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098章 进错了房 干错了人

作者:野狼之吻
    孙星无意外的发现了那条丝帕,一个很好看的白色蝴蝶结,孙星伸手拉了下来塞进怀里,又向周围扫了一眼,悄悄推了推门,门竟没有顶直接开了。

    “难道是特意给我留的门?”

    孙星目光跳动了一下,露出了一副色色的笑容,接着,又把门掩上轻手轻脚的向里屋摸去。

    “嗯——嗯——嗯——啊——啊——”

    孙星突然听到里面传来呻吟的声音,叫得很荡。

    “妈的,这个陈青莲不会这么荡吧,不像啊?”

    孙星甚是怀疑,思索道:“那她又与谁做呢,难道还有人比我捷足先登的?”

    孙星提起轻功,闪身靠近门口,挑起帘子向里一看,虽然里面很黑,但还是能清看那床,床幔微微的晃动,如今孙星的目力也异于常人,在夜昼下虽不如白天,但是百步内还是能看清人的。

    孙星又细听了一下,只有女照子一人的声音,并没有男人,而且那声音也不像是陈青莲的,那天陈青莲说话虽不多,但还是能分辨出她的声音。这个女子叫起来很,就是几声嗯嗯啊啊都可与贤贵妃有一比了。

    “难道我进错了房,可是明明窗子上有条丝帕啊,不会这么巧吧?”

    孙星本想退出去可是被那女子叫的是气血沸腾,巨物支起大高,大腿都有些发麻了。

    “妈的,没想到储秀宫还有这么的女子,既然遇上了那也是缘份,就帮她弄弄吧,也算做件好事。”

    孙星想着就进了屋,但是怕她惊叫起来,伸手隔着床幔就点了她的道。

    里面顿时没声了,孙星也没什么担心的,屋内很黑,自己能看到她她却看不到自己,这等于白捡的好事。

    掀起床幔,见那女子正瞪着一双水汪汪的杏目盯着床幔顶部,一张水嫩的小鹅蛋脸,腮红唇润,樱唇很厚很xing感,好像上唇还有一颗黑痣,一看就是一副荡的样子。脸上还有一层细细的香汗,衣服虽没全脱掉,但也是坦胸露腹,一双饱满丰泽,一只手伸到裤子里,另一只小手抚在胸部,看来一个人做得蛮认真的。

    孙星不再犹豫,快速除去了衣服便跳上了床,伸手揉了揉她的,她的身子顿时禁不住哆嗦起来,杏目也是惊恐又灵活的转动着,孙星也不说话,把她的裤子拉掉,顿时露出了里面所有的内容,那只小手的中指和无名指正插在两片肥嫩的蚌肉间,汁液已流了一片,从这一切的动作看,此女是深谙此道,经常在闺房中自娱自乐。

    孙星也猜不透她还是不是,只有试试才知道,孙星自然很乐意这样做。一翻身就压在了她身上,同时引着她两条柔软的玉臂勾在自己的脖子上,接着,低下头吻住她湿滑xing感的小嘴,同时,手上揉着她的两只,很是饱满,手感也不错,看来是被她自己开发出来了。

    女子发不出声来,只能是娇喘着,开始听那娇喘还是惊魂未定的感觉,没一会那喘息就变得急促起来,惊恐的感觉也渐渐觉察不到了,更让孙星没想到的是,她香软的舌头竟试探的塞进了孙星的口中,主动的吻起了孙星,急促的香兰直逼进孙星的喉咙里。

    孙星见如此,不再犹豫,举起她的两条玉腿扛在肩上,把巨物试探的顶了进去,女子身子一颤眉头也随着皱了起来,显然还是有些疼痛的。孙星感觉阻了下,接着很顺利的顶了进去,里面一片滑腻,孙星没想到她里面会这么宽松,虽然怕给她带来伤害已把巨物缩小了近一半但依然不算很小。

    一进到里面立即运动起来,这是偷不能像自己老婆一样可以尽情的慢慢的玩。女子很快的就急促的娇喊起来,进入状态非常快,孙星边运动着边调整着大小,直到巨物长足了尺寸才感觉终于把她那里涨饱了,孙星像是终于找到对手一样越运动越快,女子也是越喘越急,像透不过气来一样,身体紧绷着。

    不初一刻,女子的身体绷得更紧了,那里一阵阵的收缩挤压着,感觉一股股的汁水从缝隙间挤了出来,孙星不停,继续努力着,女子的身子缓缓的又从虚软中紧绷起来,孙星知道,她从一次中又缓过来了,估计她现在不能配合不知急成了什么样子。

    孙星也觉得这样玩和奸尸似的没什么感觉,便随手点了她的道,只留下哑,防止她乱喊叫。女子的疯狂还是出乎孙星的预料,双臂猛得抱住了孙星的脖子,两条玉腿从孙星的肩上拿下来缠住了孙星的腰,小大力的迎击着孙星,同时嘴也凑上去亲吻着孙星,孙星吓了一跳,还以为她要咬自己。

    见她如此疯狂孙星也越加的兴奋,更大力的顶动起来,下面的汁液流得更加的欢快,孙星暗自庆幸没点开她的哑,否则还不得把房子叫塌了,房子叫塌倒也好说,就怕她招来一帮人参观。

    孙星一直是没停顿过,直到把那股岩溶爆发出去。

    孙星大致算了下,女子至少泄了八九次的身,但是竟然没晕过去,不过,也是累得不行了,只剩下喘气的分。孙星伏在她身上休息了一会,这才起身,并用她的衣衫把巨物擦干净,一会要到皇后那里,不能留下什么痕迹。

    收拾完毕穿好衣服,又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她也柔柔的伸出小手抓住了孙星的大手,放在脸上贴了贴,又亲了亲,显得异常不舍,一双眼睛茫然的盯着孙星,虽然看不清,但还是努力的看着,想来是想看看孙星长得什么样,或者是问孙星还什么时候来。

    孙星又低下了头吻了她一下,拉开她的小手快速的离开了,自始至终没与她说一句话,至于她的哑,孙得也是没敢解,过十二个时辰自然不解而开。在这个年代,只要不让对方认出长相和听到声音,几乎是没有别的方法找到人。

    出了房门,孙星再次找了一圈,依然没发现窗子有放丝帕的,孙星心里很是解,但也无可奈可,储秀宫可是有上百的女子,总不能挨间的找吧,不过,孙星倒也想了,以后倒是可以常来转转。

    看了看天色,应该有三更天了,估计皇后早已睡了,但孙星还是决定到她那里,与她亲热只占一半,更重要是想借机从她身上闻出一点味来,看看她倒底对自己有多少真心。……

    床上,皇后竟与雪儿躺在一起,显和很亲热,像一对姐妹一样,俩人都没一点睡意,不停的轻声交谈着。

    “皇后,今天他怕是不会来了。”

    雪儿小声道。

    “管他呢!”

    皇后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但是那跳动的眼神却出卖了她。

    “皇后,你说他会不会觉察出什么来?”

    雪儿又问道。

    “嗯!”

    皇后微微点了点头,“以他的脑袋应该会吧!”

    “那他会不会不再理咱们?”

    雪儿露出了一副担心的神色。

    “你是不是担心了?”

    皇后微笑道。

    “我是为皇后你担心,这几年来,雪儿见皇后就这段日子最为开心。”

    “哼,开心,也快被他气死了。”

    皇后微微嘟起了小嘴。

    “那咱怎么办?”

    雪儿竟忍不住伏起了身子。

    “顺其自然呗。”

    “嘘——”

    雪儿刚想再说话,却被皇后给阻止了,皇后的心里激烈的跳动着,虽然没听到一点动静,却是感觉他来了,皇后心里竟有些酸楚和激动,与皇上那么多年,竟没有一点默契感,反而与他短短几个月却产生了那种莫名其妙的心灵感应。

    孙星跃进屋走到床边,轻轻的掀起床幔,看着两具香艳娇柔的躯体躺在床上,呼息看似平稳,但细听却带着发颤。

    孙星也没说话,除去衣服慢慢的爬上了床,紧贴近皇后的一面躺了下去。

    孙星想了一下,轻声道:“纯儿,雪儿,不想我吗,怎么我来了半天也没一点表示。”

    俩人这才睁开了眼睛,皇后翻过身,娇嗔的推了孙星一下,“这也瞒不过你。”

    “我与纯儿可是有心灵感应的,纯儿想什么我能不知道吗?”

    说着,亲了皇后一下。

    皇后心里微微一动,接着轻轻在孙星的身上嗅了嗅,又打了孙星一下,“你又到哪鬼混完才来我这?”

    孙星尴尬的抓了抓头,“纯儿,你说的哪里话,这——我想起来了,这味道应该是霏儿身上的。”

    “霏儿?”

    孙星看了雪儿一眼,“雪儿知道的,是我雇的一个下人的孩子,小姑娘很可爱,我认了做干女儿,今天非缠着我不放,只好把她哄睡了才脱了身,否则也不会这么晚。”

    “你不会是借机占人家女儿便宜吧?”

    皇后一副警惕道。

    “我说大姐啊,人家小姑娘才五岁,我总不至于下流到那种程度吧!”

    雪儿在一边也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借机下了床,“雪儿到外屋去了。”

    “雪儿,你先别走,咱俩要对他严刑逼供了,这小子是越来越不老实。”

    皇后又伸手拉住了雪儿。

    孙星装做害怕的直往后缩身子,“我说俩位大姐,我很老实的,什么都招了,不要用刑了吧!”

    “哼,雪儿,你闻闻他的身上,是小姑娘身上的味吗,倒像小姑娘她娘身上的味。”

    雪儿闻了闻,忙用小手扇动着小鼻子,蹙的眉头道:“好浓呀,不止有股胭脂味,还有股靡的味道。”

    雪儿说完调皮向孙星眨眨眼睛,小脸也随之泛起了一抹红晕。

    “好啊雪儿,你为了讨好主子竟这样害我。”

    孙星说着跃过皇后就扑了上去把雪压在身下。

    “啊——皇后娘娘,救命啊——”

    雪儿调皮的在下面边挣扎着边喊着。

    皇后也马上扑了上去,边往下拉孙星边道:“你在外边做了坏事不承认还欺负我妹妹,看我不收拾你。”

    “纯儿,我看你俩今天是想和伙欺负我,好,看我怕不怕。”

    孙星也不管皇后,按着雪儿就瘙她的痒。

    “格格——皇后救命——”

    “叫老公饶命——”

    “就不叫,格格——”

    “嘘——”

    皇后见雪第一文学首发儿的笑声音太大了,忙做了禁声的动作。

    俩人下意识的全不动了,皇后却趁机猛得把孙星拉了下来,“格格,上当了,雪儿快来——”

    俩女这回得到了机会,一起按住孙星瘙痒。

    “俩位姐姐饶命,我服了,饶命啊——”

    孙星便装做被她俩打败的样子在下面连连救饶。

    “求饶也不行,快交待,刚才是从谁身上爬起来的?”

    皇拍把小手塞到孙星的腋下,带有威胁道。

    孙星眼珠一转,“好,我说实话,是——是从孩子她娘身上爬起来了,而且还是——还是这样爬的——”

    孙星借皇后一放松的机会,一把抱住她压在身下。

    “纯儿,看你老实不老实。”

    说着又反过来瘙皇后的痒。

    “雪儿,快救命——格格格——”

    雪儿又忙拉孙星,孙星却借机把内衣的扣子解开了,雪儿一拉孙星借她拉的劲一抽胳膊,竟把衣服给拉了下去。

    “雪儿,谢谢帮老公脱衣服,还有裤子呢!”

    “啊——”

    雪儿把衣服甩掉又扑到了孙星的背上,用小拳头一顿砸。

    孙星按着皇后就亲,边亲边脱她的衣服,“姐姐,帮我生个小宝宝吧,我也要个孩子玩。”

    http;//om惩罚她,连你也要惩罚,我谁也不放过——”

    孙星抱着皇后一顿吻,从上一直吻到下面,把她的裤子一拉,就把两条玉腿抱了起来,低头就吸了下去。

    “啊——啊——啊——雪儿——星——羞死了——放饶过我——求求你——雪儿——快救救姐姐——啊啊——啊……”

    “滋——”

    一股晶莹的液体出来。【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