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109章 野蛮丽娇 婉妃懿旨 丽娇中毒

作者:野狼之吻
    “格格格——星星宝贝——你好猛,把房子都——干塌了——”

    “是你叫的——我——我——看你还叫不叫——”

    “啊——啊——啊——我就叫——啊——啊——小奴奴——要飞了——啊——”

    就看到那两只小脚不停的挣扎着,硬是把那一块地给蹬出一个坑来,接着,就见那帐篷一下鼓起一个大包,那个大包剧烈的颤抖起着,接着,那大包又塌陷下去。

    “这回爽了吧?”

    “不,我还要——”

    “你个小娘们,没够了——”

    接着那个包又鼓动起来,一股股的风从帐篷下吹出来,把周围的残枝碎草都吹飞了起来。

    细泽百合、爱甜露美、陈青莲,一个个从帐篷下钻了出来,看看那不停鼓动的大包,心里一阵阵的恍惚,尤其细泽百合和爱甜露俩个等了多时的小丫头,那两条大腿根都软了。

    三人走到那堆篝火前又坐下,但每个人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满脑子想的都是帐篷底的孙星和和虞,不知她俩什么时候能完事。

    “啊——啊——”

    两只小脚缓缓而又用力的蹬动了几下,便不再动了。

    “钰儿、洁儿,你俩进来,这个完蛋了——”

    三人都是一楞,似是都没反映过来叫谁。

    “钰儿,洁儿,星叫你俩——”

    陈青莲拉了拉细泽百合和爱甜露美。

    俩人互相看了看,又从帐篷底钻了进去,就看到帐篷底一阵波动,很快就鼓起个大包,并很快鼓动起来……

    “啊——天亮了——”

    帐篷“呼——”

    被掀开了,露出了五具光溜溜的身体,陈青莲,细泽百合和爱甜露美都娇羞的捂着,只有和虞不在乎,伸了伸胳膊,打了个哈气,接着,歪过头来看着身边的孙星。

    “星星宝贝,我好累,我不想走了。”

    说着,用小手抱住了孙星的胳膊,一副撒娇的样子。

    本来孙星也想打个哈气,却一下被她吓了回去,疑惑的盯着她看了看,“你不是吓我吧,你回去没什么,青莲、百合、露美怎么办?”

    “你错了,是冰心玉洁。”

    和虞捏了捏孙星的鼻子,接着一翻身就骑到了孙星的身上,又伸了个懒腰,那两只也随着微微颤动着,陈青莲羞得都不敢看了,而她根本就不在乎。

    “我和虞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吗,你也太不相信人了。”

    说着,狠狠在孙星的嘴是吸了一口。

    “姐妹们,咱们出发了,三天后,争战天津——”

    和虞一副吊儿郎当的,就那么大摇大摆的光着身子走了出去,好像是在向孙星展示她身材的优美,同时告诉孙星,她背上的伤痕已经基本痊愈了……

    送走了和虞等四人,孙星心里感觉轻松了一些,只是有些担心,她们四人能不能在那里撑得起来,陈青莲、细泽百合和爱甜露美三人几乎没有什么社会经验,根本就做不了什么事,这里也只有靠和虞,而和虞又是一副做事不考虑后果,容易冲动没什么耐xing的人,她们四个在一起,真是猜不到是什么结果。

    孙星对此也无可奈何,身边实在是没有可用的人,也只能先赌到她们身上,以后再慢慢想办法调整。

    院内的家奴丫头们在陈梦瑶的指挥下,正忙忙碌碌筹备着大婚的各项事物,霏儿也随着母亲的跑来跑去。

    “梦瑶姐,让你受累了。”

    孙星迎了上去,伸手把霏儿抱起来,很宠爱的贴了贴脸,“想爹爹没?’“想了。”

    霏儿到孙星脸上就亲了一口。

    “看看这是什么?”

    孙星把一包点心递给霏儿。

    “龙眼酥——”

    霏儿兴奋的小嘴都合不上了。

    陈梦瑶瞪了孙星,“又来贿赂我女儿,再过些日子恐怕她就只记得你这个爹了。”

    “哈哈——”

    孙星忍不住笑了出来,“我也想贿赂梦瑶姐,就怕姐姐不肯让我贿赂。”

    “谁说的,你连试都没试过怎么就知道我不受贿赂?”

    陈梦瑶竟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那好,我还真有件东西。”

    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个小锦盒递给陈梦瑶。

    陈梦瑶笑着看了看孙星,伸手接了过去,随手打开盒子,随之脸上露出一丝惊喜的笑容,“呦,这对小鸳鸯还真挺精美的,哪弄的?”

    “别人送的贺礼,梦瑶姐如果喜欢,那可是我的荣幸。”

    孙星说着偷偷盯着那陈梦瑶娇美的笑靥。

    “真得舍得送我?”

    陈梦瑶抬起头装出一副不舍还的样子。

    “当然,只要姐姐喜欢,不要说是一对翡翠鸳鸯,就算是金山银山,天上的星星月亮,只要我能弄得到的都毫不犹豫的送给姐姐。”

    “哼,就会说嘴,等你弄来再说吧!”

    说着把小锦盒又塞给了孙星。

    孙星倒也没往回推让,接着又取出一个盒子,“既然姐姐不要这个,这盒珍珠粉总可以收下吧?”

    “珍珠粉?”

    陈梦瑶疑惑的接过去打开一看,全是小葡萄大小的上好珍珠,有些小气恼道:“你又骗姐姐。”

    “怎么是骗姐姐呢!”

    说着伸手吸,在手里一捏已变成了细滑的粉沫。

    “你——”

    陈梦瑶小脸一变,想阻止已经晚了,一副心疼的盯着孙星,“你也太败家了,珍珠粉用一般的珍珠就是了。”

    “一般的珍珠怎么能配得上姐姐这张花容月貌的俏脸。”

    陈梦瑶脸一红,有些气恼的一推,“姐姐已经老了,你还拿回去送给别人吧!”

    “送姐姐一盒珍珠粉都不肯收,弟弟可真要伤心了,姐姐帮了弟弟这么多弟弟可曾谦让过。”

    孙星说完抱着霏儿走院里走去。

    陈梦瑶看着孙星的背影站在那竟楞住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他从身边一离感觉心里也随着一空……

    “去,给姨姨送去——”

    孙星贴近霏儿的小耳边轻轻的说道,并且把一个小锦盒塞到她的小手里。

    霏儿乖巧的点点头,朝正埋着头在木箱子里翻弄书籍的陈丽娇走过去。

    “姨姨,这是爹爹给你的。”

    陈丽娇抬起头看了孙星一眼,随手把锦盒接过去,疑惑的打开盒子,随之笑了,“你干爹拿一对小破鸭子来糊弄姨姨,姨姨不要,给你干爹送回去。”

    说着塞给霏儿,还故意向孙星皱皱小鼻子气孙星。

    “霏儿,既然你姨姨不喜欢,你就拿去摔了听响吧!”

    “爹爹,能不能别摔,送给霏儿?”

    霏儿天真道。

    “这个,还是姨姨帮你保存吧,等你长大再玩。”

    陈丽娇又慌忙从霏儿手里抢过去,可能一下抢过去又觉得不好,随手从头拔下一根珠花别在霏儿头上,“姨姨送这个给霏儿玩。”

    孙星一笑,走过去,把珠花又从霏儿头上拔下来,“霏儿乖,听爹爹话,到时爹爹带你上街买更好玩的,这个不适合你戴,就还给姨姨吧!”

    “嗯!”

    霏儿点点头,显然不是很好高兴,从纸包里拿出一块龙眼酥塞到小嘴里嘟着小嘴吃起来。

    孙星拿起珠花又给陈丽娇插在头上,转而道:“这些秘籍怎么样?”

    陈丽娇用手摸了摸珠花,看有没有戴正,“这些秘籍倒是挺珍贵,只是你手段实在不敢恭维,为了得到这些秘籍却烧了人家整座藏书楼。”

    “哈哈,对什么人就得用什么手段,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只不过是个开始,好戏还在后面呢。”

    “那你做事就是不则手段啦?”

    陈丽娇似笑非笑的盯着孙星道。

    “可以这么说,不过,是自从认识了你之后——”

    孙星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你——我有那么可恶吗?”

    陈丽娇上来就掐了孙星一把。

    “啊——”

    孙星装做痛得抱住了胳膊。

    “爹爹,很疼吗?”

    霏儿天真的拉拉孙星,大眼睛却抱怨的盯了陈丽娇一眼。

    “你姨姨欺负爹爹怎么办?”

    孙星蹲装做一副委屈的样子。

    霏儿又看了看陈丽娇,贴到孙星的耳边道:“那爹爹就好好练武,练好武就不怕姨姨欺负了。”

    “霏儿,你给你臭干爹说什么?”

    陈丽娇一副气怒的样子。

    “没——没说什么——”

    霏儿忙摆了摆手,吓得向后退了几步,“我要找莎莎阿姨——玩去了——”

    说完转身就跑。

    “哈哈哈——”

    孙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你还笑,我叫你笑——”

    陈丽娇气得拿起书追着孙星就打。

    “你好野蛮啊,连我笑你也要管——”

    “就不许你笑——”

    “那我以后见你只好哭了——”

    “你——干嘛老和人家做对——难道你就那么讨厌人家——”

    陈丽娇装做生气的样子,嘟着小嘴。

    “我哪舍得和你做对,至于讨厌你就更是无从说起了。”

    孙星试探的轻轻揽住她。

    “哼,你就是与人家做对,总想气人家——”

    孙星一笑,“那不是想与你做对,而是在乎你,别忘了,你是我注定的老婆,嗯——自从在宫里出来,好像快有两个多月了吧,你可不能食言啊,否则我的小命——”

    陈丽娇的小脸猛然红了,她自然明白孙星所指的是在宫里摸他下面的事,陈丽娇羞得把头埋得深深的,小嘴鼓着,总觉得有些不服气,突然,一张小口对着孙星的肩部就咬了下去。

    “啊——你小狗啊——”

    在陈丽娇刚抬起头,孙星一搂她的小腰,对着她的小口就吸了下去,就像是报复似的,狠狠的吸吮着她的小嘴唇。

    “呜呜呜——”

    陈丽娇就像小烈马似的对孙星又踢又打,俩人一挣扎,一起摔到了书堆上。

    “哎呦——”

    陈丽娇痛得一下推开了孙星“怎么了?”

    孙星疑惑道。

    陈丽娇娇恼的把小手伸到身下摸出一本书了,随手就甩了出去,看那气怒的样子,好像把责任都推在了那本书上。

    “硌哪了,我帮你揉揉?”

    “都怪你了——”

    陈丽娇皱着眉,看似还挺痛,小脸也越加红润了,她自然不好意思说是咯屁屁了。

    这么好的机会孙星哪能放过,直接把手伸到了她屁屁下,“是这里吗?”

    “啊——你——”

    陈丽娇尖叫了一声,身子便僵硬的不动了,一双美目直直的盯着孙星。

    孙星就当没那么回事似的,轻轻揉着她蛮有弹xing的小屁屁,“还痛吗?”

    陈丽娇也不肯说话,紧张的一动不动,连呼吸都不会了,那颗小心脏砰砰的乱跳。*.d1wx*.*第一*文学“我给你看看,有没有咯坏?”

    “你——”

    陈丽娇终于像反映过来似的挣扎起来,举起小拳就打,陈丽娇那小烈马似的xing格,反而越加勾起了孙星的,一把抓住了她的两只小手腕,准备强吻下去。

    “啊——”

    陈丽娇又是一声痛叫。

    “又怎么了?”

    孙星有些疑惑,今天她怎么这么爱痛。

    “你——你抓痛人家的手腕了?”

    “不会吧,我没用多大力啊!”

    “还不会,抓得人家好痛。”

    陈丽娇把手腕从孙星的手里挣出来,互相的揉着。

    孙星看了看,也没见红,心里暗觉她也太娇气了。

    陈丽娇似是也觉得自己太娇气了,看了看自己的手腕,“最近——最近这些日子,人家身上的骨头又酸又难受,一碰到就会很痛。”

    “嗯?你不会生病了吧?”

    “你才病了呢?”

    “来,我看看?”

    孙星说着拉过她的手腕。*.d1wx*.*第一*文学“你会看什么?”

    陈丽娇嘴上说着却没挣脱孙星的手。

    孙星把手指探到她的脉门上,微微眯着眼睛,一副老中医的样子。孙星对看病自然不会,但是可以通过内息感觉到她身体是否有异状。

    渐渐的,孙星的眉头皱了起来,脸色也随着越来越不好看,陈丽娇的骨骼上竟有一丝丝墨绿色的细痕,一看就是毒素入浸,对这种毒素孙星很清楚,这种毒素可是在他体内存留了好久。

    “怎么了,有事吗?”

    陈丽娇也担心起来。

    孙星一时不知怎么告诉她,中了这种毒除了五光本人外再无人能解,现在五光已死,那就等于判了陈丽娇死刑,只是,孙星有些不明白,她怎么会中这种毒。

    “快说,倒底怎么了?”

    陈丽娇急道。

    孙星从她身上翻起来坐到一边,随手一吸,把陈丽娇甩出的那本书吸了回来,心不在焉的扫了一眼。

    《雄龙牝凤大法》……*.d1wx*.*第一*文学孙星随手翻开书,心里随之一阵燥热,毛孔也随着张开了,里面竟是一副副的男女的裸体图,或坐或躺,或立或仰,或是女子跪着男子从后面进入,或是女子缠在男子身上,或是女子坐在男子的怀里,竟然是一本道家双修秘籍。

    在每副图的下面还有注解,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姿势会有什么不同作用,要配合什么样的吐吸,怎样调动内息……

    陈丽娇见孙星突然盯着那本书看起来,疑惑的也探过头去,这一看之下,小脸顿时涨得一片霞红,感觉烧得利害,同时心里也有些恼怒,气得一把给抢了过去。

    “你竟看这种书,不要脸——”

    抓到手里就要撕……【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