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恶少(书号:18084

【恶少】(6)

作者:很无聊
    【恶少】(第六章)

    作者:很无聊

    29年3月4日

    字数:6434

    周涛带着秀儿回了周庄,当夜自有人安排不提。

    第二日,周涛还在呼呼大睡,被丫鬟慌张的叫了起来「少爷,少爷,杨管家

    带了个小姑娘说有要事禀告!」周涛气冲冲的穿戴完毕,来到大厅大刺刺的坐下,

    刚端起丫鬟泡的热茶还没喝上一口,就见杨管家带着张家小妹急冲冲的走了进来。

    「少爷啊,我的少爷啊……不好了,张大牛,张大牛死了!」杨管家一见周

    涛,也顾不上自己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慌慌张张道。

    「什么?」周涛放下还没喝上一口的热茶,看了杨管家一眼,又看了看哭哭

    啼啼的张小梅一眼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让你找大夫给他看了伤吗?」又回

    头对旁边服侍的丫鬟吩咐道「快去把秀儿叫过来!」

    不一会秀儿挺着大肚子走了进来,刚要给周涛请安,就看到站在一旁低泣的

    小梅,感觉不妙,急忙问道「小梅,你不是在家照顾大牛哥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张小梅看到秀儿,仿佛找到了依靠,扑到秀儿的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秀

    儿安慰了半天,周涛都已经快要不耐烦的时候,方才哽咽着说道「嫂子,我哥

    ……我哥今天一早,走了!」

    秀儿听闻噩耗,脸色苍白,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软软的都就要倒下,还是周

    涛眼快,慌忙起身扶住,将她抱在怀里坐下,一边低声安慰,一边对杨管家道

    「老狗,给本少爷说清楚点,到底怎么回事!」

    杨管家叹了口气「今天一大早,小梅起床的时候就看到张大牛两眼通红坐在

    桌边,一宿没睡。小梅本想给他做饭,张大牛却催着让小梅去找了个秀才过来说

    要写信,写完信小梅刚送走秀才走出屋门,就听到张大牛倒在地上的声音,慌忙

    回去的时候,张大牛已经倒在地上,嘴里还在一边吐血一边骂『贱人,给张家蒙

    羞的贱人,我好恨!』,等找来了大夫,人已经没了气。小梅年纪小,哭了半天

    也没啥主意,倒是大夫说这信是写给秀儿的,这才慌忙送了过来。」说着把手里

    的信递了过来。

    秀儿一个村妇,哪里识字,红着流泪的双眼看了看搂着自己的周涛,「念吧」

    周涛挥了下手。

    杨管家拆开信,看了半天却没读出个字。

    「老狗,本少爷让你念,你是耳聋了,还是眼瞎了看不见字?」周涛耐不住

    性子,当场就骂了起来。

    「少爷……」杨管家吞吞吐吐半天,看了眼周涛怀里的秀儿,才道「这是封

    ……休书!」

    秀儿听到休书两个字,脸上更加没了血色,颤抖着身子问道「里面……写了

    些什么?」

    「这……」杨管家看着周涛不敢回答。

    「说!」

    杨管家吞了口唾沫,这才回道「是,少爷,休书里面……里面写了很多秀儿

    夫人的不是,有些话骂的很是难听,我看……我看还是不要念了。」

    「我让你念!」周涛大怒,用力一拍桌子。

    「不,不,别念,别念了。」秀儿流着泪阻止了刚想张口的杨管家,伸手接

    过了信,双目无神的回头对周涛道「秀儿是个淫贱的女人,秀儿是贱人,秀儿害

    死了大牛哥!」

    「放屁」周涛大喝一声,两声紧紧的搂住秀儿,让她的头埋在自己怀里道

    「是这个张大牛不识好歹,秀儿是个好女子,这张大牛瞎了狗眼不会珍惜,那个

    狗东西自己命薄,怪不得你。」

    低声劝慰了半响秀儿才抬起头对周涛道:「周少爷你是好人!可张家现在没

    了人,小梅年纪还小,秀儿……想回去给他主持后事,也算是还了张家的情义。

    等守完了孝,秀儿在回来报答少爷的恩情。」

    「也好。」周涛考虑了一下回答道:「那狗东西无情,我们不能无义,只是

    这段时间本少爷不好出面,我让杨管家帮你,有啥要求只管给他讲,他要是办的

    不好,我打断他的狗腿!等过的几天,我再去看你。」又看了一眼旁边没了主意

    的小梅继续说道「等事情办完,就带着你小姑子过来吧,周家不差一个吃饭的人!」

    「秀儿……秀儿……」秀儿感激的话都说不出来,拉着小梅就想给周涛跪下,

    却被周涛一把拉了起来「我们两人还说什么谢不谢的,快去吧。」

    等杨管家带着秀儿小梅两人离开,周涛这才发现天已经到了用午饭的时间,

    让下人准备了几个小菜,刚吃了几口,就看到周夫人的丫鬟香儿匆匆走了进来道:

    「少爷,夫人让你过去一下。」

    「哦,娘亲他想我了?」周涛咧嘴一笑道。

    香儿想起昨天的情形红了脸,低着头:「夫人没说啥事,就是说有事要问少

    爷,让少爷你赶快过去。」

    「哈哈……」周涛大笑了几声,匆匆吃光饭菜,抹了抹嘴道:「那还等什么,

    走啊,别让娘亲等的急了,说我这个当儿子不孝顺她呢!」

    两人来到周夫人的院子,周涛斜眼望了院门一眼,香儿会意,红着脸来到院

    门守着,周涛这才得意洋洋的走了进去。

    刚进院门就看到周夫人坐在大厅魂不守舍的也不知道想着什么事,周涛咳嗽

    了一声道:「娘,你找我?」

    周夫人吓了一跳,吓得差点打翻了手边的茶杯,看到儿子在给自己行礼,这

    才慌慌张张的端起旁边的茶喝了一口,掩饰住自己的惊慌,昨天的事还仿佛历历

    在目,本想躲这个小畜生一段时间,可今天这个事却事关周家的未来,这才不得

    不叫这个小畜生过来问个清楚。周夫人定了定神说道:「听说你昨天带了一个妇

    人回来?」

    「是的,娘亲。」周涛看着母亲的慌乱,心里暗笑。

    「可我听说这个妇人大着个肚子,而且这个肚子里的孩子还不是你的?」周

    夫人说了两句话,人也渐渐镇定下来,又恢复到了平时母亲应有的威严。

    周涛没想到这么快事情就传到母亲这里:「那个狗一样的东西在背后嚼舌头?

    老子打断他的狗腿!」

    周夫人看到周涛这不知悔改的样子,气得是浑身哆嗦,指着周涛骂道:「你

    爹和你都是是单传,你要找女人我没意见,可你居然找一个怀着贱种的女人,你

    是打算以后让这个贱种来接掌我们周家?你对得起周家的列祖列宗?家里这么多

    清白丫鬟你看不上,一定要去外面找一个挺着大肚子的骚货回来?我告诉你,今

    天就让那小贱人给我滚出周家,不然……」

    「不然怎么样?」周涛也是个倔脾气,梗着脖子死不认错。

    「你这个小畜生!」周夫人气的脸都白了「平日你做的那些荒唐事也就算了,

    可这是关系到周家传宗接代的大事,你居然还敢顶嘴,你这是在给谁说话?」

    「笑话!」周涛冷笑一声,走到周夫人面前,两声抱胸看着母亲,一脸不屑:

    「本少爷是不是小畜生,你会不知道?老子可是从你的骚逼洞里蹦出来的。你再

    给老子吵试试,信不信本少爷马上用你骚逼洞生出来的大鸡巴堵住你的嘴!」

    「放……肆!」周夫人看着儿子有些变形的脸,表面依旧强装镇定,心里已

    经开始后悔把这个小畜生叫过来训话了。

    周涛完全没把自己的娘亲放在眼里:「放肆?老骚货,昨天还抱着本少爷的

    鸡巴又吸又添的,最后还用手撸我的鸡巴根,揉老子的卵蛋,现在给我装什么贞

    洁?你以为当年被那短命鬼操的时候,老子没看见你的骚样?你当初可是叫的真

    是骚啊,儿子隔着墙都听得硬了。不如现在你先给儿子叫几声,助助兴?」

    「你胡说!」周夫人气得满脸通红,为了维护自己作为母亲最后的那点尊严,

    起身就是一巴掌往周涛的脸上挥去,周涛反应极快,反手抓住母亲的手腕,只是

    稍一用力周夫人的手就被剪到身后,在周涛的大力下完全动蛋不得。「放手,你

    这个小畜生,小王八蛋,我是你娘!」

    「我当然知道你是我娘,可是当娘的不听话,昨天穿着肚兜,露着奶子勾引

    儿子,这该怎么办?娘你知不知道,昨天儿子在窗外看到娘穿着肚兜的样子,当

    场就硬了,等走到床前的时候,你猜怎么的?隔着娘的肚兜我居然可以看到你的

    大奶头,那奶头紫黑紫黑的,硬挺挺的把娘你的肚兜都顶起来两个小包,啧啧

    ……那个骚样啊。」

    「小畜生你胡说,放手,我今天要打死你这个小王八蛋!」周夫人听着儿子

    的淫荡话语羞愤难当,挣扎着想摆脱儿子的控制,可那有儿子力气大,反被推到

    床边。

    周涛用力将母亲上身压在床上,见母亲挣扎的厉害,又解开裤带将其两手绑

    在身后,这下周夫人的上身趴在床上,双腿跪在床边,那挺翘的大屁股刚好在床

    沿上高高翘起,完全被儿子摆出了一个淫荡的姿势。

    周涛一边用手抚摸母亲挺翘的大屁股,一边退去衣裤,撸着自己的鸡巴,嘴

    里继续吐出淫荡的话语来刺激着母亲。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娘啊,其实昨天你最淫荡的地方不是你那紫黑色的硬挺大奶头,你当时露

    出的大屁股蛋子也很诱人啊,又圆又白,本少爷当时就想起当初那个短命鬼从后

    面操你的样子,娘你一边淫叫,一边拼命的往后撅屁股,本少爷当时好想一脚踢

    开那个老不死的,换自己来操娘啊。还好那个老不死的短命,把儿子的大屁股骚

    娘留下来等着本少爷。对了,还有更过分的,娘你的亵裤居然透出了阴毛,你说

    你这个做母亲的,居然穿可以透出阴毛的亵裤,哎,谁让短命鬼死的早,娘你又

    是虎狼之年,儿子完全可以体谅娘的空虚寂寞,你别急,儿子这就来填补你的空

    虚。」

    「放开我……你这个天打雷劈的小畜生,我是你亲娘,你混蛋!」

    周涛不为所动,掀起母亲的薄裙,周夫人雪白滑腻的大屁股终于还是完全裸

    露在了儿子眼前。

    周涛愣着眼看着眼前的大屁股,忍不住一巴掌扇在上面,那雪白的臀肉随着

    啪的一声脆响,波浪一样的抖动起来。

    「啊,好痛,小畜生你干嘛,你居然敢打我?放开,快点放开我!」周夫人

    屁股吃痛,想要躲闪,奈何身子被儿子压得动蛋不得,只好摇动屁股想要躲避儿

    子的掌掴。

    周涛不争气的咽了口口水道「好肥的屁股啊,娘你现在的姿势好淫荡,挺着

    大屁股对着儿子,可惜你现在没办法回头,不然你可以看到儿子现在撸着硬挺的

    大鸡巴正对着你的大屁股呢。娘你的屁股别摇来摇去的,我记得你当初求老不死

    的操你的时候,也是这样摇着屁股,嘴里还嚷着让老不死赶快把鸡巴放进去。」

    周夫人本以为老爷走了以后,自己再也不会做出这样的淫荡姿势,谁知道今

    天自己却被自己的亲儿子摆出这样淫荡的样子来。

    「作孽啊……老爷……我对不起你啊!我竟然生出这样一个小畜生来。」周

    夫人无力挣扎,只得默默忍受儿子的大手在自己的屁股蛋子上抽打。可是周涛的

    抽打越来越用力,周夫人吃不住痛,终于忍不住流着泪哀求起来「别打了,涛儿,

    别打了,娘的屁股好痛,要打坏了,娘错了,娘不会管你和那个大肚子骚货的事

    了,你放过娘吧,娘不能让你操的……你去操那个骚货好不好……放过娘……」

    「你不是说秀儿的肚子里不是周家的种吗?那我今天操了娘,让娘你给周家

    再生一个出来,这种够纯吧?」周涛不管母亲的哀求,又继续抽打了大屁股娘亲

    几十下,看着已经红肿的屁股这才满意的停下来。

    「娘啊,也不是儿子想打你的屁股,可是你不知道你的屁股是多么的漂亮,

    又大又白,抽起来那手感真是爽啊,滑滑的,软软的,啪的一下打下去,感觉手

    都陷到你的屁股肉里面一般,哈哈。」

    「你……你不是人!」

    「娘,你怎么这么说儿子呢,儿子只是打了娘的屁股,不是人的事,还没做

    呢。你急什么?现在先让儿子好好看看当初把我生出来的小骚洞。」说完周涛分

    开母亲的屁股缝把头凑到了母亲的两腿之间。

    「不要看,涛儿,放开娘……」周夫人更加猛烈的摆动自己的臀部,但在儿

    子的大手下,一切挣扎都显得那么乏力。

    母亲的阴户就这样在儿子的面前显露无遗。在两腿白腻的大腿之间,黑色微

    卷的阴毛并不算浓密,却精致有序的覆盖在小腹下面,顺着阴毛继续向下,则是

    一条肉褐色的肉缝在股间延伸,而在这肉缝末端没有多远的地方,藏在大屁股深

    处的就是母亲的屁眼。周涛轻轻扒开母亲肥厚的阴唇,露出里面依然红嫩的阴蒂,

    和那羞人的阴道来。

    周涛傻了一样,身体不自觉的前倾,嘴巴缓慢但却坚定的将母亲的阴蒂含住,

    同时手指轻柔的揉抚着母亲的阴道口。

    「不要……舔哪里,哪里不干净,涛儿……,快松口,我是你亲娘,不能弄

    的,放过娘……」周夫人开始疯狂的摆动自己的屁股,虽然明知这样没有任何作

    用。

    周涛手上发力,不让母亲乱动,嘴巴和手指依然吮吸着,揉弄着。渐渐的,

    母亲的扭动越来越无力,手指可以明显感觉到有湿漉漉的水渍透过阴缝浸透了出

    来,一股女人特有的气味则传入紧贴着骚逼的鼻尖。顺着那湿润滑腻的水渍,周

    涛的手指轻松破开母亲的阴唇,进入到一个更加潮湿和温暖的肉洞。在手指进入

    的那一刹那,周涛仿佛听到了母亲的喘息声。周涛不厌其烦的扣弄着这温热的逼

    洞,从一根手指到两根,周涛的鼻子离母亲的骚逼如此之近,他可以轻易闻到那

    越来越浓的女人味,当第二根手指插入的时候,周涛明显听见了母亲急促的呼吸

    声。

    周夫人将脸全部埋入床单,满脸通红,紧紧咬住嘴唇,努力掩饰自己急促的

    呼吸声,那原本端庄稳重的发髻早已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散落开来。

    周涛站起身来,抱住母亲圆润的大屁股,根本不用低头,大鸡巴顺着柔软的

    逼毛准确的找到那个逼缝之间已经湿润无比的肉洞,稳稳的顶在哪里。

    感觉到儿子鸡巴的滑动,周夫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又开始挣扎起来惊

    恐万分的叫道「不要……别插……涛儿……不能插啊,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娘

    会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话刚说到一半,就听见儿子低吼一声,顶住自己逼

    洞的大鸡巴猛然破开了自己紧闭的阴唇,顺着湿热的阴道毫无阻碍的冲进自己的

    身体,阴道里的嫩肉在仿佛被融化的奶酪,不能给这火热的肉棒一丝丝的阻挡,

    直到在阴道的最深处,才被子宫口挡了下来。

    伴随着儿子的低吼,周夫人「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泪水也顺着脸颊滑落,

    自己终于还是被儿子操了。

    「拔出来……快点拔出来……老爷啊……看看你的好儿子,他在做什么啊

    ……」

    周涛感觉着自己的龟头摩擦着母亲湿热的肉壁,龟头前端的马眼已经微微破

    开了母亲的子宫口,有如被娇嫩的小嘴吸吮,这疯狂的刺激让他迫不及待的抽插

    起来以追求更高的快感,随着自己的抽动,胯部也跟着耸动的节奏一下一下拍打

    着母亲肥大的臀部。

    「娘啊,儿子终于操到你的老骚逼了,自从偷看了那短命鬼操你的样子,儿

    子好长时间自己撸鸡巴,操女人的时候,脑子里都是你的大奶子,大屁股蛋子,

    儿子每次射精的时候都要停幻是射到娘的老骚逼里,今天儿子终于操到了,这感

    觉比儿子想象的还要爽几百倍,几千倍!娘,你的老骚逼好热,儿子的鸡巴感觉

    都要融化了,那老不死的也算是懂行,不然为啥其他的姨娘没有孩子,就娘你生

    了我?你肯定是被他操的最多的那个吧?」

    周涛扶着这个女人肥大的屁股蛋子,疯狂的抽插着。

    「干死你,干死你个老骚货,干死你这个勾引儿子的贱娘亲!」

    「你干死我把,我也不想活了,我是一个被儿子操了逼的贱人,老天爷不会

    放过我的,呜呜呜……」

    周涛抓住周夫人身后被绑住的双手,感觉自己就像骑一匹母马。周夫人无力

    的哀求着,嘶吼着,丝毫也不能阻止背后儿子大力的抽插。

    夏日午后的阳光火辣辣的照射着周家大院,院门口的丫鬟红着脸默默的守在

    门口不让人靠近,身后的院里隐隐传来的声音提示着她里面发生了什么。周家的

    小霸王,这方圆百里的恶少,终于把黑手伸向了自己的亲身母亲。随着时间的推

    移,阳光透过窗外照进了屋里,那个残暴的恶少正抱紧紧着母亲的臀部,疯狂的

    耸动自己的胯部,抽插着,强奸着,这个嘶喊挣扎的女人,巨大的阳具深深的插

    入女人的阴道肆意凌辱,女人府着头,泪水打湿了脸前的床单,无力的挣扎和咒

    骂仿佛是在向老天控诉这伦理的丧失,又好像在哀叹自己命运的不公。那强奸母

    亲的恶少对这控诉视而不见,反而用手提起母亲的一条腿,让母亲神秘的小逼完

    全的暴露在这夏日的阳光之下,用这种羞人的方式,将自己的大鸡巴更深的没入

    母亲的阴道,只为自己的龟头可以破开母亲子宫一点,让自己的身体可以更

    多的进入当初孕育自己的地方。

    周涛踹着粗气,奋力的在母亲的阴道抽插自己的大鸡巴,他知道,现在没有

    什么能够阻止自己回家,回到这个最初自己诞生的地方,这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地

    方,这是自己无比怀念的地方,现在谁也阻止不了自己,不管是伦理道德,还是

    老天爷!

    周夫人感觉到了儿子龟头跳动的异样,一边挣扎一边哀求「啊!不行……涛

    儿……你不能射在娘亲里面,会有孩子的,拔出来,求你……求你射在外面,求

    你了,射在外面……射……射娘嘴里吧,只要不是里面,随便你……」

    「你不是说要个周家的种吗?贱人,骚货,今天儿子就射给你,你别想挣扎

    了,今天儿子一定要射在娘亲的身子里面!」

    在最终的快感冲击下,周涛踮起双脚,红着眼睛,不顾母亲的挣扎用全身的

    力气将鸡巴死命的顶入母亲的阴道,硕大的龟头终于破开子宫口的阻挡,在有如

    痉挛的颤抖中,伴随着母亲惊恐的表情,将自己的精液射入了这个孕育自己的地

    方。</P>【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