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049章 床上交易 皇后交心

作者:野狼之吻
    “妈的,早晚上了你,叫你跟我狂——”

    孙星气得是狠狠在心里骂了一句,快步的向回走去。

    到了住处自然要与陈美娇缠绵一翻,算是稍缓解了一下心中的熊熊欲火,可是毕竟陈美娇身上还有旧伤,孙星也不敢太过凶猛,再说,刚刚破身不久的小姑娘哪够孙星这头魔发泄的。而秋香和夏秋,孙星当着陈美娇的面又不好那么放荡,为此,秋香和夏香俩人对孙星有着一肚子怨气,孙星也只能对她俩好言相慰,说是过后再给她俩大大的补偿,陈美娇毕竟是客,就先让着她点,以后还不一定来不来了。

    孙星没有得到满足,自然是睡不着,在床上是翻来覆去折腾,陈美娇还以为孙星是在考虑怎么把自己安全送出去发愁呢,便不停的安慰孙星,说自己不急,既然妹妹都安全了她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殊不知,孙星是希望她永远不要离开才好呢!

    孙星想了想,还是去找皇后吧,这样憋着也不是办法,不但自己休息不好还要影响陈美娇休息,另外,孙星也想找皇后商量些事,现在她对自己的感情已远胜于鸟皇帝,有些心里话可以与她商量商量,说不定她可以想到一些帮自己解决目前窘境的办法,她身为皇后总是有一些自己的势力的,当然,一些太过于违禁的话还不能与她说,毕竟他是皇后,皇帝的大老婆,这些年的感情就是再淡还是有一定基础的,她肯定不希望自己对皇帝做出些不利的事。

    陈美娇见孙星突然起了床,疑惑道:“你要干什么?”

    “哦,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建那鸟皇帝被刺客吓到了,晚上要让我巡查后宫,查一下那些侍卫是不是恪尽职守,我日了,晚上也不让人好好休息。”

    孙星还不干不净的骂了一句,弄得陈美娇小脸通红。

    “那——那你晚上还回来吗?”

    陈美娇关切的问道。

    “还不一定遇上什么情况,这样,你先睡吧,如果太晚我就不回来了,免得打扰你休息。”

    孙星又低头在她小嘴上吻了下,陈美娇显得非常甜蜜,以为孙星是多么为她着想。

    走到外屋时本想亲吻一下夏秋和秋香俩人,算是安慰她俩一下,秋香却嘟着小嘴直接把头扭了过去,孙星只好低头吻了下夏香,并且又交待了几句。

    出了门,见侍卫一队队交替着来回巡着逻,比平时确实要增加了至少一倍,不过,孙星不用担心,完全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过去,侍卫是不敢太靠近内宫的,他们都有自己巡逻路线,外人不知道孙星却是知道的。孙星先是假装向太监的住处走去,接着再迂回过去,就算是被那些侍卫发现了也没事,太监在内宫里行走很正常,孙星担心的是现在有些晚了,另外也是做贼心虚。

    孙星顺利的摸到了长春宫的后门,果然见那里挂着一条丝帕,孙星心道,这怎么进去呢,爬墙好像有些高,真是失算,当初竟没与皇后商量好这事,如果自己会轻功就不愁了,可以直接跳进去,可惜自己弄不明白怎么运用内力,也不知现在自己的内力够不够跳起来,嗯,明天问问陈美娇,究竟怎样运用内力飞起来。

    孙星不甘的推了推门,真恨不得一脚给踢开,不过,也只是想想,就是借他个胆他也不敢踢。

    孙星把双手交插到脑后仰天长长叹了口气,“日了om

    om,巡查完了,回去再接着蹂躏陈美娇吧,不行也别含蓄了,把秋香夏香一起弄上床再来个大被同眠,相信陈美娇也会理解的。”

    孙星正转身要走,突然听到门“咣当——”

    一声轻响,“嗯,难道皇后猜到我今晚要来?”

    但是孙星还是快速把身子贴到了墙上,以防万一。

    木门轻轻打开一道缝,从里面探出一个小脑袋来向外望了望,接着又缩了回去。

    “雪儿——”

    孙星从那白嫩的皮肤一眼就认出来了,随后就追了上去,一闪身就进了门。

    “啊——”

    雪儿叫到一半就被孙星给捂住了小嘴,“是我,你老公,想死我的,来,先亲一个。”

    接着一低头就吸住了雪儿的小嘴,雪儿还是惊魂未定,娇躯不停的哆嗦着,被孙星吻了好一会才渐适应了,用力的推开孙星,小声抱怨道:“你想吓死我。”

    “嘿嘿,那我怎么舍得,对不起雪儿老婆,老公我心太急了。”

    孙星也感觉自己太鲁莽了。

    “管说皇后说你下面指挥大脑。”

    雪儿说完了忍不住低下头格格轻笑起来。

    孙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难道我在皇后眼里就这个印象?”

    转而又把心思放到雪儿身上,顺手一抄把雪儿抱起来,“老公为了表示欠意,让老公抱你进屋。”

    “不要闹,快放下我——”

    雪儿娇羞的打了孙星一下。

    “怕什么,皇后说把你赐给我的,你已经是我的了。”

    接着又道:“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来?”

    “什么我知道,是皇后娘娘交待的,每天三更天以前把后门打开,一柱香的工夫后再关上。”

    “哦,还是姐姐想的周道。”

    走到后窗前便把雪儿放下了,贴近她耳边小声道:“雪儿,咱们一起来个大被同眠好不好?”

    “你又想着坏主意,不理你了。”

    雪儿转身就走,虽说皇后把她已赐给了孙星但她也不敢太放肆,当面和皇后争一个男人那也太不把皇后放在眼里了,当然,孙星也知道这点,也只不过是顺口逗逗她。

    孙星色色的盯着雪儿扭着小屁屁跑得消失了,这才从后窗子爬了进去。

    “纯儿姐姐,我来了——”

    皇后并没有应声,依然躺在床上没动,孙星猜到她一定是在装睡,便偷偷溜进去,手顺着大腿就摸了进去,“哇——姐姐,你床了——”

    “你讨厌——”

    皇后突然翻身起来,小粉拳雨点般打在孙星的肩上。

    “嘿嘿,姐姐,今天准备画几个圈?”

    孙星翻身上床,直接把皇后压在了身下,一双手很自然的揉捏着那酥软的胸部。

    “我现在可是你姐姐,你对姐姐可是要尊重一些的,不许乱动手。”

    皇后撒娇道。

    “不动手,那就动嘴——”

    孙星一口就吸住了皇后的小嘴,舌尖一顶强横的钻进了檀香之中,娇小的舌头调皮的躲躲藏藏,进进退退,表演着女人从小姑娘时就乐此不疲的游戏。

    孙星则大张齐鼓的穷追不舍,展现出雄xing该有的霸道与专横,纵然她是皇后此时依然也得臣服,不一会,皇后就气喘吁吁呻吟起来。

    孙星扯开她的睡衣,顺着那白暂的脖子乘胜追击,追杀着那柔弱身体的最后一点倔强,只到嘴叼住那两片粉嫩,皇后终于投降了……

    床幔上突然透过几个不规则的图案,渐渐的扩散开来,接着若大一张凤床“咯吱咯吱——”

    晃动起来,床幔也不停的跳动,幔角几乎飘了起来,似是一股股风从里面吹出来。

    时而半截玉体乍然探了出来,螓首后仰,长发飘舞,时从床幔底下又突然露出两条粗壮的大腿……那娇喊声时起时伏持续了有近两个时辰才嘎然而止,剩下了俩个上接不接下气的喘息与吸吮之声。

    须臾片刻,“吧嗒——”

    传出了一声真空刹那间进入空气的声音,喘息声渐渐平缓了。

    “姐姐,我想与你商量点量怎么样?”

    孙星一本正道。

    “不会是枕边风吧!”

    皇后调皮的眨眨眼,小指尖还不停捻动着孙星胸前的小豆豆。

    “你以为你是武则天我是薛怀义吗?”

    孙星不高兴道。

    “不可胡说,怎么可以拿这事开玩笑。”

    皇后吓了一跳。

    “那好,我不乱说,咱说正经的。”

    孙星抚了抚皇后的发丝,斟酌了一下用词,“我想寻一条退路,不知姐姐有何高见?”

    “难道你想走?”

    皇后又是一惊。

    “怎么,舍不得我,要不要和我一起私奔。”

    孙星带有挑逗的说道。

    “又来了,我说过,姐姐不是小孩子。”

    小嘴嘟了下,又缓下来,盯着孙星的脸道:“我知道你是担心将来,想找一条可进可退的路,你的想法不错,这说明你长大了,但是不知你有没有个初步的打算,说说,姐姐给你参考一下。”

    “姐姐,你真是人精,不过,我就是因为没一点头绪,这才来找姐姐商量。”

    孙星装出一副刚涉足社会的少年一样。

    皇后盯着孙星眼珠转了一下,不高兴的笑道:“你小子早是一肚子鬼点子,你不和姐姐说实话,姐姐帮不了你。”

    孙星用指尖弹了一下皇后的,弹得一阵颤动,气得皇后娇慎的打了孙星一粉拳,“你干吗,坏小子。”

    孙星嘿嘿笑道:“姐姐一向说我指挥大脑,所以我什么事都要依靠姐姐了。”

    皇后瞪了孙星一眼,似是没好气道:“说吧,要人还是要钱?”

    “哈哈,姐姐就是懂我的心。”

    孙星大为高兴,翻身就压在了皇后的身上,“那做弟弟的就再辛苦一次,好好再犒劳犒劳姐姐。”

    “去去去——你讨厌吧。”

    皇后又连连打了孙星几粉拳,孙星却一用力就进入了她的身体,弄得皇后一声娇呼,身体顿时瘫软了下去。

    孙星并没继续动,而是轻轻趴在皇后的身上,并且用腿把皇后的两条纤给夹住,带着色笑道:“姐姐,我不要钱,只要人,像姐姐这样的一个就够了。”

    皇后却把孙星的脸捧起来仔细又认真的端详着,好一会才用指尖点了下孙星的额头,“你这张脸我是越来越不敢相信了。”

    “姐姐,别啊,你要再不信我就没活路了,现在你可是我最亲的人。”

    孙星半开玩笑半认真道,不过,孙星说得也是实话,毕竟皇后是他第一个女人,也是最关心他的,而且皇后身上的那种慈爱也深深吸引住了他。

    “此话可当真?”

    皇后很严肃道。

    孙星见皇后严肃也马上严肃起来,举起手道:“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有句假话天打雷劈。”

    “好了好了,干吗发那么重的誓。”

    皇后嘟着小嘴,似怨又疼的抱着孙星的头轻轻抚摸着。

    “我只是怕姐姐不信,心里急。”

    “我不信你还信谁,我已经把一切都交给你了,姐姐也没什么大的夙愿,只希望以后有个能够知疼知热,时常来看看姐姐,陪姐姐说说话的人就足以了。”

    皇后说着竟有些伤感。

    “姐姐,你别难过,你说的不就是我吗,不要说陪姐姐说说话,问寒问暖了,只要姐姐开心,就是让弟弟我上刀山下火海都行。”

    孙星信誓旦旦的说道。

    皇后用小手轻轻捂住了孙星的嘴,认真道:“我也不要你上刀山下火海,也不要你为我拼什么命,只要你不负姐姐就行了。”

    孙星被皇后说得心里暖暖的,拉开她的小手轻轻的揉捏着,“姐姐你放心,不管以后会怎样,姐姐永远在我心中是第一位。”

    “好,有你这一句话姐姐就知足了。”

    说着,从枕下摸了一下,拉出一条金链子,链子上挂着一块麻将大小的翠绿色玉牌。

    皇后拿在手里揉弄着玉牌,眼睛亮闪闪的盯着孙星的眼睛,“弟弟,我可以很重正告诉你,这块玉牌悬系着姐姐的命,甚至我们整个家族的命运,姐姐不是危言耸听,姐姐今天能坐在这个位置而且能坐到今天,与这块玉牌是分不开的。”

    “姐姐,你的意思?”

    孙星一时没能明白。

    皇后似是下定了决心,小心的给孙星挂在脖子叫,又道:“这叫银焰令,控制着一个庞大的组织,这个组织是我父亲二十年前创办的,整个组织包括,谍报、暗杀、财团,三大部份,这个令是我入宫时父亲亲自交给我的,有了这个令就可保我稳固这个位置。”

    “姐姐,这我不能要。”

    孙星慌忙摘下,悬系着人一家人的命运,这责任太过重大,孙星自然是不敢要。

    皇后忙阻止住了孙星,又重新给孙星戴好,“这是姐姐的一颗心,也是姐姐正式把自己交给你,所以你以后记挂的就不只是你自己了,还有姐姐,你要记住你的话,别负了姐姐,如果你不想让姐姐死的话。”

    “姐姐,你干嘛这样信任我,如果万一——”

    “不要说,没有万一。”

    还没等孙星说完皇后便给打断了,“你知道一个女人一辈子最想要的是什么吗,不是金钱,也不是权力,而是一份感情,现在姐姐把一切都压在你身上了,切记,不要负了姐姐,不管你以后有多少女人,必须把姐姐放在你心中的重要位置上,否则姐姐就是死了心都不甘。”

    “姐姐,你放心,既然你这个信任我,我绝对不会辜负了你。”

    孙星拿起玉牌看了看,里面竟有三个豆粒大小的银色小火焰不断的跳动,如真得一般,不谈别的,就拿这块玉来说,恐怕已是价值连城了。

    皇后眼中突然划过一丝不被察觉的狡黠,“你拥有了这块银焰令,便是银焰令主了,银焰令主可以调动圣焰宗的所有财产,现在圣焰宗的财产我也算不清,不过,就算你现在什么都不干随便的挥霍几辈子也用不完,更重要的是,除了财团这个魂组,还有另外俩个谍报幽组和暗杀灵组,他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你想要的情报搞到手,会用最快的手法杀掉对你有威胁的人,哪怕他藏到天崖海角。”

    孙星心念一动,似是又多了份野心,只是不知道这个组织实力倒底有多大,是不是自己下什么样的命令他们都会执行。

    “姐姐现在就要求你一件事,不知弟弟是否会答应?”

    皇后突然问道。

    “求我?”

    孙星有些愕然。

    “对呀,你现在是银焰令主,而我只是个小女子,不求你求谁。”

    皇后有些俏皮道。

    她的话和她的表情让孙星心里得到了莫大的满足,皇后所表现的就是一个小女子,是个需要男人保护的小女子。

    孙星虽不好意思,但心里却非常舒服,“姐姐,你就别逗我了,其实你才是正的银焰令主,我只是帮你跑跑腿,有事你尽管吩咐。”

    “你这话就不对了,圣焰宗只认令牌不认人,持令的就是主人,唯令主命而是从。”

    皇后显得非常郑重。

    “可是万一这玉牌——”

    “没有万一,人在令牌在,这块玉牌就等于命。”

    皇后再次打断了孙星的话,接着道:“现在贤贵妃已威胁到了我的位置,她正费尽心机的想om

    om搞掉姐姐,姐姐第一件事求你办的就是尽快的先把她搞掉,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必须把她从那个位置给搞下去,如果实在想不到办法,就是用暗杀的手段也在所不惜。”

    皇后说到这里眼中突然滑过一丝狠意,让孙星见了都不禁心里一颤,这哪还是那个温柔柔霭的女人。

    “弟弟,姐姐相信你的能力。”

    皇后又露出了笑容,轻轻摸了摸孙星的脸,“姐姐有些累了,叫雪儿陪你好吗?”

    “雪儿,进来——”

    还没等孙星有所反映,皇后已经开口喊了,很快,雪儿就低着头,面带含羞的走了进来。……【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