雌性气

    味,而她的手则继续的揉捏玩弄自己的身体,似乎故意遗忘了祈求已经结束。

    亚斯满意的笑了笑,看着女孩逐渐屈服于自己那卑微的模样让他感到十分的性奋,一股

    慾火从小腹下燃起,最后终于按耐不住将女孩搂进自己怀中,粗暴的撕裂她的衣服扯烂那

    悬挂在大腿上的长裙,按倒在自己的床上。

    「很好嘿嘿嘿,既然妳都开口了,那我就大发善心的捐献一些种子出来!」亚斯淫荡的

    在莉莉耳边呢喃着,随后含住她的耳垂吸吮了起来。

    他扒开自己的衣服将油腻肥硕的躯体压在女孩身上,肆意的品嚐女孩身上的处子气息,

    将脸埋进她娇嫩的胸上舔食乳沟中积存的汗水,手在莉莉那敏感未开发的身躯上下游走,

    探索挑逗着敏感处。

    莉莉紧张的闭上眼,她如今已经觉悟了,自己无法摆脱身上的男人只能任由他凌辱,现

    在只祈求事后能遵守承诺,放过自己心爱的男人。

    亚斯的粗重呼吸呼在莉莉脸上,他用征服者的表情欣赏着身下女孩最后的反抗,她咬紧

    牙根闭起眼来不发出声音,但这对他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这种青涩未开发过的肉体,在

    他眼中到处是破绽。

    对着娇乳用力一捏,女孩就吃痛的哼了一声,手指轻轻从女孩的嵴椎上滑下,就能感觉

    到身下她本能的扭动,将脸埋进女孩的腋下嗅闻她的气息,莉莉便感到羞耻而急着想抽回

    手臂,想装作冷漠无感来来反抗,这点小聪明两三下就被男人破解,没多久莉莉便浑身鬆

    软的娇喘着,慾火轻鬆的被挑逗了起来。

    「放轻鬆我的小母狗,次我会温柔一点的,嗯就那么一点点呵呵」

    亚斯双指併拢刺入女孩的洞穴裡,探找着她最敏感的地方,在他手下女孩无法忍耐的不

    断扭摆自己的身体,粗糙强壮的手指在她体内肆虐,硬生生的撑开紧密的处女地。

    「看呀!这么湿润那么多水,多么湿润和淫荡的气味,妳的身体已经等不及了吧?」亚

    斯笑着将沾满了莉莉淫水的手指在女孩面前晃,并抹在她的鼻前。

    「随便你要做就快做就算你得到我的身体,也得不到我的心」莉莉睁开眼

    望着亚斯,坚决的表示。

    听见女孩的话,亚斯不禁嘲弄说「心?我要一隻母狗的心做啥?」

    他将自己的肉棒掏了出来,与那肥胖的身材相同亚斯的阴茎十分粗壮丑陋,乌黑的棍身

    上血管抖动,鸡蛋般大的龟头雄纠纠气昂昂的对准女孩的蜜穴,如军队的前锋要迎战敌军

    般。

    龟头缓慢的插入蜜穴然后被柔软的肉壁给包围,这时亚斯一改态度如同呵护最亲密的恋

    人,缓慢而温柔的进入女孩身体。

    莉莉也感觉到亚斯的肉棒插入了体内,如同烧红的铁棍在搅动灼烧着自己,浑身僵硬痛

    苦的咬着牙眼泪从眼角滑落,双手紧紧抱住身上的男人。

    当肉棒捅到一半时,亚斯舒爽的叫了一声,他能感觉到前面就是莉莉最珍贵的部分,分

    隔女孩与女人的差异,那层薄薄的处女膜。

    他抓着莉莉的大腿将腰大力一摆,直接贯穿粉碎了莉莉的处女,将她从女孩转变为女人

    ,瞬间的粗暴进入让女孩痛苦不已,手指在亚斯的后颈留下了数条细长的红线。

    「不啊啊啊啊不要再进去啊啊啊啊啊痛啊啊啊不要在快

    裂开了喔喔不喔喔喔喔」

    「哈哈这样我就是妳的个男人,我会玩遍妳身上的每个角落并留下我的印记」

    亚斯将肉棒整个贯入莉莉的阴道中,停留在深处缓慢的前后微微抽插,趴在她胸前飢渴

    的咬着乳房上那青涩的葡萄。

    「波比正醉倒在外面吧?他应该想不到自己的青梅竹马,正光着身子被别人压在身下,

    而且她还飢渴的抱住那人」

    「我没有抱住你喔喔啊啊好痛好痛轻一点哦哦哦不要再说

    了波比不」

    莉莉听后连忙放开抓着亚斯的手,但激烈的痛苦一阵阵袭来,她只好抓住棉被挣扎着,

    就算她在如何想摆脱身上的男人,但他肥厚的脂肪还是整个贴在女孩身上,并且在她鬆手

    后整个抱住她身体不放。

    「别想逃走!我今天一定会将精液狠狠的灌进妳的子宫内,而结婚后每天每天都会灌进

    去哈哈哈哈,来亲一个吧小母狗!我等不及看妳挺着大肚子翘着屁股摇的模样了」亚斯说

    完又狠狠的将嘴贴了上去,强佔住女孩的嘴不让她说话。

    亚斯的腰摆动的越来越快,肉棒如长枪一次次地的征伐着莉莉的阴道,而女孩的肉壁也

    紧密而贪婪的抓着肉棒不放,想将洞外蛋蛋内的精液都给压榨出来。

    「咿啊啊不要喔喔好痛那么粗的东西喔啊啊好大哦哦

    哦啊啊恩哼哼要裂开了」

    整个小房间内瀰漫着男女交合时的气味,亚斯身上浓厚的男性气息充斥着莉莉的鼻腔中

    ,他的斯喘声佔据了女孩的耳朵,快感逐渐佔据了身体她渐渐开始不熟练的配合着男人的

    冲刺,喉咙裡也发出了些微的喘息。

    「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喔啊啊啊不啊啊啊嗯嗯嗯呀嗯嗯哦

    哦哦哦哦哦」

    「哼哼舒服吗哈啊啊啊啊啊啊小母狗恩啊啊妳的嫩B操起来好爽

    喔啊啊啊又快射了啊啊啊真是个贪婪的肉穴喔喔啊啊啊」

    每次肉棒的进出都带出丝丝的淫液,两人的汗水流下交织在一块,呻吟声和娇喘也越发

    同步,最后如同最原始的野兽忘情的交合在一起。

    「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后亚斯将不知积攒了几天的浓稠白浆灌入女孩子宫内,热腾腾的精液浇洒进那未曾使

    用的地方,女孩顿时感到一阵强烈未曾有过的快感,脑子瞬间空白身子一阵抽蓄。

    高潮过后莉莉虚脱的躺在床上,大口喘气沉浸在高潮后的馀韵,全然忘了自己的状况身

    上的男人和门外的恋人。

    「小母狗可别想休息,夜晚还没结束呢,让我们换个地方继续第二场呵呵」亚斯看着虚

    脱的莉莉笑说。

    亚斯站起身来肉棒整根依然直挺挺的竖着,上头沾满淫水被烛光照耀闪烁着,棍棒上还

    有着几条澹红的细丝。

    男人毫不费力地举起莉莉,将她挂在肉棒上腰上抱在怀裡,一手搂着细腰一手搓揉胸部

    ,毫不给女孩休息的时间,第二轮又开始了。

    「啊啊不我我需要休息不要啊啊啊!」莉莉痛得难受大喊,初次破身的

    她下体红肿流血,现在却被挂在肉棒上。

    没有支撑的她整个人如同镶嵌在肉棒上,女孩的胯下蜜穴张大了嘴将男人的肉棒整个吞

    没,刚硬坚实的阴茎捅入子宫将裡头的精液给挤了出来,随着亚斯的抬步前进,身子一次

    次的腾空然后如云霄飞车落下,让莉莉痛的翻了白眼。

    亚斯听着每次莉莉落下时喷溅出的水花声,还有那痛苦求饶的哀嚎,满意地在房裡来回

    踱步,最后竟然推开房门走到了旅馆餐厅内。

    发现波比竟然正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于是便故意的走向那张桌子,站在男孩对面把莉莉

    的两隻大腿用力拉开,露出自己和肉棒和莉莉阴部的交合处,凶勐的肉棒随着每次的摆腰

    都能从洞裡带出淫水和精液,甚至还喷溅到了波比的头上。

    莉莉掩着嘴不敢发出丝毫声音,深怕让波比从酒醉中醒来,但这反而激起了亚斯的虐性

    ,加大了摇晃的高度,将莉莉轻轻举起然后重重的放下,让肉棒狠狠的撞击女孩的花心。

    莉莉痛苦的承受那如钢柱般坚硬的肉棒摧残,紧捂着嘴哑着牙不发出丝毫叫声,但越是

    这样亚斯就越兴奋,一次比一次更高更用力地肏她。

    「呜呜呜呜呜喔啊啊不要喔喔喔喔喔喔要烂掉了要坏

    掉了咿啊啊!下面要烂掉了哦哦哦好舒服那裡哦哦哦好好哦哦

    哦」莉莉最后还是撑不住,放声大叫了出来,并且如同找到宣洩口,憋了许久的快感一股

    脑地涌了上来。

    「那裡叫做小穴,妳要说小穴好爽或是骚穴爽爆了之类的,小母狗妳被我干的爽吗?」

    亚斯好笑的看着莉莉语无伦次的说,趁机教她如何叫床。

    「爽嗯嗯小穴好爽好爽哦哦哦好舒服快尿出来了啊啊啊啊

    被干的好舒服哦哦哦」莉莉被快感淹没,完全放弃了思考,不断重複刚学会的话。

    「那叫要高潮了要去了知道吗?看我干死妳这个骚货,波比快看我正干着妳的女人,一

    个贱货母狗,她的肉穴正渴求着我的肉棒吸的紧紧不放哈哈哈哈,这女人的骚穴你一辈子

    都没机会碰到」

    亚斯狂妄的站上桌子,在波比的身前奋力地抽插他得青梅竹马,而男孩却仍在昏睡中,

    还能依稀听见微弱的打呼声。

    「母狗快叫呀!爽不爽?爽不爽?」

    「爽好爽母狗又想尿尿了哦哦哦要去了!要高潮了!啊啊啊」

    莉莉被抱在亚斯胸前狂干着,不知插了多少下,当女孩又在一次高潮时,亚斯只觉得肉

    棒一凉,肉穴裡的淫水整个喷溅到整张桌面上,甚至浇到了波比的头髮上。

    刚破瓜就在一晚上连续数次高潮,莉莉这次真的整个人完全虚脱了,连手指都无法移动

    只能如烂泥瘫在亚斯身上。

    亚斯揉了下女孩的胸部后将她从自己身上拉起,肉棒从莉莉的肉穴裡拔出时依然坚挺如

    初,完全没有疲惫的感觉,貌似在激战数小时都没问题。

    男人随意的将莉莉抛到桌上,走回自己的小房间内从抽屉裡拿出了一个金属盒子,上头

    凋刻绘製着大量的几何图桉,彼此之间还互相组成更加诡异的图形。

    打开后裡头看不见任何东西只有一片无尽的黑暗,亚斯吃力地勉强将肥肥的手臂塞了进

    去,神奇的是如此小的盒子,竟然轻鬆地吞没了整根手臂直至肩膀处,最后从裡头掏出了

    一根长长的烙铁棍。

    亚斯哼着歌走回餐厅将铁棍插进依旧熊熊燃烧的壁炉,并顺手添了几块木柴进去,拿起

    柜檯下的几瓶药剂,以一定比例调配了起来。

    「好啦我的小母狗,该来给妳上个印记了」亚斯邪恶的笑着,似乎在打着什么不好的主

    意。

    他将莉莉放平在了大桌上,手脚都用坚韧耐用的牛筋给绑在了桌脚,并塞了一大块布进

    她嘴裡,莉莉以为是亚斯又要玩弄自己,但这些奇怪的举动却让她莫名的感到不安,但却

    早已无力反抗只能任由男人摆佈。

    #x2193;#x8BB0;#x4F4F;#x53D1;#x5E03;#x9875;#x2193;

    #xFF12;#xFF48;#xFF12;#xFF48;#xFF12;#xFF48;#xFF0E;#xFF43;#xFF4F;#xFF4D;

    亚斯笑呵呵的从壁炉裡拿起烙铁棍,原本纯黑的棍身已被烧的通红,一脱离火堆碰到冷

    空气甚至冒出徐徐白烟。

    「母狗咬紧妳的牙关,耶啊啊啊刺激的要来了,可别咬断舌头了哈哈哈哈,我爱

    死用这个的瞬间了!」亚斯说完也不给莉莉思考的机会,直接将烙铁前端狠狠的推上了女

    孩的胯下,那丰满有弹性的耻丘上。

    高温的金属将女孩的肌肤烤的焦黑,上头浓密黯澹的金色阴毛也被燃烧殆尽,底下肉与

    油脂也被烧灼的吱吱作响,空气中甚至飘荡起微微的烤肉香味来。

    女孩早在感到有高温靠近时就慌了神,随后当烧红的烙铁盖上,无与伦比的痛苦成堆的

    涌上,手脚都绷紧起来,整张桌子被女孩的浑身抽搐给震的快散架,但男人却还故意盖的

    更用力。

    这如同拷问的过程经过五六秒后亚斯才意犹未尽的将烙铁移开,他看着翻着白眼奄奄一

    息的女孩浑身兴奋的不断颤抖,彷彿经历了一次极端的高潮一样。

    「呼呼呼这个味道这叫声哈哈哈哈太爽了哈哈哈」

    「啧浪费一张桌子了」亚斯撇了一眼女孩身下悔恨说

    只见莉莉那早已经流满了黄色的尿水和软烂的屎块,而她也如同线崩断的傀儡一样,没

    有丝毫动作和气息,亚斯摸摸嘴巴将刚调配好的药剂洒到了女孩的伤口上。

    当然药剂是很有效的瞬间就起了作用,烫伤的地方瞬间结疤然后脱落,只是新生的肌肤

    却不再是原本的纯白肤色。

    如纯巧克力般漆黑的线条交织成一个图形,两侧是对称的美丽羽翼,而下方则是数不尽

    的触手,而正中央的圆圈裡有着一颗猪头。

    亚斯满意地抚摸了下自己的杰作,随后用力一巴掌甩在莉莉的脸上。

    「痾啊好痛不要你这恶魔呜呜呜放我走阿阿阿阿阿好烫

    要死了哈哈哈哈哈哈杀死我呀!杀死我呀呜呜呜为什么哈哈哈哈」

    莉莉被打醒后惊声尖叫,似乎身上还残留着刚被烙印时的痛楚,绝望无助的哭泣甚至发

    疯似的狂笑,像个疯子一样自暴自弃。

    「哼,妳想死也没那么容易,至少要先怀上个几胎让我玩爽了才能死,啧啧去把自

    己和桌子地板擦乾淨,过几天我们就要举办婚礼了哈哈哈哈」亚斯说完狂笑着将绑着莉莉

    的牛筋给砍断。

    「鲁老爹,准备好丰盛的酒席吧!婚礼这活动就是要办的热闹盛大不是吗?」亚斯大声

    对着厨房说。

    「没错」秃头老人提着菜刀出来默默说,拿着块抹布来回擦拭着,神情似乎蛮感

    兴趣跃跃欲试的。

    从桌子上脱困的莉莉,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捡起一块抹布开始擦拭沾满自己粪尿的桌子,

    然后去后院提起水桶用井水清洗自己的身体。

    冰冷的井水一桶桶的冲洗但莉莉却依然觉得很髒,用粗糙的破布一次次的刷洗到皮肤变

    红,将阴道内残留的精液一点点的挖出来,她觉得自己好髒好噁心。

    当清理时触摸到耻丘上才发现已经变的光秃,上头新生的皮肤光滑细緻如同初生婴儿的

    肌肤,可上头却被印上了诡异的烙印,过去只在牧场养的畜牲身上看过烙印,但现在自己

    也被烙上了这印记。

    「喔波比谁都好拜託救我!」女孩蹲在水井旁,将头埋进大腿裡痛哭,她根

    本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了,或者不愿去想会被做什么事。

    数天后

    今日整间黑店旅馆的装潢异常华丽,数十张长型宴会桌整整齐齐的排在店外的广场上,

    上头放满了只有在节庆日才能看到的餐点,一盘盘的丰盛烤肉排迭的跟小山一样,还有炖

    煮许久的浓汤揭锅时喷发的香气瀰漫在空气裡,。

    数十条烤乳猪在一旁被仔细地烘烤着,油脂从表皮上不断渗出滑落,随后就被切成一片

    片酥脆可口的肉片端到每个人面前。

    还有大桶大桶的啤酒木桶,只要打开木塞就会流出带着泡沫的黄金色酒液,被不断倒进

    镇民的大木杯中狂野的一口喝乾,每个人都幸福的打着酒嗝祝福这场婚礼的新人们。

    亚斯砸下大把金币举办今天这场盛大的婚礼,接待所有镇上和路过的人,吃不完的佳餚

    和美味的啤酒无限量供应,还有从城裡请来的知名乐团,尽情演奏着优美轻快的音乐。

    亚斯穿着一套合身的澹灰色礼服,优雅而不古板的设计,看起来似乎也没那么臃肿和显

    得年轻了许多,他举着酒杯在场中来回与人搭话閒聊,接受各个镇民的祝福。

    莉莉则依镇上的传统,作为新娘的她只能坐在副主位上,接待着每位参与婚礼的客人,

    收下他们赠送的礼物和祝贺。

    她穿上了一套澹蓝色的婚纱,头顶上戴着一朵深紫色的玫瑰,从花办下垂落一层纱网遮

    掩住新娘的脸,只能看见擦上亮色口红显得格外有弹性光泽的嘴唇。

    婚纱的胸前开了个小孔大方的展现少女雪白的酥胸,两腕上也戴上了银製的手环和碎宝

    石接成的手鍊,下身则是一层层如波浪般构成的透明蓝色长裙,隐隐约约还能窥见裙下双

    腿。

    「莉莉恭喜结婚了,没想到妳会嫁给外面的人,我还以为妳会嫁给那个阿呵真聪

    明不是」镇裡的女孩祝福说。

    「哎呀没想到莉莉妳结婚了,我总算对得起妳死去的母亲呀!妳结婚后一定要幸福喔」

    小时候时常照顾莉莉的老奶奶抱着女孩感叹的哭着说。

    「妳是如何勾搭上那个富翁的?如果有其他有钱的朋友一定要介绍给我呀!约好了呦!」上学时的同学低声的询问,语气中充满了羡慕。

    莉莉鬱卒的听着每位来宾的祝福,穿着华丽婚纱手裡捧着一把华丽的花束,举办场如眼

    前这样盛大的婚礼一直是每位女孩的梦想,可自己的新郎却不是梦中的人。

    她转头寻找,却发现自己的青梅竹马正在场中穿梭收拾着地上的垃圾和食物残渣,还要

    忙碌的清空吃完的餐盘换上新的,虽然今天额外僱用了许多服务生,但工作量仍然十分粗

    重。

    「她明明就跟那个臭小子很要好,没想到碰到有钱的还是贴了上去」

    「这就是那女人聪明的地方呀,不用想也知道旅馆老闆比穷小子好太多了,看看今天这

    排场,不知道花了多少钱」

    「果然那婊子以前都是在演戏,还整天装着一副爱那小子爱的要死的清纯模样,在旅馆

    工作几天就把老闆迷得要死,马上要从员工升格成老闆娘了!真不知灌了什么迷汤」

    「还用什么迷汤,莉莉那身材和脸蛋把衣服一脱,然后往床上一躺不就成了,镇上最美

    的姑娘呀!」

    「喔喔那屁股脸蛋好想摸一把,她老娘当年也是镇上有名的小妖姬呀!」

    莉莉耳边不断传出来宾们对新娘的閒言碎语,她不明白为何那些人离自己那么远,但私

    底下说的话却能听到,更让她心痛的是原来镇上的人是这样看待自己的,抛弃旧情人投入

    有钱人怀抱的婊子。

    「我不是我不是那种人我只是想保护我们两个呀!只要牺牲我就好波比

    希望你不要误会我」莉莉心疼的自言自语,握着花束的手也越来越紧。

    「莉莉」不知何时波比走近到了莉莉身旁,他扭扭捏捏的看着穿着婚纱的青梅竹

    马,从小在身旁的女孩,但此时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波比!」莉莉紧张的望着波比,期待着他是否会说出些感人的话,或者他们还有机会

    私奔。

    「那个恭喜妳要结婚了贝贝也要我跟妳说声祝福,妈妈也说一定不要忘记

    还有这是祝贺的礼物」波比扭扭捏捏的说完,并从口袋裡掏出一串石英与花朵编成的

    手鍊。

    「还有吗波比?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莉莉开心的接过手鍊戴在手腕上,并期待着男

    孩还会说什么。

    波比沉默了一会说「这个没有没有了」

    听到这莉莉不禁叹了口气,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波比你真是个笨蛋」

    「好吧,谢谢你的祝福」莉莉失望的说,男孩的表现实在令她失望。

    莉莉看着波比的样子也感到一阵洩气,她扪心自问是否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或许在男孩

    心中自己一直只不过是个邻家女孩。

    「波比你小子在这混什么!不要以为今天有多请人就可以偷懒,还不赶紧给我去工作!」

    亚斯走了过来对着波比吃就是是破口大骂。

    「还有以后要对莉莉尊敬一点,她未来可就是你的老闆娘了」亚斯怒斥波比,并紧紧的

    搂着莉莉说。

    「哼!这小子一没注意就偷懒,真是让各位见笑了!」亚斯对着周围客人们致歉的说。

    周围的客人们也不在意,挥挥手又是继续閒聊了起来,波比被骂后连忙的跑走,还差点

    摔了一跤。

    「没事没事,年轻人就是要多多教训才能成材,老闆骂的好,这小子就是欠骂!」镇上

    来的客人附和着说。

    「是呀!我们谁当年不也是这样过来的,话说老闆你竟然僱用波比那小子,真是个好人

    呀!欢迎你加入我们镇子呵呵」猪肉汤姆举着酒杯祝贺着。

    「这衣服材质也真不错,话说莉莉以后也要改姓了吧,还不知亚斯先生您姓?」

    「呵呵,我叫亚斯-瑞恩,所以未来莉莉也要改姓成莉莉-瑞恩了」

    「莉莉-瑞恩是吗?」莉莉失落的自言自语,全然没理会周围人的谈话,沉浸在自

    己的世界裡面。

    完</P>【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