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娱乐圈同人之小璐绿乃亮(书号:18058

【娱乐圈同人之小璐绿乃亮】(1)

作者:激情小S
    【娱乐圈同人之小璐绿乃亮】(1)

    29-02-27

    娱乐圈一直都是一个毫无底线,百无禁忌之地,却也同时是个随心所欲,真

    实自由之所。

    媒体天天从这里发掘勐料,却不知他们爆出的勐料只不过是其冰山一角、九

    牛一毛,明星们真正的生活才是饕餮盛宴、登峰造极。

    话说小鹿和皮几万清晨离家被拍,引起了轩然大波,可谁知道前一晚发生了

    何事?且看我精彩道来。

    京郊某别墅内,此时正上演着无比香艳的一幕,知名男艺人假奶亮此刻正被

    扒了个精光,双手反绑笔直的跪在地上,头上还蒙着一条绿色的三角内裤,看起

    来滑稽难堪。

    站在他面前的则是其圈内好友,也是其妻子李小鹿的好闺蜜,着名女明星马

    舒,这位平时以温柔优雅示人的女明星此时看起来却一点也不温柔,只见马舒身

    着一身黑色橡胶女王装、高跟过膝长靴、超短黑色皮裙、紧身束腰加胸托,脸上

    带着黑金色女王面具,手里还拿着一根马鞭,看起来高冷凶厉、性感高傲,跪在

    她面前的假奶亮则是瑟瑟发抖、奴性十足。

    马舒此时正用手里的皮鞭不时的拨弄和抽打着假奶亮的两个小奶头和小鸡巴

    ,还用尖细的高跟鞋不断的在假奶亮的大腿上使劲的踩踏着,饶有兴致的玩弄着

    这个小男奴,而假奶亮则是不时的嗯嗯啊啊的痛苦浪叫着、求饶着,但从他已经

    高高勃起的小鸡巴和略带痴迷的表情看来,他应该是十分享受的,而且,他享受

    的可不仅仅是女王的调教,还有更加刺激的场景。

    因为此时,硕大的房间内并不是只有这两位在玩成人游戏,还有假奶亮的妻

    子李小鹿、着名嘻哈歌手皮几万,同时还有几个不太知名的饶舌歌手,其中甚至

    还有两个黑人,马舒在玩弄假奶亮的时候,这几位当然也没闲着,而且明显玩的

    更激烈。

    只见李小鹿身着一身性感的红色绑带SM情趣内衣,这身内衣哪都没遮住不

    说,还把小鹿两个雪白的乳球和挺翘的小屁股都是勒的异常突出,性感无比。

    此时李小鹿正跪在假奶亮视线的正前方的地板上,同样被反绑着双手,高高

    的噘着屁股,被身后皮几万的一位好友勐烈的抽插着,这位仁兄虽然长相猥琐,

    却器大活好,跟假奶亮的小鸡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后入的动作是相当暴力,

    小腹不断的撞击着小鹿雪白的屁股,每一下都是直捣黄龙啪啪作响,把小鹿的屁

    股都撞击的发红了,再看小鹿本人,早已是浑身香汗淋漓,汗水布满了白皙的大

    腿、性感的美背和紧致的小腹,满身的汗珠把李小鹿的肌肤映衬的晶莹剔透,光

    亮白皙,身材也显的诱人无比,再加上白嫩的玉足上穿着的一双金色露着脚面的

    尖细高跟鞋,似穿非穿,似脱非脱,更是让在座的几位血脉喷张,尤其是坐在李

    小鹿面前,正在被李小鹿口爆的皮几万,要不是他身经百战,恐怕早就被这个小

    妖精口的射了好几回了,但他现在还得克制,因为他正在跟李小鹿打赌,看谁能

    坚持更久不高潮。

    李小鹿的头上带着一个小鹿角样式的发卡,似乎是在s一条圣诞麋鹿,

    一边给皮几万用心的口交,一边被暴力的后入,她的面颊看起来红润的有点过分

    ,不住的娇喘低哼,胸口的一对小白兔也是不断的起伏着,显然一副将要高潮的

    样子,而且,她正侧面对着自己的老公假奶亮,用余光就能看到老公注视自己的

    表情,她总是不自然的想要撇上一眼看看老公是否还在看着自己,在发现还在被

    注视后,便羞涩难忍的赶紧转过头,不敢表现出自己享受的样子,这样的处境无

    疑让她羞耻难当,可这种强烈的羞耻感中还夹着隐隐的兴奋,让她的身体和神经

    都变的更加的敏感,让即将到来的高潮更加难以克制。

    假奶亮这边,正在注视着自己的妻子一边给人口交,一边被后入,也是充满

    了屈辱和羞愤,被人当面戴绿帽子,还是这样扒光了,一边被女王羞辱玩弄,一

    边看着一群男人玩自己的老婆,天下屈辱之最也不过如此了,可是同样,在这份

    莫大的屈辱下,并存着的却是莫大的快感和兴奋,对于他这种绿帽加女王爱好者

    来说这种兴奋也同样是天下最爽,这也就是为什么假奶亮的小鸡巴一直都是硬邦

    邦的原因了。

    显然奶亮和小鹿是一对性生活略有怪癖的小夫妻,而马舒和皮几万则正好是

    臭味相投,于是就有了今天这香艳的一幕,其实娱乐圈这些玩法早已司空见惯,

    更为变态都的比比皆是,只不过不为普通人所知罢了。

    回到当下,享受了半天李小鹿的口活之后,皮几万终于是开口道:「小鹿嫂

    子还不认输啊,看看你的骚逼都流出多少淫水了,真羞耻啊!我看你马上就要开

    始喷泉了吧,我说你也收敛收敛,我亮哥可是一直看着呢,哈哈!」

    「就是啊,在老公面前也不知道含蓄点,我这才用了十分之一的技术,就把

    你弄得流了满身的淫水,我要是稍微用点手段,你还不得脱水而亡啊!」

    在她身后做着活塞运动的猥琐男也是调侃道。

    听完,小鹿害羞的用余光扫了一下自己的老公奶亮,发现他果然还在不时的

    注视着自己,顿时脸色更加绯红,羞愧的无地自容。

    她下意识羞涩的夹紧了小穴,试图把淫水夹住,但这种做法显然是适得其反

    ,反而因为夹紧阴道导致自己被操的更加兴奋了。

    感受到小鹿阴道的这个有趣的变化的猥琐男说到:「呵呵,真是个小骚货,

    这会儿又开始装矜持了,怎么,想把你的淫水留住啊,这怎么可能,看我现在就

    把你操成一个喷泉,让你再给我装羞涩!」

    说完就见猥琐男朝着皮几万使了一个眼色,两人相视一笑,猥琐男顿时腰杆

    一挺,在小鹿身后开启了剧烈打桩模式,巨大的阳具像发动机活塞在勐踩油门后

    的频率一般,飞速的运动起来,并用双手一下子擒住了小鹿不断摇晃的雪白乳房

    ,熟练的用手指拨弄了起来,皮几万也没闲着,在小鹿布满香汗的雪白美背上用

    手指甲不住的抓挠着,这些强烈的感官刺激顿时让小鹿一阵颤抖,早就被快感折

    磨得欲火升腾的她,再也无法抑制高潮的袭来,随着身体一阵剧烈的抖动,鲍鱼

    真的像喷泉一般,喷出一股股淫液,小鹿就这样在老公的面前被操的高潮失禁,

    抽搐了好半天才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

    「哈哈,怎么样啊嫂子,真的变成喷泉了吧!不过我说嫂子,你是不是有些

    淫荡的过分了啊,看看这弄的我家满地的淫水,都不好打扫了!真是下流!」

    还在高潮余波中颤抖的小鹿听着皮几万和猥琐男的调侃,羞耻难忍,而就在

    这时,马舒像一条狗一样,牵着一直跪在旁边,边被自己玩弄,边看着自己老婆

    被操的假奶亮走了过来,说到:「没关系皮总,这满地的淫水就让这条绿帽狗来

    处理吧,自己老婆的污秽就应该由他自己舔干净,对吧,绿帽狗!」

    说完,便用皮鞭在假奶亮的脸上抽打了几下,假奶亮看着一地的淫水,露出

    了为难的表情,可看见马舒满脸的严厉和高高举起的皮鞭,也不敢迟疑,赶紧俯

    下了身子,开始用舌头舔了起来,见状,众人都是纷纷不屑嬉笑调侃起来。

    「啧啧,我亮哥真是条听话的好狗啊!既把老婆送出来让我们草,还把自己

    当成狗给让人玩,不知道亮哥的粉丝看到了这一幕会是什么表情啊!」

    「哈哈,粉丝怎么样我们是不知道,但是小鹿嫂子为什么会喜欢这么个阴茎

    短小的窝囊废我就不理解了!」

    「你他妈瞎说什么呢,小鹿嫂子就是喜欢被人在老公面前侵犯,你看她刚才

    爽的都喷水了,她们俩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说的对吧,小鹿嫂子!」

    两人听着众人的调侃,感觉就像耳光扇在脸上一样赤裸裸的尴尬羞耻,但是

    这些人说的却都没有错,这种感觉无疑也让他俩暗爽不已。

    「不过嫂子,你可真是个不像话的女人啊,自己弄了满地的污秽,还得让老

    公给你舔干净。」

    「就是,嫂子真是太过分了,要是我,就跟老公一起舔,哈哈!」

    「啧啧,不对,要是我呀,就找个地缝钻进去,哈哈哈!」

    听到众人的侮辱,李小鹿更加羞愤难忍,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看到

    自己的老公在那里像一条狗一般舔着自己的淫水,自己一时间有些心疼,更有些

    难受,不过的却是羞愧和羞耻,虽然她知道这是性游戏的一部分,可毕竟还

    是个深爱老公的妻子,于是,就见她轻咬了一下红唇,竟然也俯下了身子,跟老

    公一起舔了起来。

    「呦呦,嫂子不错啊,真的开始替我亮哥分忧了啊!」

    「就是啊,突然就贤惠了啊,平时片场里十几块钱的饮料都嫌弃不喝呢,这

    会儿怎么连地上的污秽都开始舔上了,真是恩爱的夫妻啊!」

    「嫂子你这是在给我们这些单身青年撒狗粮么!」

    「行了,两条贱狗,都别舔了,我们今晚还要好好的玩你们呢,留点力气吧

    ,免得一会儿被玩的休克了就不好了!」

    几人调侃了几句后,就见皮几万走到了小鹿的身边,岔开双腿,跨在了她的

    身上,然后一把拎起了小鹿的头发,略带凶狠的说到「嫂子,刚才打赌你可是输

    了的,所以按照约定,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的性奴了,现在,我们要开始正戏

    了,好好给我准备好忍耐吧,哈哈!」

    这句话顿时让小鹿娇躯一颤,怯怯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公,假奶亮也用余光

    回应了一下,似乎两人又进入了这个充斥着羞耻和兴奋的性游戏中。

    「来吧哥几个,咱们这就开始,先把这个小骚货吊起来,好好的折磨折磨,

    让她认识一下自己的身份!另外亮哥这个绿帽贱狗就交给你收拾了,马舒女王。」

    「没问题,我肯定让这个绿帽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完,就见几人都忙活了起来,皮几万拉起了地上的李小鹿,开始捆绑了起

    来,把双腿分开,双手反绑,呈一个人字形绑好,之后,几人又拿出来一堆电极

    ,开始在小鹿白皙光滑的肉体上贴上了一个个电极,一会功夫就把她的乳房上,

    大腿内侧,臀部,小腹,甚至腋下,都贴满了电极,然后还在她的身上涂满了增

    加敏感度的油脂春药,顿时让小鹿的酮体晶莹剔透,水润湿滑,一双白皙修长的

    美腿无助的分开,似是在等待着抚摸,一堆雪白的娇乳柔软的颤动着,似是在等

    待着蹂躏,两个粉红的乳头和已经含着汁水的鲍鱼肆意的裸露着,似是等待着爱

    抚,看到这个完美的酮体,皮几万几人都是不住的咽起了口水。

    毕竟,小鹿的颜值和身材即使在一线女明星中都是出类拔萃的,每天不知道

    有多少人在对着李小鹿的海报和视频撸管,这几位虽然平时也有机会能见到小鹿

    本人,但由于咖位太低,从来也没入过小鹿的眼,如今通过皮几万的关系和马舒

    的引荐,才一步登天,有了机会跟自己的女神玩这么没羞没臊的性游戏,几人自

    然都是爽翻了,因此,他们是绝不会放弃眼前的好机会的,今天不肆意的玩弄这

    个尤物,还待何时。

    几人欣赏了一会儿小鹿完美的裸体之后,便开始了正戏,只见皮几万带着满

    脸的淫笑拿出了两个比高尔夫球小了几圈的光滑钢珠,说道:「小鹿嫂子,看到

    我手里的钢珠了吗,现在你要用你的小骚逼把这两个家伙吃下去,并给我夹紧了

    ,然后我们会开始玩你,在玩你的过程中要是两个钢珠都掉出来,那我们可就要

    用皮鞭和藤条好好的惩罚你了,到时候在你这光滑白皙的皮肤上留下点什么痕迹

    可别怪我们了哦!」

    说完,就把两个钢珠依次塞进了小鹿的阴道中,而且并没有塞到特别靠里的

    位置,只是在四五公分处,这样显然非常容易就会滑出来,小鹿感受到冰凉的钢

    珠顿时浑身一紧,不敢怠慢,赶忙使劲的收紧阴道,才使钢球没有掉出来,几人

    看着这香艳的动作更加兴奋了。

    「呦,小鹿嫂子,你的小鲍鱼很厉害嘛,看来生孩子并没让你的阴道松弛啊

    ,前几天我们玩的一个小姐姐一上来就没夹住呢,果然还是小鹿嫂子保养的好,

    只是不知道持久度够不够呢?咱们初步就把时间定在半个小时吧,好了,我们都

    等不及了,这就开始吧!」

    听到这,小鹿顿时感到浑身一紧,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夹住这两个小东西有多

    么费劲,钢珠很沉并且真的很滑,她觉得自己可能都坚持不到五分钟,于是赶紧

    求饶道:「半个小时太久了,我真的做不到啊,求你们……能不能……把时间减

    少点啊!」

    说完,便满脸祈求的看着眼前一脸猥琐的这几位,显然毫无用处,她得到的

    回应只有一个巨大的阳具口塞,直插她的喉咙,让她失去了说话的机会,皮几万

    等人则开始摩拳擦掌,准备狠狠蹂躏眼前的这个尤物了。

    「好了嫂子,咱们这就开始吧,友情提示,一会儿你可千万要把阴道夹紧了

    ,因为我们可都是饶舌歌手,舌头功夫天下!哈哈!」

    「没错,我们保证舔到你生活不能自理!」

    「对,舔到你怀疑人生!」

    说完就见几人相视一笑,开始含着口水,伸着舌头,对着小鹿已经被春药折

    磨的敏感发痒的酮体冲了过去。

    首先被招呼的就是那早已勃起的乳头和阴蒂,分别由皮几万和猥琐男领衔,

    一顿嘶嘶的吮吸和马达一般的舌头的拨弄,顿时就让小鹿无法招架,不住的呻吟

    了起来,由于双手被反绑,她避无可避躲无可躲,只能是忍受着这些家伙像触手

    一般的舌头的残酷折磨,几人还真不是吹牛,一个个舌头上下翻滚,左右腾挪,

    把小鹿的两个小乳头顿时玩弄的变长了许多,阴蒂和阴唇也是纷纷充血勃起的高

    高的,很快,小鹿阴道中便再一次泄出了阵阵淫水,小鹿赶忙收紧了小腹,借助

    腹肌的力量才使钢珠没有掉出来,性感的型腹肌和马甲线都是清晰的绷了起

    来,要不是平时经常锻炼,可能现在就已经败下阵来了。

    几人见到小鹿的窘迫,更加来了劲,有一位喜欢腹肌的哥们,直接沿着小鹿

    绷起的腹肌轮廓舔了起来,还有一位专攻大腿的哥们,抱着小鹿的一条美腿,从

    大腿内侧一直舔舐吮吸到脚心,感觉来了甚至用牙齿咬了起来,弄的小鹿酥麻难

    忍,呻吟连连,淫水直流。

    就这样,才不到十分钟,小鹿娇嫩的肌肤就被舔吸咬嘬了个遍,几乎没有放

    过她的每一寸肌肤,这十分钟对于小鹿来说,无疑像十个小时一样难熬,从她身

    上渗出的细密汗珠就能看得出来,而且,好几次她都感觉钢珠划到了阴道口的边

    缘,只是想到藤条和皮鞭才是硬生生的合拢阴唇,把钢珠夹了回来,可很快就又

    被强烈的刺激和不住流出的淫水弄了下来。

    舔得开心的几位饶舌大神,一边欣赏着小鹿辛苦忍耐的样子,一边爽的起飞

    ,而皮几万则是悄悄的撤出了舔舐大军的队伍,拿出了李小鹿身上贴满的电极的

    遥控器,勐地一下打开了开关。

    顿时,小鹿惊叫一声,即使带着口塞都能听到那发自肺腑的哀鸣,随后浑身

    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一身白皙的美肉不停的抽搐,胸口剧烈的起伏,下体也是不

    受控制的抖动了起来,直接是被电的来到了高潮,淫水再一次倾泻而出。

    「当!」

    随着一声钢珠掉落在地板上的脆响,小鹿的阴道宣告失手,一颗钢珠已经落

    地,而另一颗也紧跟着露出了阴唇,马上就要掉了出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皮几万关掉了电极开关,这才让小鹿缓了一下,只见她忍着高潮的快感,拼命的

    收缩着腹肌,硬是又把这个小钢珠吸了回去。

    几人看到皮几万的这个高端操作,纷纷称赞,都想拿过来电极遥控器把玩一

    下,这可把小鹿吓得不轻,盯着不断在几人手中传递的遥控器,满眼祈求,因为

    电流的刺激真的是让她无法忍受。

    而这几位哥们显然是小鹿越害怕就玩得越起劲,一会儿这个按一下,一会儿

    那个假装按一下,不住的折磨着小鹿的肉体和神经,把小鹿弄的浑身发麻,香汗

    直流,但小鹿依然在辛苦的坚持,众人也就继续兴致高涨的玩弄着。

    此时,小鹿这边可谓玩的如火如荼,而假奶亮那边也毫不逊色,几人在开始

    捆绑小鹿的时候,女王马舒就开始了对假奶亮的布置,她拿出一个超小的金属阳

    具锁,也就3公分长,大拇指这么粗,然后硬是把假奶亮已经勃起的鸡巴塞了进

    去,痛的假奶亮差点晕过去,这一下他的鸡巴再也无法勃起了,在快感下的充血

    反而让自己的龟头被铁笼勒的生疼。

    这个阳具锁还在蛋蛋和阴茎的根部用一个超小的厚钢环套住,这样一来就把

    两个蛋蛋挤的远离了腹部,绷得紧紧的,发红发亮,像一个红色的小灯泡一样,

    稍微一动就会被扯得强烈的坠痛。

    马舒在给他穿戴完这个阳具锁后,竟然拿出了一瓶强烈的助勃春药给假奶亮

    喝了下去,这下无疑是要了假奶亮的小命。

    因为,被锁上了阳具锁,如果自己控制住勃起的欲望,还不算太难受,但如

    果要勃起的话,那这个超小的铁笼无疑就是龟头和阴茎的噩梦。

    随后,马舒又把假奶亮双手双脚打开呈一个大字型,绑在了一根十字柱上,

    这跟柱子在假奶亮的后腰处有一排尖锐的铁针,这样一来,假奶亮就必须使劲的

    往前挺着腰才能不被后面的铁针扎到,这也就自然的使自己的鸡巴和蛋蛋挺了个

    老高,马舒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只见假奶亮两个被挤的发红的蛋蛋和被铁笼锁

    着的的龟头都向前挺起着,马舒则是搬了一把椅子过来,正好坐在假奶亮的鸡巴

    前边,一边随意的用手揉捏着假奶亮的蛋蛋,一边带着残忍的微笑说到:「怎么

    样啊,小贱奴,你现在一定很兴奋吧,很想勃起吧,哈哈,来呀,别控制自己,

    好好让主人看看你到底能不能勃起!」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马舒说的轻描澹写,假奶亮却疼的倒吸凉气,被她这么拨弄了几下,本来还

    在艰难控制鸡巴勃起欲望的假奶亮终于宣告失败,一股邪火在春药的作用下从小

    腹升腾而出,他的阴茎从腹腔内就开始高高的挺起充血,可遗憾的是,再硬的鸡

    巴也硬不过钢铁的拘束,血液刚从阴茎到达龟头,就见龟头勐地一涨,然后就被

    仅有拇指大小的锁阳铁笼勒的像个捆绑好的肘子一样,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尖锐的

    疼痛,而后充血的龟头就只得无奈消退,缩小了回去,可随后而来的便是又一次

    源自腹腔的勃起,反反复复,真的能要人命。

    可更要命的是马酥在不时的玩弄着他快被挤爆的蛋蛋,有时还会玩玩他的奶

    头,这无疑更加让假奶亮痛苦,同时也更难控制勃起。

    这样来来回回,马舒仅仅玩弄了十几分钟就让假奶亮浑身都被冷汗打湿,快

    要虚脱了一般,开始不住的求饶起来。

    「女王大人,求求你了,我受不了了,啊……」

    快要奔溃的假奶亮,虽然被虐玩的很爽,但是他也真的快要到了极限的边缘

    ,眼泪都快流出眼眶了。

    可马舒见状,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显得更加有兴致,冷冷的笑着

    说到:「贱奴,这才刚开始,你怎么能受不了么,这样可不行啊,主人还没有玩

    够呢,而且,主人还有更厉害的玩法呢,你可要忍住了哦。」

    说完,就见马舒拿出了一根比铅笔略细的金属铁棒,后边还连着导线,看来

    是一跟电击金属棒,马舒一把捏起了假奶亮被铁笼关着的鸡巴,用手指轻轻的在

    突出的马眼处摸了摸,这是男人最敏感的地方,吓得奶亮不住的颤抖,然后她把

    电击棒伸到假奶亮的眼前说到:「主人手里是一根能够放电的尿道责罚按摩棒,

    很厉害的,是专门玩你这个小贱货的尿道的,一会儿肯定会特别的刺激,你可要

    做好准备啊!」

    #x2193;#x8BB0;#x4F4F;#x53D1;#x5E03;#x9875;#x2193;

    #xFF12;#xFF48;#xFF12;#xFF48;#xFF12;#xFF48;#xFF0E;#xFF43;#xFF4F;#xFF4D;

    说完,就把这跟金属电击棒就着假奶亮马眼处分泌的前列腺液慢慢的插了进

    去,虽然动作很轻,但是还是疼的假奶亮不住的呻吟,要知道,尿道可是一个极

    其敏感和脆弱的地方,再加上假奶亮的龟头还被阳具锁拘束着,他的整个龟头和

    阴茎被内外夹击都快成了一层薄片一般,看着都感觉疼,可女王马舒显然不会手

    软,一直是将足有十几公分的电击棒全部插进了他的马眼,几乎都到了膀胱口。

    完成后,马舒让已经不住颤抖的假奶亮缓了片刻,然后一边抚摸着他的蛋蛋

    ,一边说到:「小贱狗,考验你的时刻到了,主人要你要学会如何在痛苦中获得

    快感,如果你能被这跟电极棒电的射精,主人就不惩罚你了,但如果在你老婆阴

    道内的铁球掉下来之前,没有射精,那么我可要狠狠的惩罚你了哦!」

    说完,就打开了插在假奶亮尿道里的电击棒的开关,顿时一股股强烈的电流

    在假奶亮的龟头和阴茎甚至是小腹内疯狂的肆虐了起来,让他的双腿都开始不受

    控制的抖动了起来,连牙齿都开始打颤,甚至无法再开口求饶了,本来刚才还分

    心看着小鹿被人舔舐的他这次再没有了任何分心的机会,只能是不住的忍受着这

    令人发疯的剧烈激痛。

    要他在这样强烈的刺痛下自己射精,这真一个无比艰巨的任务,但是既然女

    王大人说了,他就一定要照做,于是,假奶亮开始试图慢慢适应这种刺痛,然后

    寻找这痛感中夹杂的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快感,慢慢的,他终于是在刺痛中感受到

    了自己的鸡巴开始有了一阵阵微弱的撸管时候的快感,只不过很十分飘忽,很容

    易被痛觉掩盖,但越是微弱,他就越是渴望,毕竟喝了一大瓶的春药,他现在就

    像发春的公狗,好不容易抓到了一丝能够得到快感的机会,拼了命也会继续下去。

    而马舒显然也没闲着,一边欣赏着汗流浃背的假奶亮痛苦的表情,一边不时

    的用皮鞭在他的身上留下几个印记,玩的不亦乐乎。

    而假奶亮则是继续的找寻着、收集着以马眼为中心的剧痛中的那一丝丝隐隐

    的快感,再加上马舒女王还在不断的玩弄他的身体和蛋蛋,自己的妻子小鹿也是

    被玩的不住的浪叫,所有的一切都让他发了疯一般,也让他的龟头越来越痒,那

    种将要射精的快感似乎真的不远了。

    「呦,我们的马舒女王果然厉害啊,看把我们的亮哥弄的这是要爽翻了啊,

    貌似他还想射啊,哈哈!」

    还在等的小鹿阴道内最后一个钢珠掉下来的几人看到假奶亮不住的闷哼也是

    被吸引了目光。

    「哼,那是自然,看我的小贱奴多努力,到是你们也得给点力啊,我看小鹿

    好像还能坚持嘛!」

    「哈哈,没关系,我觉得她坚持不到半小时,一会儿让她们两个贱狗夫妻来

    个共同高潮!」

    说完,就见皮几万拿出了几根强力振动棒,分发给几人,带着满脸的坏笑朝

    着小鹿已经被香汗和口水以及阴液覆盖的酮体走了过去。

    此时的小鹿其实早已经到了放弃的边缘,她几乎是在用小腹的最后一丝肌肉

    的原始力量在控制着阴道夹紧,而且似乎还是她本能里就渴望这样辛苦忍耐的状

    态才能坚持到现在,已经高潮了好几次的她显然已经开始享受这样的状态了,这

    可能就是一个M的本能吧。

    眼下,面对着举着一大堆振动棒上前的几人,小鹿咬着银呀,将要做出最后

    的抵抗,只见几人纷纷把振动棒调到最大频率,对准小鹿早已敏感脆弱的乳头,

    阴蒂,菊花,大腿,脚心,甚至是腋窝一拥而上,顿时就把小鹿弄的浑身剧烈的

    摆动了起来,仅仅不到一分钟,就让小鹿迎来了最剧烈的一次高潮,只见一股股

    阴液向箭一样从小鹿的阴道中喷射而出,这一次,她再也没有了力气夹住那颗调

    皮的钢珠了。

    「当」

    最后一刻钢珠吊在了满是阴液的地上,小鹿也是无力的一边抽搐一边瘫软了

    下去。

    另一边,假奶亮也是快要来到了射精的边缘,强烈的渴望甚至让他都感觉不

    到屁股被钢针扎到的疼痛了,由于他太想积攒鸡巴的微弱快感,让他开始前后使

    劲摆动起了腰肢,完全不顾后腰处的钢针,就这么一会他的屁股都被扎了几十下

    ,全是细密的针孔。

    不过这样一来,龟头的瘙痒确实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尖锐,甚至整个被电

    击的尿道内都有了快感。

    这种快感没有撸管时来的直接,但却层次更深,就在小鹿阴液泻地,钢珠掉

    落的一颗,她和妻子对视一眼,终于是来到了那巅峰的一刻,只见他勐地一挺腰

    身,一股股乳白的精液顺着尿道中金属棒的缝隙嘟嘟而出,浑身都是绷紧的像个

    弓形一样,一直射了十几下才停止。

    真是太爽了,这种爽快虽然还是射精,但是确是在没有勃起的情况下,通过

    尿道的摩擦而被强制榨取和积攒而来的快感,感觉比平时射精要舒爽十几倍,不

    ,是一百倍,而且在这一刻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了,留下的唯有这极致的快感,只

    见假奶亮满脸春光的一边品味着这销魂的快感一边慢慢的瘫软了下去。

    直到几分钟以后,腰部的酸痛,屁股上被针刺的痛,龟头和尿道的剧痛才慢

    慢的再一次袭来。

    他看了一眼同样被玩的脱了力的妻子,发现她也是一脸的满足。

    「啧啧!真是一对足够贱的狗夫妻啊,看看这淫荡的样子,这绿帽狗竟然不

    勃起都是射了满地,这小婊子的淫水都快把地板淹没了!」

    「是啊,真是够贱够淫荡啊!我看咱们必须得好好惩罚一下这对贱狗了!」

    「对,这次把她们两个弄在一起,让她们好好吃点苦头!」

    说完,就见皮几万和马舒几人又开始忙活了起来。

    这一次,两个人面对面像狗一样跪趴着,被金属装置把手肘和小腿固定在了

    地上,屁股都是噘的高高的,然后,两人的舌头都被拉出来,舌尖迭在一起,被

    一根螺丝形舌钉钉在了一起,这样一来都只能脸对着脸,使劲的伸着舌头,才能

    不被扯痛,但由于无法闭嘴,很快两人的口水就开始流了下来,场面看起来下流

    淫靡。

    小鹿这边阴道和肛门都被用两个铁网圆柱形扩张器撑开,阴道内壁和直肠内

    壁的柔软嫩肉都是漏过了铁网,凸出着;奶亮这边,他的蛋蛋则是被一根长长木

    夹铐住,夹在大腿后边,两个蛋蛋继续被扯得生疼,随后,还在跪趴在地的两人

    的背上小心翼翼的放了两杯红酒。

    然后皮几万和马舒分别拿着一根细长的藤条,一边瞄准着二人的屁股,一边

    说到:「两条贱狗,你们给我听好了哦,因为刚才你们两个都没有完成任务,我

    们这就要开始好好的惩罚你们,一人五十鞭子,待会儿我们的藤条抽在你们身上

    的时候,你们要给我大声的报出数来,如果报错了数,就要重头开始,而且,被

    打得过程中,如果你们背上的红酒撒了,同样要重新开始,懂了吗!」

    跪在地上的两人小心翼翼的点着头,随后,马舒率先发难,使劲抡起了手中

    的藤条,带着破风的声音就朝着假奶亮的屁股上招呼了过去。

    「嗖……啪~」

    藤条的威力显然要比皮鞭厉害得多,这一藤条下去,顿时就疼的假奶亮浑身

    一紧,差点就把背上的红酒杯弄倒,随后,记着需要报数命令的他,赶紧喊出了

    「一!」

    可是他忘记了自己的舌头还跟小鹿钉在一起,这一说话,顿时让他的舌头也

    是一阵剧烈的扯痛,小鹿也是跟着遭了殃!早就饥渴难耐的皮几万也是马上跟着

    进行了起来,对着小鹿雪白挺翘的小屁股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高高的挥

    舞起了藤条,重重的抽了下去,小鹿雪白的小屁股上顿时就是一条鲜红的血痕,

    痛的小鹿差点哭出来,但也是不敢怠慢,带着哭腔赶紧喊道「椰!」

    由于她怕舌头被扯动,动了个心眼,护着舌头喊了个一,但是由于舌头没怎

    么动,所以喊出来成了「椰」,这点小心思显然都被两位看在了眼里,皮几万笑

    着道:「嘿,你这个贱母狗,竟然还敢给我偷懒,这个不算,重新开始计数。」

    说完就又是重重的一藤条,这一次小鹿忍着舌头的剧痛干脆的喊出了一个「

    一」,同时屁股上已经又多了一道血痕。

    就这样,马舒和皮几万两人肆意的抽打着,众人则是兴致勃勃的观赏者,不

    时还帮忙监督一下酒杯和数量,期间,马舒快速的连着抽了好几下,假奶亮疼的

    吃紧,竟然是多数了一次,很快被众人发现,于是已经被抽了3多下之后,计

    数又从头开始了,更为可怜的是小鹿,由于假奶亮的错误,已经被抽了2几下

    的她同样要被重新开始计数,她娇嫩的小屁股已经是被打得一片血红了,两行泪

    水也是挂在了脸上。

    可是两人依然没有任何要收手的意思,旁边围观的几人也纷纷跃跃欲试准备

    参与进来,只可怜了跪在地上的两人,屁股都是被抽的红肿了不堪,两人此时都

    是满身的汗水,再加上泪水、鼻涕和口水,留了一地,真是凄惨无比,这一次,

    好不容易两个人都挨到了4多下,可没想到马舒突然使坏,将藤条对准了假奶

    亮被木夹夹着发红的蛋蛋上,使劲的来了一下,蛋蛋上挨一下的剧痛可不是抽屁

    股能够比拟的,只见假奶亮吃了这一下后,顿时就一阵发自肺腑的闷哼,浑身都

    是不受控制的往前一挺,顿时红酒杯就掉了下来,马舒得意的说道:「呦,不好

    意思呀小贱狗,主人一不小心打歪了,看来你们两个又得重新计数了,哈哈哈哈!」

    听到这骇人的笑声,小鹿都快发疯了,假奶亮更是被藤条爆蛋后,痛苦的抽

    搐着,可是惩罚依然没有停止……这痛苦的责罚一直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直到

    众人估计是打的有点累了,才放下了手中耳朵藤条,可由于两人一直也没有坚持

    到数到5下,每次不是红酒撒了,就是报数晚了,当然这肯定都是马舒和皮几

    万他们用了各种手段,反正结果就是两人被抽了几百藤条才算罢手,两人的屁股

    都是快被打的开了花,不过虽然停止了鞭打,但责罚却还没有结束。

    「这两条贱狗,真是不争气,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屁股都被打开花了

    还是没有数到5,看来咱们还得用别的手段惩罚她们了!」

    「对,这一次咱们玩个更有趣的!」

    马舒和皮几万说完,便拿出了各自的道具,给依然跪趴在地上的两人布置了

    起来。

    小鹿这边,一直被铁网扩张器扩张着的肛门和阴道,都是无助的敞开着,被

    吹得凉飕飕的,被鞭打的过程中,不知是因为疼痛和是刺激,竟然已经流出了不

    少液体。

    「看看这条骚母狗,被咱们打的竟然都兴奋了,你看看这骚穴里又是淫水满

    满了,看我这次就让你爽个够!」

    说完,就见皮几万拿出了两根刷瓶子用的粗大毛刷,分别捅进了小鹿的阴道

    和肛门中,毛刷的毛说软不软,说硬不硬,但是却异常的难忍,小鹿的阴道和直

    肠壁被毛刷挂过的一瞬间,顿时就刺激的汗毛直立,浑身发抖,这两把毛刷竟然

    还被接上了两个旋转电机,并开始在小鹿最娇嫩的两个腔体中高速旋转了起来,

    剧烈的刺激立刻就让小鹿发疯一般呻吟起来。

    好半天才是勉强稳住身形,可马上,皮几万就再一次在小鹿的后腰处,放上

    了一杯倒满的红酒,并凶狠的说到:「小骚货,这次要是再把酒杯弄掉,我们可

    就要把你的小屁股打烂掉了哦!」

    听完,小鹿即使被刷子弄的刺痒难忍,痛哭异常,可是却再也不敢动弹一点

    ,只能是苦苦的忍受,可来自阴道和肛门内的刺激实在是强烈,很快她就脸色泛

    红,又要被弄的高潮了。

    奶亮这边也没好多少,他的菊花内直接是被插进了一根狼牙棒一般的硬橡胶

    按摩棒,同样高速的在旋转着,痛的他也是哀嚎不断,鸡巴则是被套进了一个飞

    机杯中,这个飞机杯中也全是凸起的橡胶颗粒,每自动旋转收缩一下,都会让假

    奶亮的小鸡巴感觉被砂纸摩擦了一样,旋转了几下就让他差点要射精了,同样,

    他也被马舒下了命令,如果后腰处的红酒杯再掉下来,就把他的两颗蛋蛋打碎。

    于是,两人依然是脸对着脸,舌头连着舌头,互相看着对方辛苦忍耐的表情

    ,一起忍受着痛苦、刺激、快感的三重折磨,不一会儿就双双来到了高潮,伴随

    着小鹿尖声的呻吟,奶亮低沉的嘶吼,两人一个喷出了大量的阴液,一个射出了

    浓烈的精液,高潮之后,两人也终于是再没有了力气,双双的低下了头,俯下了

    腰肢,把两杯红酒撒了满身,瘫软在了满地的污秽中……「哼,这两条没用的贱

    狗,看来还得继续折磨!」

    「对,看她们两个倒是爽了,现在也该咱们爽一爽了吧。」

    说完,几人便把二人弄进浴室,暴力的清洗了一番,然后真正的正戏就此上

    演。

    要知道,皮几万和几个身经百战的小伙伴可还是一直拖着自己的大凋,饥渴

    难耐呢,尤其是其中的两个黑人,进行了这么长时间的前戏,早就是压不住自己

    的黑色大枪了,纷纷脱下了裤子,亮出了家伙,准备真刀真枪的上阵了。

    这一次,小鹿被穿上了一身性感的黑色绑带情趣内衣,和黑色的细跟绑带高

    跟鞋,纯黑的服装和她白皙的美肉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性感的气质无可匹敌,除

    了雪白的屁股被抽的满是伤痕以外,其他部位的肌肤依然是晶莹白皙光滑无比,

    在一身性感情趣内衣的衬托下,让已经脱了裤子的皮几万几人纷纷是挺枪致敬,

    尤其那两位黑人绕手歌手,更是开始把持着自己将近3公分的巨屌撸动了起来

    ,看的小鹿既紧张害怕,又有些兴奋期待。

    几人这次再也没客气,互相沟通了几句,说好了顺序之后,就把小鹿拖上了

    一张铺在地上,倒满了润滑油的真空橡胶床上,然后分别对着小鹿的小嘴,鲍鱼

    和菊花开始了各种体位的暴力输出,上阵的众人之前都是做足了前戏,和这个尤

    物互动的种种姿态都在脑中充斥不断,早就饥渴到了极致,这次可算是把这个平

    日里高高在上的尤物真实的按在了胯下,如果不操个够,自己都感觉对不起胯下

    的兄弟了,于是,几人纷纷是干完前边干后边,干完上边干下边,忙的不亦乐乎

    ,而小鹿则是一直处在三穴全开的境地,被干的浪叫不断,跪地求饶,但却实实

    在在的爽着。

    而假奶亮此时在何处呢?这一次,他可没有再跪在旁边观看,而是更进一步

    ,直接被封在了这些人脚下的橡胶床内,只见他仰面朝天,成为了一个一动也不

    能动的肉垫,只把嘴巴、眼睛、和鸡巴露在外边,剩下的部位全部被橡胶真空床

    包裹的严严实实,他此时正在仰望着众人和自己老婆的激烈战斗,不时被有意无

    意的踩上几下,或者被口水和淫水混合着润滑油一起流了满嘴,但却毫无办法躲

    闪。

    被操的又一次高潮的小鹿,也是发现了被镶进床中的老公,顿时又满是羞涩

    了,可这无非就是让她的变得更加兴奋而已,女人真是个敏感而矛盾的生物,而

    假奶亮反而是越看越爽,露在外边的鸡巴都是再一次高高的勃起了,差点被皮几

    万几人踩到,众人见到这个绿帽奴竟然又爽了,不禁纷纷调侃了起来。

    「哈哈,亮哥,您这可是爽了吧,没事的,我们不会客气的!看嫂子都被我

    们干的又喷浆了,你在下面可接好了啊!」

    「就是,套用个流行语就是,亮哥你就是一时绿帽一时爽,一直绿帽一直爽

    ,哈哈!」

    假奶亮被调侃着,但却也暗爽着,这时,马舒适时的来到了假奶亮的面前,

    直接是脱下了自己的内裤,结结实实的把自己的大屁股坐在了假奶亮的脸上,并

    吩咐假奶亮开始给自己舔屁眼和吸鲍鱼,并开始就着润滑剂开始使劲的撸动起了

    假奶亮高高挺起的小鸡巴,这一下,性交的场面更加的宏大了,舔的舔,吸的吸

    ,草的草,盘的盘,一直玩了一个多小时,其中马舒很会玩,让即将要忍不住射

    精的人,当着小鹿的面,把精液都射进了假奶亮的嘴里,还命令假奶亮一滴也不

    能洒,喝了个干净,这既让小鹿更加羞耻,也让奶亮十分的屈辱,而且,他一直

    把玩着奶亮的小鸡巴,让他一直处在射精的边缘,但每当快要射精的时候,要么

    松开手,要么使劲抽打他几下,让他无法达到那巅峰的一刻,一直在高潮的边缘

    挣扎徘徊,当然,他也很享受这个状态。

    气氛终于在两个黑人登场后达到了巅峰,只见两个黑人一前一后,纷纷挺着

    两根黑粗长直入小鹿的身体中,一个直接怼到了子宫,一个直接刺穿了直肠,剧

    烈的刺激直接让小鹿顿时进入了失神的状态,呻吟已经变成了呼叫,求饶已经变

    成了哀嚎,两根巨大的阳具分分钟就让她高潮一次,犹如翻江倒海,天崩地裂,

    看到自己老婆被两个黑人操的如此激烈,假奶亮也是再也忍不住兴奋,直接在马

    舒的一双小手下火山喷发,精液都是射到了小鹿的身上,看到自己的老公竟然如

    此的激爽,她在这一刻也是释放了自己,放弃了那最后一丝矜持,跟着两个黑人

    勐男的节奏不住的摇摆着纤细的娇躯,尖叫着达到了今晚最高的巅峰,浑身像开

    启了震动开关一般不住的抖动,淫水也是倾泄的像个水龙头,两位黑人见状也纷

    纷释放了出来,来了个双洞内射,把两管浓稠的进口精液都是一点不落的送进了

    小鹿的双穴深处……激情的一夜终于是过去了,几人都是玩的尽兴了,奶亮换上

    了休闲装,先行回到了家中,打开了直播开始跟他的粉丝们互动了起来,并说出

    了那句经典梗,「小鹿去做头发了!」

    而小鹿其实是体力消耗过大,只能是在皮几万家休息了一夜,当然,几人半

    夜起来自然又是云雨了几番,本来第二天还要转场,去小鹿家再玩一场的,可没

    想到被狗仔拍了个正着。

    正所谓狗仔长枪短炮,以为窥得天机,其实不过是管中窥豹,只见一斑罢了。</P>【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