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日防夜防闺蜜难防(书号:18050

日防夜防闺蜜难防(02)

作者:淑怡
    29-02-27

    【第二章:网上出轨】

    原作:淑怡

    我回到家里,想起刚才在GINA家里发生的一切,觉得羞愧难当,而最令我觉得羞耻的不是我当时不能自拔,而是在回家之后只要一想起下面便会不受控的再次湿润起来。

    正当我一个人坐在沙发发呆的时候,我的另一个闺蜜Rachael刚好打电话来。

    「我的天,RACH,我刚才去了GINA家中按摩,哪知道她竟然是提供特别服务⋯⋯」发生的一切令我十分迷惘,便想听听她的意见。

    「你意思是GINA给妳提供性服务?」RACH说。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我说。

    「KIERA,妳的丈夫经常不在身边,有需要亦很正常,她弄得妳舒服不舒服?」RACH说。

    「但这个⋯⋯总之就是觉得好像有点不对。」我说。

    「GINA又不是男人,妳又没有做对不起老公的事,不用乱想了。说真的,你觉得怎么样?」RACH说。

    「可能是女人比较了解女人,我从来没想到高潮能够那么很震撼!」我说。

    「我看妳其实是飢渴得紧,不如我介绍一个男朋友给妳⋯⋯」RACH笑着説。

    RACH比我大胆开放,由于是空姐,经常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男朋友有华人又有老外,我也不知道她怎样能应付这些男人,还能够瞒倒老公,不停在男人堆裡中打混。

    「我有老公儿子,不可以乱来。」我说。

    「我不是一样有老公?今时今日男女平等,女人和男人一样有需要,又不是叫你离婚,只要不让亚辉(我丈夫的名字)知道,出去玩玩享受一下,又怎会有问题⋯⋯」RACH说。她就是这样一有机会便鼓励我做一些我平日自己不敢做的事。

    「我跟妳不一样,别说了,总之不可以。」我说。

    「但是妳的生活那么平澹,既然不敢来真的,不如在网上玩玩。」RACH笑着说。说真的我这个闺蜜动机不是坑朋友,因为在她来说只是认为这一切都是在帮我。

    「玩什么?」我好奇的问。

    「当然是交男朋友,大家隔着电脑在虚拟世界中交往,不会影响现实生活。」RACH向我解释说。

    「那有什么好玩?」我说。

    「你试一下便知道了。等一下,我给你设定一个户口,你只需要登入便会有人和妳玩。」RACH说。

    想不到RACH为我设定的网名竟然是「深闺怨妇」,但我见反正在虚拟世界中没有人知道我是谁,心里也有一份俏皮的感觉,便由得她了。开始时我傻呼呼的任何人加我的时候都会接受,谁知道有些人一开始便说些十分下流的话,甚至还会发他们勃起的肉棒图片过来,虽然我结了婚对那话儿也不会陌生,但是还是觉得呕心!

    玩了一会和一个叫做「㣲风」的男网友比较谈得来。㣲风和其他网友不同,他比较有文化,不像其他狗公一开口便问我要裸照或是网爱。他告诉我他是一个相貌不差,有自己的事业,但是和太太关係不好,十分寂寞,因此便上网找些寄託;而我虽然爱我的丈夫,但他为了事业和我聚小离多,亦同样十分寂寞,便觉得大家同病相怜,很快便熟络起来,我没有在网上玩聊天这个的经验,也没有想到这一切只是㣲风想勾引我营造出来的形象。

    在网上和㣲风聊了两个多月,期间我逐渐一一谢绝了那些烦人的狗公,变成只是和他单对单的聊。每天只要丈夫不在家,我就会打开电脑希望他出现,若是等不到他还会有失落的感觉。

    RACH知道了便笑我和他弄假成真在网恋,我连忙说这是没有可能的,大家只是聊得投机,连庐山真面目也未见过,又怎会发生感情?虽然我自己不断否认,但在心里亦有一份怀疑,只是没有胆量承认对他的依赖。

    我想㣲风亦感觉到我对他的态度逐渐在变化,在一次聊天时他技巧地把话题转到大家和配偶的性生活。

    㣲风若无其事的随口问:我和太太已经很久没有那个了,妳和丈夫怎么样?他就是懂得先把自己的情况说出来,然后理所当然的去问我相同的问题,令我若果不回答便显得小气了。

    我幽幽的回答:「他根本没有时间⋯⋯」

    㣲风:「那妳会不会有需要?」

    我害羞而不肯回答:「怎么问我这个?」

    㣲风:「因为我和太太已经一年很没有那个了,我很好奇到底女人会怎么样⋯⋯」

    我:「我丈夫不懂得关心我,整天就是工作,我们也三个月没有那个了⋯⋯」

    㣲风:「那妳有需要的时候怎么解决?」

    我:「唉,也没有什么解决不解决,只是尽量不去想它。」

    㣲风:「即是说你三个月没有正常的性生活⋯⋯」

    我:「其实也不算是没有⋯⋯」

    不等他说完,我便想起GINA那一次,忍不住便说了出来。

    㣲风:「哦,原来正经八百的KIERA·也会偷吃。」

    我:「当然没有,我爱我的丈夫,从来没有偷吃,只不过上次去SPA的时候那个按摩师GINA令我来了几次⋯⋯最后还把那次用的玩具给我带回家做纪念!」

    我连忙解释,不自觉便越说越多,终于在他的引导下将整件事情的始末完全告诉了他,连不应该说的说了,说完才知道害羞,匆匆找个藉口下线。

    下线之后,一直无法冷静下来,和GINA那一天发生的事像电影一幕幕的重现眼前,身体有一份没法克制的冲动,连跑去去沐浴也没法冷静下来!我裹着毛巾从浴室出来,伸手到柜桶拿内衣的时候,看到收藏在衣服下边GINA给我的小包,忍不住便拿出来自己来了一次,这是我次用那个玩意自慰。

    经过了这一次,和㣲风算是突破了性话题这一关,即是谈到性我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了。他先是用含蓄问我一些私密的问题,见到我不以为忤,便越来越大胆,最后在他的诱导下,不但告诉了他我跟丈夫在闺房的情况,连我之前的性经验也告诉了他。

    我丈夫不是我的个男人,在他之前个男友跟我热恋中的时候我早就给了他,之后还经历过不少男朋友,到后来分手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不到一月就把我带上了床,然后就是我们的同居多年结婚。想起来都觉得好笑,我结婚之前和其他男人的事有些连丈夫也不知道,但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能够推心置腹一一告诉㣲风,一个连对方真实的面孔也未见过的陌生人!

    我发现当我们聊那个越来越多的时候,㣲风总是缠着我问一些细节,有时问到我不好意思了,就告诫他打住,同时转移话题,但在下一次他又会旧事重提,直到我把细节完全告诉他才罢休。事后我告诉RACH,她笑着说他在听我的故事打手枪!

    又经过了一段时间,㣲风要求视频语音聊天,我觉得我们已经是一对很了解对方的朋友,而且他又不是什么飞擒大咬的野男人,我便答应了。我们在视频裡见了面,算是真正认识了。他讚我看上去很年轻,还说没想到我如此漂亮,我给他逗得开心笑着,大家聊得投机,不知不觉竟然聊了个多小时,直至丈夫打电话回家报平安才打住。

    自此之后我们不再打字那么费劲,要聊便直接视频语音,每次丈夫出差,我在家閒着无聊便找他,他在工作没啥事边找我。有一次我外出回家,沐浴完未曾穿好衣服,见到他在电脑Call我,一时间忘记自己衣衫不整便按下了回应键,见见他目定口呆的看着我,才惊觉自己的身体暴露在他的面前!我匆忙的背过身随手拿了一件恤衫穿上,便回到电脑前坐下来。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我:「我还以为你是正人君子,怎么看到我没穿衣服不闭上眼睛?」

    㣲风:「你突然赤裸裸的出现,我怎赶得及闭上眼睛?」

    我:「羞死人了,别说了。」

    㣲风:「你的身材很好啊!」

    我:「结了婚,孩子也生过了,身材走样了。」

    㣲风:「当然不是啦,不知多少女人想能够有你的身材。」

    我:「若果真的是那么吸引,我丈夫又不会把我抛在家中不理。」

    㣲风:「他不看我看。」

    我:「别臭美了。」

    㣲风:「我是说真的!」

    我:「这要求好过分要啊。」

    㣲风:「爱美是人的天性,我想再看一下你那美丽的身体,不算过分吧。」

    㣲风缠着我不停要求看我的身体,我最初是感到害羞,但在他的的死磨硬缠,不知不觉我心软了。最后不知道为了什么我竟然大胆的答应他,把恤衫的钮扣解开,跟着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㣲风:「拉开一点嘛,什么也看不到⋯⋯」

    我:「你好贪心哦。」

    这时候我感到一份调皮的感觉,索性豁开了把恤衫从肩膊退下来,露出了上半身。

    㣲风:「美死了!」

    我:「你就是懂得口甜舌滑。」

    㣲风:「说真的,一看我便硬了,不信给你看看⋯⋯」

    我:「不⋯⋯不用了⋯⋯」

    我还没有说完,他已经把镜头对着他的下身,我便看见他涨得大大的肉棒。说实话自从和他在网上交往,我们聊性越来越多,聊完之后总是弄到心中有一股燥热,整晚在床上辗转反侧,要不是柜桶中藏着GINA送给我的玩具,我可要每夜都失眠了,现在给他这样的诱惑,我开始管不住自己了。

    我矜持的说:「不要脸!」

    㣲风:「我和你一样,跟配偶性生活不和谐,我能理解你很辛苦。大家满足一下对方,又不会影响家庭,有什么问题。」

    我:「但⋯⋯我不知该怎么做。」

    这个时候我就像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世事的小女孩,迷迷煳煳的任由他摆佈。他先是叫我用手抚弄乳房,弄得我那敏感的乳头马上激凸起来。其实之前我除了跟丈夫做爱,即使有需要都会压抑着那种欲望,不让它膨胀,更加绝不会自慰。但上次给GINA开了个头,跟着又给㣲风按部就班的开发,养成了在有需要时便自慰的习惯,沉迷在肉体的快感之中。

    㣲风:「你的乳房很美,乳头那么粉嫩,真看不出来生过孩子。」

    在他的讚美和鼓励之下,我自信倍增,开始骄傲的挺着胸膛对着摄像镜头,依照他的吩咐,把我的手指当作是他的,爱抚我的乳头,玩完右边玩左边,弄得我想要想得疯了。

    㣲风:「给我看看GINA送给你的玩具好不好?」

    我在㣲风熟练的引导下,内心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激动与兴奋,想也不想便听话的把它拿了出来。

    㣲风:「打开开关,把它抵着洞口⋯⋯」

    我像是给他催眠了的照着做,当那震动着的尖端一触碰到我的私处,我马上如遭电击,忍不住呻吟起来。

    我:「噢呀⋯⋯」

    㣲风:「我的阳具在你的洞口磨来磨去,想要吗?」

    我:「噢⋯⋯不⋯⋯不要⋯⋯我有老公的⋯⋯」

    自从和㣲风网聊,当我给他挑起了情慾,我都会幻想失身给丈夫之外的男人的场景来自慰,现在和他这样的玩,不知不觉的便投入了那失身人妻的角色。

    㣲风:「你给我压在身下,没有办法抵抗,还感到你我的龟头滑进了一点点⋯⋯」

    我:「呀⋯⋯快点放开我⋯⋯噢⋯⋯不⋯⋯不可以的⋯⋯老公你在哪里?快点救我⋯⋯」

    说到这里我实在忍不住了,不等㣲风吩咐已把橡胶做的阴茎轻轻的一推,它便撑开我的阴道滑了进去。

    我:「不好了⋯⋯给他插进去了⋯⋯呀⋯⋯呀⋯⋯呀⋯⋯呀⋯⋯」

    我的阴道给那震动着的橡胶阴茎塞得满满的,舒服得不断呻吟,和㣲风的对话早已不是角色扮演,而是真实的浪叫。以前自慰我都只是把自己弄爽一次便完事,但今次和㣲风一起玩,竟然把自己接连弄爽了好几次,连坐着的椅子也湿得一塌煳涂,很是疯狂。

    㣲风:「舒服吗?」

    我:「噫⋯⋯但是我们以后不要这样了,好吗?我有老公孩子,总是觉得这样不对。」

    㣲风:「当然可以,要是妳不喜欢我不会勉强你的。」

    㣲风应允着说,但之后他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肆无忌惮的挑逗引诱我。坦白说经过了这次视频做爱,我和㣲风的关係改变了。我每次上线就希望见到他在线上,上线看不见他便一直在等,跟他聊着脑子裡就会浮现那次网爱的情景,经不住他的诱惑又再应他要求和他视频做爱。有时候我会暗暗告诫自己应该从此打住,但是一听到他的甜言蜜语,加上自己实在也有一种莫名的渴求,每次聊天总是视频做爱结束。

    其实丈夫对我还算不错的,只是他业务很忙,大家乐聚少离多,以前丈夫不在家的日子即使有需要我基本上是会自我压抑,一直等到他回家给我补偿。可是GINA令我明白一个女人也可以自己享受性爱的乐趣,跟着又在RACH推波助澜之下玩网聊被㣲风开发了,便开始沉迷自慰,像是中了毒一样。

    最近一次丈夫回来,在床上给他压在身上时,脑海里突然闪过㣲风的影子,怎样也赶不走,闭上眼把正在大力抽送的丈夫幻想成是他,高潮马上来得又快又强,丈夫还问我说为什么那么骚浪。

    丈夫回来呆了半个多月,我就没敢上线,好不容易等到他再次出差,一上线便见倒㣲风在等我。

    㣲风:「想死我了。」

    我:「对不起,我的老公回来了,不方便上网。」

    接着㣲风便是一连串充满浓情蜜意的问候,像是多日不见的恋人一样,我感动得差一点下泪,但给他一个问题打住了。

    㣲风:「我们见面好吗?」

    我顿时傻了,我一直把㣲风当作虚拟世界的玩伴,甚至是用来自慰的性幻想对手,从没有想过会在现实生活中见到他!我是一个有家有孩子的良家妇女,怎样去面对一个见过自己裸着身体张开双腿用按摩棒满足自己性需要的陌生男人?

    我:「不行⋯⋯绝对不行。这样子我已经很对不起老公了,我不会和你见面的。」

    㣲风:「只是一起喝杯咖啡吧,又不是做什么。」

    我:「不行,那个也不行的⋯⋯」

    其实大家心里明白去了会发生什么事,多年的同居加上婚后生活的种种挑战,我和丈夫难免和其他夫妇一样有很多不愉快的争拗,但却走到另觅新欢的地步,我真的没胆走出这一步。</P>【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