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056章 公主—— 妓院——

作者:野狼之吻
    “公主——”

    孙星忙把打落的帽子从地上捡起来给她戴上,又扫了一眼围周是否有人。

    “公主,你别闹了好吗?”

    这些女孩子中孙星唯独有些不敢面对和硕,好像都快成了一块心病。

    “哎呀——”

    孙星刚一伸手,和硕上去抱着孙星胳膊就咬了一口,疼得孙星是脸上的肌肉一哆嗦。

    “你怎么跟小狗似的。”

    和硕依然不肯饶过孙星,举应起小拳头不停的打着孙星的胸脯,孙星真怀疑,自己上次差点憋疯了都没上她,她怎么缠上自己没完了,难道女孩子的第六感就那么强,就认定是自己了。

    可是在这里被她闹下去也不行啊,万一有熟人过来就不好解释了,也顾不得许多了,一搂和硕的小腰,强扯着她就往僻静的地方走。

    “放开我——别碰我,你个混蛋,你个狗奴才——”

    和硕边走边叫喊,这下可把孙星吓坏了,上去一把捂住了她的小嘴,用胳膊夹起来就跑,一直跑到了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才放下她。

    “你混蛋——你混蛋——你混蛋——”

    和硕就像是一匹小烈马一样,对孙星是连踢带打,虽然她的粉拳玉脚打在身上也就如按摩一样,但是这样没完没了总不是个事啊!

    “妈的,我还治不了你了——”

    孙星真是些急坏了,一低头就吸住了和硕的小嘴,和硕这下叫不出来了,但是依然不停的呜咽,小拳头还是不停的打,小脚还是不停的踢,可是,随着孙星的亲吻,动作慢慢缓下来,最后竟一把勾住了孙星的脖子,主动的吸吮着,同时还把小舌头伸进了孙星的口中,与孙星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一个深切的长吻,顿时把和硕弄得娇喘息息,俩人再分开时,白嫩的小脸蛋粉嘟嘟的,小嘴樱红晶润,就像是水晶小娃娃似的,小脸也羞怯的低了下去。

    孙星又向周围扫了一眼,靠——妈的,让人看到还以为是兔子呢!

    “公主,怎么了,是不是心烦了?”

    孙星还是想着法的哄她开心。

    和硕伸手又打了孙星一拳,不过,更轻了,显得很是暧昧,犹豫了半天,轻声道:“我想出去玩。”

    “啊——”

    孙星一惊,“公主,这可不行,你可是公主啊——”

    还没等孙星说完,一双大眼睛已盯住了孙星,一副很恼怒的样子,孙星挠挠头,似是对她真得无奈,怎么女孩子都会使这招。

    “这样,不如奏禀万岁,去颐和园或圆明园玩好吗?”

    “不行,我要上街玩。”

    和硕一副很霸道的样子。

    “这——你是金枝玉叶,去那种地方很危险的。”

    和硕一甩身,调头就走,“那我去向皇帝哥哥说去,就说你强行亲我。”

    “我的姑奶奶啊,你这不要我命吗。”

    孙星忙一把又把她拉了回来。

    “那你带不带我去?”

    和硕嘟着小嘴,带有威胁道。

    孙星一见她那生气的样子竟想笑,实在是太可爱了,“好,我带你去,到时别怪我把你卖了。”

    终于被这个小丫头打败了。

    “哼,你敢,小心本公主要了你的狗头。”

    和硕表情狠狠的却是掩不住有些小得意。

    孙星也豁出去了,直接带着她去了天桥,为了方便,还是像带夏香出来一样,给和硕弄成了女扮男装,换成男装的和硕就像个十三四小男孩子似的,这次不管俩人怎么亲近也没会说是兔子了。

    逛街那是女孩子的天xing,再加上和硕根本就没来过这种地方,别提有多兴奋了,好像突然间忘了对孙星那份难解的怨恨,拉着孙星一路东跑西颠,一会跑去看看杂耍,一会跑去看卖艺的,一会又钻到说唱的人群里,别人叫好她也跟着喊,别人赏钱她也要赏,她身上还没带钱,孙星几乎带得都是银票,零用的也是成锭的银子,这小丫头对钱也没什么概念,从孙星怀里掏出就成锭的往上扔,扔的不管是看热闹的还是卖艺的都是一楞一楞的,那卖艺的激动的都差点给她下跪,可是等卖艺的反映过来她早拉着孙星跑没影了。

    孙星在床上时那就是野兽,可就是这样的体格硬是让这小丫头给拖得快趴地下了,此时孙星是真得后悔带她出来,不是怕乾隆知道,而是实在受不了被她蹂躏了,这小丫头恨不得把天桥所有的乐趣一下全包揽了。

    孙星看看天色,已经过了中午,暂时想把她拉回宫好像有些不大可能,孙星已经提过好几次了,小声与她商量着她当没听见,说急了她干脆给你瞪眼,弄得孙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硕儿,咱们要不先是吃点东西吧?”

    孙星陪着笑与她商量着,一声硕儿叫得是非常的亲昵,这是没让乾隆听到,否则直接就得要孙星的脑袋。

    不过,和硕却根本不在乎,一双小的大眼睛转了转,把小嘴一嘟“噗——”

    把一个果核砸在孙星的脚上,似是不借机蹂躏孙星一下心里就不好受。

    “好吧,本公——公子爷批准了——”

    “哧——”

    孙星就听到不远处有一声浅笑,孙星抬头扫了一眼,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小公子哥,手里还拿着把小折扇,见孙星看他马上装做看其它的地方,小折扇在胸前摇啊摇的,一看就是装样子,这天一点不热拿把扇子不是假斯文就是装比的。

    不过小样子倒挺俊美的,甚至有些女儿态,小脸蛋粉嫩嫩的,细眉黛眉,唇如点朱,个头也就一米六五左右,显得纤细单薄。

    “不会也是个小雌吧?”

    孙星心里暗道。

    “看什么呢?”

    和硕抬起小脚踢了孙星一下。

    “嗯!”

    孙星坏坏一乐,指了指那小公子哥小声道:“硕儿,那位可好,哥哥给你牵个红线怎么样?”

    气得和硕一蹦高就掀住了孙星的耳朵,“你想死是吧?”

    那位小公子哥也扫了孙星一眼,竟然狠狠的翻了个白眼,那一个白眼让孙星看傻了,如果她是女孩子定然也是位绝色女子。

    “你还看,你还看——”

    “不看不看,哎呦,再揪就成兔子了,呸呸——”

    孙星本想带和硕去酒楼,想想觉得没什么意思,那些东西早在宫里吃够了,最后竟带着和硕跑去吃小吃,北京的小吃全国文明,孙星很想尝尝这个年代的小吃,那味道一定更纯正。

    老远的孙星就闻到了油炸臭豆腐,忙用鼻子紧吸了两口,那叫个香,差点口水流下来,当然不能说闻着叫香,应该是非常有食欲。

    “什么味啊?”

    和硕皱着小鼻子,苦着小脸,一双大眼睛东看看西瞧瞧,街道的两边都是一个个露天的小摊位,再看看一个个吃得汗流满面的样子,对于她来说那是很难想像的。

    别看她玩行,要让她在这里吃东西,好像有些不大可能。

    孙星也不管那么多,拉着她就挤了上去,排队,估计那你就有的等了,得跟着摊主回家买去。

    孙星狠狠的买了一大包子,一摸兜,还是没零钱,只好扔过一锭银子,摊主一见就傻了,他卖一天能卖多少啊,根本找不开啊。

    孙星此时对钱虽然也不怎么在乎,但也不像和硕花到没概念的份上,最后让摊主随便找了一把碎银子,吃亏是肯定的,但好在一会花着就方便了。

    看着孙星大块朵颐的样子,和硕直皱眉,“这东西也能吃?”

    在她看来,这味道比厕所里的还浓,肯定不是好东西。

    孙星也顾不得多说话,向她做了个健美的造型,“你看这肌肉就知道了。”

    和硕撇了撇小嘴,有些不置可否扭过了头,正好见到了那个小公子哥也抱着一大包子大嚼着,感觉更加不可思意了,甚至都怀疑这些人是不是从小吃屎长大的。

    “快走了——”

    又转回头来,却见孙星与那小公子哥正在那对眼呢,就像是在互相敬酒一样,遥遥举了一下,接着把臭豆腐一口扔到嘴里。

    和硕一见更加的气了,上去也捏了一块,一闭眼一皱小鼻子狠狠咬了一个小角,一副我就不服气的样子,你们敢吃比屎还难吃的东西难道我就不敢。

    马上,那双大眼睛就变得亮晶晶的了,接着又咬了一口,眼睛更亮了,见孙星吃得比较快,感觉自己要吃亏,直接把孙星手里抱得一包子全抢了过去。

    孙星一笑,“好吃的东西多了,走——”

    和硕小脑袋连连点动,她突然感觉这东西比御善还好吃,孙星带着她就顺着街开始吃,把个小和硕小嘴吃得油乎乎的,直打饱嗝,喷出的味道不是臭豆腐味就是大蒜大葱味,现在谁要说她香,那非一脚给踹飞了。

    俩人正琢磨着下一个目标,一回身,“嘭——”

    的一下,一包臭豆腐就撞了孙星一身,还没等孙星发怒,却发现竟是那位小公子哥。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小公子哥忙拿出一条丝帕帮孙星擦。

    “没关系,没关系——”

    孙星也手忙脚乱的抢着擦自己的衣服,孙星的手很巧的就压在了他的手上,心里禁不住一跳,那小手细腻柔滑,软若无骨。“还真是女的?”

    孙星下意识的想道,那眼睛就有些直了。

    “对不起——”

    那小公子哥小脸一红,丝帕也不要了,让过孙星就走。

    和硕见孙星的傻样子又开始发彪,一跳高就揪住了孙星的耳朵,“我叫你看——”

    “啊,不看了——”

    孙星下意的把那条丝帕塞进了怀里,又忍不住在里摸了摸,感觉与他怎么那么觴ing的兀苁悄苡錾希猿舳垢寄芘龅揭黄稹

    “嗯?”

    孙星在怀里又忙摸了摸,“我靠,银子?”

    忙又回头去找那位小公子哥,哪还有影了,一瞬间,孙星明白了,这不是缘份啊,是他妈早就盯上自己了,自己这个傻比,就知道好色。

    “怎么了?”

    和硕见孙星那变化不定的表情不解的问道。

    孙星摊摊手,傻笑道:“银子没了,这回该回去了吧?”

    “银子没了?”

    和硕皱皱小眉头,也往孙星刚才看的方向看了一眼,但是全然不懂,打了个饱嗝,把手里捏着的一小块臭豆腐塞进小嘴里,随之摇了摇头,“不回去。”

    孙星差一点抓狂了,“钱没了,银子也没了,不回去还能干什么?”

    “那管我什么事?”

    和硕瞪了孙星一眼,转身就走。

    俩人这一溜达已进暮色,竟从天桥一直溜达到了前门外大栅栏一带,和硕看着那灯红酒绿显得很好奇。

    “这是什么地?”

    大眼睛兴奋的一闪一闪的,拉着孙星就要往里闯。

    “我靠,这不烟花之地吗?”

    孙星被和硕一提醒才发现已到了当年最为闻名的八大胡同了。

    “什么烟花之地,有烟花看吗?”

    和硕是半点不懂,显得更加好奇。

    “什么有烟花看,快走,这里你不能玩。”

    孙星吓得忙拉她要走,带着公主逛妓院,这让乾隆知道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为什么不能玩,你看那不是有很多人进去吗?”

    和硕气恼的盯着孙星,似是有好地方不带她玩似的。

    “你出来时间已经不短了,再不回去估计你那些小丫头快急疯了。”

    和硕皱了一下小鼻子,一低头照孙星的手腕就咬了一口,孙星一松手,她转身就往里跑。

    “我靠,真是疯了?”

    随之孙星也笑了,暗道:“妈的,久闻其名,既然来到这了,不进去逛逛好像还真有些遗憾。”

    孙星想着,上下摸了摸,身上除了还有几钱碎银子外还真是没钱了,又摸了摸腰间,嗯,还有一块佩玉,总也值个几百两,这下心里有底了。

    俩人选了一家最大的走了进去,老鸨子是非常热情的迎了上来,一身锦罗绸缎,头上戴得颤颤巍巍,老远就飘过一股窒息的胭脂味,把个和硕熏得直皱小鼻子,好像当初闻到臭豆腐一样。

    “俩位公子爷快里面请——”

    老鸨子一把就拉住了孙星,还别说,这老鸨子还是有几分姿色的,不过孙星却感觉倒胃口,孙星暗自得意,“嗯,自己也不是很好色啊。”

    “姑娘们,快来接客了——”

    随着老鸨子的一声喊,原本还在楼上向孙星和硕俩人招手的妓女们呼啦一下,潮水般涌了下来,至少有上百人,俩人顿时就被那顿浓重的胭脂味给淹没了。

    孙星感觉有些不对,怎么这些妓女这么闲,好像没什么客人似是,难道这些妓女都得了艾滋病不成?

    “老板娘,今天好像客人不多啊?”

    孙星试探的问道。

    “叫妈妈。”

    老鸨子很暧昧的把孙星推到了椅子上,还调逗的瞪了孙星一眼,好像在说没文化。

    “叫妈妈,靠,我缺妈啊?“孙星暗骂了一声。

    “公子爷,你有所不知,今天我们这整座楼的姑娘都是公子爷你包了。”

    “我包了?”

    孙星这个震惊,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我什么时候包了?”

    “这差不了,钱我们都收到了,来,姑娘们,好好伺候着俩位大爷,俩位大爷可金贵着呢?”

    “师师、圆圆、飞燕、玉环、昭君……”

    “我靠——”

    孙星几乎是晕了,上妓院有人付银子已经说不过去了,怎么古代有名的美女都在这啊,难道这是做梦,晕了晕了,真晕了。

    和硕此时也晕乎乎的,她本想看烟花,没想到竟然看到一帮疯娘们,俩人慌乱的还没等回过味来已经被一帮女人连拖带拉弄到了楼上。

    房间还不小,床也够大,来个三燕齐飞绝对够宽松的,若大的红木桌子上美酒香茗,各种水果已经摆全了。

    美女们都分成一组组的从俩人的面请选择第一文学http;//http;//http;//om 腾腾的香雾,还真是相当美的。

    什么西施、貂蝉、杨玉环,十几个美人围了一圈,二三十只小手抚弄着孙星,要说不舒服那是假的,要说不刺激那根本就不是男人。

    孙星把脚往外一伸,“来给我搓搓脚,对了,趾甲也给剪了。”

    “大爷,要不要奴家陪你一起洗啊?”

    苏妲己说着就要脱衣服。

    “哈哈——”

    孙星看了一眼和硕,随后又回到苏妲己身上,“要啊,快进来——”【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