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二部 第048章 与灵儿双修

作者:野狼之吻
    孙星抱起灵儿随后跟了进去,“梅姐,我师姐内息紊乱,需要一个安静的环静,这只有麻烦梅姐了。”

    “你放心,这个卧室你用多久都可以,不会有人打扰的,如果需要什么你叫一声就行了。”

    梅姐说着退了出去,并把门带严。

    孙星把灵儿放在床上,除去了她的鞋袜,又把她的小上衣脱掉。对于灵儿来说,孙星完全就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自然心生紧张,下意的收了收小脚。

    “灵儿,别紧张,顺其自然就好了,说不定会想起以前的事。”

    孙星坐在灵儿的身边,伸手轻轻抚着她的头。

    此时,灵儿的身体异常敏感,被孙星一抚便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血液澎湃,真元燥动,身子越渐的滚烫。

    “师弟,真,真要双修吗?何”灵儿试探的问道,似是也给自己下个决心。

    “灵儿,你曾经是那么的爱我,喜欢我,难道你不想想起那段失去的记忆吗,不想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吗?”

    孙星说着,把灵儿揽进怀里,手揉揉的抚-摸着她的娇背。

    很平常的抚-摸,对于灵儿却是巨大的冲击,把小脸伏在孙星的肩上很急促的娇喘着,脸蛋滚烫烫的,嗅着孙星身上的气息,似曾那么熟悉,可是又无法想起在哪见过。

    灵儿大脑越来越混乱,再加上那一冲动,心里烦躁的要疯了一样,手臂下意识的紧抱住了孙星,纤纤的玉指越收越紧,竟深陷入了孙星后背的肌肉里。

    “灵儿,不要想那么多,有些事越急越不行,慢慢来,一切都会好的。”

    孙星轻柔安慰着,动作也不敢太随意,实在是怕惊到灵儿,给她带来无法恢复的伤害。

    孙星用脸试着一点点磨擦着灵儿的小脸,发鬓,香腮,就像第一次一样,当然,灵儿已经忘记了那一段记忆,对于她来说这就是第一次,或者说,还没第一次融洽,第一次有感情基础,而这次只是初于灵儿对孙星的信任。

    灵儿紧闭着美目,两条手臂依然不放松的抱着孙星,室内似是感觉不到暧昧的气息,反而静的有些空寂,只听到灵儿急促的娇喘声和俩人之间的磨擦声。

    梅姐似是无意的扫了一眼孙星带过的袋子,目光顿时停留在一个敞口的袋子上,露出的一件褶褶巴巴的衣服,伸手取出来小心的抖开,是件咖啡色西服,用手摸了摸,又翻开领子看了看,领子下绣着两条小黄龙,忙又看袖子和内衬,大小各异,一共找到七条,却再也找不到了。

    梅姐表情时而兴奋,时而激动,把衣服放在双膝上,小手轻轻抚-摸着,就像见到一件稀世珍宝。突然间,梅姐一下站起身,托着衣服向内室走去,当手触到门拉手时才猛然醒悟,孙星和灵儿正在里面。有些失望的看了看门,又看了看西服,转身向楼下走去。

    “你,你能告诉我吗,你究竟是什么人?”

    灵儿睁开眼睛盯着孙星,显得很是迷茫。

    “我曾是乾隆的替身,后来又在灵儿你们的辅助下与乾隆争起皇位,这其中的缘由很复杂,我一时也解释不清,不过,你只要记住我是你的丈夫,而你是我的女人就行了,你不用急,总会有想起的一天。”

    孙星很认真的说道。

    “你真是我丈夫,可是,可是——”

    “可是圣焰宗的成员是不让有感情的,更不可能有丈夫,可你也别忘了我给你说过的话,后来我是圣焰宗的令主,属下对令主是绝对服从,既然我当了令主,我自然可以改变这一切,把不合理的东西都去掉。”

    没等灵儿说完孙星便把话接了过去。

    灵儿又看了看孙星,虽然还有几分犹豫,但还是把眼睛又闭上了。柔弱的平躺在床上,身子微微的颤抖,呼吸急促,柔美的俏脸涨得火红,那的裤子已湿透了一大片。

    孙星摸了摸灵儿的香肩,接着低下头吻在她的额头上,灵儿禁不住一哆嗦,但是并没有太大反应,孙星缓缓的吻着,顺着她的小鼻梁一直吻到她的小嘴,小嘴清爽幽香,含满了汁水,孙星对着她的小唇慢慢吸-吮着,同时手也抚住了她的,缓缓揉动抓捏。

    灵儿还处在像受惊的小鹿一般,孙星心里虽急却也不敢太冲动。孙星又试探的把舌头探进她的小嘴内,小巧滑嫩的小舌柔柔的跳动,孙星把舌头探过去,挑弄着她的舌尖,一点点的摩擦缠逗,两只手也很轻的揉动着她的酥峰。

    “嗯,嗯……”

    灵儿终于有反应了,身子扭动着,小嘴开始迎合,小手臂也抬起来再次搂住了孙星,纤细白嫩的小手又激动又紧张的在孙星的背上抚弄着,从背上滑到他的脖子,又摸到他的头,接着,又缓缓的滑下去。

    灵儿闭着美目,两只不手不停的在孙星的背上,脖子,头上缓缓游动,像是对这个陌生的男人加以熟悉似的。她心里承受的压力是非常大的,不要说她是圣焰宗的成员,就算她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与一位陌生的男人就这样上了床也是难以想像的,如果孙星真是骗了她,她唯一选择的只有自杀了。

    孙星边亲吻着灵儿边关注着她的反应,随着灵儿的反应不断调整着节奏,即要有进度又不能显出急躁和突兀,如果节奏一但控制不好,很可能引起灵儿的反感,让她对自己产生戒心。

    双-唇吮磨,两舌缠逗,小巧滑嫩的香-舌微微颤动,羞羞怯怯,兴奋又紧张。孙星的手顺着灵儿的又滑到,透过那湿透的裤子触摸揉动着她的两片粉润,灵儿顿时挺起了身子并把孙星的手紉ing诹四抢铮币踩滩蛔〉纳胍魑匮势鹄础

    灵儿控制不住的挺着小臀夹着孙星的手来回的滑磨,两条腿越紉ing浇簦狡-嫩涨得高高的凸起,手指隔着裤子就压了进去。孙星借机用另一只手慢慢脱去她黑色的内-衣,丰硕的酥峰挺立立的罩在白色带黑点的文胸里,雪嫩腻滑,沟壑深幽,两点小丘微微凸起,灵儿戴着小文胸竟是如此诱惑。

    孙星不舍得摘去,直接把手塞了进去握住了两团饱涨,捻动着小巧的小丘,灵儿由于从小就习武的原因,两团丰腴异常的有弹xing。

    “啊,啊——啊——师弟,星——星,你真是我——老公吗——星——啊……”

    灵儿一把抱住了孙星的头,两只小手用力的揉动着,对异xing的渴望到了极点。

    “灵儿,我怎么会骗我的老婆,灵儿放心,我就是你的星,星是永远不会骗灵儿的。”

    孙星听着灵儿渴望的叫着自己的名子感受多多,曾经的欢爱历历在目,可是只相隔了几日竟成了陌路人。

    见灵儿对异xing的渴望已到了极点,孙星不再犹豫,快速的解开了灵儿的裤子褪了下去,圆滑如玉的两条腿露了出来,细软的茸毛已与那汁液黏在了一起。

    灵儿身子扭动着,双腿紉ing谝黄鸩煌5牟淙嘧牛ㄈ蟮纳胍魃⑽⒌牟⒋偶鼻械奈匮省

    “灵儿,星这就帮你。”

    孙星也忙脱掉了衣服伏在她的身上。

    “啊,星,星——你千万不要骗灵儿,要不灵儿——真得会死的——”

    灵儿与身体的渴望不断做着挣扎,她实在是怕一但这个男人进入自己身体后这一切却是个慌言。

    “灵儿,星这就证明给你看,灵儿在记忆中没接触过男人吧,你马上就会明白我是你唯一的男人。”

    孙星突然想起就是最好的证明。

    “啊——”

    灵儿也忍住迎接着,小臀微微翘起。

    “啊——”

    终于顶到了底,那一瞬间一阵强烈的快-感冲击的她全身都是一僵,在那一瞬间,她的心也似是落地了,也确认了孙星的话不是骗她,因为她已不是,她从没接触过男子,而又不是,这唯一的解释就是孙星是唯一接触过她的男人,是在她记忆中忘记的男人,可是,这个她唯一的男人,她为什么会忘记呢?

    “星,星,星——啊——啊,呜——星——我要——灵儿要——啊——啊……”

    灵儿顿时疯狂起来,两只手小慌乱的在孙星的身上抚弄,用力的狠狠搓揉着孙星的头发,把孙星的头发揉得鸟巢一般。

    灵儿的小脸火红滚烫细汗淋淋,细云散乱的揉在床上,眯着美目,鼻翼翕动,小嘴半张,随着孙星猛烈的撞击,小脑袋一下的挺着,如此激烈-靡的场面,灵儿竟显得非常的清纯,依然带着几分脱俗娴静的表情。

    孙星看着她那张脸,一直以来都愿这样的看着,说句自私的话,与灵儿做-爱有种躏蹂圣女的感觉,不,不荡,这一点就是很多女孩子想学也学不来,所以,干起来也异常的兴奋。

    白生生的小脚搭着孙星的肩上,细柔的小腰小蛇一样扭动,孙星两只大手托着她圆圆的小臀猛力的前后运动。

    灵儿突然的身子一挺,猛得抱紧了孙星,白嫩的小脚丫伸得直直的,“星,星,抱紧我——啊——啊……”

    两行晶莹的泪顺着灵儿的眼角快速的滚下来,激动,兴奋,高-潮的汹涌的冲击,她的大脑陷入一片空白,像是要晕过去的感觉。她很想哭,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心中有种被人爱,被人疼,被人宠的幸福感觉,又有那种一下被推上潮顶发泄出的痛快感。

    孙星不敢怠慢,运转真元直进入了灵儿的田丹,灵儿的真元也像自己前期一样,呈青黄分明,不过,此时黄色大盛,而青色暗淡,几乎快被黄色给吞噬掉了,如果得不到急时平衡,阴气占居了丹田,很可能冲断经脉而亡。

    孙星先是把灵儿混乱真元稳住,接着,带动着她的真元在她的身体内运行数周,随之,又带进自己的体内,通过下面的连接周而不息,阳阴互补,以孙星强大的修为,消化掉那点纯阴真气是非常容易的。

    灵儿身上那澎湃巨大的冲击缓缓退了下去,但是两团真元在身体来回的运转却是非常舒服的,暖暖的,又带着一的快-感,说不出的美妙。灵儿半张着小嘴迷醉的呻吟着,那细小的细汗晶莹的挂在脸上,小脸粉润,小嘴唇通莹,饱涨的轻快的伏动。

    “呼——”

    孙星吐出一口浊气睁开了眼睛,看着灵儿的表情真不忍打扰,伸手帮她擦了擦汗,又抚了抚她的细云。

    真元一停,纳入了灵儿体内,又恢复往日的澎湃,似是比以前更强盛了几分,青黄分明,不停绽放着莹润的光泽,灵儿自然知道结束了,心里也平和了许多,可是,心里的感觉却是说不出的复杂,似是幸福,似是温馨,似是还有几分焦虑,不知该怎么办,该怎么面对这个男人。是信他的话,做他的女人,用心的喜欢他,还是顺其自然,等慢慢的恢复那段记忆,记起他究竟是什么人再做决定。【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