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149章

作者:野狼之吻
    孙星的眼睛猛然瞪了起来,气愤道:“姐姐,你这叫什么话,你以为我是畜生吗,她才多大,你就往那方面想,既然你信不过我那就算了,难道我缺女儿不成,她又不是我的种。”

    孙星说着转身就走。

    “你给你站住。”

    孙星顿了下,接着脚下不停,快步出去了。

    “你——混蛋——”皇后气得拿起一个枕头就甩了出去,愣在那里半天不知如何是好,饱满的胸部剧烈的起伏着,竟忍不住淌下泪来。

    但是,稍冷静下来一想,感觉自己的话是有些太伤人了,虽然是带有些半开玩笑的,但是,好像这话也不能这样说。

    没一会,和敬小心的走了进来,四下看看,却没发现孙星的身影,心里竟是有些失落,又看母后眼睛有些红,一副情绪很低落的样子,似是猜到了些什么。

    “母后,你怎么了。”

    说着,小心的走近皇后。

    皇后拉住和敬的小手,“母后没什么。”

    “母后,是不是与父皇生气了?”

    皇后笑了下,摸了摸和敬的小脸,“你父皇好吗?”

    和敬点了点头,“父皇很好啊!”

    “那你是喜欢现在的父皇还是以前那个?”

    和敬眨眨眼睛有些不明白,“母后,和敬不懂您的话,难道父皇还有俩个吗?”

    “傻丫头,父皇哪会有俩个,母后的意思是,你是喜欢今天这样的父皇还是喜欢整天拉着脸那样的父皇?”

    皇后说着还做了个拉着脸的表情。

    “格格——”和敬竟忍不住格格笑起来,下意的摸了下被孙星亲过的小脸蛋,“当然是喜欢今天这样的父皇,今天的父皇虽然不像父皇,但是觉得他好亲切呀!”

    “哦,他怎么亲切,就因为亲了和敬吗?”

    和敬的小脸顿时又红了,轻轻摇了摇小脑袋,大眼睛转动了下,“不是——和敬感觉——今天的父皇——与往日的父皇不一样——他身上带着——一种很亲切的气息。”

    “呵呵,和敬真是长大了,成大姑娘了。”

    和敬抚了抚和敬的头。

    “对了,父皇怎么突然走了,父皇不是说要带咱们去玩吗?”

    皇后苦笑了下,“是母后说话气着你父皇了,都怪母后。”

    和敬思索了下,“父皇不像那种——小心眼的人,他是皇上啊,肚量应该很大的,怎么会和母后一般见识。”

    “小丫头,你说什么呢,是不是说母后很不讲理。”

    皇后美目顿时瞪了起来。

    和敬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嗫嚅道:“母后,和敬不敢,是和敬说错话了,请母亲赎罪,和敬再也不敢了。”

    “好了,母后不怪你。”

    皇后脸色一缓,向和敬招了招手,把她搂过来,贴近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和敬竟是连连点头,最的还露出了羞涩的微笑。

    孙星从皇后那里出来,心里感觉有些郁闷,也后悔自己太过激动了,暗道:“是不是自己真有那个心,被皇后道破了恼羞成怒了?”

    孙星忍不住一笑,他都不知自己当时怎么想的,只是觉得和敬很可爱,想抱抱她,亲亲她并没什么别的想法。

    孙星在后宫一路溜达着,有些茫无目的,不知去哪待一会,现在只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路过贤贵妃的住处时,发现玉竹站在门口,显得冷生生的,时不时用小手搓一搓手臂,显然是在外边站了好久。

    一抬眼看到了孙星,眼中顿时露出了慌乱,忙跪倒在地“万——”一个万字刚出口,就被孙星隔空一指给点住了哑,微笑着走了过去,把她扶起来,玉竹显得更加的慌乱了。

    “小丫头,那么大声干什么,是不是想给谁报信?”

    孙星说着又给她解开道:“嘘,小点声,告诉朕,给谁把风,是不是国舅在里面?”

    玉竹摇了摇头,慌乱的向里望了一眼,“不是,是——是国舅的夫人,万岁,求你别进去,或者,让玉竹给她们使个动静,否则主子会责罚奴婢的。”

    “那就不怕朕责罚你吗?”

    “万岁,您知道疼奴婢,您一定舍不的责罚奴婢的。”

    玉竹撒娇道。

    孙星一笑,“朕把你们都宠坏了,越来越不怕朕了。”

    “不是,玉竹不敢。”

    说着,压低声道:“玉竹是万岁的人,一切都听万岁的,所以玉竹在万岁面前就胆子就大了些,玉竹想万岁也不会舍得为难奴婢吧!”

    说着,还娇媚着盯着孙星。

    孙星捏了下她的小脸蛋,“小丫头,你这张小嘴真是很甜,好,你报信吧,朕等着。”

    玉竹调皮的一笑,只福了一下,“奴婢给万岁请安——万岁,你先别进去,主子还没梳洗呢!”

    玉竹向孙星使了个眼神,嘴上说着阻止孙星,手上却向里指,“万岁,快进去。”

    “哈哈——”孙星一拉玉竹的小手就往里走。

    “万岁——万岁——”走进院里玉竹依然假装在阻止着孙星。

    院里的几个小侍女一见孙星进来,一起向孙星请安。

    孙星挥了挥手,直接向里走去,刚进门,差点与一个小丫头迎面撞了个满怀,小丫头一见,慌乱的转身就往里跑。

    “姑母——母亲——”边跑还边喊着。

    随后贤贵妃也迎了出来,紧随其后的是位少妇,那小丫头正抱着那少妇的手臂,俩人显得都是很紧张。

    “臣妾给万岁请安——”贤贵妃倒是没显出太慌乱来,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微笑。

    后面的少妇也忙拉着女儿伏身跪倒向孙星请安。

    “平身吧——”孙星说着抬脚进了屋,眼睛却扫了那少妇和那小姑娘一眼。

    小少妇有三十来岁,一张瓜子脸,眼睛很柔媚,高挺的鼻子,小嘴显得很饱满,身条软柔高挑,自带三分风流,孙星心里竟是有些嫉妒,高氏政那德xing,竟找了这么个美娘子。

    小丫头也就是十三四岁,也是细高的身材,与母亲一样的脸形,只是略消瘦了些,琼鼻微带一点小鹰勾,小嘴轻薄,尤其那双眼睛,澄澈明亮,流动着很灵动的水波的光晕,还带着几分狐媚,竟与王祖贤的目光有一比。

    四人突然这么一面对竟似是不知说什么了,小丫头依然依在母亲身边,目光似是不敢看孙星,但又是忍不住看,微微抬起头,见孙星也正好看她,竟露出了调皮的一笑,那眼神的媚光更加的浓了,孙星绝对相信,这样的女孩子长大了,绝对是个小,不过,那双眼睛确实很勾魂,现在还如此的小,孙星竟感觉心被她弄得砰砰乱跳。

    而少妇一直微侧着身子,目视着斜下方,不敢抬头看孙星,小脸显得微微有些红,小模样更加娇态可人。

    最后还是贤贵妃打破了僵局,微笑道:“万岁,这是臣妾娘家的嫂子。”

    “臣妾叩见万岁。”

    高氏政的夫人又重新见过礼。

    “嫂嫂快平身,私下里不需那么多礼。”

    贤贵妃又指着小姑娘道:“这是咱的侄女月婵。”

    “叩见万岁,叩见姑父。”

    “嗯!”

    孙星点点头,“月婵,多大了?”

    “回万岁姑父的话,月婵刚满十三。”

    那狐媚灵动的眼睛又看了看孙星,似是越加大胆起来。

    “万岁,说起很巧,今天还是月婵的生日呢!”

    贤贵妃补充道。

    孙星明白,这话不是让自己赏就是赐,再不就是封,在这个年代,十三可算成年了,皇帝选妃时已算被纳入选之例。

    孙星一笑,“朕身上却没带有女孩子家的东西,这样吧,今日既然是月婵的生日,朕就赏月婵金元宝一对,如意一对,香素珠两串,珍珠项链一条。”

    “谢万岁姑父——”月婵忙跪倒在地谢恩,同时,那双眼睛又偷偷抬头看了孙星一眼,那目光真是很媚,孙星很是爱看。

    孙星又道:“朕再封月婵为格格,可以随意出入宫内。”

    月婵顿时大喜,美目连连闪动,竟大胆的盯着孙星,“谢万岁姑父。”

    “以后不要叫万岁姑父,显得生分,就叫姑父吧!”

    “是,月婵遵旨谢恩。”

    月婵又欢快的叩头。

    四人都落坐,重新上了茶,孙星道:“不知嫂嫂何时进的宫?”

    “回万岁,臣妾今日早晨刚到,没有万岁的旨还请万岁降罪。”

    高氏政的夫人依然是微侧着身子,眼睛看着斜下方,只看到孙星的下半身。

    她又想站起身施礼,孙星用手给止住了,“都是自家人,不必那么客气,嫂嫂早就应该多到宫里走动走动了,都是亲戚,只有多走动感情才会越来越厚,否则都生分了。”

    “臣妾遵旨。”

    高氏政的夫人借一福的机会终于抬头扫了孙星一眼,心里顿时一阵乱跳,忙低下了头,但是心却再也难平静了,他没想到当今的万岁会如此英俊倜傥,那双眼中自带着风流。

    孙星看了贤贵妃一眼,又回过目光,“嫂嫂,听说国舅前一段时间有疾在身,不知现在身体如何,朕一直也没时间过去探望。”

    “谢万岁关心,臣妾代国舅谢恩了,国舅只是眼睛有些小疾,已经不碍事了。”

    “嗯!”

    孙星点点头,显出一副关切的样子,心里却暗道,可惜,没有搞瞎他。【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