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181章 自己的女人总被打

作者:野狼之吻
    月婵带着王可卿踉跄的奔了进来,月婵小脸还挂着泪,王可卿也是一手捂着脸。

    “怎么了这是?”

    孙星关切的站起身。

    “父皇,我母亲,呜呜——”月婵一句话还没说完又哭起来。

    孙星见王可卿捂着的那一边脸好像有淤青,眼睛也是红红的,看来一定是在家里出了什么事,孙星心里感觉总是不对味,怎么跟自己的女人接连出事,先是和惠公主被驸马打,接着又是和虞,这又来了一个受伤的。

    孙星示意夏香、秋香和雨蝶继续帮自己整理奏折,三人就像小秘书一样,每人都有一个桌案。接着,示意月婵和王可卿随自己到里间。

    “来,让朕看看。”

    孙星说着拉开王可卿的手,脸上是一个很明显的掌印,“这是国舅打的吧?”

    “嗯!”

    王可卿点点头,泪又垂了下来,看了月婵一眼,“你先出去,母亲和万岁有几句话要说。”

    月婵点点头,看了孙星一眼,这次倒是很乖巧,转身便走。

    “月婵,你等一下。”

    孙星又把她叫住,掏出一条手帕递给她,“把你的泪擦干了,别把脸冻伤了,你先到姑母那里坐一会。”

    “嗯!”

    月婵很感动的点点头向外走去。

    “嫂嫂,出什么事了?”

    王可卿又用丝帕擦了擦泪,“今天早晨,我去叫国舅吃早餐,却无意中听到他与人密谈,说什么真皇上假皇上什么的,细节我也没听清,就被国舅发现了,出来就打了我一个耳光,还骂我滚。”

    “真皇帝假皇帝?”

    孙星的心一下提了起来,“对了,与国舅密谈的人你可看清了?”

    “没有,不过,声音很尖,像是个太监。”

    “太监?”

    孙星大脑来回思索着这个人是谁,但是太监中除了小贵子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外,真还没人知道,不过,小贵子应该不会与国舅密谋,自己对他怎说还是不错,他想得到的也都得到了,自己也没有威胁过他什么。

    孙星想了想,“雨蝶,你进来。”

    雨蝶忙跑进来,“万岁。”

    下意识的看了王可卿一眼,还是福了一下。

    “你和灵儿一起去找小贵子,就说他内部有内奸,想对朕不利,让他暗中查一下,不要让他打草惊蛇,如果这个内奸是他,就让他自尽吧,否则朕让他死得更难看。”

    “是!”

    雨蝶快步跑了出去。

    孙星对几百个太监也没时间去查,干脆让他们自己查自己,如果是小贵子走漏了嘴,他自然会知道,如果是他,这样一打草惊蛇,他自然会心虚,会有下步行动。

    “万岁,我该怎么办,如果他知道我跑这里来了,国舅一定会打死我。”

    孙星顺手把她揽进怀里,“不要怕,朕会想办法保护你的。”

    “万岁!”

    王可卿顿时痛哭起来,“嫂嫂也不知为什么,一受了委屈第一个想到就是万岁,其实嫂嫂真不应该来给万岁添麻烦,可是嫂嫂忍不住,糊里糊涂的就跑来了。”

    “嫂嫂,不,以后叫你姐姐吧,朕把姐姐当做自己的女人看待,姐姐能第一个想到朕,那说明姐姐心里也有朕,朕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受委屈的。”

    孙星边说着边轻轻的抚-摸着王可卿。

    “谢万岁,可是我以后该怎么办,我不愿再回到那里了。”

    孙星对此还真是头痛,现在自己是皇帝,一个国君怎么能拐臣的老婆呢,这样连那些大臣的口水都受不了。

    想了想道:“你先在宫里住两天,朕再给你想办法。”

    “嗯,万岁,你一定要帮姐姐,否则姐姐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王可卿反手搂住了孙星,把整个身子都揉进了孙星的怀里。

    孙星暗道,看来她是想贴上自己了,不过,王可卿对自己有一利也有一弊,利的就是给自己带来了个预警的消息,弊的就是不知怎么安置她,现在又不能甩开她,甩开她就等于把她推到自己对立一面,再说,也狠不下心来。

    “姐姐,你放心,如果朕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还算是男人吗!”

    孙星狠狠心说道,但是,孙星心里却暗暗叫苦,这一句话虽然把怀里女人的心套牢了,可是让自己却为难了。

    “嗯,有万岁这句话,那姐姐就放心了,只要万岁不嫌弃姐姐,从此以后,姐姐就完全是万岁一个人的。”

    王可卿娇声道。

    “好,姐姐,你放心吧,朕永远不会嫌弃姐姐的。”

    孙星说着低头吻了吻王可卿。

    王可卿却仰起脸,两条玉臂又勾住了孙星的脖子,主动的迎上去吻住了孙星。

    “父皇——”月婵边喊着慌慌张张的奔了进来,正见到母亲和孙星搂在起来。

    月婵装做没看见一样,忙用手捂住小脸,低下头,“父皇,我什么都没看到,不过,我父亲进宫了,月婵还没到姑母的宫门,就见父亲奔了进去。”

    孙星一下站了起来,握了握拳头,“你陪母亲在这里,朕去看看。”

    当孙星赶到时,正见高氏政气冲冲的从房里奔出来,房内还传出贤贵妃的哭声。

    高氏政突然见到孙星,还是僵立在了那里,似是一时犹豫,是不是该向孙星请安,他要权衡利弊,此时能不能翻脸,显然,他此时翻脸对他没有半点好处,反而把他自己逼上了绝路。

    一双鹰隼般深炯的眼睛连连收缩,手也微微屈张,他现在真有些后悔,今天不该如此冲动,此时的孙星再也不是那个假太监了。

    “万岁——”高氏政最后还是俯身跪倒。

    “不知国舅爷突然闯进宫里寓意何为?”

    孙星冷着脸,很是不客气,正常来说,就算他是国舅也不能随意往宫里闯,更不能进内宫。

    “臣一时想妹心切,所以贸然进了宫,还请万岁赎罪。”

    高氏政按在地上的一只手微微曲动起,那筋骨也涨了起来,地上的青砖顿时碎裂了,显然是,他是极力压制着。

    “国舅还真是对妹妹情深啊,看来,妹妹也非常留恋你这个哥哥,妹妹正在痛哭流涕,你这个哥哥怎么就走了呢?”

    说着,孙星走过去,一按他的肩,“既然来了,就再坐坐吧!”

    孙星手一搭上他的肩就暗运内力,高氏政本能的以内力相抗,但是,他的内力根本没法与孙星相抵,孙星又加了两成,“咔嚓——”支撑着身子的那只手直接陷入地下有半尺深,两膝下的青砖也碎裂了。

    高氏政身子剧烈的抖动着,骨头“咯吱咯吱——”作响,脸上的青筋都绷涨了起来,冷汗直流,另一只手已变为鹰爪,似是要攻击孙星的腿,但是又极力压制着。

    心里暗惊孙星的内力,上次的内力虽然已经高过他,但是他还能对付,可是此时,根本就不是他所以能相抵的,内力至少要比上次高过十几倍,甚至更多,估计就凭他的内力就可以把自己的骨头压碎了,真不知他的内力会提高这么多,这还是人吗。

    “万岁——”贤贵妃跑了出来,用力还捂着一边的脸。

    “贤儿,你干嘛捂着脸?”

    孙星依然压着高氏政。

    “万岁——”贤贵妃突然跪倒在孙星面前,“求你放过臣妾的哥哥,哥哥也是一时冲动。”

    孙星还不能因为这些小事就处置高氏政,用手一提高氏政的肩便把他拉了起来,又轻轻拍了拍他,“贤儿,你误会了,国舅礼太多,朕是想扶他平身。”

    “谢万岁!”

    高氏政也是借坡下驴,恭敬的向孙星一抱拳。

    “以后一家人无需那个么客气。”

    “谢万岁,臣先告退了。”

    高氏政向孙星又抱了下拳,没回头的向外走去。

    孙星把贤贵妃拉起来,摸了摸她红涨的小脸,“又因何事?”

    “万岁,我哥说是嫂嫂进宫了,来逼问臣妾把嫂嫂藏在哪了。”

    “他真是疯了,他老婆跑了管你什么事。”

    孙星说着一揽贤贵妃向房内走去。

    “万岁,嫂嫂是不是在你那里?”

    “哼,你嫂嫂不来,朕还不知道你哥要害朕。”

    “他又想怎么害万岁。”

    “你哥与人联合要对付朕。”

    “啊,不会吧,万岁,他原本也就是大了些,还不会谋反。”

    贤贵妃吃惊道。

    “谋反不谋反我不知道,不过,他一定会对付朕是肯定的。”

    “那——那——”贤贵妃一下又跪倒在孙星面前,“万岁,既然我哥想对万岁下手,我也不能再为他求什么了,只希望到时万岁能看在臣妾的面上给他留条活路。”

    孙星顺手把贤贵妃拉了下来,“难道你就知道朕能对付了他,如果我败在他的手里,他会不会给朕留条活路呢!”

    “万岁——”贤贵妃又要跪倒,却被孙星给拉住了。

    “万岁,臣妾相信他不会是万岁的对手,不管到什么时候,哪怕万岁让臣妾死,臣妾永远也会和你站在一起的。”

    “好了,有你这句话,朕不会要他命的,你放心吧。”

    “谢万岁——”贤贵妃说着扑进了孙星的怀里。

    孙星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当国君的料,自己的心总是不够狠,与自己喜欢的女人一沾上边,就不知怎么办了,这样有一天会不会就得死在自己女人手里,所谓,江山美-人,舍一取一。

    孙星安慰了一下贤贵妃又去了皇后那里,孙星一遇上麻烦事,或心烦的事第一个总是想到的是皇后,在心里,真是把她当做姐姐一般。

    皇后见孙星情绪不高,显得更加的温柔,笑盈盈的挽住了孙星的胳膊。

    “万岁,今天是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唉,为了高氏政的事。”

    孙星的叹气道。

    “他怎么了?”

    孙星简单的与皇后说了一下,皇后反而笑了,“是不是又被贤贵妃那小妖精迷的乱了方寸?”

    “姐姐,你又开玩笑,我还没色到连自己命都不要的地步,大不了留他一命给贤儿一个交代。”

    “嗯,主张还是你拿,我也就不多说了,对了,齐默特多尔济你想怎么处置,如果因为他蒙古爆乱可是得不偿失啊!”

    皇后微笑道。【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