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133章

作者:野狼之吻
    薄云如纱,丝丝缕缕的扯拽着风絮招摇而过,把天擦洗得蔚蓝蔚蓝的,日已近三杆,街上也越渐喧嚣吵闹,虽然入冬后这样的天气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但还是有些冷冽。

    三人,身披大氅,头带瓜皮小帽,行走间显得十分的亲昵,很容易让人怀疑成兔子,但三人却也不在乎,依然我行我素。

    “香香,雨蝶,冷不冷?”

    “不冷。”

    伊帕尔罕虽说着不冷但身子还是往孙星的身上靠了靠。

    “大哥,我冷。”

    雨蝶一副调皮的样子,也往孙星身上靠了靠,随着孙星对她的宠爱,私下里越来越随便了。

    “那你俩要不要坐轿?”

    “不要,这样走着蛮好的。”

    雨蝶抢着说。

    “那香香呢?”

    孙星又侧头问伊帕尔罕。

    “香香也不想坐车,香香从家乡出发,一路乘驼而来,实在是坐够了。”

    “哈哈,是不是小屁屁都坐痛了?”

    “哧——”雨蝶忍不住笑了出来。

    “万岁——”伊帕尔罕嘟起了小嘴,被孙星说的小脸泛起了红晕。

    “不要叫万岁,叫大哥。”

    孙星小声道。

    伊帕尔罕侧目看了看孙星,总感觉与自己想象中的万岁差距很大,不像是万岁,倒真像位大哥哥,私下里根本没有一点架子,对下人都是那么好,不过,就是有些太色,连自己的侍从也去调逗。

    但是伊帕尔罕对这样的万岁更喜欢,感觉与他在一起好温暖好温馨,连对家乡的思念都淡了很多。

    “叮当——叮当——”路边一家铁匠铺里传来很有节奏的敲打声,孙星下意识的抬头望去,注意力竟是被这打铁声吸引了过去。

    近日来,孙星一直在研究蒸汽机,最简单的蒸汽机结构上并不复杂,现在的工艺应该能够达到,而目前最难解决的是汽罐,孙星问过工匠房内所有的工匠竟无一人能造,蒸汽机制造不出来,就不用想造大舰,更不用想造孙星所想的铁甲与木质混合的舰。

    孙星向那铁匠铺走了过去,外边挂的无非是一些锄头锨镐等农具,孙星伸出手指敲了敲,暗运了一点内力,声音明亮而回音清澈,再看工艺,一件件农具竟无粗糙之处,比之一把兵刃工艺还要好,感觉做出这样的农具有些画蛇添足,如果这样的农具卖贵了肯定无人问津,便宜了肯定是要赔本。

    听到孙星敲农具从里面走出一位中年汉子,中等身材,方脸虬髯,光着膀子,前胸系了个大皮围裙,一出门就奇怪的上下打量着孙星与伊帕尔罕和雨蝶。

    孙星微笑道:“你是这里的老板?”

    “不敢,我就是一个打铁的粗人。”

    中年汉子不卑不亢道。

    “你可不像个粗人,你这农具做得如此精巧,不知什么价钱?”

    “一两银子。”

    “一两,你抢啊?”

    孙星故做惊讶。

    “这位爷,你不认为小人的农具值一两吗?”

    孙星又敲了敲农具,“从做工上不只一两,如果从市价上你这铺子就该砸了。”

    “这位爷是识货之人,小人卖给农夫只收百钱,而对识货之人便收识货之价。”

    “哈哈,你这人倒有意思,好,你铺子里还有什么好宝贝,只要好的我不怕出大价钱。”

    中年男子目光连连闪动,又看了看伊帕尔罕和雨蝶,突然道:“大爷里面请。”

    孙星本不想让伊帕尔罕和雨蝶进去,但留在外边又不放心,只好拉着她俩一起走了进去,刚一进门便迎面扑来一股炙热的气浪,还紉ing幼藕钩粑叮僚炼焙陀甑τ檬治孀×吮亲樱还匆裁凰凳裁础

    小屋内很暗,面积也小的可怜,一边是化铁的炉,中间放着一个锤铁的砧子,另一面是随便扔到地上的农具。而屋内还有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在炉旁忙碌着,见孙星等人进来,下意识的抬起头,也是一张方脸,浓眉大眼,眼睛很亮,与中年汉子长得倒十分的像,想来是他的儿子。

    “三位爷里面请。”

    中年汉子又把孙星三人让进了内室。

    进了内屋显得清凉了些,孙星扫了一眼,内室依然不大,也没什么摆设,一张床两把破椅子,“不知老板让我鉴赏何宝物?”

    中年汉子也没多说话,把对面墙上的年画扯掉,顿时露出了底下的内容,墙上镂出一个暗格,暗格内摆放着几把剑。

    中年汉子随手拿出一把递给孙星,“大爷,请过目。”

    孙星接过来随手拔出,剑身出壳如磬,回音不绝,光泽柔和如玉,孙星轻震了一下,剑体“嗡嗡——”作响。

    “好剑——”“此剑值金几何?”

    中年汉子一脸平淡。

    “可值千金。”

    孙星盯着中年汉子诡异的笑了下,“师傅的胆子却可值万斤。”

    “这位爷,此话怎讲?”

    中年汉子装出一副不解的样子。

    “大清律例,私造私藏兵刃者,轻者充军,重者当诛。”

    孙星微笑道。

    “这位爷,借剑一用。”

    中年汉子又把剑要了回去,还等孙星有所反映,中年汉子猛然一剑墙中,用力一扭剑已折为两截。

    “这位爷,此处何曾有剑,这只是两块废铁,掷于炉中,能打出两把好锄头。”

    孙星一楞,面露可惜之色,“师傅,是我之错,一句戏言,让师傅损此良器。”

    说着,取出两张银票,“师傅,此剑因我而毁,损失由我来偿。”

    “哈哈——这位爷之言乃迂腐之论,此物不过两块废铁,不过是小人游戏之作,何劳大爷心痛。再者,兵器之利,武艺之高,两军对垒,也不过取长补短,胜与不胜,两方皆是堆尸如山,血流成河。”

    中年汉一副豪言壮语道。

    孙星感觉他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一抱拳道:“刚才初见师傅就觉不凡,又听师傅之阔论更感师傅乃大材也,请师傅指教!”

    中年汉子扫了孙星一眼,又扯掉墙上一幅画,留出一个怪东西,形如琵琶,长约五尺,显得有些笨重,孙星一见就惊楞住了。

    中年汉子把怪东西抱入怀里,“大爷可识此物?”

    “请教先生?”

    孙星显得更加的客气。

    中年汉子一副爱惜的抚了抚,“此乃连珠铳,一次可装镇二十八发子弹,百丈外取人之xing命。

    “师傅,可借机一观?”

    孙星一副激动的样子。

    中年汉子又看了看孙星,接着小心的把连珠铳递过来,“大爷小心,这是板机,不可扣动,小心伤了人。”

    孙星接在手里掂了掂,足有五六十余斤重,后托为彬木,剩下都是乌铁,前端是近小手腕粗的铁管。

    “不知师傅与戴梓是什么关系?”

    中年汉子猛然一楞,疑惑的看了看孙星,“不瞒大爷,那是祖父,大爷为何而知?”

    孙星微笑着看着中年汉子,“清初的时候,他便发明了一种火器叫-连珠铳-,一次可以填发二十八发子弹,接着他又造出蟠肠枪和威远将军炮。他满心指望自己的发明能够得到朝廷的欣赏和采纳,却没想到朝廷不仅不采用,反而将他治罪,充军关外,永世不得返回关内。”

    “你是何人?”

    中年汉子竟警惕起来,要伸手夺孙星手里的连珠铳。

    孙星抚了抚连珠铳,又还回他的手中,对他的警惕也不加理睬。“师傅,可有文房四宝。”

    中年汉子点点头,把连珠铳放下,趴到床下拉出一个木箱子,里面竟是一些图纸,他翻了一气,算是把笔墨纸砚找齐。

    孙星将纸铺于床上,取出随身玉玺,在口内哈了一下,用力的按在纸上,接着把纸递给中年汉子。

    “师傅可认得?”

    中年汉子在见到孙星掏出玉玺时脸色就已变了,接过纸一看,脸色更是大变,竟是有些哆嗦。

    “草民戴承志叩见万岁——”说着直接跪倒在地。

    “平身——”孙星亲自伸手把他接起来,“戴师傅,以前之事是朝廷之错,朕代之向你道歉,还请戴师傅不记以前之过。”

    “万岁,草民不敢。”

    孙星拉着他的满是大茧的手,“戴师傅,可还愿为朕办事?”

    戴承志有些感动,“祖父遗愿,就是想把自己的发明早日见得光日,有用武之地,可是,一直至死,心愿也未达成,但是祖父心志却不死,所以给草民起名为承志,就是希望草民能把他老人家的发明发扬下去,早日能得到朝廷的赏识。”

    顿了一下,叹息道:“时光荏苒,草民已来京二十余载,身体渐衰却无望完成祖父之愿,心里甚急,今日一见万岁便觉不凡,便大胆把万岁引进陋室,想借万岁之力替祖父初头,不成想,草民居然有福遇到了真龙天子。”

    “万岁——”接着,戴承志再次跪倒在地。

    孙星也大为感动,再次拉起他,“其志可嘉,其情可颂,朕为你的心志感动,戴承志,朕御书一封,你带旨到天津龙华造船厂,那里朕刚设立一个多项究发基地,正缺少你这样的人材,朕封你为三品军械管制,你可愿意到那里为朕办差?”

    “谢万岁,谢万岁隆恩——”戴承志感动着泪水都快流下来了,想来是为戴家终于有了初头之日……

    孙星为这位执着的汉子感动的同时,心里也更加的兴奋,也随着更加的膨胀。孙星正为自己的后路保障担忧,谁想到会遇到这么个奇才,如此一来,后顾之忧又减少了几分。

    孙星心里暗暗的盘算,给自己三个月的时间,自保的机会至少占一半,如果给自己半年的时间,自保应该没有问题了;如果是一年,完全有能力与乾隆负隅顽抗,到时鹿死谁手各占天命,如果给自己三年的时间,那就不只是大清,就算东南亚,乃至欧洲……

    孙星正在梦呓般的想着美事,突然,一团东西向他砸来,孙星下意识的一挡,抓在手里却是件衣服,还是女人的衣服,与此同时,感觉左侧一松,忙回过头来,却发现伊帕尔罕不见了……【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