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彩虹(序)

作者:广尔
    落日彩虹(序)

    29-02-27

    李老倒在小姐怀里!李老,德高望重的老革命赤身裸体倒在一丝不挂的三陪

    小姐怀里!这消息犹如春天里的声炸雷,轰响在这南国都市的上空。

    尤其令主管文化娱乐的省委副书记唐凯一时缓不过神来雷声震得他发蒙、发

    傻。

    彻夜未眠的他和他的部下们像一尊尊兵马俑杵在那里。

    清脆的电话铃声划破静谧的夜幕,几个人像诈尸一样勐一激灵。

    医院专家治疗小组的消息:「李老已于凌晨十五分去世,原因是突发性心髒

    病……」

    唐凯感到全身像被雷电击穿,肢体麻木,膝关节凝固,神经中枢不听招呼,

    想坐都坐不下良久,唐凯才恢複了所有知觉,陡地,跌坐在大班椅上。

    他是那种知识型的领导干部,清瘦的身材,斯文的面孔,儒雅的风度。

    一副度数不高且造型精美的眼镜时而架在高高的鼻梁上时而转动在纤弱的手

    中。

    他一向不大声训斥部属,从不使下级在他面前难堪,可眼下却发起火来。

    「胡闹!简直是胡闹!」

    大家印象中他还是次拍桌子。

    你们接待处怎么搞的嘛,怎么能带老人家去那种地方!大家面面相觑。

    接待办刘主任,一位面色慈善,给人坦实和信心的矮个子小声解释说:「保

    健医生说李老有泡温泉的习惯,这对他的风湿有好处,可咱这里离温泉有一个多

    小时的路刘主任就带他去了『梦之都』。」

    唐凯玩弄着铅笔,这是他每次在常委会上发言的习惯,语气沉重而缓慢地:

    「李老是我们的老首长,他戎马一生,没有倒在敌人的枪炮下,可……现在,本

    来他提出想到曾战斗过的地方转转,去香港看一看,了此心愿…瞎!这怎么弄得

    ……我怎么向领导,向他的家人交待!」

    「我们真不知道李老有心髒病呀…」

    接待办主任拖着哭腔行了!有你哭的时候。」

    唐凯走到桌子前。

    「现在最重要的是做好善后工作。那个什么『梦之都』夜总会先停业检查!」

    唐凯提到的「梦之都」

    夜总会,在这里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它是这改革开放前沿城市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交替闪烁斑斓多彩的霓虹灯组成的「迎接新世纪」

    和「迎接澳门回归祖国」

    的巨型标语证明着所属地的重要,这么醒目显眼的口号没有理由不出现在一

    个值得万衆瞩目的地方,和这政治色彩浓郁的标语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变形夸张的

    人体造型,这些造型很容易使人想到巴黎的夜总会广告和澳门葡京大酒店的招牌。

    灯饰、喷泉形成立体、变幻的绚丽画卷;流行音乐夹杂着现代噪音组成流畅

    、舒展的都市浪漫曲。

    其间也跳出一些沙哑和喧嚣的音符,不管怎样,迪斯科舞厅现代豪放的节奏

    多少给夜都市注入了一些活力。

    就在五个多小时前,接待办刘主任还在绘声绘色地给李老介绍着:「改革开

    放以来,夜生活的确有了质的飞跃,这在十年前怕是不敢想吧,李老…李老给予

    难得的认可:「从形式上看和香港没有两样嘛。刘主任不无自诩地说,内容上说

    不定比香港还开放。记得十多年前和李老一样资格的老革命对开放后的变化大爲

    不解,有的甚至伤感流泪,因爲这比从国民党手中解放过来的都市其奢华富丽有

    过之而无不及。刘主任问李老:「这次香港考察没有转一转?」

    「你是指…」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呃,我是说没有去玩一玩「哪有空哟。」

    在刘主任看来,李老的推诿之辞的确不高明。

    他决心让李老补上这一课。

    所以吃完晚饭,他就将奔驰车停在灯火通明的「梦之都」

    大门外,一个侏儒侍应生麻利地打开车门,虽然他还不及车门高。

    李老略显醉态,但很清醒地悄声问刘主任,这里老闆怎么找这么个人,既不

    合残联的规定,又亵浃了这么好的门面。

    刘主任给李老说,这正是老闆的高明之处,你瞧,这一下车,客人的优越感

    不就体现出来了吗。

    他们还能不慷慨地大把掏钱吗李老不置可否,仍在仔细琢磨:这也许就是人

    们常说的观念不同吧。

    歌舞表演厅里正表演着豪放的歌舞和具有震撼力的音乐。

    炽光闪耀,烟雾腾腾。

    李老摇摇头:忒闹!战火纷飞的杀场也没这么闹腾。

    刘主任早有安排但还是殷勤地征询:「咱们找个清静的地万穿着漂亮的传统

    旗袍的咨客小姐将他们带到桑拿部。就像穿越了一个世纪。四周都是现代的表现

    人体美的壁画、浮凋,有些干脆就是一些课体照片的翻。李老心里有些发憷:

    「小刘这地方不好吧?」

    年轻的刘主任虽然正在攻读心理学博士,但他不知道李老所说的不好的真正

    含义,他劝道:「放心,李老,这楼顶飘扬的可是五星红旗,这夜总会是市里改

    革开放的典型单位,一年创收的利润顶一个中等企业。原来由国营公司经营,现

    在已拍卖给私人经营。这可是市里人民常来消遣的地方。李老,您不会脱离人民

    吧李老内心的矛盾并没有消除,隻感到像是在一个十字路口走,有红灯,不走,

    大家推着你。刘主任安排的是最高标准,当然这是针对那些外商的。在刘主任的

    心里,他是绝对崇拜这位老英雄的,他外商有什么,一定要让老人家享受一把!

    可这豪华包房对李老说来,可真有点勉爲其难了,他还从没有在这豪华的环境中

    裸露过自己的身体。正当他脱得所剩无几,欲除去最后一块遮羞布时,传来敲门

    声,他忙将衣服穿好。门开了,一位小姐进来。几乎透明的衣着,充溢着诱人的

    美和青春气息。李老紧张,动作有些麻木。小姐柔情似水:「大哥是先干蒸还是

    湿蒸?」

    他隐约记起半个多世纪前在敌人的狱中也曾有小姐叫他大哥,那是向他索取

    党组织内部的领导人名单,他冒着被砍头的危险推开了她。

    可如今,已对他和他的组织构不成任何危险的小姐,他感到找不到拒绝的理

    由。

    「随,随便……」

    李老敷衍着。

    小姐很职业也很耐心地帮李老脱着衣服,每当她纤细的手指无意蹭着他的肌

    肤时,从未有过的震颤和亢奋如波浪涌来标志着人类两种类型和两个极端的肌体

    相拥着,走向蒸汽浓浓的蒸汽从由电脑控制的高档进口设备中蔓延开来…这蒸汽

    虽然裹着香味儿,但李老觉得就像那战场上的硝烟,呛得他难受;室内扬声器传

    出的带有重金属声的音乐就是那枪弹声声;血,那是一张猩红的小口,这红色触

    动了他已显脆弱的神经。

    突然,他发现了目标,那是一对暗堡横亘在他冲锋的途中…他出汗了,汗水

    渗遍他布满伤痕疤迹的躯体。

    小姐往瘦骨嶙峋的躯体上抹洗浴液,她不理解老人身上这些伤疤的来曆,试

    图能爲他清洗去这些难看的痕迹。

    她的秀发不时扫拂着老人「地中海」

    的头顶,那对坚挺的被老战友误认爲暗堡的乳峰不时在老人的眼前晃动而李

    老总觉得是在冲锋,向那两个白色堡垒冲锋……跌倒了,爬起来。

    他精疲力竭了,但还未成功浓浓的蒸汽中,突然传来小姐惊恐的尖叫声</P>【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