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二部 第015章 躺在床上

作者:野狼之吻
    “钱小姐不客气,请坐。”

    女子伸手示意钱小姐坐下,脸色显得很平和,似笑却看不出笑,不是笑又带着几分甜意。

    “谢谢总裁。”

    钱小姐向女子微微点点头,小心的坐在椅子上,两条腿并在一起,两只小手叠压在膝盖上。

    “钱小姐不要紧张,我找你只是谈些私事。”

    说着站起身亲自倒了杯水端给钱小姐。

    “谢谢总裁。”

    钱小姐忙站起来,紧张的接过去。

    “不要客气,咱们谈私事,你就叫我魂姐吧!”

    她说着又走回自己的坐位,把一双手随意的伏在桌子上,“钱小姐今年多大了?”

    “二十三。”

    钱小姐小心的回道。

    “嗯,二十三?”

    魂姐微微点点头,“对了,钱小姐,你与孙星先生以前认识吗?”

    钱小姐下意识的一哆嗦,显得更紧张了,“总裁,我,我们不认识,今天第一次见。”

    “钱小姐莫怕,我只是随意问问,并没有别的意思。”

    魂姐轻轻安慰了一下,接着道:“今天我无意的看到他在十三号桌赌博的场面,感觉他这人很有意思,从他一身穿着看,不像没钱的人,却显得小气的很,就拿了两万块钱。不过呢,他又显得对钱无所谓,赢了几百万并没显出想像那样的兴奋,嗯——”

    说着摇摇头,似是觉得自己表答的不是很准确,“从表面看他似是很激动,可是从他眼神上看,却又是不以为然,钱小姐,你觉得呢?”

    钱小姐揉捏了一下小手,抓起桌上的杯喝了一口,显得不是那么紧张了,不过,却露出了几分羞涩,好像又想起了那位孙先生一激动抱起自己亲吻的那一刻。

    “钱小姐。”

    魂姐见钱小姐有些失神,脸上还露出了几分春意,轻声的提醒道。

    “啊,总裁,对,对不起!”

    钱小姐似是根本没听到魂姐后面问的什么话。

    魂姐无奈的摇了摇头,“钱小姐,你对孙先生什么感觉呢?”

    “我,总裁,我们刚认识,我不知道,不是,我不知该怎么回答!”

    钱小姐慌慌张张,神色窘然,倒是忘了对总裁的紧张。

    魂姐暗叹了一声,又摇了摇头,下意识的望向了墙上的画像。……

    “方静小姐,你的脸为什么那样红呢,是不是还没醒酒?”

    孙星躺在床上,一只手揽着方静的娇躯,脸上露出一副坏坏的样子。

    方静羞得根本不敢抬头,用被子裹着身子,两只小手还抓着被头,似是怕掉了露了。对孙星的话根本不知怎么回答,刚才那一幕她哪能忘掉,就差点用嘴把孙星办了,她都不知自己那一刻怎么那么大胆。

    “方小姐,你有男朋友吗?”

    孙星见她半天没出声又问道。

    “有,不,分手了。”

    方静心里慌慌的,都分不出心来考虑那话怎样说。

    “哦,那一定是被方小姐甩了,方小姐长得这么漂亮,而且又温柔又体贴,一般的男士真配不上。唉,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太少了,世界真是不公平,为什么生了方小姐这么好的女孩子,就没多出个优秀男人配呢!”

    孙星似是在为方静不平,不过,那话的意思明显是在无耻的夸自己。

    “那,那孙先生有女朋友吗?”

    方静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

    “有啊!”

    孙星很随意道。

    方静的脸色明显的有些失落,看了一眼身边的雷蕾,“是不是雷蕾。”

    “嗯,算是吧,不过,方小姐也可做我的女友啊!”

    孙星就像没看到方静那脸色一样。

    方静沉默了一会,“孙先生,你是不是有很多女友?”

    “呵呵,方小姐干脆说我就好了,不用那么含蓄。”

    孙星很不在乎的向方静笑了笑,“其实,只要俩人在一起开心就好,别的一切都不重要。”

    “那,那你对每个女孩子喜欢吗,我是说,都是用心的对待和你在一起的女孩子吗?”

    方静也不知这话怎么问。

    “这个毫无疑问,如果不喜欢也不会和她们在一起,我不说过吗,俩人开心就好,如果不开心何必在一起。”

    孙星说着,拂了拂方静挡在额上的头发,不过,倒没有下步的动作。

    “那, 你对婚姻怎么看?”

    方静大胆的抬头看了孙星一眼。

    “婚姻?”

    孙星微微摇了摇头,“对这个问题我不懂,恐怕不只我不懂,就是结了婚又离婚,离了婚再结婚的也不一定懂,结婚为什么呢,难道就是住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吗?”

    孙星说着低头看了看方静,方静也正好抬起头,一双清澈的眸子轻轻波动了几下,微微摇了摇头,又低下了头,小手犹犹豫豫的放开被子,像是试探一样滑到了孙星的胸膛轻轻的摸挲着,那神色缓缓变动,似是也在考虑这事。

    “有人说婚姻是坟墓,也有人说是责任,可我觉得什么都不是,如果俩人真心相爱根本不需要在乎什么,应该给彼此更大的空间和自由,或许你今天和我在一起了,明天却喜欢上了另一个,那恰恰说明你并没真心爱过我,与我在一起不合适,而另一个人才更合适你。所以说,婚姻不取决于一张纸,也不是什么坟幕,更不是为了责任而非逼着自己去负责任,那苦的还不是自己,而且也连累了对方。”

    孙星说到这里又低头看了看方静,小丫头脸色越显得深沉,这个问题不要说是她,就连孙星自己说了半天都没理解。

    “别想太多,还是那句,一切开心就好,一切顺其自然,比如说我,有很多女朋友,我经常把她们叫成老婆,她们跟我都很开心,我也不限制她们自由,如果她们觉得我不好可以随时离开,我自然会痛苦,可我不会去阻止她们,因为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得不到幸福那才是最痛苦的。也许有人说我,说我好色,说我烂情,可是我不觉得,如果我不接受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是不是伤了俩个人的感情,因此,我的一向原则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只要互相能容忍,互相能开心管他世人怎么看。”

    孙星说得是无比的轻松,像是对爱情看开了,不过,真要有个他喜欢的女人离开他还不得疯了,就连乾隆抢他的女人他都敢去拼命。

    孙星说完这些话也沉默了,想起了扔在那边的那些女人,她们应该比自己更痛苦,她们肯定当自己死了。孙星把手垫在脑后,静静的想着,也许应该找到导师,再做把超负荷试验,没准还能穿越过去。

    突然,孙星大脑一阵恍然,似是抓住了什么,在那边与陈梦瑶进行机械运动时似是能见到导师,也不知导师能不能感觉到,如果导师能感觉到,那么——反之,那边不就知道自己这边的情况了吗……

    方静见刚还夸夸其谈的孙星突然默不作声了,有些奇怪的抬起头,却见孙星闭着眼睛似是睡着了,眉头微微蹙着,脸色带着凝重,就像一个心里隐藏着沉重包袱的大男孩。

    方静对孙星似是恍然有些理解,看似一副不羁又无忧的样子,其实心里藏着很多为难的事。突然的,心里对这个大男孩有几分心疼,看着他光溜溜的只围了条浴巾,忍不住拉起被子轻轻盖在他身上,又帮他掩了掩,接着,把小手缩进被子搂住了孙星的身子。

    两条光溜溜的身子一接触,方静的心里顿时又腾起了那难以控制的感觉,身体渐渐潮热,呼吸不稳,小手不觉得顺着孙星的腹部滑了下去……【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