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036章 智救美娇 逼妹为妻

作者:野狼之吻
    几个侍卫互相看看,意思是管还是不管呢,最后几个侍卫非常有默契,揉了揉眼睛,就好像突然看到飞过一只蚊子,目光都追着蚊子转过了身,接着蚊子好像又突然消失,再接下来就好像突然忘了身后的事,边聊着天边向外走去。

    “喂,老柳,据说八大胡同又来了几位新姑娘,有没有兴趣去研究一下?”

    “***不行,这几天都让娃他娘给掏空了。”

    “老柳啊,你也太实在的,做为男人总得留点私房钱。”……

    孙星把银票在手上拍了拍,亮“算借你的。”

    “你——你——”

    小贵子气得小脸青一阵紫一阵的,那小体格不停的抖,“有你这么借钱的吗,你这是抢,你简直是土匪,还给我,一共四千一百五十两,一分都不能少。”

    “你***,铁公鸡,到时加利还你总成了吧。”

    小贵子咬了咬牙,把帽子从地上捡起来戴上,“那至少二分利,再少不借了。”

    “你奶奶,我昨天刚给你二千多两就不算了,妈的,再啰嗦都没了。”

    孙星把银票往怀里一揣,任他怎么叫,拉着娜塔莎就往里走。

    “别拉我——放开了——我不要你——”

    娜塔莎见孙星拉她竟恼了,边甩手边往后退。

    “你***,老子有钱有房还有车,长得又这么帅,新时代MM的首选择偶对象……”

    孙星死拖硬拽的把她拉进了一间空房子里。

    “不要——不要——放开我——”

    “放开,你摸摸这里再说话,你***,再叫老子把你扔井里去。”

    “你哪是——假的——不用骗我——你快把我——扔井里去吧——我不要——活了——”

    “好吧,这是你自己择的,不过,在你临死之前再给你一个机会。”

    孙星简直急坏了,直接把裤子给脱了下去,把猛兽往外一量,拉着娜塔莎,“你给老子瞪大眼看好了,这是什么东西,是不是你家洋黄瓜。”

    娜塔莎用手摸了摸,又用手捏了捏,突然尖叫起来,一蹦三尺高,“我太爱你了——”

    “爱你个姥姥——”

    惊得孙星忙一个大扑就给娜塔莎按到地上,并捂住了她的嘴,“你想要死啊,叫那么大声。”

    娜塔莎摇了摇头,拉开孙星的手,“不,我——我想要——我现在就想要——”

    “要你个头,你知道要——刚才你那么大声,还要个毛,差点被你把小命喊没了。”

    “为什么——娜塔莎不明白——”

    孙星也知道一时与她讲不明白,捧着她的脸,很认真道:“我问你,你想不想做寡妇?”

    娜塔娜摇了摇头,“娜塔莎——还是不明白——”

    孙星头这个痛,又道:“那你想不想要,每天要,夜夜要,让你爽的不行?”

    “恩,娜塔莎白天也要。”

    孙星真是被她快弄疯,怎么这么嫩的皮肤脸皮那么厚呢,一个大姑娘就不知道羞耻,“好,什么时候要都行,但是,你一定要记住,我长这东西不能与别人说,就是你亲妈亲爹亲姐、亲叔、亲大爷、亲儿子、亲老公——妈的,真被你气糊涂——”

    “不管怎么说吧,就是不能说,打死也不能说,只觴ing哿┲谰托辛恕狾K——”

    孙星说了一大堆,终于松了口气。

    娜塔莎楞了好半天,眨眨眼睛,很认真又无比天真道:“那是不是怕别人抢啊?”

    “啊——”

    孙星彻底抓狂了,就差点下手掐死她。

    小贵子绝对是当奴才的好材料,在孙星拉着娜塔莎进入房内的同时,就把所有人都赶到了院外,并且又吩咐了人出去雇砖瓦匠、木工、油漆工、长年的杂役、厨师、花匠、丫头……反正该找的全找了,就差点没给孙星找个奶妈。

    都吩咐完了,算了算,嗯,孙星兜里的钱估计是差不多了,又想了想,“我这么帮他怎么得提点成吧!”

    过了许久,孙星黑着脸出来了,小贵子马上迎了上去,小声道:“是不是又爽了一把?”

    “爽你个奶奶,快气死我,今天我算领教了,为什么沙俄人长的那么高大,原来是他妈笨的,就光知道长个了。”

    小贵子自讨了个没趣,也不敢再多说了,这小子可是什么事都干出来了的,看来他今天十分不爽,再多嘴没准会揍自己。

    陪笑道:“对了,我该雇的,该找的,该办的,该吩咐的,我都办你搞定了。”

    “我有说过在这里住吗?”

    孙星甩手就往外走。

    小贵子一下楞住了,本想是讨个好,就算不夸自己想得周道也会说几句客气话吧,没想到又是热贴了个冷脸,“妈的,比皇帝老子还难侍候。”

    小贵子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忙追了出去,“那个,钱谁出?”

    “谁找的人谁出——”

    “我靠——”

    小贵子顿时傻眼了,想了想,最后一咬牙,“你小子,我——我——你要不出钱,你的事我就不管了,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管了。”

    小贵子显得非常坚定。

    “那好,我自己想办法,借你的钱我也不还了。”

    小贵子这下彻底蔫了,捏着鼻子揉了揉,“好吧,那利息就免了,再加上我帮你救人,这下总成了吧?”

    孙星慢慢闭起了眼睛,也懒得再理,小贵子见孙星不理他以为是默许了呢,显得十分兴奋。

    “嗯,你放心,不管是救人的事,还是整理新宅子的事,都包在我身上了,绝对帮你办得利利索索的。”

    说着,有些兴奋的搓搓小手,心里暗道:“还得给他设计设计,嗯,喜迁新居时要通知那些官员上礼,办婚礼时,也能大捞一把,这样不只他能还上钱,而且把他弄高兴了,怎么也给点辛苦钱吧!”

    俩人进了皇宫直奔秋香的住处,今天救陈美娇才是孙星要办的正事,这件事是绝对不能再拖,再拖下去就更不好办了,怎么不能说过了好几个月再说陈美娇死了,那谁会信啊!

    现在,孙星所担心的是怎么做秋香的工作,这小丫头倒是一直配合自己,帮着隐瞒着陈美娇的伤情,不过,想把陈美娇放走了就不知她配不配合了,何况,俩人想的主意实在有些冒险,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一进屋,居然见雪儿在,雪儿是皇后的侍女,这让孙星感觉有些意外。还没等孙星与她打招呼,她却已先站了起来,微笑道:“小六子公公,看你急匆匆的,给万岁办差一定很辛苦吧?”

    雪儿说起话来细声慢语,没说话笑先到,眼睛虽小却带着三分媚色,尤其是那皮肤,出奇的耐看,雪嫩清透,没有半点瑕疵。

    “给主子办事不敢讨辛苦,倒是雪儿姐姐,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孙星客气道。

    雪儿又是一笑,“风?风儿不敢吹我,倒是为了小六子公公,为了等小六子公公我在这已等了近小半个时辰了。”

    “哦,不知雪儿姐姐找我有什么差遣。”

    “我可不敢差遣小六子公公,而是皇后,小六子公公,接懿旨吧!”

    转了半天是皇后找孙星,三人哑然,皇后的懿旨她也敢不紧不慢的,先客套了一气再传旨,这可是对皇后的大不敬。

    不过,孙星也得装装样子,忙跪倒在地,虽说在床上皇后给自己跪,但也不能不分场合。

    “小六子听旨——”

    雪儿又朝孙星笑了笑,“哀家让雪儿代话于小六子,让他回宫后速到长春宫,向哀家详述万岁的近况,哀家十分关心。”

    孙星一时犹豫,他已猜到皇后找自己的目的,汇报鸟皇帝的情况只是借口,真正的目的一定是想自己了,估计还要顺便说说和硕公主的事。可是,自己哪有时间去,去了她那里就没时间救陈美娇了。

    “小六子公公,还不接旨谢恩吗?”

    雪儿轻声提醒道。在一边的小贵子看到雪儿笑容可掬的样子却看呆了,连口水都流了下来,雪儿本来脸上还带着笑容,一见小贵子的表情马上绷起了脸,竟不在看他。

    孙星最后还是打定了主意,“雪儿姐姐,麻烦你回皇后娘娘话,就说小六子马上要办差,容不出空来。”

    “嗯?小六子公公,不会是推脱吧?”

    雪儿在看着孙星时自然的又露出了笑容,笑得孙星都有些醉了。

    一边的秋夏忙用手捅了捅孙星,示意他要明白一些,就算皇帝真有事也可以稍放一放,皇后的面子就算是皇帝本人也是要给的。

    “小六子不敢。”

    又犹豫了一下,把皇后的玉牌取了出来,“雪儿姐姐,你就回皇后娘娘,就说皇后娘娘交待的事小六子还没办完,办完后小六子会带着这枚玉牌亲自过去叩见皇后娘娘的。”

    “这——”

    雪儿显得非常机灵,只稍顿了一下,“那好吧,我按小六子公公的话直说就是了。”

    孙星站起来,又对秋香道:“你能不能帮我到婉主子那里跑一趟,万岁爷让我捎回些银票送婉主子那里暂存一下,我实在是容不出空过去,能不能麻烦你。”

    秋香盯着孙星看了看,疑惑道:“真得假的?”

    “秋香,这话我还敢说假,假传圣旨,欺骗主子,那可是杀头的。”

    说着,取出一沓银票塞给秋香,“秋香,麻烦你跑一趟了。”

    秋香还在犹豫,雪儿却一拉秋香,“我也要回去复旨,咱俩正好一路,一起走吧,路上还可以说说话。”

    秋香和雪儿走出大远了小贵子还扯着脖子看,孙星踢了他一脚,“还不快去。”

    “干什么?”

    “我靠,你是魂被勾走了还是突然得脑残了。”

    “哦,想起来了。”

    小贵子拍拍脑袋忙向太医院跑去。

    孙星关好门,回过身来却见不知是陈美娇还是陈丽娇从里屋出来了,盯着看了半天没分清,“你是美娇还是丽娇?”

    “你不是连母蚊子飞过一次都认得出吗?”

    “哦,那我知道了,你是丽娇。”

    “嗯?你怎么看出来的?”

    陈丽娇不解道。

    “当然是靠眼睛。”

    孙星也不与她纠缠,顺手拿起一个小包裹扔给她,“你把这个换上,一会你扮我的侍女。”

    “什么,让我扮你的侍女,你是不是找抽啊!”

    “你不扮侍女也行,那你就扮死尸吧!”

    “丽娇,你就听小六子公公的吩咐吧,小六子公公这样做一定有道理的。”

    陈丽娇正要发彪,姐姐陈美娇边说着话从里屋走出来。

    “哼,死太临,出了宫我再找你算账。”

    陈丽娇向孙星做了很凶的表情进了内室。

    陈美娇不好意思的一笑,“我妹妹就这样,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对了,这次真要谢谢你了。”

    “她是妹妹吗,我不会放在心上,只要你想着我就行了。”

    陈美娇俏脸一红,微微垂下了头,樱润的小嘴张合了一下,似是欲言又止,不过,陈丽美在里屋却接上言了,“死太监,你又占我姐姐便宜,小心我取了你的狗头。”

    孙星一笑,被她骂习惯了,也不知尴尬了,“美娇,你先进去吧,我也要换衣服,你在这里丽娇妹妹又说我要占便宜了。”

    陈美娇抬头看了孙星一眼,点了下头,转身进去了,孙星看着陈美娇的背影楞了下,疑惑道:“怎么妹妹来了,当姐姐的突然变得这么温柔,以前虽不像妹妹那么凶,却也是挺刁蛮的,难道说是给妹妹做表率?嗯,不过,姐俩一个刁蛮,一个温柔倒是显得挺有味道的。”

    孙星脱掉身上的衣服快速换好另一套,见里面没什么动静,本想贴帘子缝偷偷看看,但想想有些不妥,姐俩功夫都蛮高的,万一被发现了,姐姐不会说什么,妹妹也得发彪,有些得不偿失。

    “咳,丽娇妹妹,换好了吗,我要进来了?”

    “死太监,谁挡着你了。”

    马上传出陈丽娇没好气的声音。

    “靠,知道我就直接闯进去了。”

    孙星嘀咕了一声,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一刹那,俩姐妹都楞住了,就像一下子不认得孙星了,四只眼睛带着冷漠惊疑的神色盯着孙星。

    “呵呵,怎么,换了身衣服就不认识了?”

    孙星笑呵呵道。

    陈丽娇的脸色骤然一变,“狗皇帝,我先杀了你——”

    骂着突然就冲了过来。

    孙星一急,往后一退,“砰——”

    一下撞到了墙上,“哎呦——你——你怎么只认衣服——不认人呢——”

    陈丽娇过来一把提起孙星,“说,你倒底是谁,是不是狗皇帝?”

    “你真是疯了,难道我穿了套皇帝穿的衣服就变成皇帝了,可惜你长这么水灵灵的一双大眼睛。”

    “丽娇——”

    陈美娇轻声喊了一声,也慢慢走过来,上下看了看,又拉了拉孙星的衣服,“你——你真像那天我见过的皇帝,虽然我没看太清,不过我记得不会错。”

    “什么叫真像,那天见到的就是。”

    不过孙星却不敢说出来,“不会连你也看不出吧,那好,你要认为我是真皇帝你就杀了我吧?”

    孙星说着还闭起了眼睛,装得有模有样的。

    突然,孙星感觉一只请选择第一文学http;// http;// http;// om

    om 了自己,忍不住哈哈笑起,笑得俩人不禁心慌,毕竟都是女孩子,又是在当前这比较封建的社会,敢摸男人那里简直是件无比疯狂的举动。

    孙星笑到中途猛然又露出了一副哭丧的脸,“你摸了我你得负责——”

    陈丽娇一哆嗦,“负——负什么——责——”

    “负什么责,自然要为我终身负责。”

    孙星装得是无比激动就差点眼泪掉下来,“我妈妈从小给我算过命,算命先生说,如果有一天哪位姑娘碰了我,那就是我命中的媳妇,不管丑与美必须娶她,否则命不过百日——”【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