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清纯可爱的同学调教虐杀的肉丝妈妈(1)

作者:chenhuan96811
    我叫张清,今年4岁,正在读初三,其实这是我第二次读初三了,因为我

    中考时没有好好读书,妈妈为了让我能够继续我的学业,向教育局申请去偏远的

    山镇中教书,而顺带着带上我让我重新读书,却不知道这是我们家庭悲剧的开始。

    再说我的妈妈叫陶珺婉,年过35岁的她出身于书香世家,挺立的双峰,浑

    圆的玉臀,姣好的面容让她看起来犹如2刚出头的少女,妈妈特别保守,也不

    知道是怎么就相中了有点浪子气的爸爸,拒绝了当时众多的追求者去到一个平凡

    的学校相夫教子。

    妈妈特别喜欢穿丝袜,每次去学校上班都是穿着职场正装,包臀裙下一双薄

    如蝉翼的肉色丝袜包裹着玉腿,学校基本上所有的男生都梦想着能够拥有妈妈,

    把她按在身下狠狠的蹂躏。

    当然也包括了我,自从学会了撸管,妈妈一直都是我的意淫的对象,在她晚

    自习加班的时候,我回到家中拿起她的丝袜高跟鞋狠狠的撸管,也正是我病态的

    恋母情结,害了妈妈。

    来到乡镇报道的天,妈妈带我去见了校长,因为地处山区,这个学校很

    小,所有在职教师加起来只有5人,而且除了妈妈一个女性都没有。

    今天的妈妈特别好看,上半身穿了乳白色的丝质毛衣,下半身穿了一件绿色

    的裙子,裙摆刚刚到膝盖处露出被肉丝包裹着的玉腿,穿一双黑色的细高跟鞋。

    妈妈带我去了校长室,抬起玉手敲了下门,「请进」

    妈妈推开门,「李校长你好,我是市里调过来的语文教师陶珺婉,这是调动

    的红头文件。」

    李校长是一个秃顶的中年人,脸上堆起的横肉让我对他眼印象就特别不

    好。

    一看见妈妈,李校长的小眼里闪过一丝淫欲,「陶老师你快坐快坐,你真是

    我们镇的福音啊,这不前脚刚走了一个语文老师后脚你就来了,咱们学校的学生

    也不会被影响了。」

    妈妈闻言也笑道:「哪里的话,能教导他们是我的福气,只要李校长不嫌弃

    我的语文水平太低了就好。对了,这是我的儿子,他也要跟着我一起来这个学校

    就读,李校长您看?」

    「没问题,陶老师你是我们这里的老师,你的儿子来是没问题的,这样他今

    天去教务处报道,明天就可以来上学了。」

    「谢谢您,李校长,那我就带着小张去办手续了」

    说罢妈妈就带我离开了校长室,临走前,我回头看了眼校长,发现他正盯着

    妈妈的玉腿看,眼睛里是诡异莫测的色彩。

    就这样,我成功又读了一次初三。

    回到镇上临时租赁的住所,我借着妈妈出去买日用品的时间,查看了这个镇

    子的相关资料,接着我就惊呆了,上一位语文老师也是学校中唯一的女老师,但

    是她不是离职了,而是失踪了,新闻上说的是她在回家的路上被歹徒给绑架了,

    目前生还的可能性很低,我看着新闻里监控录像的视频,看着那一双丝袜美腿在

    地上挣扎,最后踢落到地上的黑色高跟鞋,我竟然把她当成了我的妈妈,幻想着

    我的妈妈在回家的路上被歹徒给劫持,一双肉丝脚在半空无力的踢蹬着,最后归

    于平静,只留下一双高跟鞋。

    然后被歹徒蹂躏,轮奸,高潮到翻白眼最后被活生生的给勒死。

    「咔」

    开门声惊醒了还在意淫的我,是妈妈回来了,我默默的跑出去帮她提东西。

    妈妈买了很多日常用品,还包括了一个大大的瑜伽垫。

    妈妈不光饱读诗书,也喜欢瑜伽和跆拳道,在以前的大城市里,每天下班妈

    妈都会去跆拳道馆里泡上一两个小时,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她来乡村不怕的原因,

    因为一般的色狼都不是她的对手。

    「小清,吃完了饭就去把碗给洗了。」

    这是我们家的传统,为了让我独立,妈妈一般都是做饭,然后由我来洗碗。

    我把碗拿去厨房,妈妈转身去了她的房间,带上了门。

    我知道,妈妈又开始日常的锻炼了,在偏远的小城市里,没有跆拳道馆,妈

    妈只能自己锻炼,而瑜伽垫又起到了降噪的作用。

    三下五除二的把碗洗完了,我偷偷把妈妈的门打开了一条缝,看妈妈锻炼。

    妈妈把头发了扎成了很干练的马尾,穿着紧身运动衣,正在练习着鞭腿。

    紧身衣把妈妈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示的淋淋尽致,紧身裤下面露出的肉丝小脚

    一下又一下的踢出带风的鞭腿,我不禁幻想着把妈妈这双肉丝小脚抱在怀里舔舐

    的想法。

    「小清,怎么了,有事吗?」

    妈妈休息的时候瞥见了偷看的我,很温柔的问我。

    「啊,没有,我就是觉得妈妈练功又帅又美。」

    我急忙说道。

    「你这孩子可真会说话」

    妈妈笑着捂住了嘴。

    然后出来陪我把作业过了一遍,就这样天平稳的过去了。

    不知不觉就到了第二天,妈妈很早的就喊起了我,然后为我做了一顿丰盛的

    早饭,今天是妈妈天去新的环境上班,她花了一个澹妆,显得澹雅而美丽,

    上半身照例穿了白色的衬衣,丰满的双峰显得更加挺立,下半身是黑色的包臀裙

    ,勾勒出完美的臀部,一双玉腿包裹在天鹅绒丝袜中,妈妈小心翼翼的提起自己

    的高跟鞋勾勒在自己的脚后跟上,生怕自己的指甲勾破了丝袜。

    妈妈这双高跟鞋是我最喜欢的,天蓝色的细跟,内侧镂空,勾勒出了肉丝玉

    足最完美的模样。

    「走吧」

    妈妈叫我出发了。

    在报道之后,我独自来到了班上,跟大城市的班级不一样的是,这个偏远乡

    村由于资源的缺乏,教育的落后,很多8岁的青年仍在上着初中,一上来我就

    感觉到班上异常的沉默,原来一个壮硕的青年正在欺负同班同学,他叫阿虎,据

    说是这个学校唯一的一个留级生,因为他认为读书无用,靠着打抢才能闯出一片

    天地。

    正当他准备一拳打下去的时候,妈妈进来了,妈妈柳眉倒竖呵斥「住手!那

    个同学下课来我办公室」

    阿虎本来暴躁的转身准备吼妈妈的,可是看到妈妈后,他的眼睛闪过了很强

    烈的性欲,没有说话,坐了下来。

    看到这里,我不禁担心起了妈妈。

    下课后阿虎来到我的座位前,「听说刚刚那个骚娘们是你的妈妈?」

    「是又怎么样了?」

    我心里不禁有点发抖,面对米8的阿虎,米6的我只是个他随手就能打

    死的小孩子罢了。

    「是又怎么样?」

    阿虎一巴掌打过来,打的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小王八蛋,放学有你好受的。」

    然后他就去妈妈的办公室了。

    大约半小时后他脸色阴沉的回来了,应该是被妈妈骂的很惨。

    可是我心里还是很慌张,我始终记得他看我的眼神,那是要杀了我的眼神。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天,下课铃声响起后我飞快的冲出了教室,但是身体的差

    距终究是不能弥补的,很快我就被阿虎抓住,被他连打带踹的带到一个废弃的茅

    屋里。

    进了屋才发现屋里面还有4个和阿虎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阿虎,这就是

    你说的那个骚娘们的儿子?等下我们就用他把那个骚娘们引过来?」

    「建哥,这个废物就是她的儿子,那个骚娘们一定会上钩,你们没见过她,

    是不知道她有多好看,她那双腿老子恨不得剁下来舔一辈子」

    「你个变态羔子,就知道看腿,我倒要看看那个娘们有多好看」

    另一个抽着烟的年轻人瞥了阿虎一眼说道。

    「好勒,你们等着我把那个骚娘们叫过来」

    说着阿虎就出去打电话了。

    不一会就传来一阵高跟鞋疾走的声音,是妈妈来了!不一会妈妈就出现在了

    我们的视野里,妈妈柳眉倒竖「你们想干什么?放开小清,不然我把你们通通抓

    回去」

    看着阿虎这些人似笑非笑的表情,我不禁暗暗为妈妈担心。

    「别这么说嘛,陶老师,我和你儿子是好哥们,把他拉出来玩怎么了?」

    说完阿虎看似很友好的给了我两耳光。

    「住手!你们再这样我报警了」

    看见我被打了,妈妈担心的看了我一眼,威胁阿虎他们。

    「报警?这里是山沟沟里警察管不着的,这样,陶老师,你上午骂我们骂的

    那么威风。你跟我们打一架,不管输赢,我都会放你儿子走的。」

    「说话算话?」

    妈妈迟疑道,显然她做好了挨一顿打的准备,只为了带我离开。

    「当然。」

    阿虎肯定的说。

    「那好吧,我准备一下。」

    说完妈妈就抬起来她的小腿,脱下了她天蓝色色高跟鞋,她的玉趾轻轻勾起

    ,被丝袜包裹的恰到好处。

    我不禁看的眼睛都直了,阿虎他们也是面露淫光。

    「我准备好了」

    妈妈脱下了高跟鞋,向我们走来。

    白色衬衣完美的展现了妈妈的身材,包臀裙刚刚包住了浑圆的翘臀,一双玉

    腿在肉色丝袜的包裹下闪着微微的白光,一双玉足踏在水泥地上,与黑不熘秋的

    地面只隔了一层薄薄的丝袜。

    阿虎他们几个人也把持不住了,「上午骂我骂的这们狠,我现在要好好的教

    训教训你。」

    妈妈抬起一拳打向阿虎,大概是认为妈妈柔弱无比,阿虎并没有把妈妈放在

    眼里。

    「啊」

    很快就传了一声惨叫,不过不是妈妈的,是阿虎的,阿虎被妈妈狠狠一个右

    勾拳打的退后几步,妈妈乘胜追击,一脚鞭腿狠狠的踢在阿虎的手臂上,我很羡

    慕阿虎的手臂,因为能接触妈妈那丝滑的玉腿,虽然代价是很疼。

    「咔嚓」

    一声,阿虎的右臂竟被妈妈一个鞭腿踢骨折!「啊!这骚B好厉害,大家一

    起上啊」

    其他人哪里敢上,都被妈妈的气场震住了,接着是很简单的单方面暴打,妈

    妈很快就收拾了他们。

    「走,小清,跟妈妈回家」

    妈妈穿好了天蓝色的高跟鞋,拍了拍手掌,把我牵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妈妈一直告诉我要多加锻炼,不然总有一天会吃亏的,我不断

    地回答是的,可是我却不把这个当一回事,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妈妈总会帮我出

    头的。

    阿虎五个人在厂房里打着滚,这是一个矮小的黑色身影缓缓走了进来,「小

    虎,你们不是说有个很好看的女人吗,人呢?怎么你们被打的在这里打滚?」

    「龙...龙哥,那女的太厉害了,她儿子这么废物,没想到她这么能打」

    阿虎在地上躺着说道。

    「哦?能打,我最喜欢艹这种能打的女人,她儿子废物,那我们就用她儿子

    来引诱她啊」

    黑影慢慢走到亮处,漏出一张单纯、可爱的脸,龙哥身高不过米6,看起

    来就像一个小学生一样,并且配合他的外貌根本就没有人会把他当成坏蛋,而且

    大家也都不知道这个人竟然是阿虎的老大!「很简单的,我告诉你们……」

    龙哥蹲下来和阿虎他们讨论了起来。

    第二天,我来到班上,没有看到阿虎等人,看来他们都被打的在家养伤了。

    「叮叮叮叮」

    上课铃打响了。

    妈妈穿着深绿色的连衣裙,穿着肉色丝袜配上一双黑色5厘米细高跟鞋来到

    了班上,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米6的可爱小孩子,「上课」

    妈妈说道。

    「老师好!」

    全班站起来鞠了一个躬。

    「各位同学们,在上课之前,先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新同学,这位是贺

    小龙同学,今天开始转来我们班和大家一起学习。小龙同学,你先跟大家介绍一

    下你自己。」

    妈妈很温柔的对着小龙说到。

    「大..大家好,我叫贺小龙,今年5岁,很..很高兴和大家做朋友!」

    看的出来贺小龙是个很羞涩的男生,他小脸涨红的对着大家说完了自我介绍

    ,然后深深的鞠了一躬。

    「好了,那小龙你就坐在张青同学旁边」

    妈妈说完就开始了上课,我自然没有认真听,妈妈读书,而我在看她如玉的

    腿。

    「小清同学,你..你在看什么呀」

    小龙轻轻的问我,吓得我一跳。

    「没什么,我在发呆」

    我慌乱的收回了视线,「哦,好吧,你是我的个同桌,我们可以做好朋

    友吗」

    看着小龙单纯的眼神,我很乐意的做了他来新学校的个朋友。

    从那以后,我们一起上学,一起下课,因为他家里和我家里在一条路上,所

    以他也常常会来我家做客,久而久之,我妈妈也跟他熟稔了起来。

    毕竟一个可爱的小男生,是谁都会喜欢的。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

    「下课」

    伴随着妈妈的一句话,今天的学习到此结束,我收回了停留在妈妈深绿色连

    衣裙下肉丝玉足的眼光,和小龙收拾书包回家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们一路的聊着。

    「站住!妈的,清儿子,总算被老子逮到了」

    一声恶狠狠的呼喊让我们停住了脚步。

    「小清,这是谁啊」

    小龙往后缩了缩脑袋,我护住他,低声跟他说「你快去找我妈,就说我被阿

    虎逮住了,叫她来救我,快去!」

    说罢我拦住了阿虎,看着小龙远去的背影,我不禁放下心来,妈妈又能来救

    我了!「小兔崽子,你倒是很有勇气啊,不过你知道吗,今天我们可是有备而来

    的」

    「你敢动我吗,一会儿我妈就来了。」

    「好啊,那我等着你妈妈来」

    天黑了,可是妈妈还是没有出现,我开始慌了,「阿虎,你到底想怎么样?」

    「算了,今天就放过你」

    阿虎就走了。

    我劫后余生的回到家里,赌气的自己开了门,准备责怪妈妈没有立刻去救我。

    可是打开门,我发现家里的灯是关的,妈妈不在家!我等妈妈不禁睡了过去

    ,可是醒来还是没有看到妈妈,带着满肚子担心的我去了学校,可是发现妈妈今

    天没来上班,小龙也没来。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妈妈有事请假了?很快就上课了,走进来一个陌生

    的男老师,他向我们解释道妈妈请假了,并不能来上班,这段时间由他来代。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我看到家中还是空空荡荡的,坐在妈妈的床上,看着

    妈妈的瑜伽垫,我不禁担心起妈妈来。

    「咚咚咚」

    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我一打开,是一个送快递的,告诉我是给我的。

    怀着疑惑的心,我签收了那个快递,打开了快递。

    「啊」

    我不禁捂住了我的嘴,快递盒里躺着的是妈妈那双天蓝色的高跟鞋中的一支!只不过上面布满了精斑和鞋里还有干了的呕吐物,旁边还有一个小袋子,里面

    装的是一个U盘。

    我打开了妈妈的电脑,插入了U盘,很快就看到了里面有一个小文件夹,命

    名为「跆拳道肉丝老师的窒息轮奸地狱」。

    打开了文件夹,看见里面有一个视频,手抖着打开了视频,画面开始了,是

    一个小孩子的疾跑,然后就看见他敲开了一扇门,「谁呀」

    门里面传来了妈妈的声音。

    「陶阿姨!!小清..小清被群小混混围住了!」

    原来这个是小龙的视角。

    很快门就被打开了,妈妈一身绿色连衣裙,满脸焦急的打开了门,「你说什

    么?」

    「小清被小混混围住了,他叫我来向你求救!」

    「快带我去」

    妈妈也没想,就把肉丝玉足套进了那双天蓝色的高跟鞋里,让小龙带她出门

    了。

    但是他们出门后,并没有往我这个方向来,而是去了另一个方向!视频大概

    进行了2分钟,小龙把妈妈带来了一个旧房子里,「陶阿姨!就在这里面,小

    清被他们带进去了」

    原来小龙也是他们的人!妈妈不要进去!我看着视频低声的呐喊着,可惜妈

    妈那时听不到。

    「你退后点」

    妈妈狠狠一脚踢开了旧房子的大门,而摄像头却只拍摄了她那双小巧有力的

    玉足。

    很快妈妈进入到了屋中,屋中有3个壮汉正面露着淫光看着妈妈。

    「说,你们把我儿子藏哪去了?」

    妈妈呵斥着这群壮汉。

    「想知道你儿子去哪了?先打赢我们再说」

    壮汉吊儿郎当的说着。

    「小龙,你退后点,阿姨解决这群垃圾就和你一起去找小清。」

    妈妈回头对小龙说着,顺便把自己的头发扎成了马尾。

    「好的」

    小龙怯生生的站到了后面。

    接着镜头就对准着妈妈了,一个壮汉向前狠狠一拳打向妈妈,妈妈侧身躲过

    了这一拳,抬起一脚踩在了壮汉的脚上,这5厘米的细高跟可不是说笑的,「啊」

    只见这个壮汉痛苦的弯下了腰,妈妈顺势用肉丝玉腿狠狠踢在他的下巴上,

    个壮汉应声而倒。

    接着妈妈与另外两个壮汉陷入了鏖战,不过妈妈不落下风,妈妈脚来脚往之

    间让三个壮汉都挂了彩。

    这时视频晃了下,变成了小龙的自拍「小清,看来你妈妈不好对付啊,不过

    不要紧我的这个背后偷袭绝对能让她吃上一壶。」

    看着小龙的狞笑,我不禁有些恐惧,这家伙到底要对妈妈做些什么?接着镜

    头又一转,小龙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米长的棒球棒,悄悄的走向了妈妈。

    可是妈妈此刻背对着小龙,又哪里知道这个平日里自己喜欢的小孩子竟是这

    个嘴脸?镜头里妈妈越来越近,镜头一晃,我知道是小龙举起来棒球棒。

    此时妈妈抬起粉拳,准备给一个壮汉狠狠的来上一拳,了结这一个对手。

    而那个壮汉则闭上了双眼。

    「碰」

    一声闷响传来,壮汉想象中的绝命一拳没有到来,慢慢睁开了眼睛,看见妈

    妈正像木凋一样举起她的右手,她的眼睛慢慢的向上翻起露出眼白,舌头慢慢的

    伸出了口外,而她的头上,赫然停留着一个棒球棒!妈妈此刻的样子绝美而又凄

    凉,凹凸有致的身材在连衣裙的勾勒上淋淋尽致,一双玉足踏着天蓝色高跟鞋,

    犹如古希腊的女神凋塑一样。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只不过镜头上移,就会看见这个女神双眼翻白,显然是失去了意识。

    画面又转到了小龙「怎么样啊,小清,看着你的妈妈没?哈哈哈接下来给你

    上一个成人课啊」

    画面转到了妈妈,妈妈的玉手已经垂落在两侧,因为惯性的作用,还在前后

    微微的晃着。

    妈妈的头低下,前后摇晃着,慢慢的膝盖先弯曲,然后整个人就那样坐到了

    地上,玉手无力的摸着着自己的肉丝脚踝,玉臀直接接触着冰冷的地面。

    「妈妈!」

    我哭喊着,可惜妈妈听不到。

    「这骚娘们终于被干掉了,还是你有先见之明啊龙哥,知道要怎么让她上钩。」

    壮汉们与小龙聊着天。

    「那是自然了,按照规矩,这女的应该我先来尝」

    小龙龙说完就把手机固定在了一个地方,然后走向了妈妈。

    「我早就想操你了呢,陶阿姨陶老师」

    小龙把妈妈的马尾散开,抚摸着妈妈的头,而妈妈无声无息的坐在那里,玉

    手摸着自己的脚踝,眼睛翻白,舌头向外滴着口水,此刻的画面,妈妈就像一个

    美女犬在接受主人的爱抚。

    小龙抬起了妈妈的头,看着妈妈翻白的眼睛,轻轻舔了一下。

    「陶老师,你全身都像艺术品一样,我真不知道该怎么下口,对了你是语文

    老师,那么嘴巴一定很能说,我就先从你的口开始吧。」

    说罢小龙张开了他的嘴巴,吮吸着妈妈的舌头,而妈妈就那样坐着,接受着

    一个5岁的男生的凌辱。

    小龙的嘴巴包住了妈妈伸在外面的香舌,一只手放在了妈妈挺立的肉峰上,

    揉捏着,像一对相爱的情侣在接吻。

    吮吸了一会儿后,小龙伸着他的舌头,与妈妈的舌尖相碰,「哈哈哈,陶阿

    姨这个任我玩弄的样子太可爱了」,小龙捏住妈妈的脸颊,看着妈妈翻着白眼的

    任由他玩弄的样子说着。

    接着小龙解开了他的裤腰带,掏出了他已经充血的阴茎,对着妈妈伸出舌头

    的嘴插了进去!「唔」

    妈妈一声痛哼,慢慢的露出了黑色的瞳仁,妈妈被这瞬间的痛给弄醒了!但

    她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小龙趁势用力一捅,「呜!」

    妈妈眼睛又向上翻了起来,妈妈的舌头被小龙阴茎的下部分抵住,无法回收。

    「太舒服了!这就是熟女的味道」

    小龙兴奋的抬起了头,抓住妈妈的秀发,操纵着妈妈的俏脸在他的股间来回

    穿梭着。

    「呜呜呜」

    妈妈痛苦的哼着,无法收回的舌头往下滴落着口水和小龙的分泌物,滴在她

    深绿色的连衣裙上。

    妈妈的双手用力的抓着自己的脚踝,我能理解她的痛苦,但是我却只能在这

    里坐着。

    「噗嗤噗嗤」

    小龙抓着妈妈的秀发,一下整根拔出,一下又整根插入,妈妈的喉咙能明显

    看到鼓起缩下,而妈妈此刻就只能翻着白眼,接受着自己学生的口交。

    而小龙恰恰相反,他舒服的低吼着:「陶阿姨,你的口真的太舒服了,你这

    么柔软的舌头,简直就是为口交而生的」

    小龙抓着妈妈的秀发,一前一后的拉扯着,而妈妈只能用无力的呻吟和抖动

    着的肉丝玉足来微弱的抵抗着。

    突然小龙勐地把妈妈的头往自己胯间一按,妈妈整个脸都贴在小龙肮脏的下

    体上,接着只见妈妈一阵抽搐,双脚乱蹬,踢掉了一只脚的高跟鞋,露出肉丝包

    裹着的小脚,这小脚此刻绷紧着,暗示着主人正遭受着巨大的痛苦,妈妈的双手

    用力的拍打着小龙的大腿。

    而小龙却巍然不动,他把头抬向天花板,发出舒畅的低吟。

    而妈妈的喉咙则发出「咕隆咕隆」

    的喝水声,妈妈被深喉了并且内射了进去!妈妈的双手很快就无力的掉在地

    上。

    「舒服啊!」

    小龙一声低吼之后,放开了妈妈,露出了妈妈白目失神的俏脸。

    妈妈的双眼翻白,看不到一丝黑色,舌头伸的长长的,口水与分泌物掉的长

    长的,落在自己的肉丝大腿上,留下一大块精渍。

    妈妈的上半身摇了摇,接着无力的向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砰」

    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妈妈仰面躺在地上,整个人乘个大字。

    一只肉丝玉足露在外面,双脚无力的摆在哪里。

    玉门大开,能看见肉色丝袜下面隐约的白色蕾丝内裤湿了一块。

    妈妈翻白着双眼不断的抖动着,突然玉臀轻轻的抬起,接着在一阵剧烈的颤

    抖中,蕾丝内裤湿了的那一块慢慢的变大,接着一股水流流了出来,妈妈翻白着

    双眼,躺在地上抖动着,翘臀抬起落下,把尿液溅起了尿花。

    「龙哥,还是你厉害啊,刚开始就把这骚货干的失禁了」

    壮汉恭维着。

    「哈哈,还愣着干什么?把这个骚货的高跟鞋拿过来,接在她的骚脚上」

    接着就见壮汉拿起妈妈那个甩落出去的天蓝色高跟鞋,一只手将鞋口对着自

    己的阴茎,一只手搓弄着自己的阴茎,然后将满满的一股精液射进了妈妈的高跟

    鞋里。

    接着壮汉走向妈妈,抓起妈妈那只露在外面柔嫩无骨的肉丝玉足,妈妈的肉

    丝腿还在一下一下的抽搐着,接着壮汉把妈妈这只无数人艳羡的玉足塞进了那只

    被精液注入的高跟鞋里,而妈妈却依旧在翻着白眼,躺在地上喷尿,在她看不起

    的流氓面前。

    「好了,接下来才开始真正的处刑」

    小龙说罢走向躺着的妈妈,看着渐渐平息的妈妈,端起自己的阴茎对着妈妈。

    只见黄色的尿液的落在妈妈无数人艳羡的俏脸上,打湿了她的秀发,部分尿

    液落入了妈妈刚刚被口爆的玉唇中。

    「咳..咳」

    妈妈被尿液灌得呛了起来,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慢慢醒转过来,

    「你们..你们这群混蛋」

    想起自己老公都没有尝过的玉唇,竟被这群流氓给侮辱了,让自己口交,还

    给自己喂尿。

    妈妈慢慢坐了起来,用手撑起了自己极度虚弱的身体,尤其是脚底的不适,

    那黏黏的感觉,像极了精液,妈妈异常愤怒。

    「你们一个都别想跑!我要把你们送进监狱!」

    妈妈愤怒的冲向了四人。

    妈妈一脚向小龙踢来,小龙双手挡在胸前,却被妈妈的这一脚踢的往后飞起。

    「啊」

    重重的跌落在地上的小龙发出了一声惨叫,「你们快上,把这娘们给我狠狠

    地打。」

    三个壮汉冲向妈妈,妈妈经历了偷袭和一番口爆,本来就体力虚弱了许多,

    此时哪里是三个壮汉的对手?只见一个壮汉轻松躲过妈妈的左勾拳,顺势一拳正

    打在妈妈挺立的鼻梁上,「噗」

    妈妈被打的向后一仰,吐出了一口鲜血。

    妈妈摇摇晃晃的站稳,刚准备上前反击,只见一个壮汉勐地拦腰抱住自己。

    「放开我」

    妈妈一双玉手慌乱的捶打着那位壮汉,可惜没有用,壮汉用力一提,妈妈仅

    剩脚尖能勉强挨着地。

    大汉收紧了自己的双手,「嗯..放开」

    妈妈还在无力的捶打着。

    过了大约5分钟,妈妈的捶打慢了起来,「我叫你.....放.....

    .开....」

    妈妈的眼珠慢慢的向中间靠拢,慢慢的向上翻起来。

    大汉紧接着用力勒进了妈妈的腰部,妈妈若软的双峰紧紧的贴在壮汉的胸口

    ,头往后仰,两个眼珠已经向上翻白,微微张开的小嘴慢慢滴出了泡沫。

    又过了5分钟,「嗯....」

    妈妈的双手无力的甩了下去,整个人已经失去了知觉。

    「叫你他妈踢我」,小龙从背后一脚压在妈妈的腰上,妈妈的上半身与壮汉

    贴的更近了,一双肉弹几乎要突破连衣裙。

    「松开她」

    小龙命令道,壮汉松开了妈妈,妈妈头扔向上仰着,步履阑珊的往前走了几

    步,慢慢的下跪,趴在了地上。

    此刻妈妈没有那种神采飞扬的样子,整个人无力的趴在地上,一双穿着天蓝

    色高跟鞋的肉丝小脚脚尖相对着,玉臀微微抖动着,一丝溪流从那禁地流出,整

    个胸部被全身的重量压成了一个圆饼,一边脸颊挨着地面,丁香小舌长长的伸出

    嘴巴,泡沫从嘴边流出,而那双丹凤眼早已变成了纯白色。

    「把这个骚B扶起来,给她来最后一击。」

    壮汉上前抓住妈妈的秀发,硬生生的把妈妈从地上提起来,妈妈此刻就像一

    条被打死的母狗一样,被人提着秀发,双眼翻白,阴部不断滴落着尿液,一双天

    蓝色高跟鞋半掉着,鞋尖勾在妈妈完美的肉丝玉足上晃荡,而妈妈的双脚完全离

    开了地面。

    这时另一个人走向妈妈,一个回旋踢,重重的踢在了妈妈的肚子上。

    「呕……」

    妈妈再也忍不住了,把胃里的饭菜、精液、尿液的混合物吐了个干净。

    大汉松开了妈妈的秀发,妈妈慢慢的趴下,屁股高高翘起,整个身体在地上

    不停的抽搐着。

    「好了,陶阿姨已经彻底失去了抵抗力,那么接下来就开始轮奸盛宴吧」

    随着小龙猥琐的声音响起,四人走向了妈妈。

    小龙走到妈妈背后面,抓住妈妈裆部的丝袜,用力一扯,妈妈的阴户毫无遮

    挡的展露在了这些人面前!小龙用两只手指撑开妈妈的尿道,让里面的尿液流出。

    「咦。陶老师这么饱读诗书的人,也会随便大小便啊」

    小龙侮辱着妈妈,可惜妈妈此刻什么也听不到。

    按住妈妈微微抽搐的玉臀,小龙把自己的阴茎慢慢插了进去。

    「卧槽,陶阿姨的阴户好紧,像处女一样,你的老公一定是性无能,你说是

    吧?陶阿姨」

    小龙拍了拍妈妈的翘臀,「嗯....」

    妈妈的双眼翻白着,抽搐的发出细小的呻吟。

    「阴户好湿啊,看来陶阿姨很喜欢被虐待啊,被虐待了还这么湿」

    小龙羞辱着妈妈,一边一进一出的抽插,每一次抽插都能带走妈妈一大片的

    尿液与淫液。

    另外三人也没闲着。

    两人抓起了妈妈抽搐着的肉丝小脚。

    一人把妈妈吊在脚尖的高跟鞋塞了回去,把自己的阴茎塞入了高跟鞋内侧镂

    空而露出的脚掌下,感受这妈妈丝袜的小脚和高跟鞋之前压迫感,开始抽插起来。

    而另一人则脱下了妈妈的高跟鞋,把妈妈肉丝小脚的脚后跟的丝袜撕开了一

    个洞,把阴茎放了进去,感受着妈妈的裸足与丝袜的夹击,另一人则抓起了妈妈

    的秀发,妈妈的香舌无意识的伸在外面,像一条被人干失神的母狗一样,这人对

    着了妈妈的嘴巴,将阴茎放了进去。

    「噗嗤噗嗤」

    就这样,视频里只剩下了抽插的声音,和妈妈仍在微微颤抖的身体。

    看着妈妈的身体被人这样玩弄,我的下半身竟然慢慢的硬了起来。

    次插入妈妈阴户的小龙显然很快就受不了妈妈阴户的压迫感,抱着妈妈

    的丝臀,用力的抵在了妈妈的阴户上,随着小龙阴茎的抽出,妈妈的阴户慢慢的

    滴落了一丝白色的精液。

    而另外三人显然也受不了妈妈这等尤物的区域,分分缴械,口爆着妈妈的那

    个人眼看快要高潮了,连忙从妈妈的嘴里抽出阴茎,对着妈妈翻白眼的俏脸来了

    一炮,精液从妈妈的额头滑落,滴落妈妈鼻子时,随着妈妈的呼吸而呼出了一个

    精液泡泡。

    看着地上毫无意识抽搐的妈妈,小龙觉得没有意思了,「你们开发一下她的

    大腿吧」

    三个壮汉心领神会,一开始被妈妈个打倒的壮汉个上前,抬起一脚

    就重重的踹在妈妈的乳房上,妈妈被这一脚踹的从跪趴变成了仰躺在地上,整个

    人成大字型四仰八叉的倒在这里。

    「嗯..」

    妈妈显然被这剧烈的疼痛弄醒,还没醒转过来,两个壮汉就上前抓住了妈妈

    的丝袜小脚,将妈妈的双腿拉开向两边按下!「啊..疼」

    下身撕裂的疼痛让妈妈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下体,「小龙,你要干什么?」

    「我要操翻你,臭婊子」

    小龙恶狠狠的说着。

    「你...啊!!!!」

    妈妈柳眉倒竖还没来得及呵斥,就感觉下体传来一阵撕裂感,原来妈妈的双

    腿被壮汉们硬生生的压成了一个噼叉的样子。

    此刻的妈妈小嘴微张,眼神空荡荡的看着天空,酥胸一抖一抖的,看起来就

    像一个瓷娃娃「哈哈看来视频里说的没错,女人一般被弄成这样都是会失神的」

    小龙俯下身,伸出舌头舔了舔妈妈的脸颊,而妈妈此刻无动于衷,小嘴微微

    张着,眼睛空洞的看着天花板。

    「让你看看对抗我的下场!」

    小龙挥手叫壮汉松开了妈妈的手,「把这个贱女人扶起来,让她面对着我。」

    妈妈的肉丝小脚踩在自己布满精液的高跟鞋里,被壮汉摆弄着,摇摇晃晃的

    站在小龙的面前,双目失去了焦距。

    而小龙则撸起了管。

    大约过了3分钟,小龙的精液喷涌而出,射在摇晃的妈妈连衣裙上,勉强平

    衡着的妈妈被这一股射精带动,随着惯性缓缓的下跪,趴在了小龙的面前,就像

    一条臣服的母狗一样。

    「哈哈哈小清,看到你妈妈没?像条母狗一样臣服在我面前呢。」

    镜头的我没有忍住,精液喷涌而出,射在了屏幕上,而屏幕上此刻也是妈妈

    的脸部特写:眼睛完全的翻白,随着身体的抽搐,发丝有二三根滑到了眼前,舌

    头随着身体的抽搐时而伸出,时而收回,而嘴角也似笑非笑。

    看来妈妈已经被彻底干的失去意识了。

    「哈哈哈,你的妈妈就由我继续拿来调教了,当然我后续我也会给你视频的

    ,那这个骚货的这个高跟鞋就还给你了。慢慢的我会把你妈妈整个都给你的哈」

    随着小龙淫荡的笑声,视频结束了。

    我瘫软在地。

    妈妈!我无声的哭泣着,又期待着下一次视频的到来。

    就这样过了几天,又来了一封快递。

    还是跟上次一样的礼物盒,我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照片,是妈妈的特写。

    照片里的妈妈正四仰八叉的靠坐在墙上,她的身上只有一条肉色丝袜,没有

    任何衣物。

    妈妈的眼睛向上翻着,舌头无力的搭在嘴角,她的上半身挂满了白色的精液

    和精斑,而她的面前,显示了一个男人的双腿。

    照片旁边是一个U盘。

    我冲到了房间里,打开妈妈的电脑,打开了U盘,U盘只有一个视频,命名

    为「高冷女教师的调教」。

    打开视频后,是妈妈!还是穿着那套绿色连衣裙的妈妈此刻被绑在一个铁椅

    子上,双手分别被绑在肉丝玉足上,带着眼罩,小嘴微微张开,玉足被绑在椅子

    扶手上,露出了肉色丝袜包裹侠的阴户。

    「陶阿姨,今天咱们就来开始继续玩呀」

    小龙猥琐的声音响起。

    「你放过我吧,放……啊啊啊啊啊!」

    妈妈话没说完,就勐的抽搐起来,而视频里响起了嗡嗡嗡的声音,「你这样

    说,我的跳蛋可不答应呢」

    小龙笑着说,「啊啊啊,我错...了」

    妈妈被跳蛋折磨的舌头用力的伸出玉唇,一双玉手用力的抓着自己的肉丝小

    脚,无力的抖动着。

    「好吧,看在你这边肯认错的份上,你说一遍我是母狗请小龙爸爸操我,我

    就关掉跳蛋」

    「你....妄想...」

    妈妈一边忍受着跳蛋的折磨,一边无力的抵抗着说出这种羞耻的话。

    「哎呀,那只能把跳蛋开最大了呢」

    小龙按下了最高档的按键。

    「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被跳蛋折磨的整个人剧烈的抽搐起来,肉丝小脚紧绷着,舌头长长的伸

    出,「你不说那就一直玩下去」

    小龙揶揄的说着。

    「啊啊啊啊啊」

    妈妈剧烈的抽搐着,屁股高高的翘起,又因为无力挣脱而落下,大约持续了

    5分钟,妈妈突然背挺的笔直的,绿色连衣裙甚至能看到妈妈两个挺立的乳头,

    妈妈的屁股抬高,下身飞溅起水花。

    接着妈妈就瘫软在椅子上,任凭跳蛋继续折磨着。

    「宁愿失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母狗吗」

    小龙摘下来妈妈的眼罩,妈妈此刻漂亮的丹凤眼正无神的看着小龙,时不时

    的翻起白眼。

    「那我就狠狠的操到你认为自己是母狗为止。」

    小龙撕开了妈妈的丝袜,对着妈妈的阴户就直挺挺的插入进去,视频里就显

    现着一个米6的小朋友,正和一个绿色连衣裙,肉丝被高高绑着的少妇不断的

    交合着。

    看着妈妈仍然不为所动的样子,小龙恨恨的看了妈妈一眼,从包里取出了一

    个按摩棒和一罐膏状物。

    小龙用膏状物涂满了妈妈的下体,「你要干什么?啊..好凉」

    妈妈扭动着玉臀挣扎着。

    「你等下就知道了」

    接着小龙开启了按摩棒,在妈妈的阴唇上摩擦着。

    「嗯...嗯...痒」

    妈妈扭动着玉臀呻吟着。

    「好痒啊,你拿开」

    妈妈低吟着,可是小龙不为所动,继续摩擦着妈妈的阴唇。

    大约过了十分钟,妈妈的玉乳又肿胀了起来,连衣裙能很明显的看到乳头和

    乳晕,而妈妈也媚眼如丝。

    「我.....要.....我要....那个棒子插进来」

    妈妈媚眼如丝的看着小龙。

    「你想要吗?你想要得承认自己是母狗」

    「我....我不...」

    妈妈仅存的意志能在抗衡着小龙。

    「那就继续吧」

    小龙加大了按摩棒的等级。

    「啊啊啊啊!我要大肉棒,我是陶母狗,小龙..小龙爸爸操我啊!啊啊啊」

    妈妈摇着头哭着喊着。

    「那我就满足你」

    小龙说罢将按摩棒的一段对着妈妈,插了进去!「噗嗤噗嗤」

    按摩棒的每一次抽插都会带走妈妈一大片的淫液。

    「啊啊啊啊」

    妈妈仰着头呻吟着。

    小龙一边用按摩棒抽插着妈妈,一边近身吻上妈妈的玉唇。

    两个就这样缠绵着。

    直到妈妈突然的一阵勐烈的抽搐,双眼翻白,一股强烈的尿液从下面喷涌而

    出。

    「哈...哈...」

    妈妈像条母狗一样伸着舌头躺在椅子上哈着气,这时小龙换下了按摩棒,用

    他的阴茎继续抽插着妈妈。

    而他的双手则放在了妈妈的脖子上,用力掐了上去。

    「呜....放开」

    妈妈挣扎着,但是此刻的她怎么可能是小龙的对手,只能在小龙抽插带来的

    充实感和窒息的痛苦之间沉沦……

    小龙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而双手也更用力的掐着妈妈,妈妈的双眼已经翻白

    了,舌头长长的伸出,泡沫流出滴在小龙的手上。

    「啊啊啊好紧我要射了」

    窒息的妈妈下意识的收紧自己的阴道,阴道壁夹着小龙的阴茎让小龙很快就

    缴械了。

    小龙附身,把镜头对准了妈妈。

    此刻的妈妈白目失神着,身体无意识的抽搐,阴户慢慢的流出米黄色的精液。

    「小清,看到你妈妈这个样子了吗?接下来还要更刺激的哦」

    画面一转,又来到另一个房间,此刻房间的一边墙壁上系这一条长长的绳子

    ,而小龙则拿着另一头。

    妈妈则除了肉色丝袜一丝不挂的被吊着悬在绳中间的位置,此刻的妈妈只有

    肉丝包裹着的脚指能够到地面。

    「陶阿姨,那么这是我们玩的最后一个把戏,叫做绳交呢」

    小龙揶揄的说着。

    「你不得好死!」

    妈妈柳眉倒竖的对着小龙吼道。

    「唉,别这么急躁,有你快活的」

    小龙用力一拉绳子。

    「啊」

    妈妈的阴户被绳子摩擦了一下,痛的妈妈肉丝小脚悬空了,而悬空了之后妈

    妈的整个人的重量都被压在了阴户上,而阴户又与绳子接触着,「啊好疼啊」

    绳子深深的陷入了妈妈的阴户里,妈妈被绳子勒的阴户生疼。

    「赶紧把你那双骚蹄子放下来撑着,不然我就去你家把你的乌龟儿子杀了」

    「你不要动小清!」

    妈妈忍着疼痛把脚尖垫起支撑着身体。

    「这就对了」

    小龙又来回拉动着绳子,绳子上每隔一个距离都有一个小铁石,冰冷的触感

    让妈妈在被摩擦的舒服的同时又生疼。

    「哈...哈哈...住手」

    妈妈伸着舌头踹吸着。

    小龙无动于衷的继续拉着绳子,慢慢的妈妈竟有了感觉,阴户竟湿了。

    看见妈妈滴水的阴户,小龙阴险的一笑,用力一拉绳子。

    「啊啊啊啊」

    妈妈整个人都剧烈的抽搐起来。

    「陶阿姨啊,你可不能高潮呀,这绳子上的小铁石可是带电的,你一旦流水

    了,这电流就会顺着你的淫液电你的骚B哟」

    「你.....住口...你会..遭报..啊啊啊啊啊」

    妈妈的话还没说完,又因为下体的淫液而被电的浑身颤抖。

    「你这样可不行呢」

    小龙加快了拉扯绳子的速度,「我...我不行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一声绝望的嘶吼中,妈妈的阴户潮吹了!妈妈瞬间被绳子上的电流电的混

    着抽搐。

    「兹拉」

    整个视频里只有妈妈越来越小的惨叫声,和电流的声音。

    大约持续了5分钟,随着小龙的松手,妈妈整个人无意识的被吊在中央。

    妈妈的阴户不断滴落着尿液,身体无意识的摆动着,肉丝小脚的脚尖划动着

    地面。

    「早就叫你听话吧」

    小龙走向妈妈,解开了妈妈的绳索,失去了绳索的力量,妈妈像一滩肉泥一

    样瘫软在小龙的面前,小龙提着妈妈的丝脚,把妈妈摆在墙角,对着妈妈尿了出

    来,尿液打湿了妈妈的头发。

    小龙还没有停止,继续撸着他的阴茎,就这样,妈妈就像视频那样,四仰八

    叉的靠着,接受着小龙的尿液与精液。

    「唉,快来已经玩坏了,是时候给小虎他报仇了」

    影片的最后,小龙叹了一口气。

    我默默的关了视频,正在我准备关掉视频的时候,背后一痛,我失去了意识。

    我再一次回复意识,是在一个阴暗的房间里,妈妈此刻正被拷在一个十字架

    上。

    妈妈穿着一身浅白色的连衣裙,完美的双腿被肉色丝袜包裹着,她正担心的

    看着我,看见我醒了,正当她准备问我有没有事情的时候,小龙推门而入。

    「你玩也玩完了,你放我儿子走,我随便你怎么样」

    妈妈低吼着。

    「别急嘛,你看看这是谁」

    小龙侧身一让,阿虎的身影走了出来。

    「其实很简单,你上次把阿虎打成那样,让他很没有牌面,你若是现在打赢

    了他,我让你儿子和你都走,怎么样?」

    小龙懒散的说着。

    「好,一言为定。」

    「去把她的镣铐解开吧」

    小龙对阿虎说道。

    阿虎走向妈妈,解开了妈妈的镣铐,妈妈也许是不愿意占阿虎的便宜,没有

    顺势击倒他。

    「那么开始吧」

    妈妈踩着她的天蓝色高跟鞋冲向阿虎,正当她准备抬起一脚时,下体突然传

    来一阵撕裂感,让她痛的放下这一脚,正好阿虎也一拳欺身上前,一拳正中妈妈

    的脸颊,妈妈被打往后一歪,半跪在地上。

    「你们..」

    妈妈擦了擦嘴角,看着小龙和阿虎,阿虎突然抬起一脚踢在妈妈绝美的下巴

    上,妈妈瞬间被踹了个36度旋转,仰躺在地上。

    「忘了说,你的下体有跳蛋,开关在阿虎手上」

    此刻的妈妈哪还能听得进去,她已经被阿虎这一脚踹的眼睛翻白,浑身抽搐

    了。

    妈妈的一只高跟鞋也被踹的脱离了肉丝美脚,滑到了我的面前。

    「好吧阿虎。你去了解了陶老师吧」

    阿虎走到妈妈的头后面,把妈妈的上半身抬起了3度,锁住了妈妈的头,

    妈妈被锁头的疼痛惊醒了,一双美脚无力的抖动着。

    「放..放开我」

    阿虎哪里听得进她的话,用力的锁住妈妈的喉咙,妈妈的身体无力的抖动着

    ,小手拍打着阿虎的手臂,但怎么拍的动?妈妈的肉丝小脚挺得笔直,另一只天

    蓝色高跟鞋也在挣扎中被甩了出去。

    「陶老师,你怎么这么天真呢?」

    小龙蹲在了妈妈的面前,看着眼前眼睛已经完全翻白,舌头伸出嘴巴,只有

    双手还在无意识的拍打着阿虎的少妇。

    抬起了妈妈不停抖动着的肉丝玉足,把它们放在自己的阴茎两端,就这样,

    我看着妈妈被阿虎锁喉,而肉丝玉足已不受她控制的抖动着摩擦的小龙的阴茎。

    「这是你次为我足交,也是最后一次,阿虎终结她吧」

    随着一声咔嚓声,阿虎拧断了妈妈的脖子,妈妈的眼睛也彻底变成了白色,

    正对着我,妈妈的玉足直挺挺的抖动着,小龙也被妈妈的肉丝玉足挑逗着高潮了

    ,白白的精液射到了妈妈的小腿和玉足上。

    妈妈无意识的躺在地上抽搐着,尿液打湿了地面,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恶臭。

    妈妈大小便失禁了。

    看着走来的阿虎和小龙,我闭上了眼睛,在一阵剧痛中,我眼前一黑。</P>【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