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094章 可怜姐姐 咱俩用一个男人

作者:野狼之吻
    “嗯——嗯——嗯——不要——不要——”

    和硕的两只小手轻轻揉弄着孙星的头,身子也随着扭动着。

    孙星就像等不急似的隔着衣服就开始咬着那两只娇小的,同时手也没闲着,边抚摸着边解着她的衣服。和硕穿了件很紧凑的旗袍,显得那娇小的身子是凹凸有形,小胸部虽不大,却感觉很饱满,小腰细软的不盈一握,呈现一个优美弧度,小圆滚滚的。

    孙星拉开她的衣服,接着把细软的内衣也慢慢的解开,抬起头向窗外那只眼睛抛了个眼神,一口吸了下去,轻轻的吸吮着那两点粉嫩,和硕的那两点粉嫩小的可爱,红润莹透,有如刚渐熟的小樱桃。

    “啊——啊——啊——”

    和硕两只小手下意识的按着孙星头,似是感觉孙星的力量还不够大。

    孙星的另一只手顺着平滑的已滑进了亵裤内,一丛很软柔的细茸,和硕的身子顿时弓了起来,像是主动的寻找着孙星的手,孙星反而故意不让她得逞,大手执着的在她两条圆润的大腿根上徘徊。

    和硕的身子扭动的更加利害志,希望孙星的手抚摸她那里,而孙星的手就来回与她捉迷藏,从这条大腿摸向另一条大腿,这样一来,和硕越加的急燥,最后忍不住一把抓住了孙星的大手硬上给按到了那里。

    两片精巧的蚌肉早已是汁水汪盈,细软柔滑,指尖就像是在水波间荡漾,和硕的小臀部也开始上下的,让孙星的手在那里滑动。那种销魂的感觉已让她压抑了好久,压抑的时常会在梦里浮现,那个强健的身影在她身体上运动,疯狂的纵动的身子……每每醒来都会出一身的细汗,湿透了床单,可是心里会更加的空虚,会更加的想念那个男人,她想恨他夺去了自己第一次,更恨他夺去了自己第一次后便不再出现了……

    孙星边吸吮着她坚挺的胸部边抚摸着她的两片本书首发第一文学蚌肉,孙星心里也有无限的感触,就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毁掉了和硕的天真和单纯,让她在稚幼和成熟间徘徊,让她接受那些还不该接受的东西,所以,孙星对和硕从心里有种特殊的疼爱,就像爱自己的小妹妹一样,越是如此,越是不敢接近她,反而显得冷落了她。

    “硕儿,是不是还恨我?”

    孙星在接触她身体时心里感觉酸酸的,忍不住问出自己的心里话。

    “啊——不要——我不想——恨你——”

    “那还是在恨我了?”

    和硕两只手臂抱得更紧了,主动的用小嘴亲吻着孙星,泪水再次滑下来,“我恨你——骗我——我恨你——不再理我——”

    “没有,我好喜欢硕儿的,只是我一直担心硕儿会恨我,所以,我都不知怎么办——硕儿,我好希望你还像以前那样活泼可爱——你那种天真调皮的样子时时在我脑海里浮现——”

    和硕搂着孙星的脖子,把小脸埋在孙星的肩上,轻声道:“你再——不要不——理我——硕儿——也好想你——每天都——想你——你是硕儿的——第一个男——你不可不要——硕儿——不理硕儿——不疼硕儿——”

    “嗯,以后我一定会疼硕儿,爱着硕儿,再不惹硕儿生气。”

    孙星说着,除去和硕的亵裤,接着,把自己的衣服脱光。

    再次抬起头,见和虞狠狠瞪了自己一眼,接着竟转身离开了,孙星无奈的一笑,刚才一时激动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估计让和虞也听出了大概的原委。

    但是,孙星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重要的是已经把和硕安抚住了,分开和硕的两条圆润的大腿,把头埋了下去……

    “啊——啊——不要——啊——你坏蛋——啊——啊——”

    和硕扭动的更加利害了,身体承受着从没有过的快感,像一团火一样,“腾——”

    的燃遍了全身,大脑也随着一阵恍惚,似是要晕过去一样。

    那两片蚌肉被吸吮的越来越丰盈,饱满的娇嫩润泽,汁水越淌越多,随之,孙星把舌尖探了进去,和硕的叫声更加的大了,没多久,和硕的身子就痉挛起来,一股汪盈涌出来,可见她压抑的太过辛苦了。

    “啊——”

    和硕身子一勾一把搂住了孙星的脖子,“硕儿——不行了——硕儿——好晕——你快——救救——硕儿——”

    “硕儿,我一直在抱着你——不会再丢下硕儿了——”

    孙得边说着,试探着慢慢的顶进了和硕的身体。

    “啊——啊——硕儿——好——喜欢你——硕儿——不能没有——你——你一定——要爱着——硕儿——疼着——硕儿——”

    “我会的——永远的爱着硕儿——疼着硕儿——硕儿——你真好——”

    孙星边应付着和硕的呓语,边缓缓的运动起来。

    和硕的那里无疑又紧又娇嫩,滑嫩的忍不住想疯狂的蹂躏,可是又不舍。孙星紧紧抱着和硕娇小的身子,边亲吻着边运动,这样可以避免过于疯狂伤了和硕。和硕的两条小腿夹得紧紧的,小腰来回的扭动,尽管孙星的巨物有一部份在她滑动,但依然是每次都深深顶在她的花芯上。

    久违的感觉,让和硕越加的激动,就像失而复得的珍宝,更加的珍惜,同时,在解开她心中的疑团后,那种感觉也更加的真实,好像终于拥有了这一切,终于放弃了一切的把自己交给他。

    “啊——啊——硕儿——不行了——救硕儿——啊啊啊——”

    很快,和硕就再一次崩溃了,身子剧烈的抖动痉挛着,四肢缠着孙星,使孙星的巨物深深的顶住她的花芯。

    “啊——”

    好一会,和硕像虚脱了一下,从孙得的身体上散落下去,小胸部快速的伏动着,小嘴半张着,眯着眼睛陶醉在那美妙的感觉中,但是小手始终抓着孙星的胳膊,似是怕孙星跑了一样。

    “咣当——”

    一声,门被踢开了,吓了俩人一跳,和硕更是吓得钻进了孙星的怀里。

    “好啊,你个小妮子刚才闹的那么凶,要死要活的,这么一会却在这里偷起我的男人来了?”

    和虞一副非常气愤的冲了进来。

    和硕的小脸羞的已经无处放了,深深的埋进了孙星的怀里,孙星自然知道和虞故意想闹这么一出,所以也配合起来。

    “虞儿,不,公主,这不怪和硕,都是我——”

    “那好,这是你说的,你既然不把我放到眼里,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利害。”

    和虞拿起小马鞭就甩了过去。

    “叭——”

    “啊——公主——饶命——”

    “我打死你——”

    “叭——”

    又是一鞭子。

    “啊——公主,饶了我吧——都是我的错——”

    “既然是你的错,我就打死你——”

    “姐姐——和虞——你不许再打他——”

    和硕竟很勇敢的用娇小的身体护住了孙星,可怜这小丫头,她也不看看刚才那两鞭子打在哪了。

    “我就打他,你管得着吗,他是我男人——”

    “你胡说,你有男人——”

    “你才胡说呢,我有男人你就没男人,在我出嫁前就把你的婚事订了,只是还没嫁过去。”

    “那——那——我必定没嫁,你都嫁了——”

    “我嫁了又怎样,你没嫁就偷人,这叫什么——呀——”

    和虞又盯住了床上,“你还没少偷,看看,早就不是了,没想到看你小小的却这么荡——”

    “呜呜呜——你才是——你才是——”

    和硕哪是和虞的对手,几句就被和虞弄哭了起来。

    孙星向和虞使了个眼神,“和虞,你也太过份了,你和我在一起就理所应当,和硕和我在一起难道就是偷,那好,我不和你回科尔沁了,有本事你就打死我。”

    “呵,还反了你了,今天我就打死你——”

    “好,你打吧,打死我也喜欢和硕,你这个野丫头,疯丫头。”

    “你——你还敢骂我——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后果。”

    “和虞,你要打就连我一起打——有本事你也把我打死。”

    “你——你个小丫头——你以为我不敢,反正我也没幸福了——干脆咱一起死了算了。”

    和虞把小马鞭一扔就冲上了床,直接把孙星按到了身下,“你快说,你还跟不跟我走,你还要不要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就不和你走——你这么野蛮——有幸福才怪呢——谁会喜欢你——”

    “你给我下去——你起来——”

    和硕在她身后用小拳头不停的打着和虞。

    “呜呜呜——我命好苦啊,谁都欺负我——”

    和虞竟也哭起来,估计在一瞬间又想到了科尔沁的时候,想到了这些年的苦。

    和硕见和虞一哭下意识的停下了手,和硕毕竟年龄小,心也软,看看和虞,又看看孙星,一时迟疑起来。

    “唉——”

    孙星假装叹了口气,“硕儿,说实话,你姐姐也确实挺苦的——”

    “不用你多嘴——也不用你再关心我,假心假意。”

    和虞从孙星身上翻下去趴到一边哭起来。

    “硕儿,你看看他的后背就知道了。”

    孙星又向和硕使了个眼神。

    和硕却胆怯的不敢动和虞,孙星便借机凑上去,“虞儿,刚才是我太激动了,其实我也不想伤你,不管硕儿还是你我都不想伤,只是我处在这个位置实在是没办法。”

    说着就去是掀和虞的衣服。

    “不用你好心,你俩都走,我不要再见到你俩——”

    和虞用力的打开孙星的手。

    孙星偷偷的在她屁屁上掐了一把,示意让她别演得太过了,要不就没法收场了。掐得和虞嘤咛了一声,哭声都变调了,当孙星再次伸手掀她衣服时她便不再剧烈的挣扎了,而是变成了扭动。

    和虞虽然穿得不是旗袍,可是被她压着也掀不起来,最后,孙星干脆把她身子翻过来,把她的衣扣全部解开,弄得和硕不住一眼一眼疑惑的看孙星,而和虞也快忍不住要笑出来,捂着小脸在那干嚎,后来已经不是哭了,而是强忍着笑在那哆嗦,气得孙星狠狠在她屁屁上又掐了两把,痛得她的连声嘤咛,这才忍住。

    孙星把她又翻转过来,拉掉衣服,“硕儿你看,这已经用了近半个月的玉肌膏了还这样。

    和硕禁不住倒吸了口冷气,“这——这是怎么弄的?”

    “是齐默特多尔济给打的,自从你姐姐嫁过去齐默特多尔济就没与她同过床,不但如此,只要稍不顺心就蹂躏你姐姐。”

    “啊——”

    和硕一哆嗦,忍不住伸出小手轻轻的触摸着。

    “和硕妹妹——”

    和虞一把抱住了和硕又大哭起来,好像突然见到了亲人一般。

    “姐姐你——你受苦了——”

    和硕嗫嚅道。

    和虞哭得更凶了,而和硕只是啜泣,孙星甚是怀疑,和虞怎么越哭越凶,其实,她们姐姐间哪有什么感情,皇室的亲情一般都很淡的,尤其是兄弟姐妹之间。

    孙星转过头去看和虞,哪是哭啊,连泪都没有就在那里干嚎,见孙星看她还挤眉弄眼,孙星气的过去拧了她小脸蛋一下,和硕虽然不像她表现的这样却是动了真感情,为她的遭遇伤心,而她竟在这装。

    孙星这一拧却遭了,放开和硕一把扑向了孙星,“你坏蛋——不理人家——还不想要人家——你欺负人——人家的命好苦啊——”

    边扑在孙星身上干嚎边咬着孙星的耳朵。

    “星——小奴奴——受不了——了——裤子——都湿透了——你快要我吧——”

    贴近孙星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又开嚎,两只饱满的不停的在孙星胸部的揉蹭。

    “我靠——”

    孙星忍不住小声骂了一句。

    “那你快靠我——”

    说着,竟然伸手抓住了孙星的巨物。

    孙星抬头看看和硕,还在那埋着头捂着小脸本书首发第一文学啜泣,贴近和虞的耳边道:“今天你先忍着吧,别弄得前功尽弃。”

    和虞也没答话,翻起身又一把抱住了和硕,“妹妹,你就算可怜可怜姐姐,把星分给我一半好吗,反正你一个人也用不了。”

    “星?”

    和硕疑惑道。

    “就是咱俩的男人。”……【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