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064章

作者:野狼之吻
    “母妃——”

    这回轮到和虞害羞了,不过,她倒也没像谦太妃一样藏进孙星的怀里,只是显得很尴尬,刚才还气自己的母妃躺在孙星怀里,这么一会便换成了她自己。

    支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但是大脑却是一阵眩晕差点又倒下去,显然是刚才消耗的体力太大了,孙星忙扶住她的身子,孙星自然也是很尴尬,不过,孙星心态放得开,不管用什么手段总是把事解决了,想来谦太妃也不会太责怪自己。

    谦太妃只扫了孙星一眼,不知是没来得急怪他还是原本就没想怪他,并没表现出什么,接着奔过来就把和虞搂进了怀里。

    “虞儿,这些年你受苦了——”

    “母妃——”

    俩人也没顾得上多说话,抱师头痛哭起来,孙星就怕女人哭,可是面对这种情况又没法劝,就是劝也劝不住,这也是女人发泄的一个方式,怎不能不让她们发泄吧!

    孙星忙穿好衣服下床准备先避出去,谁想和虞却一把扯住了他,“你干什么去?”

    “哦,你与太妃主这么久未见了,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我正好借机回宫给你取些玉肌膏。”

    “不行,你不能走,你得留下陪着我。”

    和虞擦了擦泪,眉稍微微一挑,就算是撒娇都带着三分野劲。

    “呵呵——”

    孙星求助的看了一眼谦太妃,“公主,我想谦太妃主子一定有很多话和你说的。”

    还没等谦太妃说话,和虞已把美目瞪了起来,手上抓得更紧了,“谁让你叫我公主,我现在是你的奴隶虞儿。”

    说完还用挑衅眼睛盯着孙星。

    孙星和谦太妃顿时楞住了,孙星心里那就个尴尬,在床上没人时说什么都行,这当着别人就不是那么回事,一个平时高高在上的公主在一个本来是奴才身份的面前自称奴隶,就算孙星从没把自己当奴才也是那么回事啊!

    “你坐不坐下——”

    和虞带有威胁的盯着孙星,见孙星还没有坐下的意思,突然露出诡异的一笑,一下抱住了孙星的脖子,还扭动着娇躯,“我就是你的小奴隶,是你的乖乖奴隶,是你的宝贝奴隶,是你的可爱的小奴隶……”

    孙星几乎快要疯了,这丫头简直就是腻死人不偿命,孙星忙一坐在床上,“好,我不走,我不走就是——”

    孙星这个汗啊!

    “虞儿,你怎么能这样——”

    谦太妃有些责怪的瞪了和虞一眼。

    “母妃——”

    突然一下又扑进了谦太妃的怀里,“呜呜呜——母妃,我再哭一会——呜呜——”

    弄得孙星是哭笑不得,不知是这个和虞公主天xing太直爽还是太调皮,竟把那么伤心的事弄得这么搞笑。她进入状态还很快,不过,谦太妃哪还能进入状态。

    哭了几声又突然抬起头看了孙星一眼,“我哭时你不许走,否则——反正你不许走,等我哭够了——就不哭了,以后永远不哭了,我就哭这一次,我要一次把心里的苦——全哭净——”

    看了看孙星似是还有些不放心,直接连同孙星也一把搂过来,然后趴在谦太妃和孙星的肩上接着又大哭起来。

    这种情况不只是孙星尴尬,连谦太妃也窘的要死,可是谁也不好推开她,孙星所xing也放开了,一手搂着和虞,一手揽着谦太妃,谦太妃还有些羞怯,用手推了推孙星的手,但是孙星故意不放开,她也只好做罢。

    和虞又哭了一会,这才抬起头,把泪擦干,“我哭够了——”

    说着又看了孙星一眼,“我以后就是你的小奴隶了,你不可以再让我哭。”

    “虞儿,你还不快把衣服穿上——”

    谦太妃已是满面羞红,嗔怪的盯着和虞。

    “我不,这里又没有外人,我怕什么。”

    和虞嘟着小嘴,显得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不过那张俏脸也是羞得粉彤彤的。

    “你这孩子——嗯?虞儿,你这胳膊怎么弄的——”

    谦太妃忙一把拉过和虞的胳膊,而和虞还故意把后背扭了扭。

    “母妃,你看我的后背——”

    和虞说哭够了,那一瞬间眼睛又湿润了。

    “虞儿——这——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谦太妃身子剧烈的哆嗦起来,俗话说,伤在儿身,疼在娘心,看到和虞一身的伤痕那就是揪她的心。

    “母妃,这都是齐默特多尔济那个畜生打的,这些年他不但从没疼过虞儿,反而是招之即打,用尽各种方法折磨我,虞儿本想给她生个孩子,他不但不答应,而且把虞儿打晕了几次,差一点要了虞儿的命”于是,和虞把自己嫁到科尔沁部扎萨克多罗所遭遇的一切,齐默特多尔济怎么折磨她,怎么毒打她都一一哭诉了一遍。

    听着她的哭诉,不只是谦太妃大自动容,就连孙星也落下了泪,恐怕也只有和虞这样天xing开朗,心胸开阔的公主才能活到现在,如果换个公主早活不下去了。

    “虞儿,这是为什么,他为什么这样对我的女儿?”

    谦太妃抱着和虞嚎啕大哭,和虞是她一手带大的,对和虞的xing格是非常的了解,连和虞逼得都活不下去了,可见齐默特多尔济是怎么对待和虞的。

    “母妃,和虞再也不想回去了——”

    “好,不回去,就留在母妃身边——”

    孙星擦掉几滴泪,长叹了一声,轻声道:“没想到堂堂一公主会受如此的罪,难道他齐默特多尔济不是男人,连半点怜香惜玉都不懂。”

    谦太妃似是听到了孙星的话,抬起头道:“虞儿,是不是他有了别的女人?”

    “没有,开始我也以为他不喜欢虞儿,虞儿为讨他欢心还特为她纳过小,可是他当天晚上就把那女子给掐死了。”

    “那他有没有孩子?”

    孙星忍不住问道。

    “没有。”

    “哦,这就对了。”

    孙星叹息道。

    “什么对了?”

    和虞疑惑的看着孙星,谦太妃也一脸疑惑。

    孙星站起来走动了几步,道:“他肯定不是男人,至少他做不了男人做的事。”

    和虞回头与谦太妃对视了一眼,似om

    om 是恍然大悟,“我听说他以前在战场上受过伤,我还为此关心过,也就是那次他打得我最重,差点打死我,难道他受的伤是那里?”

    说完下意识的看了孙星裆部一眼。

    “万岁驾到——”

    “啊——”

    和虞这下不敢撒娇玩不穿衣服了,跳起来就忙乎着往自己身上套身服,急道:“快,快帮我穿,星星,快帮我把裤子拿来,还有鞋子,袜子……”

    好在乾隆毕竟是皇上,没有直接闯进来,一直听到谦太妃应允的声音才款步走进来,先是给谦太妃请了个安,这才把目光关注到和虞身上。

    “御妹,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是偷着跑回来了。”

    和虞毫不掩饰的说道。

    “偷着跑回来的?”

    乾隆顿时大惊。……

    “给贵妃主子请安。”

    小贵子恭恭敬敬的给贤贵妃叩了个头,但是,在低下头的那一瞬间,眼中却闪动着诡异的神色。

    “嗯,平身吧!”

    贤贵妃说着挥退了左右,“贵公公,坐下说话。”

    “奴才谢贤主子恩,奴才站着就好。”

    说完微低着头伫立在一侧。

    贤贵妃点点头,道:“听说万岁去圆明圆了,而且还很急,不知所为何事?”

    “奴才不知。”

    “嗯——”

    贤贵妃喝了一口茶,接着把桌上一个三寸见方的小檀木盒子拿起来打开看了看,在打开时一晕柔和的光透了出来,随之又合上放到桌子上。

    小贵子喉咙节咕噜一下,一口口水咽了下去,虽然他没看到里面是什么,但从那柔和的光芒看,至少是一颗极品夜明珠。

    “小贵子,那小六子是什么来头?”

    贤贵妃话锋一转。

    “这个——”

    小贵子显得有些犹豫,但眼睛却偷偷盯着那小檀木盒子。

    贤贵妃突然一抬头,正与小贵子偷窥的眼神对视上,小贵子忙低下头,装出一副什么也没看到的坦然样子。

    贤贵妃用手指尖轻轻敲着那小盒子,“这是福建巡府昨孝敬的玩艺,我倒也不稀罕,贵公公要喜欢就拿去玩吧!”

    “奴才不敢——”

    小贵子一下跪到了地上,但是那张小脸却带着极度的兴奋,瞬间变得红扑扑的。

    “什么不敢,你在我这里还少取了东西不成。”

    贤贵妃有些气恼道。

    “那——奴才谢恩了。”

    小贵子战战兢兢站起来走上去,把那小盒子取过来,兴奋的小手都哆嗦了,他很想马上打开看看,最后还是忍住了。

    “贵公公,我有什么好玩艺都没忘了你,你却对我连句实话都没有。”

    贤贵妃似笑非笑的说道。

    “奴才不敢——”

    小贵子扑通一下又跪在了地上,不知是装得还是真吓的,那身体竟不停的抖。

    “其实我什么都知道,只是想试试你与我说不说实话,比如,小六子是被和珅弄来了,万岁还让他当了几天替身,对不对?”

    贤贵妃微笑的问道。

    小贵子抖得更利害了,嘴也哆嗦了,一时竟然说出话来。

    “对了,听说他与皇后走得很近,对不对?”

    贤贵妃又问道。

    “奴才不敢妄加评论,只知皇后挺疼小六子的,就像贵妃主子对奴才一样。”

    小贵子哆哆嗦嗦说道。

    “是吗?”

    贤贵妃的目光中带着几分诡异,“不知那小六子有没有净过身?”

    小贵子的冷汗顿时冒出来,“净过,是和大人亲自找刘一刀净的。”

    “刘一刀,呵呵,我怎么见这段时间皇后像精神焕发一样,满面春光,就连肌肤都变得又细又滑了,这又是为何?”

    小贵子身体一僵,“这个——奴才不知——”

    贤贵妃又是微微一笑,“对了,你看我身边的玉竹怎么样?”

    “玉竹?”

    “你过来。”

    贤贵妃招了招手,小贵子只好擦了擦汗,胆颤心惊的凑了上去,贤贵妃用小手挡着,把小嘴凑近他耳边,小声的耳语了几句。

    小贵那脸色越变越难看,似是连站都站不稳了,差点晕过去。……

    孙星回到宫中,到太医院取了些玉肌膏,准备借机再去看看陈美娇和陈心怡,晚上肯定就不能回来了,要在圆明圆陪和虞和谦太妃。但是走了几步却想起一件事,皇后交待的事一直没什么进展,总得做点什么。

    想了下,转身向婉妃的住处走去,婉妃的心机不多,但是她与皇后的关系不错,却是可以利用一下。

    一进永和宫见几个小丫头正无聊的下棋,却没见到婉妃,孙星轻手轻脚的走上前去,见她们下的是围棋,孙星对围棋没一点研究,也就是说一窍不通,几个小丫头却是无比入神,孙星一笑,也没打扰她们,轻手轻脚的绕过她们进了屋。

    在孙星进屋的一刹那,叫屏儿的突然抬头看了一眼,还特意盯着门口看了一下。

    “屏儿,该你了——”

    孙星从门缝中偷偷又看了看几个小丫头的举动,接着把门小心的关严,又找了件东西把门轻轻的别上,这才小心的向内室走去。

    婉妃赖赖的躺在床上,似睡非睡的眯着眼睛,小脸带着点点红晕,小手紉ing冢倍讣饣崽幌拢切∽煲菜孀盼⑽⑶崞簟

    “嗯——”

    轻轻呻吟了一声,似om

    om 是有些烦闷的翻了个身,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房顶,目光一跳一跳的,接着把指尖放在樱唇上,轻轻的摩擦着,显得有些失神,那指尖不知不觉的塞进口中,用玉齿轻轻的咬着。

    “唉——”

    又轻叹了一声,翻了一,眼睛又闭起来了。

    孙星把头探进去看了看,娇小的身体柔柔软软的躺在床上,细软的睡衣包裹着凹凸玲珑的娇躯,两只光嫩的小脚丫叠在一起,在光线下闪着莹润的光泽。om

    om孙星俯,蹑手蹑脚的走上去,搞恶的伸出舌尖舔了舔那圆润的趾肚。

    婉妃感觉到痒,两只小脚互相搓了下,孙星又一张口轻轻的咬了下,婉妃猛然睁开了眼睛。

    “啊——”

    一声惊叫,不知是惊恐还是兴奋,一双大眼睛瞪得更大了,半天说不出话来。【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