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123章

作者:野狼之吻
    陈梦瑶抬起头看着孙星,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似是,孙星在她心里已占居了一个不可缺少的位置,而且远远超过了丈夫,自从来这里以后,心里几乎就没怎么想过丈夫,反而全是他的影子。

    “啊——啊——啊——”皇后还在苦苦的挣扎着,在她心里,对孙星的紧张不输于任何人,在感情上,甚至要远远的超过其她人,如果她不是处在这个位置,早已对孙星托付终身了。

    陈梦瑶咬了咬樱唇,终于下定了决心,看到这么多女子不顾一切的去救孙星,如果真要差到自己这里,因此失去了孙星,不知有多少女子为此悲痛,而自己也会一生难安。至于能不能对得起丈夫,陈梦瑶不敢再去想,不愿为此再动摇了心志。

    陈梦瑶站起身慢慢除去外衣,陈丽娇见姐姐竟然也要为此献身,心里还是震惊了,不过,她并没出言,现在不管是谁,只要能救了孙星比什么都重要。

    “纯儿妹妹,让我来吧?”

    陈梦瑶拉了拉皇后。

    “啊——”皇后舒了口气,回头看了看陈梦瑶,“谢谢——谢谢姐姐——”“妹妹,别的话就不要说了,咱们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

    陈梦瑶把皇后扶起来送到一边,接着拉下亵裤,又狠了狠心,跨上了孙星的身体,羞得连上衣都没脱。

    “弟弟——”陈梦瑶贴近孙星的耳边叫了一声,“弟弟——你不要嫌弃——姐姐——”说着泪已流了下来,此时,心里不断的想到丈夫,丈夫咳得那直不起腰的身影不断在脑海里浮现。

    随着泪水的淌落,一提臀部,“滴嗒——”一滴盈滑的落在孙星那圆滑的大肉头上。

    陈梦瑶一阵恍惚,感觉自己好像是那么荡。接着对准孙星的巨大的试着坐了下去,很清晰的感觉那一点点涨开自己的,慢慢挤了进去,一阵涨痛顿时传遍了整个身体,那口像要被涨裂一样,那种痛是痛在心里,一瞬间,丈夫的身影,更加的清楚了,似是看到了丈夫对自己愤怒的眼神,在骂自己。

    “啊——”刚一动,顿时就传来了一阵又酸又麻又痛的感觉,心随着也颤了起来,自从丈夫得了那种病,再加上自己把心都投入了事业中,几乎对这种事都淡忘了。

    陈梦瑶随着慢慢的蠕动渐渐适应了那种淡忘已久的感觉,那种还没来得急有过多少享受的感觉,心里越加的酸苦,也不知道是丈夫这些年对不起她,还是自己对不起丈夫,下意识的想法,还是应该对不起丈夫。

    丈夫的身影清晰一阵,模糊一阵,就像身下传来的感觉,时而涨痛,时而酥麻,一波波的快感侵袭着脆弱的心,侵蚀着记忆,侵蚀着对丈夫的愧疚,思维渐渐的模糊了,丈夫的身影也渐渐的淡了,渐渐的消失了,换来的全是孙星的身影,似是那一夜,他反身一点,便已点进了她的心,从此也改变了她,让她多了份记挂,多了份思念,也让她有了背叛丈夫的心……

    “啊——啊——啊——”陈梦瑶迎来了与丈夫以外的男人第一次,是一种要发疯抓狂的感觉,似是为这种感觉可以不顾一切。

    小不断的收缩挤压着,握动着那巨大的,着,着,每一次都好像要把身体抽空一样,液在淌,像堵不住口的小泉眼,浑身又麻又软,腿像抽筋似的不知怎么动了,大脑眩晕了好像出现了幻觉。

    但是,陈梦瑶没顾得上去享受,体内一瞬间迎来了一丝滚热,忙调动自己的内息迎了上去,陈梦瑶虽然没双修过,但是她的真元却是纯阴xing的。

    两股真元很快交缠融合到了一起,在身体里快速的运转游走,真气就像一只温暖的手,抚过了她身体的每一寸,那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像是在持续的潮起,兴奋得让陈梦瑶大脑一阵阵的眩晕,像是在梦境中一样,没有痛苦,没有烦恼,只有那无穷无尽的幸福。

    “呼——”突然间,多年修练的真元瞬间被吸走了,身子也随之软倒在孙星的身上,竟忍不住去亲吻着他……

    “轰——”同时,孙星身体一震,本来还有几分感觉,那一瞬间完全模糊了,似是进入了一个梦境,自己被一个漩涡吸了进去,身体在漩涡里不断的被扭曲撕扯,传来一阵阵的撕裂的感觉。

    “啊——”随着孙星一声痛苦的惨叫,突然间,一切又变得清晰了。

    一个很明亮的室内,抬眼间,屋顶是几盏柔和的日光灯,孙星看看自己,躺在一台仪器床上,身上连着各种数据导线,周身笼罩起一层蓝色的弧光,淡淡的很是温馨,自己本来很单满的身体渐渐隆起了肌肉,越来越彪悍,虽然很涨痛,却不是不可以忍受住,自己的小蚕豆也慢慢抬起了头,一挺一挺得似是要破土而出的小嫩芽,看着忍不住要兴奋的尖叫,心里砰砰乱跳。

    抬起头来,见导师已走近了身边,导师只穿着三点式的小,似是几根都从缝隙间钻了出来,上身是一条文胸罩着胸部,两只饱满的微微的颤动着,深深白嫩的露出来,平滑,纤腰细软,两条修长笔直的玉腿,足下还蹬着一双缠腕的高跟皮凉鞋,缝隙间露出一颗颗圆润晶莹的趾肚。

    “小色狼,看什么呢?”

    何艳娇嗔的道,俏丽的脸上还带着甜而羞涩的微笑。

    “导师,你真得看。”

    孙得傻傻道。

    “不许看,再看导师生气了。”

    “导师,我不看,能不能让我摸摸?”

    孙星一脸的坏笑。

    “你怎么变得这么坏,小心我把你的小豆豆切去。”

    何艳羞恼的瞪了孙星一眼,目光却下意识的看向了孙星的小蚕豆。

    “啊——”何艳竟忍不住惊叫出来。

    孙星也随着何艳的目光向下看去,一时惊愣住了,哪还是小蚕豆,简直是一颗参天大树,紫痕鳞立,玉泽盈盈,红如朱玉,宛如狮首。

    “导——导师——”“啊——”何艳讶然的抬起头,似是从失神中还没醒过来。

    “导师,你——你把我——改造成——怪物了——”何艳又低下头,竟伸出手指试探的拔动了一下,巨物随着一阵轻颤,显得强悍有力。

    孙星被她一拔,大脑一阵恍惚,目光直直的盯着何艳,“导师——”何艳脸的俏脸顿时红了,抬起头羞涩的看了孙星一眼,竟露出了少女般羞涩的神情。

    “你——你还不快起来——穿上衣服——”“导师,是你——让我脱的——”何艳一嘟小嘴,羞怒的瞪了孙星了眼,“现在我让你穿上,小色狼——”说完转身便走。

    孙星却一把拉住了何艳的小手,“导师——”“你干嘛?”

    何艳竟显得有些慌乱。

    “导师,你忘了,刚才你说过什么?”

    孙星说着,把连在自己的身上的数据导线扯掉,翻身坐了起来。

    “刚才——我没说过什么——我都忘了——”“导师,我可没忘,我记得很清楚,说等我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后让我做你的小男人?”

    “我没说过,那不算。”

    何艳惊得向后退了一步。

    “导师不许赖皮,否则以后我就不做你的学生了。”

    孙星说着把又把何艳拉回来。

    “你敢不做我的学生,你可是我带出的天才。”

    何艳一副霸道的样子,似是全忘了俩人目前的处境。

    孙星坏坏一笑,一把搂过何艳,贴近耳边道:“我要做你的男人——”“啊——不要——快放开我——啊——呜呜——”孙星直接强吻住了何艳,两只手来回的在她身上游动,细腻玉润的肌肤被带起一波波的细涛,接着一扭身便把她压在了仪器床上。何艳惊慌失措的来回扭动着,两条小腿不停的踢打,但是,怎奈现在孙星不同与以前,不再是那个单薄的小男生,何艳在她身下有如小绵羊面对一头雄狮一般。

    “导师,你好美,是你把我改造成这样,是你把我变成了男人,我一定要做你的男人。”

    孙星的手已摸向了她的,轻轻的揉捏着,玩弄着,目光坚定的盯着何艳,一副非把她拿下不可的样子。

    “不要——不要——这不是——我的错——”“导师,你没错,是我错了,那就将错就错,一切错都在我。”

    孙星一双眼睛步步紧逼的直视着何艳,手已顺着文胸的缝塞了进去,那软嫩的感觉更清晰了。“导师,是我你的,我要你。”

    “不要——不要——你不可以我——我是你导师——”何艳有些恐慌的盯着孙星,却并没挣扎。

    “导师?”

    孙星突然有些邪恶,“何艳老师,我现在想做男人,你就教教我吧!”

    说着一低头就咬住了她的,虽然还隔着一层文胸,依然感觉到那里的柔嫩温暖。

    心里却想,导师,那种感觉一定非常美妙。

    “啊——不要——我不要教你——你坏蛋——小色狼——你敢——导师——我要去告——校长——”何艳来回扭动着身子,却是不再挣扎。

    “哈哈哈——”孙星竟忍不住笑出来,“告校长我可不怕。”

    “啊——”何艳也猛然醒悟,校长不是别人,正是她的老公。

    孙星手指在后面一勾,饱满的直接把文胸弹落了,“现在我就要校长的老婆了——”“啊——”何艳显得更加慌乱了,感觉胸部突然一阵酥麻,孙星的整张脸都埋了进去,在那里亲吻揉弄。

    “不要——啊——啊——你坏蛋——我不要——你这个——学生了——我要去——告校长——罚你站——场——啊——啊——”何艳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一双玉臂紧紧的抱住了孙星的头。

    孙星的手已滑进了她的小,穿过香草地直接来回的揉弄着……

    “啊——啊——啊——不要弄了——我要不行了——我一定告——校长——罚你——站场——”“那我先占了他老婆再说——”孙星一抬何艳的大腿,把巨物对准那间,臀部一用力便挤了进去,感觉巨物顿时被细软滑腻包裹住了。

    “导师,你那里好紧,好美妙啊——”“嗯——嗯——你坏蛋——你——导师——最大恶极——”“导师,你说得不完全——正确呀,现在应该顺奸才对。”

    “你坏蛋,不理你了——”“笨导师,你下面可是——与我那里很亲密啊!”

    “人家——让你——你还气人家——你坏蛋——”“原来导师是——让我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孙星说着就抽动起来,并把她的两条玉腿高高举起,一双蹬着缠腕高跟皮凉鞋的小脚搭在孙星的肩上,圆润的脚趾不停的曲动。

    “啊——啊——啊——臭孙星——坏孙星——你——导师了——臭小子——你力气好大——好猛——好强悍——”何艳不停的娇喊叫着,没想到何艳会这么放荡。

    “导师——我爱死了——感觉奸——导师的真好美——我要每天奸导师——每天干——导师——”孙星越加的用力,何艳的小不停的收缩蠕动着,液汪盈,滴滴嗒嗒,发出“啧啧——”欢快的声音……

    “啊——啊——好爽——好舒服——坏孙星——你要说话——算数——你要每天——奸导师——每天导师——导师被你——干的好舒服——你一定要天天——奸导师——导师终于——偿到——被奸的——感觉了——真得好——舒服——”……【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