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交换游戏(书号:17980

【交换游戏】(2)

作者:皇箫
    【交换游戏】(第二章次交换之后续)

    作者:皇箫

    29/02/18

    字数:11095

    进去看看?

    我一瞬间都被葵的提议给雷到了,虽然网上那些色情绿文会有这种当着

    丈夫的面插入的情节,但是我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更何况我觉得光是到目前

    为止的进展已经让我有些吃不消了,说不上是「难受」还是「兴奋」,但是我感

    觉真要是进去的话我可能会因为受不了而昏过去也说不定……

    于是我有些艰难地拒绝了葵这个提议。

    葵吃吃笑了两声,说:「受不了了?我现在真开始怀疑到底是你提出要换妻

    的还是你老婆提出的了。若妹子看上去也不像这么淫荡的女人啊。」

    你才淫荡呢。

    我暗暗腹诽了一句,但是想到刚才那条湿透的黑色内裤,我又把想说的话吞

    了回去。

    刚才若在车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又变大了,就这么兴奋吗?」葵屁股扭了两下,我感觉肉棒好像也被夹得

    有些紧了。

    主卧室从刚才开始就不断地传来轻微得难以听见的呻吟声,虽然压低了声音,

    但是却一直没断过,偶尔还会有一声较高的尖叫。

    我知道这是强哥在干若了,我甚至可以根据若的叫声推导出强哥的动作,这

    一下是轻插,这一下也是,啊这一下应该是深插,你听若叫得多大声啊,显然是

    太爽了憋不住了……

    我感觉我的眼睛都开始充血,看上去估计很狰狞,一股暴虐的情绪涌上心头,

    于是我把趴在我身上的葵一推,然后我俩一起翻了个滚,变成了我在上面的姿势。

    「来啊,干我啊,你听听你老婆叫得多欢,平常你都没有满足她吧?」似乎

    意识到了我会对什么刺激做出反应,葵也开始用语言刺激我,而这也确实会让我

    更加兴奋。

    「骚货!」也不知道是在骂葵还是骂若,我丢下两个字,然后两只手撑在葵

    的头两边,腰部大力地抽插起来。

    葵大概是有些许的抖性格,刚才明明还一副女王般的从容,但是真到了我

    大力干的时候她却软成了一滩水,叫床声也软绵绵的,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抱着

    我,我就算用巴掌拍她的屁股她也只会小穴里缩紧一下变得更兴奋。

    耳边的和卧室内的叫声交相辉映,我有意识地开始控制抽插的节奏,很快,

    两边的叫床声就在我的有意控制下同步了。

    极度的兴奋下,我感觉身下的人变成了若,而我却变成了强哥,身下的人越

    软越配合我的动作,我就感觉我的心里越紧越痛,也越兴奋,动作也就越粗暴。

    他不累吗?

    不过这个状态没有坚持多久,我的腰力不允许我做这种高强度的连续工作,

    虽然有一口气撑着,但是我的速度还是慢了下来,到后来干脆直接停住,按照葵

    教我的方法把自己压在她身上让龟头在最深处旋转摩擦。

    相反,卧室内的声音完全没有停下来,甚至节奏还加快了些,强哥的身体素

    质就完全不是我能比的。

    「你老婆这下被干爽了。」葵喘了两口气恢复了过来,她刚才好像被我干到

    高潮了,虽然若的身体很敏感,但是葵的敏感度也不差,更何况葵要更会做爱一

    些,她知道怎样才能更容易地达到高潮。

    和这种女人做爱确实会让男人更有成就感。

    「呵呵,她都还没高潮呢。」我酸溜溜地说。

    仿佛专门为了打我的脸,卧室里的若的呻吟带上了一点哭腔:「要去了,要

    去了……不要,不要再插这么快了……」

    看着葵似笑非笑的表情,我老脸一红,强行提起精神再次开始了新一轮的抽

    插。

    不过这次我感觉自己完全没法投入了,耳边一直传来的若临近高潮的叫声完

    全击垮了我的意志,我的思想已经完全集中到了那边。

    因为看不到,我甚至不知道她们是怎样的一种姿势。

    若不太喜欢换姿势,我想试试后入都得千磨万泡的才能得到同意,一般都是

    面对面的正常姿势。

    可是若会不会现在就是别的姿势呢?

    我一边想着,一边把葵给摆成了后入的姿势,葵很配合地转过身去跪在那,

    这样可以更凸显她圆润的大屁股。我插入之后,因为有一层很厚的肉垫在我的肚

    子上,这个姿势根本插不深,葵说过强哥的肉棒只比我大一点,所以她们应该不

    是这个姿势。

    插了两下觉得不尽兴,我又把葵扶了起来,让她坐在我的腿上,这招叫观音

    坐莲,若没给我试过,我也是从和电影里学来的。这次插得比后入要深一些,

    而且刚刚好可以把两只手从腋下穿过去揉捏葵那一对丰满的巨乳,两只手抓住之

    后依然有许多乳肉从指缝中满溢出来,和若完全不同的手感。

    应该也不是这个姿势,这姿势得女方动,男方想往上顶也太费力了。

    啊,有了。

    我又把葵摆回最开始的姿势,不过这次我把她的两条白丝腿给举了起来,分

    开后抗在自己肩上,然后才插入,同时整个上身带着两条腿往下压,最后几乎把

    葵柔软的肉体折成了8°,这个姿势很明显插得最深,葵的表情也变得有些

    陶醉。

    我感觉前端顶到了花心,像是个小吸盘吸住了我的龟头一样,正常体位要插

    这么深那可真是需要「天赋异禀」才行了。

    若现在就是这个姿势啊!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这样一副画面——若赤裸着身子,全身只穿着一双吊带黑

    丝袜。强哥正一手一个脚踝地抓着若的两条纤细长腿,然后压在她的身上,比我

    更粗更长,或许还要更硬更热的肉棒,深深地扎根在若那紧窄的完全由我一点点

    开发出来的小穴里,然后拔出来,带出一片闪亮亮的淫水,然后又飞快地插进去

    ——等等,他们有戴套吗?

    我低头看了看,刚才葵出来之后我们就直接开始做爱了,我当时脑子一团糟,

    就完全忘了这回事了。

    一般换妻不是会戴套吗?如果不带套那就是借种了!虽然我一开始打得就是

    这个主意,但是今天只是次,我的本意只是先尝试,以后确定要借种再仔细

    挑选下对象的啊!

    若会记得戴套吗?

    或者说若戴了,只有我没戴?

    虽然我的精液很难致孕,但是戴套也该算是基本礼节吧?

    「你说避孕套啊?放心吧,强哥会戴的,我主要是不喜欢戴套的感觉,再说

    你不是不孕不育吗,没事的。」葵看出了我的担心,说道。

    希望如此吧……

    我的心里虽然稍有不安,但是既然葵这么说了,我还是放下心来。

    那边,若终于在强哥锲而不舍的进攻下到达了高潮,若每次都是这样,嘴里

    嚷着要去了要去了,其实不继续插个几百下根本去不了,这也是我很少能让她高

    潮的原因——前几天那次我都是连射两次才成功的。

    强哥果然强,似乎到现在还没射,要知道,他可是没有休息过的啊。

    若高潮时的叫声很有意思,先是很尖的一声,然后很快就会失音,只是仰着

    脖子张着嘴,好像在喊一样,其实一点声音都没有,偶尔会有一点吐气声,也不

    知道是不是因为声音太尖直接变成超声波听不见了。

    过了许久,房间内才传来一阵阵的喘息声,男声女声混合在一起,想来两人

    正处于紧紧抱在一起喘气的姿势。

    可是没过多久若又开始呻吟了,啪啪啪的声音连绵不绝,强哥刚才应该是没

    有射精,不然不可能恢复这么快……持久力真强啊,把若送上了一次高潮之后居

    然还没射精,吃药了吧?我有些酸酸地想。

    不过我现在也还没射啊!虽然刚才休息了一下,而且之前在车上射过一次了,

    但是至少这一次我的持久力没有输。

    我于是也连忙动了起来,跟着房间内的声音的节奏,刚才那种代入感又回来

    了,我的兴奋度蹭蹭地提升,葵也很配合地学着若呻吟起来,两种呻吟交织在一

    起,让我产生了一种错乱的感觉,想来这也是换妻的乐趣之一所在吧?

    不过我的腰眼开始泛酸了,极度的兴奋加上肉体上的刺激,换成平常我估计

    都秒射了,现在全凭心里一口气撑着在那抽插,想要等着强哥一起射,但是看来

    好像来不及了……

    「射进来吧,我喜欢内射的感觉。」葵感觉到体内的变化,两条腿一抬,圈

    住了我的腰不让我拔出去。

    既然对方都不介意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也不会怀孕,虽然心理上有

    点对不起若的感觉,但是到现在对不起的已经够多了,不差这一点了。

    再次抽插了十来下,终于我还是撑不住,一挺腰把肉棒尽力往深处插,然后

    抽搐了两下,一股股的热精就射了进去。

    葵的表情很享受,看样子刚才被精液一烫又一次到了高潮,这让我感觉很自

    豪,一次做爱能让女人高潮两次的性能力绝对算是强的了。

    趴在葵的软肉上休息了一会,觉得一直压着对方不太礼貌,便翻身从她身上

    翻了下来,两个人挤着躺在沙发上,耳边还萦绕着若的呻吟声,不过我已经实在

    没有力气去勾起自己的性欲了,现在整个心里几乎只剩下了愧疚和痛苦,若每叫

    一声都像是在我心里划一刀一样,只好揉捏着葵的两团面团似的大乳房强装镇定。

    「听不下去的话就去浴室吧,我给你洗洗,反正我也要洗的。」葵看出了我

    的难受,于是便笑着提议。

    果然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我也没拒绝,便跟她去了浴室,关上门,那让我

    心烦的声音总算是被隔绝了。

    「嘻嘻,都软趴趴的了。」葵打开花洒,然后探手握住了我因为射过两次而

    已经缩头缩脑的小肉虫。

    因为刚射过精,我的龟头现在还十分敏感(做过包皮手术,所以龟头是时刻

    裸露在外的),葵柔软的小手碰到的时候一阵痒痒的,说不上难受但是也不怎么

    好受。

    「我给你清洗一下。」葵看了我一眼,然后缓缓跪了下去,我还没反应过来,

    她就握着我那还没清理过的沾满两人淫液的肉棒往嘴里送。

    脏……拒绝的话还没出口,一阵阵舒爽的感觉就把话给憋了回去。

    清理口交这种事若是不可能给我做的,就连刚洗过的肉棒让她做都会嫌弃,

    而且也只是含两下让我硬起来就完事了。

    不得不说,当一个女人,尤其是个美女顺从地跪在你面前,含着你刚射完精

    的肉棒,不时还往上瞥你一眼的时候,男人心里所获得的满足是无法用语言来形

    容的。

    在满足男人这方面,葵简直就是作为一个妻子最完美的人选。

    要是若也能变成葵这样就好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的思想开始了一点点的转变,从单纯的「想试试戴绿

    帽的感觉」慢慢转变成了「想让若被调教成一个淫娃」。

    交换只是步,先让若体会到其中的快乐,那么剩下的就都十分容易做到

    了。

    我这么想着,葵的清理口交也做完了,但是依然没有吐出来,而是一直含着

    我的龟头用舌头在上面打转,不时还用按压的方法刺激一下马眼。

    然后我就发现自己又硬了,平常就算是只射了一次都得休息半小时才会恢复,

    但是今天已经射过两次了,我还以为不会再硬了,结果刚刚想了想若的事,再加

    上葵的努力,现在又变成啦一副半硬的状态。

    不过硬度和长度不可避免地降低了不少,虽然还勉强能用。

    不过这一回持久力绝对是恐怖级别的——不管是谁,连射两次后如果还能硬

    起来,估计第三次都是至少半小时的吧?

    又舔了一会,觉得大概不会再变硬了,葵便起身对我一笑,然后转过身去双

    手扶着墙把自己摆成后入的姿势。

    花洒没关,而且刚才葵也没有脱掉她的白丝。

    水淋在葵的背上,顺着她的腿往下流,一双白丝早就被水浸透得透明了,紧

    紧贴着肉,看上去就很……嗯,穿着肯定不舒服,但是看着让人很舒服。

    我扶着肉棒找准位置,然后缓缓地往里插了进去,果然,龟头都快没什么感

    觉了,我觉得如果不给自己一点精神上的刺激,估计待会直接插着插着就萎掉了

    也说不定。

    于是我一边缓缓地抽送,一边开始想象若现在的样子。

    强哥也不知道射没射,他应该有好好戴套吧,若应该不会同意……但也说不

    定,毕竟若是知道我的借种计划的,强哥也知道,但是我们约好的只是交换,并

    不包含借种……

    不行不能想这个,这只会让我的心里更乱,然后更快地萎掉,得想点别的。

    那条黑色的内裤……

    「嗯……」身下的葵突然轻叫一声,回过头来对我吃吃一笑:「想啥呢,突

    然变硬了。」

    「想干你!」我突然深插几下,葵腿一软,差点往前倒下去,连忙转回去好

    好扶住墙。

    刚才若到底给他做到什么程度了?连内裤都被扒下来了!

    强哥持久力这么强,会不会是若刚才在车上也给他口交过一次!?

    若刚进门的时候一副高潮的样子,说不定已经被强哥玩到高潮了一次,毕竟

    连内裤都被扒下来了,小穴肯定是摸过了……

    我越想越气,动作也越来越粗暴,不过葵除了叫得更欢了一点外倒是完全没

    有什么反抗的意思,大概玩过更粗暴的吧?

    若会不会被强哥欺负?我可是听说过的,那些外边温和儒雅的男人,说不定

    内里一个比一个暴戾,那些玩s的很多平常看上去反而比别人更温和,藏得越

    深。

    不过刚才若没有什么痛苦的呻吟,想来应该没有吧。

    但是我的脑海里还是不可遏制地浮现出若被强哥粗暴对待的画面。

    「你这头母猪,说,你是不是骚货?」强哥一巴掌拍在若的屁股上,因为屁

    股上肉不多,这一巴掌下去若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不是,我不是骚货……」若含着泪摇头,强哥身下不停地耸动着,若因为

    舒适脸色一片潮红。

    「我这么操你,你舒不舒服?」强哥揪起若的头发,把若的脸拉到自己面前,

    看着若又痛又爽的表情,动作反而更加粗暴了。

    「舒,舒服……」因为害怕被粗暴的对待,若只好顺从着强哥的意思说。

    「那你还说你不是骚货?」强哥淫笑着把若又按回床上,把她翻了个身,从

    后面插了进去,「怎么样?你那废物老公插不了这么深吧?」

    「不是,不要……说……」若无力的反驳被强哥抽插的动作打断了好几次,

    原本撑着上半身的手臂也因为无力而软了下去,整个上半身压在床单上,随着强

    哥的进进出出一前一后地晃动着。

    「呐,跟你老公离婚,以后天天跟我在一起,让我操你,好不好?」

    「草!」我大吼一声,死死按住葵的腰,在她身体深处突突地射了出来,然

    后和她搂在一起缓缓坐倒在浴室的地板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真是暴躁……我老公可不像你这样。」葵说着,一边用手缓缓在我背上摩

    擦,「不过偶尔来点粗暴的,也别有一番滋味,嘻嘻。」

    我的心情渐渐平复,刚才自己大概真是入魔了,葵也这么说,看来刚刚瞎想

    的东西是不会发生的了。

    「擦干身体出去吧,别待会感冒了。」葵起来用花洒冲了下身体,用手在下

    面掏了掏,我就看见连成片的白色精液顺着水流从她的腿上流下来,然后她才顺

    手把丝袜也给脱了,丢在了一边的盆子里。

    #x2193;#x8BB0;#x4F4F;#x53D1;#x5E03;#x9875;#x2193;

    #xFF12;#xFF48;#xFF12;#xFF48;#xFF12;#xFF48;#xFF0E;#xFF43;#xFF4F;#xFF4D;

    我机械般地拿着葵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身子,下体因为连射三次,现在都已

    经隐隐作痛了,腰部也是酥酥麻麻的,也快没知觉了。

    走出浴室,听见卧室里那两个还在那干个不停,不过我已经没有心思去管了,

    直接躺在沙发上就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葵趴在我边上,和我盖着同一床被子,她家沙发

    还挺大的,睡两个人都不嫌挤。

    「唔啊流口水了么,丢人。」我突然感觉头下面有点湿,赶紧一摸脸发现脸

    上也是一大片口水,老脸一红就翻身做起来,看来昨晚是真的累到了,睡得死沉

    死沉的。

    「唔……」葵翻了个身,继续睡,看来也挺累的,我又自豪起来。

    春宵一刻值千金,从此君王不早朝啊。

    「醒了?」卧室门被推开,强哥赤着上身走了出来。

    看上去精神挺好的,肌肉也发达,身体素质果然比我好很多啊……

    「昨晚玩得开心吗?」强哥一屁股坐在边上,拍了拍自己老婆的屁股,葵哼

    哼了两声没有醒。

    「挺好的,你呢……」我的眼睛不停地往卧室门那边瞥,不过强哥只留了一

    条缝,我什么也看不到,心里和猫爪似的。

    「你老婆很棒。」强哥感叹着说,「不过咱俩也别交流了,换妻的乐趣还在

    于回去之后问自己老婆,我就先不剧透了……以后有机会再联系吧。」

    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点头,得回去问问若才行,如果若不开心,那估计是别想

    了,如果若很开心——我心里又很不舒服。

    见我不回应,强哥也只是笑笑不说话。

    又过了两个小时葵才醒了过来,和我们交谈了几句,若也低着头推开门走了

    出来。

    若已经把衣服穿好了,还是昨天那一套,不过她刚才大概洗了澡,头发湿漉

    漉的,脸色也很红润,眼睛上还有黑眼圈……大概昨夜没睡好吧。

    「吃个饭再走吧?都中午了。」葵转过头来看我,不过我现在心急如焚,只

    想拉着若去问个明白,于是谢绝了两人的好意,清点了一下没落东西,就和若出

    门了。

    上了车,若一言不发地做到了后排,我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沉默着发动了车

    子,向自家开去。

    后面突然传来了抽泣声,我连忙往后视镜看,发现若果然一个人坐在那哭了

    起来,我的心一下子揪紧,是不是强哥欺负她了?

    「若?」我试探着问,她却完全不理我……倒也不是,她哭得更伤心了。

    还行,至少还肯哭,说明只是心里有点过不去,而没有出现什么严重的心理

    问题。

    不过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有等她平静下来再好好谈谈了……

    回到家若就一股脑冲进了厕所去洗澡,大概是想洗掉身上的痕迹吧。

    反观我,明明也是出轨了,却一点心理上的愧疚都没有,反而还想着把妻子

    出轨的过程了解清楚……果然是渣男吧我?

    据说百分九十的男人都觉得男人出轨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而女人出轨却是不

    可原谅的事。这是中国自古以来传统的大男子主义思想在作怪了,很显然我也是

    个受害者,更别说我还是曾经经常受到各种后宫后宫漫画影响的宅男了。

    若这一澡洗了整整一个小时,直到我都已经无聊到开始看电视上的宫斗剧的

    时候她才出来,我的视线也一瞬间就往她那边飘过去。

    若就围了一条浴巾就走了出来,我还是次见她这么大胆。

    被若那有些渗人的目光盯得后背发麻,我只好把视线转开,不过一阵香风扑

    面而来,若直接站到了我的面前。

    「怎么?嫌弃你老婆被别人上了,看都不愿意看了?」若讥讽地说。

    「怎么会嫌弃你呢……」我只好抬头仰视站在我面前的若,但是跟她对视的

    时候还是很心虚,于是眼睛便不停地打转。

    「后悔么?」若冷笑。

    「后悔了。」我坦然地承认。

    「呵呵。」若继续冷笑,但是没了下文。

    我抬头看去,发现若咬紧了嘴唇又开始落泪了。

    我心一揪,忍不住伸手揽住她的腰,把她拉入怀中,若很顺从地贴到了我身

    上,抓着我的衣襟低声抽泣着。

    「没事了,没事了宝贝……」我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真的是鬼迷心窍,玩

    什么换妻,老婆不开心,自己也难受,全便宜了那对狗男女!我呸!

    「老公,我……我不干净了……」若抬起头,用一双泪眼看着我,「我被别

    的男人上了!」

    「不会的!若永远是最干净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网上可没有人

    教过我这种情况该怎么安慰老婆,因为人家换妻心理工作都是做好了的。

    「老公,我……我……」若泣不成声的样子简直让我心疼得难以附加,怎么

    办?谁来教教我?

    有了。

    我低下头,含住了若的嘴唇,今天若对于接吻非常抗拒,嘴唇闭得紧紧的,

    头也不停地挣扎,我只好强行用手固定住她的脑袋,然后舌头死命地往里钻。

    僵持了几分钟,若的嘴唇慢慢松动了,我的舌头挤开那一点点缝隙钻了进去,

    不过若一点反应都没有,平常虽然技术不太好,但她也会努力回应我的吻的。

    一直吻到我快断气,我才放开了她的嘴,若已经不哭了,只是一双无神的大

    眼睛盯着我的脸看。

    现在我也不心虚了,直直地回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你不脏!脏

    的是我!」

    「我真的……不脏吗?」

    「真的,比珍珠还真。」我用力抱住她,现在也不管什么肉麻不肉麻了,

    「我爱你!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呜呜,老公,我也爱你!」若终于放声大哭起来,抱着我的肩膀哭得死去

    活来,然后哭累了就直接睡着了。

    昨晚本就没睡好,再加上今天心理波动太大,若是太累了,我也好不到哪里

    去。

    感受了一下肚子还不是太饿,我便直接抱着若和她一起睡到了房间里去了。

    熟悉安心的环境回来了,我也很快就抱着若一起睡着了。

    之后我也一直不敢问若那天晚上的情况,强哥的微信我直接就删了,再换妻

    一事也提都没提,若的精神状态慢慢恢复了原样。

    日子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日常,一切都没有变化,除了性爱方面倒是有一点

    点小变化……

    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还是如何,我感觉若的身体似乎敏感了一点点,比以

    前要更容易进入状态。

    我的技巧也得到了提升,葵的教导很有作用,攻击若的g点对她很有作用,

    现在我们每次交公粮都可以成功让若高潮。

    从这一点来看,这一次换妻的尝试对我们夫妻生活带来的改变主要是良性的。

    不过我内心那一股戴绿帽的冲动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缓冲,终于还是再一次

    慢慢地冒头了。

    不敢冒昧地提出再次换妻,我只好换一个角度来试探,于是在一天晚上,我

    在给若做前戏的时候,试探着提了一嘴那晚的事情。

    若的反应很激烈,脸色很快地变白,但是小穴却很明显地收缩了一下,我的

    手指还插在里面,所以成功捕捉到了这一变化。

    若用恳求的眼光看向我,希望我不要再提,但是事已至此,我只好硬着头皮

    说:「我真的很好奇那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然我心里不踏实。」

    「你还是在嫌弃我被别的男人上了!」若的情绪很激动,「我就知道!我就

    知道!」

    「不是,若,你听我说!」我按住若的两只手,等她稍微冷静了一点才说:

    「你知道的,我有绿帽癖这件事,我们换妻一开始不也是因为这个吗?我真的,

    真的很想知道那天晚上……那天晚上你和强哥都做了些什么,我想听你说……」

    「我不想说。」若只是摇头,眼睛又开始积蓄泪水了。

    不过今天晚上我的绿帽欲已经完全被激发了,如果不得到满足,大概又会陷

    入之前那种疯狂想给自己戴绿帽的状态了。

    「若,求求你……」但这种事也逼不了,我只能恳求,「你如果不告诉我,

    之前的换妻不就完全成了我俩分别的一次出轨了吗?这样就已经完全不是……游

    戏了啊。」

    若的脸色变了变,似乎在比较作为一名妻子,究竟是「出轨」更过分还是

    「换妻」更过分。

    最后若终于开口了:「好,我说给你听,但是你必须答应绝对不能……绝对

    不能生气,也不能讨厌我……」

    我连连点头,若光是答应要说我就已经兴奋得不行了,翻身压在若的身上,

    确认若已经够湿了之后,我直接插了进去。

    若哼哼了一声,也动情了,心中的担子总算是放下了一点点,于是便开始缓

    缓讲起那天晚上的事来。

    那天晚上,我和葵上了车之后,若虽然心中纠结,但是喝了点酒,再加上得

    到我的眼神示意,还有心中对我的一点怨愤,若就跟着强哥一起走了。

    强哥紧紧跟在若的边上,一只手很自然地就搂住了若的腰,若虽然有些羞涩,

    但是也没反抗,就这么跟着强哥一起上了他的车,坐在了副驾驶上。

    「你身材真好,又高挑,腿又长,还这么苗条,我老婆身上就胖胖的。」强

    哥一边说着赞美的话,一边发动了车子。

    「哪有,葵姐的身材也很好啊,她的身材曲线我都好羡慕。」若一直对自己

    不算特别大的胸部有些在意,不过她也很满意自己的腿长,所以对强哥的夸赞感

    到很开心。

    「问个问题,今天晚上的事是你俩都同意的吗?如果你不愿意的话……」

    「……我答应了的。」若小声说。

    「那就好,你放心,这只是一个游戏,游戏自然是以开心为前提的,我不会

    强迫你,但是只要你同意,我就会让你体会到一些平常感觉不到的快乐……呵呵,

    很多对夫妻和我们玩过交换后感情反而都更好了。毕竟失去过才知道珍惜嘛。」

    强哥确实很会说,口才很好,若脑袋当时有些不太理性,也就顺着强哥的思

    路想通了,这也是她之后之所以对强哥那么顺从的原因。

    不过让我奇怪的是,若说两人一路开车到了他们家楼下,强哥都没有对她有

    什么动作。

    就在我奇怪的时候,若说强哥带着她躲到了他们家的楼道里。

    强哥当时说他没带钥匙,而我和葵还没有回来,我们就在这等她们吧。

    若就信了,大概当时脑袋真的有点不好使吧,若自己说到这里的时候都有些

    羞愧,觉得自己当时真是傻了。

    楼道里黑漆漆的,灯也不知道是坏了还是怎么,两个人就傻兮兮地在那等,

    突然若感觉强哥在摸她腿,于是便有些吃惊地往边上躲。

    「待会就要直接开始了,我们先做点事前了解吧?」强哥又把手贴了上去,

    「他们这么慢,估计在车上就做起来了吧。」

    若听到这话觉得有道理,心里也感觉酸酸的,一种报复心理便涌现出来,于

    是对于强哥在大腿上抚摸的大手也不躲了,虽然两腿因为羞耻有些发软。

    说到这里,若问我在车上是不是和葵干了什么。

    我说是,她给我口了。

    若松了口气,好像心里一下子放松了。

    她之前一直以为自己被骗了,然后就好像是「她先出轨了」一样,现在知道

    了其实我更早就已经背叛了她,她的心里负担一下子减轻了许多。

    强哥的手法很好,加上确实背德的快感是很强烈的,若很快就被他摸得大脑

    晕乎乎的,强哥的手也开始到处乱摸,嘴上一直说些很有道理的话,若记不太清

    了,但是当时反正就傻乎乎地让强哥摸遍了,而且是钻进衣服里去摸的,直接掀

    开了内衣摸她的乳房。

    我的兴奋度一下子变高,按住若一顿加大输出,若也很兴奋,居然直接就被

    我送到了高潮,而我还没射,这在之前简直是难以想象的。

    若休息了一下,又开始讲了。因为刚刚高潮过一次,她的心里负担完全放下

    了,大概已经变成了「那晚的脑回路」,对于出轨这件事完全不在意,而是完全

    只思考性爱的事了。

    强哥拉住若的手往自己的下体摸,若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强哥居然把裤

    链拉开了,肉棒直挺挺地竖在那,若一摸到就吓得把手往回缩,却被强哥抓的紧

    紧的。

    「待会就是这根肉棒要插进你身体里,摸摸看,比你老公那根怎么样?」

    若当时倒是完全没注意比较,只觉得好像和我的差不太多,不过要硬一些,

    也热一些。

    「帮我口。」强哥突然压着若的肩膀往下。

    「不行……」若还没来得及拒绝,强哥就已经挺着肉棒戳到她的脸上来了。

    「没给你老公做过?」

    「做倒是做过……」

    「那还害羞什么?你就当成是你老公的,我老婆估计也给你老公做了吧。」

    这句话又燃起了若的妒火,若深吸了一口气,含住了强哥的肉棒。

    「你就这么给他口了?」我眼睛涨得通红,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真到这

    一刻我发现自己还是有些受不了——怎么就这么简单就给口了呢?

    若拒绝给我描述更具体的情况,但是好歹还是说了句射在了地上……,

    葵是吞精了,那我大概也不算亏吧?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和葵到家了。

    若想回去,却又被强哥拉住了。

    「他俩刚才才进去,你就跟过去,不是告诉他们你就在这等着吗?」

    「那怎么办?」若问。

    「不管他们,我们再等等再进去。」强哥突然去亲若的小嘴,若一下没反应

    过来让他给得逞了,而且强哥很会接吻,若感觉自己整个口腔都被他的舌头给舔

    遍了,最后就连自己的小舌头都被牵过去含在强哥嘴里细细地品。

    强哥的手也不老实,而且比刚才更过分,直接就往内裤里钻。

    「不要……」若挣扎开强哥的吻,试图推开他的手,但是强哥的力气很大,

    若的抗拒完全没有作用,小穴被一只大手给捂住,两根手指头轻易的就顺着刚才

    开始就变得湿润的阴道插了进去。

    只是一会儿,强哥就找到了若的g点,若被来了这么一下后直接就没力气反

    抗了,弯着腰像个虾米一样,整个人就挂在了强哥身上,强哥还用大拇指玩她的

    阴蒂,中指和无名指不时在里面抽查两下,又转而在点那扣扣挖挖的,若被玩得

    站都站不稳,两条腿一下闭拢一下张开,都不知道是抗拒还是挽留。

    「来,把腿抬起来。」强哥这么说了一句,若就很配合地抬起一条腿,然后

    就被强哥把内裤给脱了下来。

    那条内裤是这么来的!

    我射了,射在了若的身体里,不过很可惜没能把若送上第二次高潮。

    「还讲吗?」若喘着气抱着我问。

    「讲吧……」虽然性欲消退了些,但我还是打算继续听下去。

    「之后我被他玩到了高潮,然后他就抱着我回去了,我才知道他原来带了钥

    匙。」

    「之后的你都看到了,我进去之后就去洗澡,不过刚把衣服脱掉,强哥就闯

    了进来……」

    (未完待续)</P>【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