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069章

作者:野狼之吻
    第二天一早,孙星就急匆匆的向自己的御赐的府中赶去,虽然陈丽娇已带人撤离了那里,但陈美娇不知情,或许会在那里逗留。

    刚一进府就被两个门役给拦下来,很恭敬的向孙星行了礼。

    “大人您好,我家老爷不在,不知大人有何差遣?”

    孙星感觉自己府的气氛像换了个样,大门已焕然一新,门口两边是两座崭新的石狮子,两扇门柒成大红色,铜钉是闪闪发光,俩位门役穿得很正统,一身深青色制服。

    孙星一阵疑惑,自从陈丽娇带人撤离了这里自己忙得根本没时间去雇人,也没叫谁去雇,难道是小贵子,也不能啊,如果是他早就向自己买好了。

    “你俩叫什么?”

    “小的甲全——”

    一个圆脸小眼的说道。

    “小的乙春——”

    另一个长脸高个说道。

    “我靠,都是有毒易燃品啊!”

    孙星暗道,想了下,“你叫甲平,你叫乙安吧!”

    “啊?”

    俩人一楞,怎么一见面就给自己改名呢。

    孙星也没多说,直接把自己腰牌取出来,俩人一见马上跪倒在地。

    “甲平——”

    “乙安——”

    “恭迎老爷回府——”

    孙星点点头,跨步走了进去,府中依然是热火朝天,上百的工匠在忙碌,还有些正规的杂役在花圃,假山水池等处忙乎,不过,从这些人身上却感觉不到其它的东西,应该是普通的工匠和杂役,孙星越加的疑惑了。

    孙星边走边看着,不时还会看到侍女从房内进去,孙星感觉有点不像自己的府,倒像是进了别人的府,还别说,人气十足,真像一个家了。

    刚走到正殿的台阶下,一个干净利落俏丽的小少妇迎了出来,看到孙星是一脸的平静,不过,细看她眼睛深处却带着深深的恨意,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陈诗菌。

    “老爷回来了——”

    陈诗菌向孙星施了个万福。

    孙星一笑,心里大致都明白了,“诗菌姐,你真是位能干的好女人,人长得又漂亮还够聪明,谁要娶到你简直太幸福了。”

    陈诗菌俏脸一红,“老爷,你开玩笑了,我最多是个残花败柳,现在连男人都快没了,或许还有些可怜吧!”

    孙星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如果不嫌弃我是个太监,诗菌姐干脆就留下吧,我会一视同仁,不会慢待了诗菌姐你的。”

    陈诗菌咬了咬玉齿,忍下被调戏的恶气,“老爷里面请,妾身有话和你商量。”

    孙星随她进了屋,陈诗菌把门关严,然后给孙星亲自上了茶,这才坐在了孙星的下首。

    孙星自见到陈诗菌,那双眼睛就没离开过她的身体,有点色,但更多的是欣赏,孙星自然也猜到了她帮自己打理这里的目的,肯定是想感动自己,如果她丈夫是别人,孙星真得是感动了,可是,五光,孙星对他是一点都不会心慈手软,他都准备要自己的命了,如果对他心慈手软那就是养虎为患了,不收了他的女儿和老婆,那实在是对不起他。

    陈诗菌自然也感觉到了孙星的目光,但她始终保持着一副神情淡定,目不斜视样子,似是不给孙星一点机会。

    “大人,妾就开门见山了,我丈夫五光的事你打算怎么帮?”

    孙星一笑,“这事很难办,他是刺杀皇帝的重犯,不是想帮就帮的。”

    “那你是想赖帐了?”

    陈诗菌猛然转头看向孙星,目光中那种怒意顿时显露出来。

    孙星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诗菌姐,这话应该你女儿来问我才对。”

    “你不用总把我女儿拿出来说事,现在是我问你,我陈诗菌虽是女流之辈,却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大不了我舍去这条命。”

    孙星又喝了一口茶,“想与我同归于尽,我知道诗菌姐做得出,但我知道诗菌姐不会去那么做,而且我还看出诗菌姐是位光明磊落的女人,你看,诗菌姐给我沏的茶我不是毫不在乎的喝了吗,诗菌姐要是想害我只需在这里下点毒,我就死翘翘了。”

    “那你是没把我逼到那个份上,俗话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不要把所有的路给走绝了。”

    陈诗菌说着腾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孙星面前,一抱拳,“妾身在这里给大人叩头了,求大人给我们一家三口一条活路——”

    孙星一闪身就托住了她的手,没能让她跪下去,“你这样是逼我,是把我往死路上逼,我是什么角色,我大不了是个小太监,你以为我是皇帝啊,什么事都能做得到。”

    陈诗菌见孙星的手抓住自己的玉手,忙向后退了一步,“那大人现在是什么主意?”

    “我会尽力而为,如果见一面五光应该有希望,如果救出他,唉——这几天我也留意了,难于上青天,恐怕收尸都甭想。”

    孙星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陈诗菌的眼睛顿时湿润了,咬了咬牙,“就是见一面——我也认了,只要大人能办到,妾身也是感激不尽。”

    孙星思索了一下,道:“我一次只能带一个人进去,不知是你先去还是你女儿?”

    陈诗菌楞楞的盯着孙星,又犹豫了,这进去有没有危险先不说,关键是他用什么方法,第一次进去后,那么第二次还有没有机会进去,如果他到最后说第二次没机会了,自己也不能再逼人家,怎么说人家也算完成了承诺。

    孙星见她犹豫,把话题一引道:“这座宅子被诗菌姐打理的简直变了个样,我对诗菌姐的能力真是很欣赏,只是可惜了——唉,对了,这要花多少钱,你报个数,我会加倍给你的,我不想欠你什么,这样反而让我做起事来畏首畏尾的,心里感觉总是欠你的。”

    “大人,你不用觉得欠我的,现在所有的花项都是这段时间那些官员送的礼,不只够用,而且还余下不少,过后我会清点完请大人过目的。”

    孙星摆摆手,“诗菌姐真是光明磊落,不用了,我信任诗菌姐。”

    说着,孙星眼睛一亮,又道:“你以后在这里帮我好不好,不管你给我当管家还是什么,我都不会亏待你的。”

    “你知道我的身份,要不是长公主这段时间不在,我不可能清闲的在这里。”

    陈诗菌冷冷道。

    “如果我向心怡姐把你要过来呢,你会不会帮我做事,当然,我不会让心怡姐动用权力的,我只是与你先商量?”

    孙星微笑道。

    “你说什么?”

    陈诗菌心里几乎是巨震,他敢直呼长公主的名子,就连她的丈也不曾敢。

    好一会才渐渐反映过来,“现在——长公主怎么样?”

    “她很好啊,所谓大隐于隐世市,小隐隐于野,心怡姐大智若愚,自然会考虑得周全,你放心就是。”

    说到这里又道:“陈美娇是不是回来了?”

    “嗯,二公主两天前回来的。”

    陈诗菌的心还是落不了底,怎么这么一段时间长公主会这么信任他?也许是阴阳五毒化骨丹的原因,他不敢不听长公主的,这么一想又释然了。

    “她现在在哪,长公主有些话让我交待给她,能不能让她马上来见我?”

    陈诗菌犹豫了一下,“我这就去。”

    但是说要去并没动地方,忍不住问道:“不知我丈夫五光现在怎么样了?”

    “他,应该没什么大危险了,不过,还没清醒,有时还胡言乱语。”

    说到这里,孙星故意长叹了一声,压低声道:“长公主现在很担心,现在封我为特使,不只与你们联系,更主要的是五光——诗菌姐,下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

    “五光他——他是不会出卖我们的。”

    陈诗菌急道。

    “可是他不清醒,好了,这话就不多说了。”

    孙星说到这里话锋又转回来,“对了,诗菌姐,你考虑好了吗,倒底谁先去,如果还没考虑好你先慢慢考虑,我与我的洋老婆好些日子未见了,我先去看看她。”

    孙星对陈诗菌还真有些手软,用软的行不通,用强的还有些不忍。

    “大人——”

    “诗菌姐,还有什么事?”

    孙星听陈诗菌叫又转回身来,显得很温和。

    陈诗菌有些神情恍惚,犹豫来犹豫去,脸色却渐渐红润起来,咬了咬樱唇,“大人,你是不是非要了——妾的身子你才能全力以赴?”

    孙星眼睛一亮,摸着下巴思索了下,“现在我已经是尽心尽力的去做了,毕竟我现在也属于你们的半个成员,能帮的我自然会帮。”

    “那——我把身子给了你,你是不是保证能把我的丈夫救出来?”

    陈诗菌终于下了最大的本钱。

    “不能,对于我能力以外的事我绝对不会下承诺,我只能说尽我最大的能力去做,我想你做为陈氏的后人不会不知道吧,什么事都要先以大业为重,不可为私事影响了大局。”

    孙星表情很是坚定,孙星还没傻到那个份上,见了女人就走不动道,自己比她漂亮的女人有的是。当然,现在孙星想法与前几天的想法有所不同,前些日子纯粹是想玩弄她,而现在是欣赏她的才能,如果把她收成自己的女人,也算给自己储存一份力量。

    不过,孙星的一席话在陈诗菌的心里却是大为震动,孙星的话很明显,恐怕长公主已放弃了五光,不可能把危险留下,现在唯一做的是,或是自己或是女儿再见他最后一面了。想到这里突然跪倒在地,“求你了,帮帮我,让我们母女再与五光见上最后一面,我知道这让你很为难,可是,大人,五光的阴阳五毒化骨丹的解药恐怕长公主都没有,如果大人帮了我我一定帮大人搞到解药。”

    孙星没想到她与五光感情这么深,太出乎自己的意料了,叹了口气道:“解药的事就不劳你心了。”

    说着,把手腕递给陈诗菌,“你摸摸看。”

    陈诗菌疑惑的抬起头盯着孙星,但还是伸手搭在了孙星的脉门上,渐渐的,那眉皱了起来,越来越惊讶,“你的毒——已经解了。”

    “我这人最容不得别人威胁我,如果用威胁我就是宁死也不会妥协,心怡姐是也是深知我这点,所以把我的毒全解了,我与那狗皇帝也是有着深仇大恨,他为了一己私欲,差点让我变成太监,还好,我运气好了一点,躲过了那一劫。”

    到现在孙星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回事,所以也没法解释清。

    陈诗菌到现在对孙星的话已深信不疑了,也知道了长公主不是用毒药威胁他的,而是真的把他发展成了内部成员,感觉将来地位还不会低。

    陈诗菌无力的站起来,“算了,就让韵寒见他爹一面好了。”

    孙星顿感失落,此时孙星已不是想玩玩她算了,还是看上了她的才能,想收为自己所用,可是现在却没希望了。可是对她又不能用强,否则不但得不到她反而还会结下一个仇人。

    “诗菌姐,你也别太难过,在我的能力所及内,我会尽最大的能力,希望你与五光见上一面。”

    既然得不到,孙星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尽可能用感动的方式拉拢她。

    陈诗菌点点头,“那全靠大人你了。”

    “诗菌姐,你放心吧,对了,你尽快通知陈美娇,我先去看看娜塔莎。”

    孙星说着出了门,心里是十分的郁闷,有种失败感,对于一个无法用手段,无法用计谋征服的女人心里是越加的渴望,就像眼看着一堆宝藏却无法挖掘一样。

    娜塔莎还是那么火辣狂热,两条修长笔直的大腿,一对丰满的子,肌肤就像雪一样白,一头波浪长发有如金色的瀑布,发出耀眼的光芒。

    一张xing感的红唇吻得你透不过气来,一条嫩滑的香舌能穿进你喉咙伸进你的胃里,还有那身体的耐力,一但开发出来可任你驰骋,不会轻易的倒下。

    挺拔的玉体前后摇晃,跳动,金发飞舞,口中不停的娇喊道:“亲爱的——用力的插——娜塔莎——好想你——好想你——用力——想死你了——”

    孙星把娜塔莎的一条白嫩的大腿直接抬到她的肩上,另一只手揽住她纤细的小腰,就那么站立着疯狂的,在他中却是想着另一个女人……

    好消息:参加搜!付免费注册活动,送翠微币300点【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