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051章 骗中骗 少女骗人反——

作者:野狼之吻
    孙星下了车向前挤去,竟没一个人认识孙星的,还以为他也是来送礼的,都是用一副异样又有些愤愤的目光盯着他,以为他不懂规矩乱插队呢。不过,当看到孙星身后的灵儿时脸上都平静了,甚至还有的露出色迷迷发亮的眼神,竟自觉的给孙星让开了路。

    走到门口时孙星的目光与美少妇和少女的目光碰撞了下,都是一副疑惑的样子,那位少女眼中明显露出了警惕的神色。不过,孙星瞬间便把目光收回来了,他不想当着外人结外生枝,而灵儿只是用余光看了她俩一眼,脸上依然保持着平静,就像没看到一样。

    “站住,你俩是干什么的?”

    孙星刚要踏进大门,那个少女却一闪身迎住了孙星和灵儿。

    “那你又是干什么的?”

    孙星似笑非笑的问道。

    “我们——”

    小丫头上下打量了孙星一眼,“你管得着吗?”

    “韵寒——”

    那名美少妇向沙她使了上眼神,走上前来陪着笑道:“这是我不懂事的女儿,从乡下刚来没见过大世面,得罪之处请大人多包涵,我是府中的管家,不知您是哪位大人?”

    “管家,怎么称呼?”

    孙星依然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奴家张陈氏,刚来府上不久。”

    她显得很谦卑。

    孙星一指府门,“那这里是谁的府上?”

    张陈氏一楞,连后面送礼的也是一片哗然,以为孙星是来找事的,不过,谁敢到这里找事,那不是找死吗。

    张陈氏脸色并没有改变多少,依然是一副谦卑的样子,“这是宫内六公公的府上,不知这位大老是不是走错了府?”

    孙星突然把身子探过去,贴近她耳边道:“这是本大爷的府,我怎么没见过你?”

    还没等她闪开身孙星已经说完了,竟直向里走去。

    “啊——”

    张陈氏尴尬的一笑,向她女儿使了个眼神,“韵寒呀,你先和阿福招待着众位大人,娘去去就来。”

    院里显得闹哄哄的,锤子凿子叮当直响,房上房下,屋里屋外,运砖搬瓦的,刷油漆的,看来对宅子的修缮工作已经开始了,不过,孙星一进院就感觉这些工匠不对劲,虽然他们的目光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却让孙星感觉到一丝不自在,甚是可疑,而灵儿也提高了警惕,瞳孔不经意的收缩了下,手指也在袖子微微勾动了一下。

    孙星也没去理太多,他心里有底,现在这些人绝对不敢动自己,决定还是先看看自己那位御赐的洋美人,已经有好些日子没见到了,人家既然跟了自己总不能不管吧!

    走到门口处,见有俩个老妪假装拿着花锄整理门口的小花圈,见孙星走过去马上迎过来,眼神中带着凶煞的光芒,其中一个短脸的老妪用手里的小花锄一指孙星,“你是干什么的,这是内堂,生人不可近前。”

    孙星理也没理她,直接向房内走去,她俩举锄就追,灵儿扭身回迎,也没见她怎么动,只见白衣裙展动了几下,那俩个老妪就不动了,保持着那凶神恶煞的姿势,而她已经乖乖的伫立于门口,顿时,那些干活的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向这边望来。

    娜塔莎听到门口有动静马上从床翻身起来,一眼见到了孙星,美目中顿时湿润了,“亲爱的,你终于来了——”

    迈开两条纤长的大腿几步就扑进了孙星的怀里,很是委屈的嘤嘤哭起来。

    “你不说——天天陪着——娜塔莎吗——怎么——这么久——才来看娜塔莎——”

    “好了宝贝,不哭了,我这不是来了吗,让你受委屈了。”

    孙星轻轻抚摸着她的柔柔的波浪金发,心中自然也是一阵阵心痛,想来这些日子被那些人看着受了不少苦。

    “那些——人——不让——娜塔莎自由——不让娜塔——出门——呜呜——”

    娜塔莎是越哭越凶。

    “宝贝,不哭了,以后不会了,有我在他们再不敢了。”

    孙星心里也越来越愤怒,恨不得把灵堂的人都调来灭了他们。

    “亲爱的——不要再扔下——娜塔莎——娜塔莎——快疯掉了——娜塔莎好想你——”

    “嗯,娜塔莎不哭,有老公给你做主。”

    孙星为娜塔莎擦了擦泪,又疼爱的把她搂进怀里。

    “死太监,你给我滚出来——”

    孙星正安慰娜塔莎,就听到外边陈丽娇边骂着边向这边奔来。

    “站住——”

    灵儿轻喝了一声。

    “你算哪根葱,给我滚开——”

    就听到“铮——”

    的一声剑呜,接着“当——”

    的一声轻响,再接着便静了下来。

    孙星一惊,忙放开娜塔莎就往外跑,娜塔莎见孙星突然跑了出去,也紧随其后追了出去。

    一出门,孙星一颗提起的心算是落了底,灵儿的短刃又架到了陈丽娇的脖子上,幸好谁也没伤到谁。

    “灵儿,退下——”

    灵儿很听话的倏然收起刀退到了孙星的身边,但是目光依然警惕的盯着围上来了一帮人。

    孙星认识的只有陈丽娇,剩下的基本没见过,有的也只是打过照面。

    陈丽娇扫了孙星一眼,接着目光盯着灵儿,显得对她非常忌讳,慢慢的俯捡起地上的剑,目光又转回孙星,一双美目愤怒的盯着孙星,饱满的胸部起伏的很剧烈。

    “丽娇,你不用用那种目光瞪着我吧,就算你是见异思迁,喜欢上了小白脸,后悔答应嫁给我了,也不用对我恨成这样吧,我不是那种不开通的人,绝对不会扯住你不放非得逼你嫁给我不可,难道说我还混不上女人了不成。”

    孙星似笑非笑的盯着陈丽娇,绝对是那种欠揍的表情,同时,一手搂住了灵儿,另一只手揽住了娜塔莎的纤腰,灵儿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娇躯却是微微一颤。

    陈丽娇这下可气坏了,小脸都青了,娇躯不停的哆嗦,“你——你屁,谁——说要嫁给你了——”

    “嗯,你不要太激动吗,我知道当着这么多人你觉得没面子,好,咱就不提了,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我也绝对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人,嗯,对了,你那位师兄呢,上次下手重了些,这次来正想向她道个歉。”

    陈丽娇气得就差点没背过气去,“你个死太监,我杀了你——”

    一声娇喊飞身而起,抖剑直奔孙星而来。

    灵儿本想迎上去,孙星却是手臂一紧把她拦住了,同是,另一只手急弹出数道指风,陈丽娇嘤咛一声,手里的剑“当啷——”

    一下落了地,同时,身体就好像是扑进孙星怀里一样飘过来,孙星就那么笑呵呵的伸手把她接住了。

    “唉——真拿你没办法。”

    说着,又贴近她的耳边小声道:“看在你姐姐的面上,就算你再怎么对我,我也不会伤你,我这人一向是以德报怨。”

    “你想干什么?”

    一帮人都纷纷亮出武器把孙星围在了中间,个个是怒气冲冠。

    孙星看了一眼那位在门过冒充管家的张陈氏,随手把陈丽娇扔了过去,接着摸了摸头,完全没把众人放在眼里。

    张陈氏快速的解开了陈丽娇的道,抬起头问道。“你今天来此的目的是什么?”

    “哈哈,你大脑是不是进水了,这里是我的家,你说我来干什么?”

    陈丽娇缓了一口气,怒冲冲道:“死太监,我娘——我娘现在怎么样了。”

    “嗯,这次你还说了句像样的话,一个女孩子不要一天天想着情啊爱的,差点连老娘都忘了。”

    孙星的一句话又差点把陈丽娇气个半,还没等她发作,孙星又道:“你娘啊——唉,我正是为此事而来的。”

    “她究竟怎么样了,你快说?”

    陈丽娇竟哆嗦起来,显然很担心。

    她越担心孙星越不说,笑笑道:“你们也真笨,也知脑袋怎么长的,六七个人就敢往大内闯,弄了个死的死伤的伤。”

    张陈氏也是一哆嗦,“五光——五光怎么样,有没有——”

    “快说,我娘倒底怎么样了?”

    陈丽娇很想扑过来,可是又有些忌讳孙星和灵儿,俩人可都是一招就把她制住了,她的功夫也是一等一的,没想到今天竟连连失手,几乎把她的信心打击没了。

    孙星故意不去理她,而是盯着张陈氏,“嗯,五光——有些不怎么好——据大内侍卫讲情况不乐观,现在只比死人多口气。”

    “啊——”

    张陈氏一哆嗦,脸色显得越加苍白,眼睛也湿润。

    孙星摸了摸下颏,“对了,你这么关心五光,不知是你爹还是你什么人?”

    张陈氏美目一怒,“你——不许胡说,他是我男人——”

    “啊——”

    孙星一副震惊的样,上下打量着张陈氏,“可惜了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

    “可惜什么?”

    张陈氏越加的恼了,似是想冲过劈了孙星。

    孙星本想说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想了想还是算,人家都快成寡妇了还刺激人家干什么,人家愿插就插呗。“我是为五光道长可惜,同样也为你难过,不过,大姐,你想开点,现在五光道长还没死,没死就是有希望的。”

    孙星装做很严肃的说道。

    孙星又看了看陈丽娇,已经被自己气得不再开口了,一双美目红红的,似是想用目光把孙星射穿了,同时,也流露着急切与担心的样子。

    孙星暗叹了一口气,道:“丽娇妹妹,你别伤心,也别难过,你娘呢要好得多,她现在一点事都没有——”

    “我娘她真得没事?”

    还没等孙星说完她已经忍不住急着开口了。

    “你别急,我还没说完,你娘让我给你们带话过来,让你们放心,不用担心她的安危,同时,让你们马上撤离这里,以免——”

    说到这看了一眼张陈氏,“为了以防万一,你们最好离开。”

    孙星的目光也告诉了众人,张陈氏的丈夫五光被抓了,至少担心什么也不必明说了。

    张陈氏嗫嚅了一下,很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你的话怎么能让我们相信?”

    陈丽娇道。

    “丽娇妹妹,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这人从来是别人负我,我从没负过别人。”

    陈丽娇很想顶回去,可是现在有求于孙星又忍住了。

    “唉——”

    孙星叹了一口气,从袖子里取出一块半张扑克大的小金牌,上面刻的是个狮子头,往起一举,“这个你们总认得吧?”

    “狮首金令——你把我娘怎么了?”

    陈丽娇一见差点冲过来。

    “我能把你娘怎样,如果我把你娘怎么样了她能给我这个吗?”

    孙星冷冷的瞪了陈丽娇一眼,接着道:“你娘现在非常信任我,所以才让我代言,你们现在见到金令知道怎么做了吧?”

    一群人“呼啦——”

    一下全跪在了地上,“参见长尊公主——”

    “嗯——”

    孙星满意的点点头,其实陈心怡是想让孙星把这个令牌交给陈美娇的,让陈美娇暂代领导众人,当然,陈心怡还不知道陈美娇在孙星那里。

    “从即日起,你们速撤离这里,只留下一两个人与我保持联系,至于你们撤到哪里,一切先听陈丽娇的。”

    说着,孙星又把令牌收了回去,“好了,我话已带到,你们就看着办吧!”

    说完,又看了陈张氏一眼,“对了,你替我收到的那些礼物什么的你们就不要带了,总不能让我背着贪污的罪名让你们捡便宜吧!”

    张陈氏抬头看了看孙星,犹豫了下道:“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让我再见五光一次?”

    孙星一皱眉,道:“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呢吗!”

    这时,张陈氏的女儿韵寒从远处轻盈的跑了过来,“娘——”

    “韵寒——”

    张陈氏一把抱住了女儿竟哭起来。

    “唉,我很想帮你,可是我真是没办法啊,现在五光道长在天牢里,他属于重犯中的重犯,刺杀皇帝那是多大的罪名,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孙星故意说道。

    “我爹还没死,娘——我爹还没死——”

    孙星拍拍身边的灵儿,“你叫人过来,把那些所送来的礼物统统的弄走,放在那边我放心。”

    “是——”

    灵儿当着其他人的面也没敢称令主,扫了众人一眼,快走奔下去。

    孙星也扫了众人一 om

    om眼,显得非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搂娜塔莎,“走,咱进屋吧!”

    “嗯!”

    娜塔莎乖巧的点点头,整个身体都依偎在孙星的肩上。

    “等等,六公公,求你帮帮我,再让我见一次我的男人——”

    张陈氏竟一下跪在了地上,同时一拉身边的女儿,“快跪下——”

    韵寒眼中闪动很不和善的眼神,不过,她不敢违拗娘的意思,显得很无奈的跪在了地上。

    孙星抓了抓头,眉头紧皱,“说实在的,我见你们真得很可怜,也非常想帮你们,可是,我真是无能为力,唉——”

    也不再理她们,搂着娜塔莎就进了屋,接着把门关好。

    “死太——”

    韵寒一下就跳了起来,恨不得追上去宰了孙星,还好,被她娘一把抓住了,并捂住了她的小嘴。

    她用力的扯开她娘的手,“他就是不想帮咱们,死太监——”

    “韵寒——”

    张陈拉了她女儿一把,显得很是无奈,本来就是自己人先对不起人家,差点弄死人家,再想让人帮自己,笑话。

    “啊——”

    孙星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趴在了雪嫩的娇体上,孙星是绝对不会放过每一次功力提升机会的。

    娜塔莎几乎像死过去一样,紧紧的闭着眼睛,雪白的娇体全是晶莹的汗水,一头金色的长发散乱的铺在床上,只有那饱满的胸还在剧烈的起伏着。

    过了一会,孙星亲了亲娜塔莎,“亲爱的,老公好不好?”

    娜塔莎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睛,显得很无力,但还是抱住了孙星的头,把嘴贴上去给了孙星一个热吻,表达着自己心中的激动。

    “还要不要跳井自杀了?”

    孙星故意逗她。

    “你要再不来————娜塔莎——一定会跳——井给你看——”

    “哈哈——”

    孙星忍不住想笑,怎么中国外国的女人都一样,都拿跳井抹脖上吊喝农药来吓唬老公。

    “小太监,你出来——”

    突然,外边有人喊了一声。

    “你谁啊,喊什么?”

    孙星没好气道。

    “你还想不想要阴阳五毒化骨丹的解药?”

    “嗯?”

    孙星一楞,已经听出来了,是张陈氏的女儿韵寒,“你等一下,马上就来。”

    “我在西面的那座小山上等你,想要就自己来,不要带人——”

    孙星不敢犹豫,这关系到自己的命,忙穿好衣服奔了出去,见外边已经不见了人,想来是去了她说的地点等自己。

    孙星奔出了大门,向西看了一眼,果然有座小山头,接着一提气纵身向那里奔去,如今孙星也是一纵两丈多远,轻功上算是稍有所成。

    孙星连换了几口气终于奔上了山头,身上已出了一身的汗,感觉比上女人可累多了。

    “喂,我来了——”

    孙星没见人喊了一声。

    韵寒从一棵树后转了出来,小脸显得很冷,对孙星一副颇为不屑的样子,“只要你救出我爹,我就把解药给你。”

    孙星犹豫了下道:“解 om

    om药呢,我必须要见到解药,万一你骗我怎么办。”

    “好,你站那别动。”

    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玉瓶,“解药就在这里,只要你救了我爹我就把它给你,否则我就扔到山下去。”

    孙星向四周看了一眼,“你果真没骗我?”

    “你不信就算了,我这就把它扔下去。”

    说着就把小玉瓶举了起来似是要扔下去。

    “哈哈——”

    孙星突然一抬手,“咝咝咝——”

    数道指风就过去,孙星怕有失,连点了她多数大,直接把她定在了那里。

    “小丫头,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孙星故意带着欠揍的表情走了过去,把小玉瓶从她手里抢过来,在孙星从她手里抢过的一瞬间,虽然她显得气愤到极点,不过,似是又露出了一丝得意。

    “***,你敢骗我——”

    孙星气得上去就给了她一耳光,小玉瓶里居然什么都没有,孙星哪能不气。

    “骗你了又怎么的,你死去吧——格格——”

    韵寒很恶毒的骂道,同时,还很鄙视的笑起来。

    孙星气得不停粗喘着,“你和你的死爹一个样,这是你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孙星目光中突然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

    “你——你要——干什么——”

    韵寒一见那目光就知道不是好事,吓得小脸顿时一片苍白,娇小的身体也不停的抖着。

    “干什么?”

    孙星向四周看了一眼,“这林深人静,你说我要干什么?”

    “你别——别碰我,你要敢碰我——我死给你看。”

    “哈哈,你的小脑袋是不是让水给泡涨的,就你那智商也来骗人,今天我就让你记住骗人的下场。”

    孙星的笑容越来越邪恶,慢慢的俯,用手背轻轻蹭了蹭那光嫩的小脸。

    “啊——别碰我——我真死给你看——”

    韵寒吓的声音都变了。

    “好啊,你死吧,你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过,我会把你的尸体剥得光光的,然后再用十字架钉起来放到闹市区,而且写上你的大名,再写上你是谁的女儿,另外,还要写上你死后被奸尸一百遍等等——”

    “啊——”

    韵寒差点晕过去,“你不能这样——你个死太监,你不得好死——”

    “你还骂——”

    孙星一下捏住她的小嘴,“你可真是笨到了极点,如果一个聪明的女孩子面临这样的处境应该装出无比可怜的样子,要求人家放过自己,说得越可怜,越怜悯越好,这样才会博到别人的同情心,比如说我,我就是个比较善良又心软的人,最同情的就是弱者。”

    “真——真得——”

    韵寒惊惧盯着孙星。

    “你看我这张脸像坏人吗?”

    孙星露出淡淡的笑容。

    韵寒盯着孙星那张脸看了看,显得还真不像坏人,“那你放过我——我求你了——”

    孙星撇了撇嘴,“一点不真诚。”

    om

    om“那我应该——怎么说?”

    “你应该说,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你千万别损坏我的名声,一个女孩子的名声就是生命,你损坏了我的名声我就是死了也无法去见列祖列宗,我人间的父母更是无脸见人——”【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