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159章

作者:野狼之吻
    “嗯!”

    月婵接过手绢,又胆怯的看了孙星一眼,随手抹了几把。

    孙星都快忍不住快笑了,手绢都是丝的,看着挺漂亮,却是实用,越擦越模糊。

    “你还是下去洗一下吧!”

    “嗯!”

    月婵应了声,衣服也没穿跳下床就跑了出去。

    孙星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丫头实在是太淘气,不过,要不好好管教,这小丫头就彻底完了,既然她第一次给了自己也就是自己的女人了,自然不能让她再乱来。

    孙星把她抹在自己身上的血擦了擦,已经干了,也没擦干净,随手找了条套在身上。

    没一会,月婵小心的走了回来,身上弄得湿漉漉的,显然是身子也洗了,走到床边低着头,不敢再动了,两只小脚丫来回的搓弄着,身子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微微的抖动着,一副冷生生的样子。

    “上来吧!”

    孙星也不再理她,直接钻进了贤贵妃的被窝,背对着她躺在了床上。

    月婵上了床,站在那里犹豫了一下,“父皇——你——你还认——我这个女儿吗?”

    “朕是金口玉言,怎么会说话不算数。”

    说着,拍了拍枕头,“来,过来躺下。”

    “嗯,谢父皇。”

    也不敢从孙星身上迈了,从孙星脚下转过来,胆怯的盯着孙星,很小心的躺在了枕头上,竟是不敢靠近孙星。

    孙星把她搂过来,拍了拍她的小屁屁,又拉过一点被子给她盖上。

    “小丫头,冷了吧?”

    “嗯!父皇。”

    月婵嘟着小嘴,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

    “睡吧,今天父皇搂着你睡,让你享受一下父亲的温暖。”

    孙星又把她往怀里搂了搂,抚摸着她光溜溜的小胴体。

    “父皇——”“干嘛?”

    “月婵那里痛。”

    月婵娇嗔道。

    “休息一晚,明天就会好了。”

    月婵的大眼睛中又含满了水晕,“父皇,好痛,你帮月婵揉揉好吗,求你了。”

    孙星无奈,只好伸出手按到她的小上轻轻的揉动起来,“父皇给你揉,快睡吧!”

    “嗯,谢谢父皇。”

    月婵美滋滋的闭起了眼睛。

    “嗯——嗯——啊——啊——”没一会,月婵竟轻轻呻吟起来,小脸也越渐红润,接着,娇小的身子也随着扭动起来,小腿夹着孙星的手来回的磨蹭。

    “什么了,还痛吗?”

    孙星没好气的问道,自然知道她不是痛,那液已流了一手。

    “父皇——女儿——女儿——”月婵很胆怯的盯着孙星,小脸红彤彤的,“父皇——女儿的小——肉眼里——好痒——求父皇——再女儿——一下好吗?”

    “你——小丫头——”孙星气得举起手就要打她,吓得她一下闭起了眼睛。

    “小丫头,给你揉揉好了,还没等好呢就发。”

    孙星只好又用手给她揉起来。……

    早晨起来,天空飘起了一层小雪花,地上也铺了薄薄一层,小北风嗖嗖一吹,冰冷刺骨,冻得脸皮发麻。

    孙星打了一套拳脚,活动了体,脸上竟也出了一层细汗,雨蝶忙微笑得走了过去,递上了热呼呼的湿毛巾。

    孙星接过抹了一把脸,刚递还给雨蝶,月婵也跑上来,媚笑得把外衣和水貂皮的马甲替孙星穿上。

    “父皇冷吗?”

    孙星看了看小妮子,身上穿了件银狐小马甲,外披了一件大红小披风,显得很是娇媚妖柔。

    “小马甲谁给的?”

    孙星随口问道。

    “姑母给的,好看吗父皇?”

    月婵美滋滋道。

    “嗯,不错。”

    孙星说着,又看了雨蝶一眼,穿得显得有些单薄,只披了一件酱紫色小披风。

    “雨蝶,你去贤贵妃那里传朕的旨,让她从即日起接管内务府生活上的开支与支配,你也去领些御寒衣服,同时,给宝月楼也配送一些,对了,她们的穿着一定要保持维吾尔族特色。”

    孙星又想了下,“还有,让婉妃接管宫内的御用膳食,也是从即日起,所有嫔妃以上都随朕共同用朕,这样即可缩减开支,而且还吃得好一些。”

    孙星刚交待完了,夏香急切切的跑了过来,“万岁,大臣们闯进宫了,要见万岁。”

    “嗯?”

    孙星眉头皱了下,基本已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自从再次当上这个假皇帝后还没正式临过朝,想了下,道:“夏香,你直接把大臣迎到太和殿,嗯,并且,按人数设置坐椅,对了,不要设暖炉,殿门大开。”

    “尊旨——”夏秋回身奔了下去。

    孙星淡淡的笑了下,暗道:“是该到了治治这些老古董的时候了。”

    孙星不紧不慢的回到乾清宫更换了衣服,出来时却见皇后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从那神色看很是担心。还没等孙星走过去搀扶,在宫女的搀扶就跳下了辇。

    “皇后,为何这么急匆匆的?”

    孙星微笑着迎上去。

    “还不是怕你压不住。”

    皇后瞪了孙星一眼。

    “皇后消息就是灵通。”

    说着拉住了她的小手,小声道:“姐姐放心,我正想治治这些老古董。”

    “你还治他们,今天你能压住场就不错了。”

    “姐姐,你也太小瞧我了,今天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治他们的。”

    “哼,那我到要看看,别到时吓得往我宫里跑。”

    “哈哈,一会肯定要往姐姐那里跑的,那是想姐姐想的。”

    孙星小声道。

    “还贫嘴。”

    皇后竟偷偷掐了孙星一把。

    “姐姐,说真得,我正有事想和你商量。”

    “你还是快去吧,否则更不好处置了。”

    “急什么,让那帮老古董冻着去。”

    孙星见皇后也穿得很单薄,顺手把斗篷解在下来给皇后披上,“姐姐,天这么冷,怎么穿这么单薄。”

    “我怎么能穿你的衣服,这像什么话。”

    皇后伸手就要往下拉却被孙星止住了。

    “你是我的女人,穿我的衣服怕什么,来,姐姐先到房里休息一会,我一会就回来,正好和你说事。”

    “你快去忙吧,小心那些大臣闹翻了。”

    孙星笑了笑,向太和殿走去,而皇后并没有进房,就站在那里盯着孙星的背影,显然还是替孙星担心。

    太和殿确实是闹翻了,一帮大臣乱糟糟的。

    夏香好说歹说才把群臣弄到太和殿,可是,左等也不见皇帝来,右等也不见皇帝来,后来倒等来一帮宫女搬了些椅子,众臣一见再也等不下去了,更让他们难以忍受的是,都是一些宫女抛头露面,竟是没看到一个太监。有的大臣为此大做文章,差点没把夏香逼哭了。

    大臣群体闹起来连皇帝都头痛,何况是一个小丫头,他们根本就没把夏秋看在眼里,他们又集体从太和殿涌出来直奔内宫。

    孙星远远的就看到一帮大臣气哄哄,乱糟糟的涌过来,孙星加快的步伐,微笑着迎了上去。

    “各位爱卿,是想参观一个朕的内宫吗?”

    “万岁——”一帮大臣“呼啦——”一下全跪在了雪地上。

    “众位爱卿这是干什么?”

    张廷玉一抱拳道:“万岁,老臣找请教万岁,不知为何有两月有余未临朝,这是其一,其二,为什么宦官不用,却让一帮宫女抛头露面?”

    “呵呵,可否请爱卿到大殿,这冰一雪地的是不是有些不适宜在这里细说。”

    阿贵又一抱拳道:“万岁,臣也有一事不明,为什么让一帮太监到街上吵吵闹闹?”

    孙星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秋香,把第二十三号折子给阿贵大人看看。”

    秋香怀里正抱着一摞折子,翻了下,找出一本递给阿贵。

    阿贵疑惑的看了一眼孙星,把折子接了过去,翻开一看,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万岁——”直接趴在了地上。

    孙星也不再说话,直接向太和殿走去,众臣见阿贵脸色有变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互相看看,也不再说话了,起身随着去了太和殿。

    孙星在宝座上坐好,微笑着看着陆续走进来的大臣,一帮大臣看着大殿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椅子,竟不知怎么站了,都乱乱的戳在那里,就是想行跪拜大礼都没地方。

    “万岁,老臣不明白,弄这些椅子干什么?”

    张廷玉忍不住问道。

    孙星一笑,“椅子当然是坐的,今天朕想与众位爱卿谈谈心,并且有几件事想与各位爱卿商量,时间说不定要长些,所以,朕就设了些椅子,免得爱卿们劳累着。”

    “谢万岁体恤奴才们,可是,这有失君臣之礼啊?”

    张廷玉狐疑道。

    “众位爱卿还是按位就坐吧,你们这样乱糟糟的站着就不失君臣之礼了吗,今天朕与你们探讨的就是改革,所以,大殿上给爱卿们设坐位也算是改革的一部份。”

    下面的大臣又是哄哄的一阵讨论,张廷玉扫了众大臣一眼,“各位同僚,既然今天万岁让我们坐,我们就先坐吧,听听万岁今天有什么圣谕。”

    张廷玉如此一说,众人才按部就排的坐下,同时,也一下肃静了下来。

    孙星扫了一眼,“各位爱卿,刚才,张爱卿,阿贵爱卿都向朕提出了意见,不知各位爱卿还有何意见,一起提出来,朕好一一作答?”【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