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096章 赢人又赢心 逼出丽娇真情

作者:野狼之吻
    “梦瑶姐,这誼ing趺词梗易苁鞘共缓茫俊

    孙星挥剑又重复了一次。

    陈梦瑶摇摇头,笑着走过来,扶着孙星的手,“这招要这样,动作要轻一些,与前后两招连贯起来就好了。”

    “哦——”

    孙星感受着陈梦瑶小手的温滑,嗅着她淡淡的体香,真是一种陶醉,不过,也不敢表露得太多,免得让陈梦瑶生疑。

    在陈梦瑶指导下孙星又练了一遍,没看向陈梦瑶反而看向一边的霏儿,“霏儿,你看叔叔这回练得怎么样?”

    “好好,叔叔练得真好,叔叔学会了武功就不会怕坏人欺负了——”

    霏儿欢呼雀跃的拍着小手。

    “那以后是不是不用你母亲大保护了?”

    “以后叔叔练好武就可以保护母亲了。”

    霏儿是童言无忌,可是问者有心,孙星是想先与霏儿搞好关系,然后再借机骗其母亲的感情。

    “霏儿,不许乱讲。”

    陈梦瑶瞪了霏儿一眼,接着又转过头来,“孙星,你开始学剑时是不是有善使刀的师傅指导过,怎么使起剑来像使刀。”

    “哈哈,梦瑶姐真是好眼力,不过,我还是觉得男人使刀有气魄。”

    陈梦瑶微微一笑,“刀多走的是霸气浑厚,而剑走的是轻盈灵巧,一个是虎,一个是龙,两者其实也是可以互通的,不过,不知你想走杂学之路,还是走精学之路?”

    “梦瑶姐,此话怎么讲?”

    孙星似是明白了她的意思,但还是问了一句。

    陈梦瑶走动了两步,道:“要想走杂,就是十八般武器,各种拳脚都样样精通些,以你机灵的程度这条路很适合你,另一条就是专攻一种武功,只要你用心这也不难,这两天我也看了,你对什么几乎过目不忘,差的只是火候。”

    孙星也走过来,“谢谢梦瑶姐的夸讲,不过,梦瑶姐,你说我走哪条路合适?”

    “这就要你自己做决定了。”

    陈梦瑶瞟了孙星一眼道。

    孙星想了下,“我现在也拿不定主意,还是梦瑶姐帮我拿吧,我听瑶瑶姐的。”

    “这事我怎么好替你拿主意,如果将来误了你,你还不得怪我。”

    陈梦瑶的俏脸不自然的又红了。

    “哪会,我既然叫你一声梦瑶姐,就把你当成亲姐姐一般,姐姐的话一定是对我好的,肯定也不会错的。”

    说着,伸手一吸,把石桌上的一杯茶吸到手中,双手举到陈梦瑶的跟前,“姐姐,要不我正式向你拜师,以后我一切都听你的。”

    说着,假装要跪在地上,行拜师礼。

    陈梦瑶看到孙星的动作惊楞了下,忙一把拉住了孙星的手,“不要这样,让人看了笑话,你叫我声姐姐就行了,但是这个师字可不敢当,只要你努力,很快你的成绩就在我之上。”

    孙星忍不住反手抓住陈梦瑶的小手,“梦瑶姐,你人真好,如果你不嫌弃,以后就把我当亲弟弟看待吧,还有霏儿,我第一次见就有种亲切感,就好像是——我的女儿一般——”

    “又乱讲。”

    陈梦瑶突然气恼的嘟起了小嘴,小脸也更加的红了,用力的把小手从孙星的手里抽出来,慌乱的转过了身,“以后不许再这样乱说,让人听到以为怎么着似的。”

    “梦瑶姐,你多想了。”

    孙星又追着走到她的前面,有些尴尬的抓抓头,“其实,我是情不自发的,我见霏儿真是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如果姐姐不介意,我能不能认霏儿做干女儿啊?”

    “你还胡说。”

    陈梦瑶下意识的打了孙星一粉拳,打完了又觉得不妥,好像显得有些太暧昧的,忙又转过了身,其实想想,还是自己多想了,就算是孙星认个干女儿也是很正常的。

    “霏儿。”

    孙星向霏儿招了招手,霏儿正拿珍珠当石子玩,见孙星叫马上欢快的跑过来。

    孙星把她抱到怀里走到陈梦瑶的前面,指着陈梦瑶对霏儿道:“你母亲让你做我的女儿,愿不愿意?”

    陈梦瑶一瞪美目,“谁同意来。”

    霏儿看了看孙星,又看看母亲,天真道:“母亲,霏儿可以有两个父亲吗?”

    陈梦瑶更加的害羞了,瞪了霏儿一眼,有些口不则言道:“你还有八个呢?”

    “哈哈——”

    孙星忍不住大笑起来,“八个就太多了,有俩个总是可以的,霏儿,以后就叫我干爹吧,干爹会很疼你的。”

    孙星见陈梦瑶并没生气,越加大胆也来。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塞给霏儿,“霏儿,这是干爹送的。”

    陈梦瑶是又气又笑,举起小拳头就要打孙星,想想又放下了,“你个小毛孩子才多大,竟想起给人当爹的瘾,你也不知羞。”

    霏儿却是一脸茫然,看看母亲,又看看孙星,“那以后是不是不叫你叔叔,而是叫你爹了?”

    “唉——”

    孙星厚着脸皮就答应了一声,弄得陈梦瑶更加的不知所措,恨不得掐孙星几把。

    三人正闹着,陈丽娇和一个男子朝这边走了过来,三人也抬起头来,那个男子孙星自然认得,正是被他踢成太监的张远明,一个多月没见,小伙子长得更加的白净了,还微微胖了些。

    仇人相见那是分外眼红,陈丽娇还故意气孙星,用小手挽着他的胳膊,孙星心里像猫抓一样难受,心里不断劝自己,“不生气,不生气,他就是个废人,挽着他就跟挽着个娘们差不多。”

    “丽娇,你俩干什么呢?”

    陈梦瑶马上严肃起来。

    “我们能干什么,哪有姐姐在这里快活。”

    陈丽娇说着还扫了孙星了一眼。

    陈梦瑶一阵不自然的慌乱,“丽娇,你不要乱闹,母亲留下咱俩是有很重要的任务的。”

    “呵,重要的任务,我看倒不见得,某些人不见得借机干点什么。”

    陈丽娇阴阳怪气道。

    孙星听她那口气,似是看到了刚才自己和陈梦瑶有些暧昧的动作。

    “丽娇,你说得什么话,你把话给我说明白。”

    陈梦瑶顿时怒了。

    霏儿见母亲和姨姨吵起来了,撇撇小嘴又要哭。

    “霏儿,不怕——”

    孙星忙抚了抚她的小脑,“梦瑶姐,别吵了,这一切都是误会,误会的最终原因还是我。”

    说着,把霏儿送到陈梦瑶的怀里,向张远明一抱拳,“远明兄,小弟向你赔礼了,一切过错都在我,是我上次下手太重了,还请你原谅。”

    孙星突然举动的使几人一楞,连张远明也是楞了一下,不过,随之又露出了愤怒的神色,眼睛冒火一样瞪着孙星,整个身体都绷了起来,额头上的青筋一下下的跳动,“你说得轻松,一句赔礼就了事了吗,你要真想向我道歉就让我踢几脚。”

    孙星见他愤怒的样子心里高兴,正好借机收拢陈丽娇的心,稍犹豫了一下,把腿一分,很认真的站在那里,“远明兄请,小弟就站在这里,绝对不会动,任远明兄踢,只要远明兄能泄愤,就是踢死小弟,小弟也不会有什么怨言。”

    说着,又扫了陈丽娇一眼,道:“同时,还请丽娇能够消气,恨不恨我无所谓,但别因为我你们姐妹产生什么分歧,那就是我之罪了。”

    陈丽娇冷哼了一声,把头扭向了一边不再看孙星。

    “远明兄,请——”

    孙星说完就那么微笑的盯着张远明,不过,内力全运到了裆部,那条巨物也早收了回去,就算是被张明远踢上一百脚也不会受什么重伤,孙星绝对不会因为讨陈丽娇的欢心把自己变成太监。

    “孙星,别胡闹——”

    陈梦瑶担心的喊了一句。

    孙星回头向陈梦瑶笑了笑,“梦瑶姐,你别担心,什么事有因就有果,这是我当初一念之差犯得错,就应该我来承担。”

    张远明已怒气冲冲的奔过来,陈丽娇也再次把目光转向孙星,有些担心的盯着孙星,不知是不是真得等着张远明踢。

    “远明——”

    见张远明已奔到孙星的身前,陈梦瑶终于又忍不住喊了一句。

    张远明也随着陈梦瑶的喊声停住了,站到离孙星不足两米的对面,那脸的肌肉不停的抽动,他已把孙星恨到了骨头里,心里的那种愤恨也只有男人才能真正理解。

    “远明兄,请——”

    孙星像是在鼓励他,此时,陈丽娇和陈梦瑶都担心的盯着俩人,孙星太希望他踢下去了,一但他踢上去,孙星的诡计便得逞了,陈丽娇至少对他会减少了恨意,而陈梦瑶说不定对他敢作敢当的大丈夫行为所感动,到时装成重伤还不得陈梦瑶护理,那机会可是多多啊,同是,如果张远明踢下去,他的形象也就彻底完了,这可是一举好几得。

    张远明真想踢下去,可是,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如果他踢下去陈丽娇肯定会看不起他,现在陈美娇已经疏远他了,如果陈丽娇再离开他,他真得没活路了,可是,这个仇不报,这口气他又咽不下。咬了咬牙“铮——”

    把剑拔了出来,向孙星一指,“拿起你的剑,我要与公平决斗——”

    孙星犹豫了一下,收回腿,“远明兄,我的剑总共加起来练了不过半个月,而真正练也不过这两天与梦瑶姐开始。”

    孙星说着叹了口气,道:“也罢,只要远明兄能泄愤怎样都行。”

    孙星显出一副非常大度的样子,也没拿剑,而是向周围扫了一眼,接着轻轻一跃,跳上了一棵柳树,折了一条树枝下来。

    “我就用这个与远明兄比划一下吧!”

    孙星说着,抖了下柳条,本来是软软的,在一抖间已变得笔直,同时柳条上的叶子也在一抖间纷纷脱落。

    “你是想羞辱我?”

    张远明更加的愤怒了。

    孙星以一副吃惊的盯着张远明,“远明兄这是说得哪里话,你这样说就错会小弟的意思了,你想我一共练了不足半个月的剑,怎么敢说会使剑,我想远明兄从小学武,一定明白这个道理,用不顺手的东西还不如不使,我使这个不过是顺手罢了。”

    陈丽娇似是反映过来,“孙星*第*一*文*学*首*发 ,你不可用你的什么六脉什么剑的。”

    她是深知孙星所谓六脉神箭的利害,如果俩人稍拉开距离,不要说一个张远明,就是俩个也不是孙星的对手。

    孙星抬头看着陈丽娇又叹了口气,显出一副伤心痛绝的样子,“远明兄是丽娇妹妹所喜爱的人,以前我是不知,如今既已知就算远明兄要伤我的命我也不会再伤远明兄。”

    说着,不再看陈丽娇,轻轻的一挥柳条,笔直的指向地面,同时真气催动,衣袂随之一展,发丝也是一扬,显出一副凄凉又惆怅的景象。

    “远明兄请——”

    陈丽娇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心里竟有些酸酸的,暗道:“难道他真是为了自己,如果他不用六脉神箭,他还靠什么保命——”

    “哼,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如果今天我输了一招半式,我远明再不找你的麻烦——”

    说着,脚下一滑,手中剑直刺孙星的咽喉。

    孙星随之后撤,柳条一挥向张远明的手腕卷去,张远明去势不减,手中的剑一挽,直斩孙星手中的柳条,孙星忙收回柳条,侧步让过张远明的剑,但柳条还是被张远明的剑削去一截……

    这一动手,不管怎么说,张远明已在陈丽娇的心里输了一筹,陈梦瑶和陈丽娇俩人的目光自然的都放在了孙星的身上,无形中孙星在这里已变成了弱om

    om者,成为了俩个女人担心的对象。

    “母亲,不要让远明叔叔和叔叔打了,叔叔会打不过他的。”

    霏儿也摇着陈梦娇为孙星担心。

    孙星在与张远明打的当中也在考虑,是赢还是败,如果是赢很容易,虽然在剑术上与张远明相差甚远,但是只要偷偷的从柳枝上逼出一道内力稍点他麻一下,在他一滞的空完全可以轻松取胜,不过,赢了张远明却输掉了心——罢了,就在孙星做出决定时,张远明一招银蛇吞信直指孙星的,孙星飞身跃起,柳条一卷指向张远明的天灵盖,张远明翻身倒卷反踢孙星的,孙星身在空中避无可避,被他一腿踢了出去。

    “住手——”

    姐妹俩人几乎不分前后的喊了出来。

    而张远明一招得手哪肯放过,他与孙星那就是生命之仇,在这一刻根本就没考虑后果,脚下一点引剑直指孙星的胸口,孙星刚翻身而起,剑已是到了。

    俩姐妹是眼看着剑刺向了孙星的胸口却不急相救,都下意识的捂住了脸。

    d1wx首发“啊——”

    剑直接刺上了孙星的胸口,孙星手抓住剑连连的退了两步,血已是流了下来,回望陈丽娇,陈丽娇慢慢的掀到捂着脸的手,看着孙星竟哆嗦起来。

    孙星却朝她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丽娇妹妹,原谅我,别再恨我了——”

    “孙——孙星——”

    陈丽娇的泪水顿时充盈了美目,脚下连连后退了几步。

    “对不起,丽娇妹妹——”

    孙星又向她一笑,脸上一阵扭曲,直直的向后倒去……【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