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历史军事 >>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书号:1

第一部 第099章 孙星装病骗色 苏琴儿设毒计

作者:野狼之吻
    “啊——”

    孙星长长吐了口气伏在了皇后的身上,又扫了雪儿一眼,小丫头不知是累得睡着了还是装得,反正柔柔的睡在一边一动也不动了。

    “姐姐,还是你本事大,又把我弄喷了。”

    说着,孙星拉开皇后捂着俏脸的小手。

    皇后气恼的连连打了孙星好几粉拳,“今天被你羞死了,你讨厌,你讨厌——”

    “哈哈——你可以看别人,为什么别人就不可以看看你发情的媚态?”

    孙星坏坏道。

    皇后又掐了孙星一把,“反正你讨厌,我不干,今天被你羞死了,你赔人的脸。”

    “好,要不把我的脸皮给你点,我的脸皮够厚,哈哈——”

    孙星忍不住又笑,今天实在是太爽了,当着雪儿的面把皇后搞喷了好几把,尤其看着皇后害羞挣扎的娇态,心里是又快意又兴奋。

    “你讨厌,我不干——”

    皇后扭动着身子向孙星撒着娇。

    “姐姐,你不觉得这样更兴奋更爽吗?”

    “以后你再这样,姐姐可真生气了。”

    皇后绷起了小脸。

    “我叫你生气,看我不收拾你。”

    孙星把手伸到她腋下就痒她。

    “格格格——不要——不要闹了——太晚了——”

    孙星心里一跳,猛然想起陈梦瑶嘱咐的话,再看外边,似是已蒙蒙亮了,哪是太晚了,已经天快亮了。

    “姐姐,我得回去了。”

    孙星忙起了身。

    “你要去哪?”

    皇后疑惑道。

    孙星坏笑道:“姐姐,我也是快有家有口的人了,来姐姐这才是偷情,夜不归宿也就罢了,天亮了总得回去看看吧!”

    皇后气得拿起一个枕头就扔了过去,孙星接过来又送回去,“姐姐,不开玩笑,再过些日子我就要大婚了,御赐的不强违,我怎得准备下吧,要像个样子。”

    说着,又吻了皇后一下。

    “还真是的,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

    皇后说着也坐了起来,把衣服披上,“姐姐还给你准备一份贺礼呢!”

    “姐姐你就别客气了,你给我的够多了。”

    “哼,给你再多就怕你也不知足。”

    孙星心里一动,不过并没表露出来,一副很认真道:“姐姐,我怎么不知足,今生能认识姐姐真得别无所求了。”

    皇后笑了笑,并没接下孙星的话,转而道:“我就不送你了,到你大婚那天姐姐会叫人给你送上一份贺礼的。”

    “姐姐那天要不要去?”

    皇后诡异的一笑,“那谁知道了。”

    接着又道:“你小子是挺有本事的,贤贵妃为了你装病,小婉妃也装头痛,本来随驾围猎是美事,竟然谁也不肯去。”

    “那姐姐呢?”

    孙星反问道。

    “姐姐——姐姐是没人疼那一类的。”

    “哈哈,不会吧,肯定姐姐找的理由更好。”

    “去你的——”……

    孙星不敢再耽误,急向自己的谢恩园奔去,孙星是边跑边嘀咕,“真他娘的累,来回十好几里路,一晚上没干别的,就干女人来,回去吧,虽不干女人吧,还得让女人陪着,天啊,简直掉女人堆里了……”

    进了宅子,孙星就不敢像那天晚上一样彪了,再说天也渐亮了,宅子里已有人走动。走到窗前孙星本想给陈梦瑶一个动静,但是想了想,觉得偷偷进去看看陈梦瑶的睡姿也好。

    依然是打开窗子翻了进去,见床上没有动静,孙星提起气慢慢的走了过去,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直接掀,怎么说陈梦瑶也是有丈夫的,太过分了也不好,如果在陈梦瑶心里留下不好的印像就得不偿失了。

    “姐姐,我回来了。”

    孙星在幔帐外小声叫了一声。

    里面没有应事,一柄剑却从里慢慢探了出来,吓了孙星一跳。

    “姐姐,是你吗?”

    孙星试探的问。

    “哼,算你还明智,你要敢直接闯进来我非宰了你。”

    里面传来陈梦瑶的声音,随之床幔掀起来了,“还不快上床躺下。”

    陈梦瑶并没脱衣服,而是合衣而眠,孙星笑了笑,“姐姐,怎么穿着衣服睡的,这样多累啊,我就是再好色也不敢打姐姐主意。”

    陈梦瑶俏脸微微一红,“你最好老实点,否则姐姐就拿你不当弟弟了。”

    陈梦瑶本是想绷着脸,但说完了还是扑哧笑了出来。

    “姐姐,你别那么严肃行吧,吓了我一头的汗。”

    孙星假装擦了擦汗,脱了外衣躺在了床上,看看旁边的霏儿,用手摸了摸她的小脸,“爹爹回来了。”

    陈梦瑶小脸一绷,“不知羞。”

    “哈哈——姐姐,我已认了干女儿,你难道还想反悔不成?”

    “我可是没同意。”

    说着转身向外走去,边走边道:“你好好装吧,一会丽娇该过来了。”

    “姐姐,孙星怎么样了?”

    陈梦瑶刚说完陈丽娇已推门走进来。

    孙星忙闭起了眼睛,装做还没睡醒,陈丽娇轻声走进来,看看孙星,接着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先把小手放在脸上贴了贴,感觉不凉这才摸了摸孙星的额头。

    孙星感觉着陈丽娇温滑的小手心里说不出的舒服,连心跳都加快了不少,假装扭动了头,“嗯——美娇,我好想你——”

    陈丽娇小脸稍变了下,感觉有些不是味,端详了孙星一下,接着伸出手捏下沾在孙星肩上的一根发丝,拉起来看了看,很柔细,感觉不像是孙星的,应该是女人的,犹豫了一下,心道:“这个床是姐姐的,沾的自然是姐姐的。”

    “美娇——”

    孙星又叫了一声,他就是想试试陈丽娇的反映。

    “嗯——我在这里——”

    陈丽娇下意识的竟应了一声,同时握住了孙星的手。

    “你是美娇吗——”

    孙星像睡臆症了似的,一把搂住了陈丽娇,同时嘴也吻了上去。

    “不要——”

    陈丽娇下意识的推了孙星一把。

    “哎呦——”

    孙星痛叫了一声醒过来,同时手捂住胸口装做伤口痛的样子。

    “孙星你没事吧?”

    陈丽娇急切道。

    “啊,没事——”

    孙星虚弱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其实根本就连半点汗都没有,但是陈丽娇只顾得担心,哪顾得上细看。

    “对不起,是不是刚才碰到你伤口了?”

    陈丽娇关切道。

    孙星把目光慢慢转向陈丽娇,显出一副惊喜的样子,“美娇——美娇是你回来了吗?”

    说着一把拉住了陈丽娇的小手。

    “我——我是丽娇。”

    陈丽娇小声嗫嚅道。

    “你别骗我,你一定是美娇,丽娇不会对我这么好。”

    孙星心急的用力的握着陈丽娇的小手,同时另一只手捂着胸口,装做痛得不行的样子。

    陈丽娇本来露出一丝怒意,但是一看到孙星痛苦的样子,心又软了,“我确实是丽娇,但——但是——我一定会很好照顾你,姐姐做到的我一样做到,以前是我不对。”

    孙星盯着陈丽娇的眼睛看了又看,脸上的表情慢慢暗淡下来,“唉——对不起丽娇,我——我现在实在是有些想念美娇。”

    孙星说着,脸上显出了惆怅和伤感的表情。

    陈丽娇看到孙星的样子心里也是一阵感动,眼中竟含起了泪,想起了自己的姐姐,不管怎么说那也是自己的姐姐,现在她出门在外,自己不但没能照顾好孙星反而让他伤成这样,差一点死了,这让姐姐知道了该有多伤心。

    小手很自然的握紧了孙星的手,“孙星,姐姐不在,你就——你就把我当——美娇吧——我会像姐姐一样照顾你的。”

    “可是——”

    孙星用舌尖舔了下嘴唇,“现在我好像——抱一下美娇。”

    “啊——”

    陈丽娇惊楞了下,小脸也红了,晃然间就想起了那晚看到的场面,孙星伏在姐姐的身上,他每运动一下,自己也是有相应的感觉。姐姐在宫中住的那一段是她最为难受的日子,有时根本就没什么准备,突然的就来了那种感觉,虽然看不到,但也是知道那边在干什么。

    “丽娇,对不起,我不应该说这些。”

    孙星很难过道。

    陈丽娇僵硬的笑了笑,竟把眼睛闭了起来,主动的抱住了孙星,陈丽娇与姐姐在懂事时就有了默契,发誓要嫁给一个人,当时选择的是师兄,可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姐姐选择了孙星她自然也得考虑了,尤其是通过心灵感应到那种感觉后,如果俩姐妹分别嫁给俩个男人,那种情况不知会有多尴尬。

    孙星诡计得逞,自然不肯放过,贴着陈丽娇的脸揉了揉,假装不受控制的滑向了陈丽娇的小嘴……

    “噗——”

    正在吃早餐的陈美娇一口饭喷了出来,心里突然感觉有些慌乱。

    “美娇,你怎么了?”

    陈心怡疑惑的盯着陈美娇。

    “没——没什么——”

    陈美娇小脸有些红,下意识的用手背贴了贴小嘴,似是有些麻酥酥的感觉,心也越跳越快,身上也热了起来。

    陈心怡见陈美娇突然呆呆的样子,心疑不定,不时抬起头瞄着陈美娇,“美娇,这个关键时候可不许想别的,这次行动的成败主要靠你了。”

    “哦——”

    陈美娇身子突然一挺,手下意识的一推,直接把陈心怡端着的一碗粥扣到了胸脯上。

    “美娇——”

    陈心怡惊得忙站起来,快速的拉出一条丝帕去擦胸脯上的粥,那粥还是很烫的,衣服弄脏了是小事,万一把星星的最爱烫坏了……

    陈梦瑶脚刚迈进屋忙又退了出去,同时,孙星也一下倒在了床,手捂着胸心。

    “哎呦——”

    “对——对不起,刚才——刚才是我不好。”

    陈丽娇慌乱的不知怎么办了,又想抱着孙星,又想看孙星的伤口陈梦瑶也在外拍了拍胸脯,心道:“这个孙星也太好色了,这么一会——唉——”

    小脸止不住一片粉红,嘴角也露出一丝羞涩的笑容。……

    第二天,陈青莲早早的就起了床,先是出屋看了看窗子,顿时一阵疑惑,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苏琴儿的窗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痛快。

    平时陈青莲最不愿遇到的就是苏琴儿,可是这两天却对她特别的观注,感觉她突然又变样了,变得更更妩媚,走起路来那腰也更软了,好像她走过的地方都带着一股荡味。

    晚上,陈青莲依旧在窗子上塞上一个用丝帕折成的蝴蝶结,但是第二天照样没,她也疑惑过被风吹走了,可是不能每晚都吹走啊!想来想去感觉问题一定出在苏琴儿的身上,所以就多留了个心眼,在放好蝴蝶后就留意了一下,果然发现了问题。陈青莲也没找她吵,干脆以牙还牙,你偷我的丝帕我也偷你的,这样一来俩之间的矛盾就越来越深了。

    陈青莲比较单纯,她不会想到别处去,只是恨苏琴儿与自己做对,故意让自己不痛快,她偷自己的丝帕无非是找茬。

    而苏琴儿可不这么想,她认定了陈青莲与她抢男人,她每晚放一下蝴蝶结就是勾引男人的标记。她越想对陈青莲怨恨越深,就像抢夫之仇一般,那一晚的感觉她不会忘,每每想起都像猫抓一样,使她夜不成寐,本来她对闺房的寂寞还可以忍受的,但自从孙星来过后她便再也忍不住了,盼孙星来就像是盼星星盼月亮一样。

    可是,孙星偏偏就不再来了,在她痴迷又狭隘的想法里,她没有用理智去分析问题的关键,这事是巧合还是其它原因,她一直感觉自我良好,以她的条件将来就算不当皇后也是贵妃的人选,难道就样的条件还不能把男人的心勾住?

    想来想去,唯一的问题就是出在陈青莲身上,是陈青莲抢了她的男人,平时她之所以与陈青莲做对,就是觉得陈青莲能与她有一比,只觴ing谒媲案芯跣判牟蛔恪

    苏琴儿几日的深思熟虑,终于想出了一条毒计,要想抢回那个男人就必须除掉陈青莲,而除掉陈青莲的办法就是现成了,她身为晋选的秀女,将来皇上的女却去勾引男人,只一条就是死罪。

    所以,在接下来的晚上,她便不在往窗子上塞丝帕了,也不去偷陈青莲的丝帕了……【本站新网址:www.shubaozu.com书包族】