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097章 姐俩一起骗 还白捡个女儿

作者:野狼之吻
    陈梦瑶和陈丽娇手忙脚乱的把孙星抬进了房,霏儿也吓得哭起来,也随着跑进了房,外边只剩下了张远明自己,孤零零的呆立在那里,好一会才反过神,看看那把剑,心里一跳,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丽娇——”

    在后面追了几步接着又站住了,再次看看那把剑,剑尖已嘣断了,竟不知了去向,那一瞬间全明白了,人输了心也输了。

    “啊——”

    怒吼了一声,把手里的剑愤恨的甩飞了出去,“孙星——我与你没完——”……

    房内,俩姐妹已乱成了一团,一个帮孙星压着胸口,一个抱着孙星哭喊着,陈丽娇已哭得不成样子,那一刻她真得后悔自己不应该那样对孙星,其实,从原委讲根本也不能怨孙星,当初要不是张远明先对孙星又动手又加以侮辱,也不会落得个终身残废,要说错的话也就是孙星踢张远明时没掌握分寸,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在愤怒之余谁还管那么多。

    其实,陈丽娇对孙星也不是往一点感情没有的,陈美娇与陈丽娇姐妹俩心意相通,姐姐的心思自然时刻影响着陈丽娇,再说,俩人还都与孙星生活了一段,女孩子的心思也怪,很容易喜欢上那种坏坏的男人,而张远明从小生活在陈心怡等人的氛围里,在其严肃与教条的影响下,做事成规成矩,在没人比的情况自然也算优秀,可是俩姐妹偏偏遇到了孙星,又阴差阳错的出了那么一档子事。至于陈丽娇气也就气在孙星踢伤了她师兄,怎么说,她也是与师兄一起长大的,就是没有生死的爱情还是有亲情般的感情。

    孙星睁开眼睛,看看抱着自己哭喊的陈丽娇,又看看帮自己捂住伤口垂泪的陈梦瑶,还有趴在自己脚下哇哇大哭的霏儿,心里只有兴奋,自己这一场赢得太漂亮了,只不过划了一条小口至于那么哭吗?

    “丽娇,梦瑶姐,我没事——”

    孙星说着,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啊——你醒了——”

    俩人一阵惊喜,不过,随之又慌乱起来,“孙星,你挺住,我这就给你找药,你千万挺住——”

    俩人以为孙星是回光反照,剑在胸口上刺进了半尺多深,能活过了根本就不可能的。

    “叔叔,你好了——”

    霏儿天真的抬起头,抹了抹泪扑到孙星的怀里。

    孙星一手摸着霏儿的头,另一只手按住了陈梦瑶的手,阻止了她去找药,而陈丽娇却慌乱的跑了。

    “姐姐,药在哪?”

    “在里屋的柜子里——”

    陈梦瑶回了句又忙回过头来,以为孙星要交待临终遗言,便捂着孙星的伤口俯下了身。

    “孙星,你有什么话说吧,姐姐什么都答应你。”

    “姐姐,能不能——亲我一下——”

    孙星顿时想到了坏主意。

    “啊——”

    陈梦瑶那苍白的脸顿时微微一红,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又回头盯着孙星。

    “母亲亲亲叔叔,亲亲叔叔就不痛了。”

    霏儿很天真到孙星的脸上亲了下,“霏儿也亲叔叔。”

    陈梦瑶想想,他都是要死的人了,亲他一下也不过分,便俯准备亲孙星脸一下,没想到孙星一侧头直接吻住了她的嘴,惊得她一下跳了起来,小脸更红了。

    “梦瑶姐,你真美——”

    “叔叔笑了,叔叔不痛了。”

    霏儿不停的随着掺合。

    孙星不敢怠慢,忙拉开陈梦瑶捂着的手,撕开那一处的衣服,陈梦瑶本不解孙星要干什么,当看到孙星的伤,再看看孙星那一脸的坏笑,顿时明白了。

    “你——”

    下意识的抹了下嘴唇,举拳就要打孙星。

    “嘘——”

    孙星忙伸手示意陈丽娇回来了。

    陈梦瑶似是也明白了,孙星是想借用苦肉计缓和与陈丽娇的误会,同时,也算缓解了她们姐妹的感情,孙星的用心良苦让她也是一阵感动,当然,她没预料到孙星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收服她们俩姐妹的心,如果陈梦瑶知道还不得气疯了,非得再给孙星两剑。

    “姐姐,孙星怎么样?”

    陈丽娇抱着一个木匣子跑了回来,那脸上还挂着泪痕。

    “丽娇,你快去烧一盆热水。”

    陈梦瑶忙找个借口把陈丽娇支出去,当她知道孙星的目的自然要配合一下。

    “姐姐——孙星他——”

    陈丽娇还舍不得走,似是担心见不到孙星最后一眼。

    “丽娇——我——我没事了——你别伤心——咳咳——”

    孙星还假装咳嗽了两声,“我这人很坏的——心都长歪了——死不了的——”

    “孙星,你别胡说——你一定没事的——”

    陈丽娇那泪水又止不住的滚下来,又深深看了孙星一眼,转身向外奔去。

    陈梦娇差点笑喷出来,回过身打了孙星一拳,娇嗔道:“哼,你就骗我们姐妹吧,是不是看我们姐妹好骗?”

    “母亲,你别打叔叔了,叔叔有伤。”

    霏儿竟然知道护起孙星孙星一笑,很感动的把霏儿拉到身边,又对陈梦瑶道:“不管我是骗也好,说谎也罢,我都是善意的,丽娇对我怎样不重要,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们姐妹有什么隔阂。”

    “好,你都有理,还不把衣服脱了,我给你包扎一下。”

    陈梦瑶装做一副气愤的样子。

    “姐姐,我可是重伤员,快要死的人了。”

    “叔叔不会死,叔叔不人死,叔叔还要陪霏儿玩呢!”

    还没等陈梦瑶说话,霏儿先把话抢过去。

    俩人相视都忍不住笑了,孙星借机牵住霏儿的小手,“霏儿,叫干爹,你叫干爹叔叔就不会疼了。”

    霏儿犹豫了一下,张口甜甜的就叫了一声,“干爹——”

    “唉——好乖的女儿——”

    气得陈梦瑶连连掐了孙星两把,掐完了才发现,与孙星越来越显得暧昧了。

    “霏儿,干脆把那个干字也去了,就叫爹吧!”

    孙星得寸进尺道。……

    陈青莲用小手在眼前遮着,望着一点余辉抹去,小脸上被夕阳映的那一抹粉红也随着消失了,小嘴唇微微翘了翘,轻轻叹息了一声,转回身来,从怀里拉出一条白色的丝帕,看看那窗子,稍犹豫了一下,把丝帕塞到格子里,歪着头又琢磨了一下,感觉不是很明显,又把丝帕拉下来从新调整了一下,弄得像蝴蝶结似的,又退后几步看了下,小唇微微一翘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呦呦——小青莲,这是做什么呀?”

    正在陈青莲琢磨那条丝帕时,却被一位从另一个房出来的女子看在眼里。

    “辟邪——”

    陈青莲简单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要上屋,显然对此女子没什么好感。

    “呦呦,不愿理姐姐呀,怎么一见姐姐就走。”

    女子一副阴阳怪气的。

    陈青莲顿了一下,还是进了房,并把门关了起来。女子随后就朝门口吐了一口,一双杏目转了转,从怀里拉出条丝帕沾了沾小嘴。

    “小蹄子,浪什么浪,等我苏琴儿当了贵妃,第一个先把你打入冷宫。”

    女子愤愤的小声骂了一句。

    接着,苏琴儿又看了看陈青莲窗子上那条丝帕,狡黠的一笑,也把手中的丝帕打成了蝴蝶结按陈青莲的样子塞到自己窗子的格子上,又回头看了看陈青莲窗子上的丝帕,感觉还不解恨,偷偷猫着腰走到陈青莲的窗前,听听没什么动静,上去一把将那丝帕扯了下来,在手里用力揉了揉,然后愤愤的摔在地上,又狠狠的踩了几脚,用脚尖一踢,随着一阵微风卷跑了。

    苏琴儿坏坏的妩媚一笑,扭着水蛇小腰向自己房内走去,在把门掩上那一瞬间又探头向外张望了下,一张小脸带着三分妖艳,三分狡黠,三分妩媚,一分精明……

    是夜,一盏橘黄的小油灯微微的跳动着,俩条俏丽的影子拖拽在墙上,陈梦瑶坐在椅子上正缝着一件衣服,而陈丽娇则坐在床边陪在孙星身边,小手还被孙星握着,小霏儿却伏在孙星的身边睡着了。

    “丽娇,一天了,你回去休息吧!”

    孙星关心道,同时又揉捏了下她的小手,得来不易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陈丽娇摇摇头,“我不累。”

    “看你的眼睛都有些浮肿了,再不休息可就不漂亮了。”

    孙星心里也是感动,哭自己竟哭成这个样子。

    陈丽娇瞪了孙星一眼,“你都这样了还开玩笑。”

    陈梦瑶也抬起了头,微笑道:“妹妹,你去吧,我守着就行了,孙星的伤不是一天半天能好的,明个你再换我。”

    “哦——”

    又看了看孙星,似是不舍,“孙星,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嗯,你也好好休息,希望明天能看到一个活泼开朗有些泼辣的丽娇,那才是你的本色,呵呵——”

    孙星说着又拍了拍她的小手。

    “讨厌——”

    轻轻打了孙星一下,转过身去,“姐姐,那我先去了。”

    “嗯——”

    陈梦瑶抬了下头,随之又低下,认真的去缝手中的衣服。

    陈丽娇一走,孙星顿时猴急的跳了起来,“憋死我了。”

    陈梦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没好气道:“我妹妹在还当着你方便了。”

    孙星推开窗子看了看,回头道:“我怎么不能让你俩伺候我吧!”

    说完顺窗子跳了出去,找了个没人的墙角很痛快的撒了一泡。

    再回来,陈梦瑶已把一件衣服缝完了,请选择第一文学http;//om正拿在手里来回的看,孙星也跑过去拉着看了看,“梦瑶姐姐,这是给谁缝的,是不是有相好的了?”

    “你个混蛋,狗嘴里吞不出象牙来。”

    陈梦瑶气恼的打了孙星一拳。

    “哈哈,我要能吞出象牙来可就值钱了。”

    孙星自然猜出了衣服是给他做的,也不客气,直接就把手伸到了袖子里,“梦瑶姐,我先替他试试。”

    “去去,才不给你试,你光能气我。”

    陈梦瑶假意抢了两下,但还是被孙星穿到了身上。

    “梦瑶姐,太合身了,你手真巧,谢谢你。”

    孙星边说着把扣子就系上了。

    “谁说是给你做的就穿上了,脸皮厚不厚。”

    说着还是走上前去拉了拉衣服,看合不合身。

    “你是我姐姐,我还客气什么,再说,你怎不能让我光着上身出门吧?”

    “这么晚你还想跑去哪?”

    陈梦瑶疑惑道。

    “当然是回宫看看,我怎么不能和梦瑶姐睡一个床吧,我倒是愿意,就怕梦瑶不愿意。”

    说完还坏坏的盯着陈梦瑶。

    “你,你怎么越说越不像话,要走你快走,别在这气我了。”

    陈梦瑶那张俏脸涨得越加红了。

    “哈哈,我与梦瑶姐就有种说出的亲近,所以就有些口无遮拦,梦瑶姐别生气,我先走了,你也早点休息。”

    说着,又从窗子翻了出去。

    d1wx首发“你早点回来,别让丽娇发现了——”

    陈梦瑶随后又喊了一句,下意识的摸摸小脸,感觉火辣辣的发烫……

    孙星施展开轻功直向皇宫奔去,清凉的风快速在耳边滑过,感觉从没有过的惬意,陈丽娇这回算是基本搞定了,姐姐陈梦瑶似是也有希望,而且还白捡了个女儿,人生如此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城门早关了,孙星只好翻墙而过,宫里的防卫虽然严,但也难不倒孙星,所谓内贼难防吗,孙星对宫内的防守情况可谓了如指掌。

    孙星今晚准备去皇后那*第*一*文*学*首*发 里,皇后虽然对他好,但也总感觉她是个变数,对于上次在自己府上刺杀乾隆没成,陈梦瑶、陈丽娇和陈诗菌三人突然被人点了总是耿耿于怀,虽然孙星也不赞同在自己府上刺杀乾隆,但是没成功与被人破坏掉总不是一码事。

    孙星向周围扫了一眼,发现自己进宫的位置离储秀宫不远,突然想起了陈青莲,自己答应过去找她的,这已过了两三天了,既然答应了人家总得应付一下,万一她等不急别再出点什么事。

    想着,一展身形,借着夜色向储秀宫奔去,孙星心里显得异常的激动,感觉自己越来越像采花大盗了。孙星虽然对储秀宫不是怎么熟,好在一排排的房子倒也整齐,只要她再听了自己的话在窗子上放了丝帕……【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